以纯正心态走正修炼路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一月十三日】

我是大法粒子,也要溶于法中

在大陆大法弟子处在邪恶的迫害、恐怖形势的压力下,我地区的大法弟子也同其他大陆同修一样,做着讲真相、救度众生的资料。因为当时只有大资料点,为确保资料点和做资料同修的绝对安全,有专门的同修负责传送资料。

我和另一同修是负责我们片资料的接发工作,刚开始时,我心里真有点紧张。每次甲同修手提着两大包沉甸甸的真相资料,面带真诚、祥和的面容向我走来,她没有语言的表达,只是点点头,微微一笑把大法资料送到我手里后就转身离去。我手提资料,望着同修的背影,心里默念:同修,你们辛苦了!真的辛苦了,请多保重。曾多次有话想跟同修说,而又不能说,为此再加上对同修的依恋,时不时的泪流满面。在来来往往的日子里,同修在法上的那种坚定的神态和能放下生死那颗纯净的心使我很受震动,从那时起,我也随之慢慢的成熟起来了。感谢师父给我安排了这样一个修炼的好环境。

后来,我们片资料的供应,是取来底稿后由我和乙同修在她家用复印机复印资料。乙同修是老年大法弟子,在制作资料中总是乐呵呵的。因为我那时没有修自己的意识,更不知向内找,出了问题有时用邪党的那种领导式的作风指责同修。即使这样,从来没有影响到乙同修的情绪,她仍然主动的承担一些繁重的工作,使我们的真相资料和师父的新经文能及时送到同修手中。多么好的同修呀,在此,我对乙同修真诚的说声:“对不起,我错了!”

因为乙同修家中突然遇到急需她去处理的事,就把打印机搬到我家来了。由于我家是学法点,考虑到资料点和同修们的安全,在学法时提出过是否学法点改动一下,同修都有些为难,说这家不行,那家又不方便,就在我和乙同修家最合适。

为了尽力做到百分之百的安全,资料都拿到外面去交接,有的同修就提出,可以在学法点直接把资料拿走,何必再去外面拿(意思是我有怕心,同修去拿又麻烦)。因我们自己做资料的情况,其他同修一无所知,我只能理解同修的心情,但不便于解释。在工作累了、打印机再出点故障时,我也会冒出些怨气,心想:资料不做就算了,学法点怎么就不能去你们家呢?冷静下来后才悟到,是同修在帮我去怕心呢。

零六年初,甲与另一同修给我提出:你要叫其他同修尽量自己做资料,不要有依赖心。我说:“那怎么行呢,这不是把危险推给同修了吗?”甲同修说,每个同修在修炼中都要走自己的路,实际越难越能修出自己的威德来,否则,不就修到你的世界去了吗?元始天尊让姜子牙封神,姜子牙只给别人封神,可没想到自己。因我以前对这层法理理解的不深,用人心去看问题了。

经我反复思考后,隔了一天就去找某同修商量做资料的事,当时同修有些为难的说:“按法理应该自己做,就怕自己没文化做不了。”同修女儿進屋后听我们议论此事,女儿插话说:“大姨,就叫我妈做吧,我教她。大法救了我妈的命,现在身体好好的,还给我们俩家带孩子,一点都不用我们操心,为大法做事是应该的。”她女儿又说:“我还记的,因我妈有病,我不到五岁时就开始学着做饭,因个子小只能站在小板凳上刷锅……”我看到我身边有这么好的同修,又有她这位明真相的好女儿,我心里真有说不出的那种感动。

几天后,甲同修给买来了电脑和打印机,同修在学电脑和打印资料中都非常认真,而且在慢慢熟练后还负责其他同修的资料供应。可喜的是,她的女儿从此也走入了修炼,并且给她的同事和朋友基本都讲了真相,做了三退。

去另一同修家(她老伴也修炼)商量做资料时,他们很爽快的说:“我们去年就买了打印机啦,只是一直没动手做,好吧,只要有同修教我们,做资料没问题。”我离开同修家时已是夜深人静,我仰望星空,泪水不住的往下流,心里对师父说:“师父呀,多亏师父对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及时的点悟和同修对我及时的提醒,才促成我身边的好同修能及时去做自己应该做的,从中也给我在修炼中找出了与同修的差距。”

几年中,同修们在坚持集体学法的基础上,基本都成立了自己的家庭资料点,每朵小花都是在慈悲伟大的师父呵护下,平稳而坚定的走在助师正法的路上。

要把师父给我们安排的主角唱好

在零六年初春的一天上午,我看到离我家不到三十米处有一帮人在忙乱着什么,我过去打听,人家说是××派出所盖岗亭子(我马上意识到是针对我们大法弟子来的),我半开玩笑的说:“用不着花钱雇人,就有人给咱们站岗放哨来了。”有个公安气呼呼的瞪了我一眼。我不惊不慌,每天只是加长了和加多了发正念的次数。就象师父在《转法轮》里讲的“还不够一个小指头捻的”。我每天与往常一样做着我们大法弟子该做的。

大概离上次盖岗亭只有三、两天的时间,我去离我家有七十多米远的地方倒垃圾,一看垃圾桶不见了,就问正在扫街的清洁工,垃圾桶哪去了,她说搬到别处了,这里要盖岗亭,这不沙子都搬来了。听后我想,邪恶真是使尽了招数想把经过我家的仅有的两个進出路口给堵死,从中监控来往我家的大法弟子的行踪。

同修来我家时发现邪恶已经建成的那个岗亭,我们也不过多的想,也没有那些被触动的心去分析和议论它,也不能在无意中去加大了这个邪的场。我又不急不躁的告诉同修邪恶还要在另一个路口设岗亭,同修说,不管它造什么声势,我们要加大力度发正念,让邪恶无空可钻。师父也说过大法弟子是唱主角的,我们一定要把师父安排给我们的这个主角唱好,不让师父失望。

在师父的加持下,在同修们强大正念场对邪恶的清除下,邪恶的另一岗亭计划也就无声无息的消失了。其实邪恶它什么也不是,只是给我们同修提高心性当了个小丑的配角。那个已建成的岗亭也很少见到警察的影子。在师父的呵护下,同修们更坚定的走在助师正法的路上。

在发放神韵光碟中升华

零九年神韵光碟出来后,为了减轻制作光碟同修的压力和自己发放方便,我就从新买了一台能刻录光盘的笔记本电脑。为了广传神韵救众生,我每次出门都随身带上几个或十几个光盘,我基本都是面对面送到世人手中,大部份都能在听完我的简短说明后高兴的接下来,并说谢谢。也有个别的,我一说给他光盘,他随口就说,这又是在宣传法轮功,我不看。我就善意的对他(她)说,“你真能得到法轮功的光碟是你的福份,法轮功教人按‘真善忍’做好人多好呀。”以前我遇上这种情况却是说法轮功教人做好人不好吗?这个反问句就掺杂着带有那么一点不善的争斗心和怨恨心。后来我悟到,用多好呀,是把师父教给我们对众生的慈悲很自然的传递给世人,从而给世人能够有得救的希望。

对不接受光盘的人,要是时间允许的话,我就给他们讲真相,少部份人会收下来,并说:“好吧,回家看。”即便当时不要的也没有说些不好的话,都是静静的离开了。

在发光碟中也去了不少怕心,特别在公交车上,每辆都有电子眼监控,一上车总是想给司机光碟,但左看右瞅人心就是放不下,可能师父看出了我有救人这颗心,如:我上公交车时,在前坐的年轻人,有时也有年纪大一点的都会给我让座,这样我就有机会找话题和司机聊上几句,临下车前,我就站在司机身后,躲开车上的电子眼,很自然给他(她)送上一个光碟,我说:“你开车一天下来很辛苦呀,大姨送你一个珍品回家看看,这是我们中华民族的古老文化,有古老的传说,有不同民族的展现……,你一定传给你的亲朋好友看看,可不能忘记了咱们的老祖宗呀。”他们都会拿在手里看一看,再问几句就高高兴兴的说谢谢,有的说我回家一定好好看看。电子眼有的放在司机座位上方,这就要慎重去做。

找出差距,在大法中勇猛精進

在邪党疯狂迫害的十多年里,我信师信法的那颗心从来没有动摇过,但在实修中经常出现时好时差的心态,特别是拜读了最近师父在各地讲法后,我觉的自己与师父法的要求差距更远了。我总有种感觉,以前就象没有修炼一样,现在才知道怎么叫修了。

师父在《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中讲“多数是自己的意见不被采纳,或者对别人的瞧不起,这两种心的反映是最强烈的。”“救度众生这件事情不做,你就没有完成你大法弟子的责任,你的修炼就等于零,因为叫你当大法弟子不是为了你个人圆满,是身负重大使命的。”

还有师父在《曼哈顿讲法》中说:“稍微听到一点不中听的马上就受不了,一碰到个人执着就炸了,那个东西已经很顽固、很大了。不能被人说,不能被人批评,哪怕做错了都不能被人说,这怎么能行啊?这哪是修炼人哪?你就是在做大法的事、救人的事也得是修炼人做,不能是常人做。”师父已经把那种物质的本身为我们拿掉了,我们只有坚定正念的去做好自己该做的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