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使我在风雨中学会翱翔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一月十三日】得法前我曾经是个名利情很重的人,在常人社会的大染缸中被污染的已迷失了方向。但是,慈悲的师父没有放弃我,巧妙的安排同修来到我的身边把我唤醒,并带我走進修炼的这片净土。我深深感到以前的几十年真的在虚度年华。是大法,使我脱胎换骨;是师父,把我肮脏的灵魂从地狱中捞起……

得法后,我又把大法介绍给公司里的每一个员工,让他们都知道大法的美好,并按真善忍做个好人。有几次,员工在公司里照像都拍到了一串串的法轮,非常清晰,连中间的卍字符都看的到。我当时感到自己太幸运了,师父对我如此厚爱,我想我一定要好好修炼。从此,我每天非常注重学法,这为我以后的修炼之路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心中有法不迷不惑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当我看到诽谤法轮功的电视新闻时我很难过,我意识到“大气候反过来”的这一天来到了,对大法弟子真正的考验来了。所以,电视中不管是污蔑大法或攻击师父的每一句谎言都迷惑不了我,我都没有被邪恶的欺骗所动摇过,也丝毫没有对大法产生过怀疑,反而信念更加坚定了。这是大法赋予我的正念,使我在铺天盖地的谎言中不迷不惑,一直保持清醒的头脑,以法为师,遇事用大法去对照。

当时有同修看到邪恶要通缉师父的消息后焦急的问我:“师父被邪恶抓到怎么办?”我很坦然的回答:“这是不可能的事。邪恶怎么抓的到师父?!放心吧!”当时,我非常冷静理智,不为一切表象所动,因为大法已经在我心中扎根,我预感到大法弟子将面临一场大劫难。

迫害开始后,我首先遇到的是来自家庭的压力。父亲狠狠的发话,如果我不放弃就与我断绝关系,并叫我别连累他们。面对家人的无情威胁,我一点都没有动心。我心想,作为我生命中最亲近的人都不理解我,还要与我划清界线把我拒之门外,心里闪过一丝悲哀。但这个法我是修定了,我决不会放弃。于是,我平静的对他们说:“断绝关系我也不放弃。”

虽然我从没见过师父的面,但我对师父说的每一句话就一个字——“信”!我就凭着对师父的信和对大法的坚定一直走到了今天。

证实法

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恶迫害开始,我和几个同修就买了复印机自己做资料,很自然,我的公司就成了中转站以及同修交流的场所。当地派出所的人以前我都给他们洪过法,他们都知道我炼功,说我人好都和我做朋友了。迫害以后我还和他们讲真相,他们都认同我,只是叫我要注意点(安全)。所以,我的环境很好,也很安全,当时也没有任何麻烦。派出所所长也是我的常客,有一天他来,我叫他不要参与迫害本地区的大法弟子,要善待大法弟子,他笑着说:“如果炼法轮功的人都象你那样好就好了。”我说:“其他修炼人比我还要好,只是你不了解他(她)们。”因此,我的公司就成了我们堂堂正正的证实法的场所。

我和丈夫(同修)白天边做生意边对来公司的客人讲真相,空闲时间除了学法就是做真相资料,然后有同修来拿再各自去发,晚上下班我们也去发真相信,每天如此。可一年后资料点被破坏了,正当我们为没有真相资料而苦恼时,却意外的有同修找上门来了,给我们送来了真相资料和真相不干胶。这真的是师父的安排啊。

当时正值冬天,我和丈夫就选择半夜出门,骑车到街上贴不干胶、寄真相信。记的第一次出去贴不干胶,心里很慌,不敢把不干胶拿出来撕,只能用一只手在大衣口袋里撕,结果粘在一起了,浪费了一张,我心里很自责,因为我知道真相资料每一张都来之不易,凝聚了每一位同修的心血。虽然心里还很怕,但我为了不浪费真相贴,我就拿出来撕。

有一次,刚贴好要走,有个男的骑车朝我们过来,我赶紧跳上车叫丈夫快走,当我回头往后看时,只见这个男的下车去看我贴的真相,边看还回头朝我们这边看,我看这人不象是过路人,当时已是下半夜三点多,丈夫说可能是便衣,我心跳的更快了,紧张的一个劲叫:快骑,快!快!快!头也不敢回,自行车象飞一样窜進小路后,我再看后面没人跟来,这才松了口气。真是有惊无险,虽然有怕,但因为传播了大法真相,心里有说不出来的高兴。

后来,我的怕心也一次比一次少了,做真相成了我每天最快乐的事。

信师信法闯难关

记的第一次被绑架,是因为其它地区的同修说到了我,但当时我心里很镇定,不管邪恶问什么我都不配合,决不出卖其他同修。“六一零”恶警几次非法审讯都一无所获,无论来硬的还是来软的,我都不为其所动,只是报以微笑。(当时我心想:你们骂师父骂大法会遭报应的,到时一定下地狱。当时我的心其实很不善,没有慈悲心,没悟到警察也是受迷惑应救度的众生)警察最后不解的问我,别人都把你说出来了,你为什么还要保别人?并给我看同修的供词,说只要我承认并说出资料的来源就可以放了我。我知道这是他们耍的把戏。于是,我坚定并微笑着说:“别人是别人我是我,我什么都不知道。”他们威胁我说:“你不说也没用,我们有别人口供,到时就能判你多少多少年。”我坚定的回答:“随便你们,哪怕枪毙我都不怕。”(当时不知道这句话是承认旧势力的迫害。但当时确实没有怕心,真有“朝闻道,夕可死”的心境。)后来没有人再来找我“谈话”,我被非法拘留了一个月。事后他们对我说:“真佩服你,真了不起,以后我们可以做朋友吗?”

在被非法拘留的这段时间,电视播放“天安门自焚事件”,还要求每人必须写一篇揭批稿。我一看电视就知道是假的,虽然当时我还没看过《风雨天地行》,但是,作为一个修炼人,只要用法去对照便一目了然。于是,我就对监房内所有人讲:法轮功是教人向善、按“真善忍”去做好人,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特别讲到杀生问题,告诉他们修炼人是不杀生的,因为杀生罪业是很重的,何况自杀呢,单从这一点看就不符合大法标准,所以,自焚的几个人都不是真正的修炼人,“天安门自焚事件”是骗人的。当时只悟到这些。我希望她们不要被蒙骗,她们听后都明白了,也都知道大法好。

有个女犯问我:“那我们只是随便写写(揭批)敷衍一下,心里都知道大法好,行吗?”我说:“不行。”于是,我把因果报应等法理耐心的解释给她们听,完全站在她们的角度真心为她们好,告诉她们千万不要骂大法,不要对大法犯罪。结果写稿时没有一个人说大法不好,我很高兴她们都做出了人生最正确的选择。她们说:“从進来的一批批炼法轮功的人,我们就知道你们是好人。”有的人表示要痛改前非,出去后也炼法轮功。有个女孩说:“我这次出去后不会再進来了,如果再進来,那一定是因为(炼)法轮功。”我真被她们生命的觉醒而感动。

第二次被绑架是我自己求来的,当时正好有师父新的法会讲法发表,我心想,我要是能把这篇讲法内容带到劳教所告诉同修就好了。当时不知道这是承认邪恶的迫害,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这样一想,显示心、欢喜心、证实自我的心就都出来了,结果被邪恶抓到了迫害我的理由。

当时,我有个朋友在公安机关做事,得知后找了一个他的朋友(也是公安局的警察)来看守所看我,想帮我,让我出去。他们说,可以让我三个月就出去,但要我表面上说“不炼了”,然后拍电视做典型。我一听就笑着拒绝了。他们说,这是唯一的办法,只是让我做做表面文章,我心里真实想法他们又不管,他们就想把我弄出去。我再次谢绝了他们。他们很不理解的问我:“难道你不想出去吗?!难道你情愿在里面吃苦?!”确实,常人是无法理解修炼人的。我心想:我当然渴望自由,但是,我是大法弟子,我要堂堂正正的出去!他们见说服不了我只能做罢,都说我傻,为我惋惜,而我却一脸的从容。

后来,我悟到这是给我过的关,看我是否接受获自由假相的诱惑,看我在关键时刻对大法坚不坚定,看我在考验面前动不动心,看我遇到事情是否把自己当作修炼人。

向内找去执着

出来后,我几乎是一无所有。一天外出,身上仅有的一千多元钱在街上被偷了,一下子成了身无分文,连回家的一块钱车费都没有,只能步行到亲戚家借钱。

一路上一直向内找,肯定有什么心被邪恶钻了空子。因为这天本想去买个手机(因家里电话被监控,以前的手机都不能用了)又是我出来第一个生日,本想与丈夫一起在外吃顿饭。我悟到:在没多少钱的情况下还要买手机是执着,表面看是图方便可以与同修联系,实际内心深处是一颗虚荣心,爱面子的心。想到这,觉的没有手机也无所谓,修炼人的路师父会安排的。其次,我悟到修炼人只要能吃饱肚子就行,而我还想上饭馆,既浪费钱又容易勾起对食物色香味的执着,更不符合修炼人的标准。当初师父吃的是豆腐泡酱油及方便面,而自己却还执着吃。想到这,真是无地自容。再有,钱被偷了可能是上辈子欠他的,如不是,那他是给我德,也有旧势力在经济上迫害的因素,任何事都不是偶然的,有失必有得,有得必有失。

悟到这些后,我的心一下子非常轻松愉悦。虽然此刻,我真的成了身无分文,但我的内心却很充实。刹那间,我觉的自己其实很富有,因为我心中装有宇宙大法,我是大法造就的生命,我是世界上最幸运的人!

当我的心放下后去亲戚家,她说我曾给她一百美元她还没兑钱给我,于是给了我一千元,后来同修有多余的手机就借给我。几个月后,在同修的帮助下,丈夫也找到了工作,这下好了,我们柳暗花明又一村。

一朵小花

在同修的帮助下我们购买了电脑,学会了上网。当第一次看到明慧网页时,我激动的心情无以言表,好象找到家的感觉,很亲切。在同修的帮助下,我学会了做电子书、MP3等。以前,我对电脑一无所知,一窍不通,是大法开启了我的智慧。

在我刚学会这些技术的时候,丈夫只会开机关机,于是我再教他,他又到书店买了几本电脑书回来自学,结果他的技术突飞猛進。现在,他自己会编辑、制作影碟及排版等,而且在操作技术和安全性方面也很有研究,已是个高手了。他还帮助其他同修,也开出了一朵朵小花,我们衷心希望我们这一朵朵的小花都能绽放出最美丽的芬芳。

讲真相

我们用手机讲真相,一般都是到大型商场,因为那里人多边走边发,信号不固定又一直在移动,邪恶仪器定不了位。丈夫用手机发短信真相时,我就在旁边发正念。同时,他在发真相短信前先发出一念:让每一条真相短信都能顺利发出去,让有缘人能看到。我则发正念清除本地区及一路上周围环境空间场之内的一切邪恶因素和邪恶生命,同时解体阻碍众生得救的乱神。只要丈夫手机发真相短信不停,我正念不停。这样效果很好,一般都能发出去。

我们经常步行或坐车一路上发真相短信,这样很安全也发的多,每次一、二百条。有的会回信说谢谢,有的会回一首小诗,也有回信骂人的。发完信,我们马上取出电池,保证安全。

有一次,我们在坐超市班车时发真相短信,我正在发正念,突然感觉我身在很高的上空,往下看到我们乘坐的班车象绿豆般大,正朝我们要去的地方慢慢前行,而车顶上有个超大法轮在转,跟着车前行。看到这一幕更坚定了我们的正念和信心,我们明白师父就在我们身边呢。

除了用手机讲真相之外,我们还使用真相币,及面对面讲真相。有一次,我们去买茶叶,老板娘正和她的一位朋友在喝茶聊天,店里还有一个打工女孩,也没有客人,我想这是好机会。于是,我立即发正念清除这个空间场及她们三个人背后、另外空间的一切邪恶因素和邪恶生命,及她们思想中对大法不好的思想念头和观念,同时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打入她们每个人生命的最微观中去,希望她们都能明白真相,都能得救,不要让人来干扰我们讲真相。

老板娘很热情的招呼我们坐下一起品茶聊天。于是,我们从泡茶的桶装水开始,谈到假冒产品,从老百姓上访无门谈到邪党官员的腐败,从四川地震讲到信神信佛,从三退保命谈到法轮大法洪传世界却只有中共邪党在迫害。整个过程她们听的津津有味,老板娘的朋友催促她的电话来了好几个,她都不愿意离开,直到我们讲完真相。最后,我们顺理成章的劝她们俩都三退了,并告诉她们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能得福报。她们都欣然接受并表示也是信佛之人,能遇到我们真是缘份。

其间,丈夫在说的时候我一边发正念,一边补充,这样效果很好。当听到重点时,我故意装作没听清,让丈夫再重复一遍。有时我会加强语气再强调一次,有时我会提出问题让她们加深记忆。我们配合的很好,发正念作用也很大。果然,在我们讲真相过程中真的没有客人進来,等我们讲完了,客人也逐渐的来了,一下子忙碌起来。

就在我们要离开时,我看到打工的女孩,我想,今天没机会和她说了(因为来客人了),下次吧。而我想去洗手间,就问老板娘。这时打工的女孩说:“我也去。”我说:“太好了。”我知道机会来了。就在我们来回的路上,只三言两语就帮她退了。这件事对我启发很大,我知道众生明白的那一面都在急盼得救呢。

后来我们再去的时候,把神韵光盘及护身符送给老板娘。她非常高兴,说她丈夫也信佛,想与我们交朋友。于是我又拿了张护身符给她丈夫,并叮嘱她别忘了常念九个字,她说没忘,然后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念了一遍给我听,并不断的说:谢谢!谢谢!

后记

回首十一年的修炼历程,我就象一只初次学会飞翔的小鸟,面对曾经的狂风暴雨,我却从未怀疑过有蓝天彩霞。是大法,一直伴随我与险恶的天气搏斗、抗争;是师父,一路慈悲的呵护,不让我稚嫩的翅膀受折,我才能摇摇摆摆的幸运的一直在空中飞翔。

可是现在,当风雨欲止,天空渐渐明朗起来,即将迎来最后的彩虹时,而我却趴在树枝上歇息了。由于自己的懈怠,放松了对自己的要求,三件事虽也在做,但已模糊了我的角色和曾经的誓约,被安逸之心、人的执着心带动着止步不前。虽然也知道这种状态不好,但自己又不主动的走出困境。直到看了师父《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后,我才惊醒。师父那句“不争气呀”,仿佛说的就是我。我泪水夺眶而出,简直无地自容,觉的自己愧对师父的慈悲苦度,愧对寄希望予我的众生。

我是个不精進的弟子,我请求师父加持我的正念,我要尽快修去目前阻挡我精進的一切执着,用大法归正自己,走好最后的路,完成自己的使命,决不辜负师父的重托和“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伟大称号!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