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好三件事 兑现史前誓约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一月十三日】我是二零零一年十月得法的。因为从小就相信修炼的事,所以一直都在寻找返本归真的路,得法前跟一个属于返修的老太太“修炼”,也许是被抑制住了,很少听说过法轮功,也不知道当时法轮功被迫害的严重情况。直到二零零一年十月的一天,不经意中拿起了家中不知何时珍藏的一本《转法轮》读了起来,也许是到了该得法的时候了。

我用了两天的时间读完了这本宝书,当时那激动的心情,真的是用语言无法形容的,从小到大都在苦苦寻找的东西,竟然就在自己的身边都不知道。我手捧着《转法轮》欣喜若狂的、迫不及待的告诉家人,找到了,找到了,咱们全家人苦苦寻找的东西,就在这里。从此,我们一家六口人得法了,开始了真正的修炼。

因为是迫害后得法,所以个人修炼和证实法溶合在一起了。在这伟大的特殊历史时期,我有幸的成为了师父选中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我把我在证实法中,如何做好三件事,向师父汇报一下:

学法 修心

得法以后,我如饥似渴的学法,那个时候脑子好象突然间空了似的,空出一个很大的空间,我就不停的往里边装法。在单位,我把自己的工作很快干完,业余时间全部用来学法;在家里,我也是见缝插针,不舍得浪费一点时间,一有时间就在学法。

我家到单位要坐一个小时的车,因为那时候不知道迫害的严重性,为了节省时间,坐在公交车上学法,也没有遇到过危险,现在想来一定是当时的心很纯净,在师父的保护下,邪恶的东西根本就不敢靠近。

真是有相见恨晚的感觉,所以我把所有的业余时间都用来学法,我在很短的时间里,大量的学法,看完一遍,再把所有的书再从头看一遍,一遍一遍的学。师父为我学法创造了很多条件,在单位里,我在学法的时候好象置身世外,没有人打扰我。实践证明,初期的大量学法,为以后的证实法打下了坚实的基础。我觉的我是一个全新的生命了,我不再迷茫、不再彷徨。我觉的我很幸福,就象一个迷失方向的孩子,经过千辛万苦终于找到了回家的路,我的人生有目标了。

几个月后的一天下午,我正在单位里学法,一个外单位来办事的同修看到了,我们俩就象久别的亲人一样激动的紧握双手,我知道这是师父的安排。同修很快给我引见了一位大姐,从此,我能够看到《明慧周刊》了,从《明慧周刊》上,我了解了迫害真相。同修也不断的把师父的最新讲法给我看,很快的我就走入了证实法的行列。

学法,使我闯过一个个心性关。我牢记师父的话多学法、学好法,坚信它是做好一切事的根本。在遇到各种事情的时候,能用大法来衡量,师父的法总能相应的反映到脑海里。我不但通读,而且还背法,到目前为止,我已经完整的背了两遍《转法轮》,虽然速度有点慢,但是在背法中,使我悟到了很多在通读中没有悟到的理,使我学会了向内找,去掉了顽固的执着心,背法使我体验到溶入法中的那种美妙,身心都喜洋洋的那种无比美妙的状态。

学法,扩大了我心的容量,化解了与同修之间的矛盾。我和几个同修配合做证实法的事,同修肖飞(化名)表现出的强烈的妒嫉心、争斗心,不仅影响了集体学法,而且影响了救度众生的事,同修们都对他有看法,我一度也陷在人的表面看问题,分对错,越想越生气,怎么可以这样:他认为或者是悟到这件事应该这样做就应该这样做,别人提出自己的意见和建议,他根本连听的耐心都没有,一下子就打断别人的话,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根本没有整体意识。其实同修在一起切磋切磋,每个人都发表一下自己的看法,因为每个人的境界不同,对问题的认识都是不同的,也许别人的认识更有利于证实法。但是如果有肖飞在场,别人很难把话说全,所以也有些同修很怵他,也很反感他。

刚开始的时候,我觉的既然让我看到了,我就应该给他善意的指出来,都是修炼人,别人把自己看不到的执着指出来,即使当时不高兴,过后想想也会看到自己的执着,并努力的修去。可是大大出乎我的意料,他不但没改,反而变本加厉了,说他从小到大都是这个性格,改不了。

经过一段时间的磨合,我和同修在一起切磋,从法上去认识这个问题,我发现,我们都错了,其实是让我们看到肖飞身上存在的问题修我们自己,而不是执着于同修的执着,当我们把同修当作一面镜子,深挖自己内心深处的执着,一定能找到自己应该修去的东西。

可能就是师父用他的表现让我们看到我们身上存在的共同的执着,是去我们共同的人心。当我们都能修自己、找自己的时候,不仅去掉了执着,而且去掉执着后修出的慈悲和善也能使这个场归正,同修不是自然就归正了吗?说到底还是能不能在法中修自己的问题。

学法使我学会了向内找,开始也经历了不会找、找不着的修炼过程。师父从《转法轮》一直到以后的讲法中都强调了向内找的重要性,我悟到如果一个修炼人不主动向内找,甚至不会向内找,那么从根本上不能算是真正的修炼人,因为只有向内找,才能去掉各种执着心,心性才能真正的提高上来。

以前我总是用师父的法去对照别人,这段法是针对谁的,那段法是针对谁的,就是很少看自己,好象自己没有这个执着,那个执着。通过学法我悟到:其实就是因为我有那个执着心,才让我看到同修的执着。于是我就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无条件的向内找,不管这件事从表面上看谁是谁非,我都向内找自己,一定有我要去的心,我不再被事情的表象迷惑,我认为再委屈的事情,受伤害的事情,我就一个想法——找自己。当我真正这么去做的时候,我发现自己好象并没有受到什么伤害,刚才的委屈也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脑子里有的就是自己此时应该要去的心。什么叫轻松,此时的心是最轻松的,心轻松了,身体也就轻松了。我悟到:师父看到我向内找的这颗心,点化给我要去的心,并把相应的物质拿掉了。所以修炼中时时处处向内找,是一件非常美妙的过程。

当然开始的时候必然要经历一个剜心透骨的去执着心的过程,但是不经历这个痛苦的过程,你就不会体会到“柳暗花明又一村”的美妙。凡事向内找已形成机制,现在已经形成自然了,不论遇到什么事我都习惯性的向内找找自己,看看是不是冲着自己什么心来的,或者是做错了什么。有人可能会说这样是不是太累了,不是那样的,不但不累,反而能时刻警醒自己是个修炼人。

二零零四年,我们家建立了家庭资料点,由于当时资料点还没有遍地开花,所以我们家供应很多人的资料。由于忽略了学法,天天忙于做资料,把做事当成了修炼,那个阶段法在学,但没学好,没用心去学,学法的时候还想着做资料的事,心性没有相应的提高上来,被邪恶钻了空子,资料点被破坏,给证实法带来损失,痛定思痛,就是因为忽略了学法,这是一次惨痛的教训。没有站在法的基点上去做大法的事,是很危险的。现在想起这段往事,还很内疚,这个心还象刀割一样的难受。

这几年,我们家遭遇了很大的魔难,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但是由于我们加强了学法修心,共同在法上提高,很多看似危险至极的难,都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一一化解,弟子心里很清楚,没有师父的巨大承受,弟子是走不到今天的。

我们在最后的证实法的路上,逐步走向稳健和成熟。

讲真相 救众生

我家现在是个小型资料点,供应周围几个同修的真相资料。符合了资料点遍地开花的要求。我家人都是大法弟子,我们在一起配合做讲真相救众生的事。我们讲真相的项目主要有:制作真相资料,包括神韵光盘、《九评》光盘、其它真相光盘、小册子、传单、不干胶、打印真相纸币等等;发资料,包括到居民区散发真相资料、面对面劝三退、面对面发神韵光碟、邮寄真相资料、使用真相纸币等等,只要是有利于救度众生的事我们都做。

到居民区发放真相资料是我们几年来一直坚持的,无论严寒酷暑、风雪交加,只要是约定的日子,我们从没有因为天气的原因而停止过,但是神奇的是我们出门的时候原本呼啸的寒风一下子好象停止了,原本寒冷的天气,我们却没有感觉到冷,反而觉的身上被能量包围着热乎乎的。

记的刚开始发资料的时候,一進楼道心就怦怦的跳个不停,甚至手都有点发抖。我知道这是怕心,并且对自己所做的神圣而伟大的事情没有一个正确的认识。通过大量阅读师父的讲法,读明慧网同修的文章,我找到了这个怕心其实就是旧宇宙中为私为我的本性,怕失去安逸的生活,怕亲人痛苦,怕被抓被迫害,怕吃苦等等。找到这些心我就针对这些心发正念,求师父加持,去掉怕心这个不好的物质,同时分清自我,真正的我是不会怕的,害怕的是我思想中的业力和观念。

我时时用师父的法加强自己的正念,清除另外空间干扰大法弟子证实法救众生的一切邪恶。同时对救度众生的事有了正确的认识,我所做的救度众生的事,是在助师正法,是宇宙中最神圣最伟大的事,谁干涉谁是罪。我作为一名大法弟子在救人的时候怎么能胆胆突突的呢?如果我都害怕,那我发出的资料能有震慑邪恶的威力吗?众生拿到资料能得救吗?从此以后,在不断的发资料中,怕心也在逐渐的被清除掉了。现在我们依然在坚持着发资料,也经历了很多神奇的故事,心性也在这个过程中不断的提高和升华。

在面对面讲真相中也经历了去各种执着心的过程。比如不爱开口讲话的爱面子的心、怕心等等,这些人心都在做三件事中渐渐的在修去。现在的社会,道德水准的下滑,人与人之间都很提防,针对这个情况,我在出门讲真相的时候,除了发好正念外,我都保持一个祥和的心态和微笑的面孔,见人先微笑,对方看你友好的态度,再加上祥和的场,他那个紧绷的心似乎一下子松开了,从而再搭话、讲真相就容易多了。

我在公共场合面对面讲真相的时候,我有一个感觉,就好象我和被讲的人被一个透明的场给罩住了,和周围喧闹的环境隔开了,只要正念强,没有怕心,只有救人的纯正的一念,只要能开口讲,我发现讲真相其实是一件很容易的事。尤其现在控制人的邪恶因素少之又少,面对面劝三退,面对面赠送神韵光盘,常人都很乐意接受,尤其是神韵光盘,我刚一拿出来,对方的眼睛就一亮,说太好了,我就喜欢看这个,很多人在接受真相后都会发自内心的谢谢。

有一次,我拿的真相资料发完了,在回家的路上遇到一个老太太,讲完真相后,我让她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她说让我给她写下来,我在附近的照像馆借了一支笔,写给老太太了,她拿着纸条,念了几遍,直谢谢我,我真后悔没多带点护身符。这些亲身的经历让我看到了众生对真相的渴望。看到众生的喜悦,我也由衷的喜悦。但是我也常常警醒自己分清是为众生得救后的喜悦,还是站在证实自己的基点上,觉的自己如何救了人的欢喜心,那个欢喜心,是修炼人一定要去的心。

但是如果做事不在法上,哪怕有一点漏,都容易被邪恶钻空子,我就有这方面的教训。从用真相币那天起,从五十元到五角的纸币,我都是书写或打印真相短语后再花出去,没写真相的纸币我是不舍的花的。我能从银行大量的换小面额的纸币,不但自己用,也给周围的同修提供了大量的小面额的真相纸币。利用真相纸币讲真相也收到了很好的效果,也很安全。

但是有一次,我在超市买东西,结账的时候,我用的是十元打印的纸币,服务员看到后说换一张,上面都是法轮功,我就说:这不是很好吗,银行出来就这样印的吧。就这不真的一句话,让邪恶钻了空子,控制旁边一个不明真相的人大声嚷嚷:什么银行印的,分明是法轮功搞的。我跟她讲真相她也不听,还说你再讲我就打电话报警。这时,我就不讲了,对着她发正念,清除她背后的邪恶,她马上就不说了,拿着她的东西走了。

过后我向内找自己,一个是用真相币之前没有发正念,尤其是超市,有规定不收真相币,但是正念很强的情况下谁都收;再一个就是没有说真话,其实没有必要说银行印的,应该借此机会讲真相,告诉她这上面写的都是真的,明白真相才会有福。因为结账的人多,不用多说,她接受更好,不接受就换一张,就不会出现被钻空子的事了。接受这次的教训,以后我就更加理智的讲真相了。

讲真相的过程就是修炼心性的过程,过程中会遇到各种各样人,各种各样的事,只要法学的好,正念就会强,讲真相时,智慧就会源源不断的来。讲真相中我也改掉了急于求成的心,急躁的心。

有一次在市场买菜,遇见一同修给我讲真相,她不停的讲,几乎没有我说话的机会,好不容易等她讲完了,我告诉她,我和你一样。我就在想是不是我也是这样讲真相的,不然师父怎么让我遇见她,哪有偶然的事情。我向内找发现我在讲真相的时候也存在这个问题,总想以最快的速度把这个人救了,其实呢,欲速则不达。应该是讲一讲,再看看对方的反应,回答一些对方提出的问题,更能实实在在的把这个人救了。你一味的讲,不让对方插话,有时会起到相当不好的效果。我知道这是师父的点化,我在心里对师父说:谢谢师父,弟子知错了,弟子会改的。修炼中我时常感受到师父的提醒、棒喝。

在讲真相中也时常遇到不接受真相的,这个时候我都按照师父说的话去做,不动心,本着救度众生的正念,尽量的救,实在当时救不下的,就发正念清除此人背后阻碍这个生命得救的一切邪恶生命及因素,为他以后的得救做铺垫。

在讲真相、救众生的神圣使命中,我还有很多做的不好的地方,也留下了很多无法弥补的遗憾,现在想来都无法释怀。所以每次出门前,我都发出一念,求师父安排有缘人到我身边,我一定不错过一个有缘人。但是没修去的执着心,也是经常做不好,该救的人没救,心里也真是很难受、很难受的。在今后的宝贵时光里,我要放下一切人心的执着,救更多的人,兑现自己的誓约。

发正念 清除邪恶

发正念作为三件事之一,从法理中我认识到了发正念的意义和它的重要性。我吸取了资料点被破坏的惨痛教训,加强了发正念。在发正念中真正体验到了天清体透的状态,周围的一切就象被抑制住的那种定的状态,身体被能量包围住一直发下去不想停止的状态等等。我悟到,此时的正念发挥了很大的清除邪恶烂鬼的作用,所以,我越来越重视发正念。

发正念清除自己空间场的邪恶因素。有很多时候思想中出现的不符合法的念头、不正的念头,其实都不是我们自己,都是邪恶钻我们执着心的空子,强加给我们,这个时候如果我们随着这个念头去了,就会生出诸如怕心、色心、安逸心之类的不好的心,影响了救度众生,也影响了自身的修炼提高。这时我就分清这个想法不是我的,我不要,我就要正念清除它,同时请求师父帮我拿掉这些物质,起到了很好的效果。有一些顽固的思想业、后天形成的观念就是这样被清除的。

发正念清除讲真相所在地空间场的一切邪恶因素。每次做讲真相的事,事先我都注重发正念。清理自己的空间场和所要去的地方的空间场中的一切邪恶因素,所以我能真切的感受到师父和护法神的慈悲呵护,邪恶的因素在我的空间场中根本就无法存留,在发资料和面对面讲真相中几乎没有遇到过危险。

对邪党的所谓敏感的日子我们都加强发正念,只要有时间,每个整点都能发正念,因为邪恶越集中越是我们清除它们的好时机。我们家没有安邪党的有线电视,也不订报纸,只看新唐人电视台。所以邪党的什么风声也很少知道,那些负面的消息也很少進我们的空间场。比如常常是做完了真相,在回来的路上,发现一二百米之内就有一辆警车,真是三步一岗、五步一哨。一打听才知道,原来是所谓的邪党的敏感日,或者是邪党的什么活动。但这与我们没关系,邪恶干扰不了我们,我们是救人,邪恶只有被清除的份。

有时候在家里容易放松正念,管孩子也发火,这是魔性的表现,这是我今后要努力修去的心,其实孩子的表现也是我心性的体现,在生活中,有时候做的事情不符合法对自己的要求,而我自己看不到或由于执着不想看到自己的错误,师父也会点化孩子表现给我看。对于爱发脾气的魔性除了向内找自己,我也用发正念来清除它,也是很有效的,火一下子熄灭了,也不那么生气了。有时候对一件事情忿忿不平时,我分清忿忿不平的情绪不是我,发正念清除这种情绪也能使自己平和下来。

我们一直都在用发正念参与营救被非法关押的同修,不管是认识的也好,不认识的也好,只要是同修通知到了或在明慧网上看到了,我们都发正念加持同修;对于长期被非法关押的同修我们也一直在发正念帮助同修。

走在街上看到警车也是不能放过的发正念的好机会,哪怕是从眼前一闪而过的警车,我都会瞬间发出正念,清除邪恶,使车里的警察和警车在没有邪恶控制的情况下,选择自己的未来。生活中突然间遇到危险的事,我也经常能用正念对待。好象已经形成机制了,时时在正念中。

以上是我在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中的一点体会,我还有很多的不足和没有放下的执着,在今后的修炼中,我要勇猛精進,不辜负师父的厚望,圆满完成救度众生的神圣使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