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 走师父安排的路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一月十三日】我是九六年得法的一个老年弟子,曾患胃炎、肾炎、心脏病、神经衰弱等多种疾病缠身。到了九六年的正月里,已瘫痪在床,生活不能自理。女儿每次回家,帮我洗完衣服、做完卫生、处理完一些事情后,离别时,都是含泪而走的。我自己也感到很痛苦,真有生不如死的感觉。

一天,我邻居同修拿着宝书《转法轮》来我家叫我学法,当时我想:我这么重的病看书怎么能看好呢?所以并不急于看书。突然有一天下午,我将宝书拿起来一看,当天下午就开始拉肚子,而且一下午拉了十多次,我当时就知道我一学法师父就管了,开始给我净化身体了。以后的几天里,师父不断给我净化,不到半月的时间,我一身的病全好了。从一个全村出了名的病瘫,一下子变成了一个很健康的人。那时我对师父的感激之情无法用语言表达。我手捧宝书《转法轮》哭了,对着师父的法像,在心里说:师父啊,您真慈悲伟大啊!我要做好。于是,我开始走出家门,告诉村里的人:我学大法病好了。我想这么好的法,我要让更多的人知道,来学大法。不长时间,就在我家成立了学法炼功点,人数从一开始几个人增加到后来的三十几个人,天天学法炼功,没有间断过。

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邪党对法轮功发动了血腥的镇压迫害,突然间我有点迷惑,开始不知道该怎么做,但是我心里清楚,大法是好的,师父是好的。所以我心想:不管电视怎样胡说八道,我就是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就这一颗坚定的心,使我家的学法小组一直坚持了下来。无论迫害形势多么严重,我们都没间断过。

我能走到了今天,是慈悲伟大的师父从地狱中把我捞起来洗净,给我净化了身体、净化了心灵,指引我走上了返本归真的回家之路。我用尽了人间最美好的语言也表达不了师尊对我的佛恩浩荡。我只有努力做好,修好自己才对得起师父对我的大恩大德。

我遵照师父的要求开始讲真相救人。这几年,不论形势多么紧张,迫害多么严重,我从没被吓倒,一直不停的讲真相,从未间断过。开始没有经验不会讲,就从自己身边的亲人朋友讲,再给认识我的人讲。因为我身体的变化就是事实,很有说服力,我又是用心在讲。所以我讲过的人基本都相信,我的所有亲人全都做了三退,我家里的环境也很好。看到我学大法后身心的巨大变化,我做事处处为别人着想,慈悲对待家中每个人。家中只要我能干的活,我总是抢着去干,不用别人干,他们都有工作。用“真善忍”严格要求自己的言行。所以我的儿子、儿媳、女儿、女婿都很认同、支持大法,老伴虽还未修炼,也经常帮着我外出发真相资料。我和儿子、儿媳、孙子、孙女一家六口在一起生活了十多年了,过的很幸福快乐,和邻里之间的关系也处的很好。

对待我身边发生的矛盾,我会用大法的法理来化解。一次,我女儿在她婆家和她大伯哥为一笔钱发生了矛盾,两方互不相让,闹的不可开交,女儿感到很委屈伤心,觉得钱不应自己出,完全是对方的事,亲家也很焦急上火,感到没办法解决这件事情,都是自己的儿子,说谁也不听。当我知道了此事后,清楚了这件事情的前因后果,我抱着一颗真正为这个家庭好的善良愿望去了亲家家。一见面,我心情很平静的对亲家说:“如果就这笔钱本身来说,我女儿不掏其实也没有什么不对,但是都是一家人,不用分的那么清,谁花也是花,钱是人挣的,不要为了几个钱伤了一家人的和气,生气上火不合算”。我又单独做女儿的工作,后来女儿也不计较了,给了她大伯哥钱,两家的矛盾化解,又和好如初了。

二零零七年,我从农村来到了儿子居住的小城市,接孙子上学。当时,我心里不太情愿。一方面,因为这几年我村里的资料接送都由我来承担,我怕离开后谁来做这件事情。再是,我去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接不到师父的讲法和真相资料怎么办?当这些想法一冒出,我马上认识到了是不对的,是看不起别人的心,是不相信师父的表现。我的修炼路是师父安排的,这也是师父安排的,因此我想:到那里我也要做好三件事,其它不用多想,师父就在我身边,会给我安排的很好。结果来了不到一个星期的时间,就看到了真相资料,我很高兴。当时我有一念:如果我能接到更多的资料救人就好了。几天后外出,一同修和我讲真相,我们相识了,从此,我什么资料都有了,我又可以象从前在村中广泛发真相资料救人了。我非常感激师父为我的精心安排,唯有更加精進才能报师恩。

师父叫我们整体提高,为了周围的同修能有一个稳定的学法环境,我就和儿子、儿媳商量,在咱家成立一个学法小组,他们都很同意。学法小组很快成立起来了。从开始的二、三个人,增加到七、八个人。学完法,我们就结伴到处讲真相,多时一下午能讲退三、四十人,少则一、二十人。

在讲真相中,我真的是怀着一颗慈悲心,发自内心的盼众生能得救。所以,这些年,我在不停的讲真相中,很少有人不同意和发火的。我也在不断的纯净自己,心性在不知不觉中升华上来了。我变的红光满面,比较年轻,原来没修炼前满头很多的白发,现在都变黑了,几乎没有白头发了,是大法彻底改变了我。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