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十足就能化解一切魔难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一月十五日】几天前的一个下午,我带着一包真相资料,需要走上十几里路,分别送给两个地方的同修。谁知刚骑上自行车没走多远,只觉一股风过来,右眼突然象進了沙子一样磨的生疼,使我睁不开眼睛。

平时眼睛被迷了,很容易就能清理好。这次却不同,怎么清理也不管用。我用手揉着眼睛,不一会就觉的眼睛肿胀了起来。而且越来越疼痛难忍。眼泪也不住的流着。

天快黑了,我必须尽快赶到同修家去。可是右眼睁不开,而即使闭着眼,眼球一动就磨的非常难受。眼睛越难受,心也跟着越难受。给同修送资料,已没有退回的余地,无论怎样我也要把资料送到同修的手里。我用两个手指按住右眼,使眼球不动弹,来避免摩擦引起的痛苦。

我知道这是邪恶的干扰,以此来阻挡我助师正法,挫伤我的意志。我立即发正念解体它,可是怎么发正念,都没有清除掉它,还表现得越来越严重。眼睛越不舒服,心里也越不是滋味。就这样按着右眼去同修家里,真感到有损大法弟子的形像。而且红肿的右眼不停的流着泪,一会儿就肿成了一条缝,引来了路人的目光。我知道这一定是邪恶钻了我心性上的空子,给我制造魔难。我赶紧查找自己的心性,是哪方面被它们钻了空子?我找到了自己心性上的一些问题,决心把不正的东西彻底去掉,使自己完全归正到法中来。

我开始请求师尊帮助。在多年的助师正法中,只要遇到自己解决不了的魔难和困难,有时一求师尊,马上就能解决。十年的助师正法,时时体会到师恩浩荡,尤其在一关关、一难难中,凭着坚定的信师信法,一次次看到了大法的神奇,促使自己更加坚定的走在助师正法的路上,兑现着史前誓约。

这次请求师尊帮助,却没能解决问题。我知道不是师尊不帮自己,而一定是自己没达到大法所要求的标准。我不由的焦躁起来,心烦意乱。立刻又意识到这样的心态不对,一个助师正法的大法弟子,越是在关键时刻越要稳住自己的情绪,正念十足。师尊讲:“天塌下来修炼人的正念都不动,这才是修炼,这样才是了不起的,(鼓掌)修炼人不执著世间所有的一切。”(《各地讲法六》〈亚太地区学员会议讲法〉)

师尊在《转法轮》中讲道:“如果能把那个心放下之后,那个物质的本身并不起作用,而真正干扰人的就是那颗心。”我知道眼睛被什么东西磨的这么疼痛,这表现其实也是假相,是邪恶冲着自己的心性在制造麻烦,来干扰我,阻碍我,企图打乱我们证实法的秩序。但是,我决不会退缩,今天一定要把资料送到同修手中。我用一只手按着右眼,单手骑车往前走。就这样走了十里路,来到通向一个同修家的路口。

我停下来,再次想把迷在眼睛里的东西弄出来。我感到那东西跑到大眼角去了,就撩起衣襟去弄,一下它又跑到小眼角去了,当我去弄小眼角时,它又跑到大眼角去了。就这样来回反复,使我无可奈何。眼泪仍不住的流淌。眼球一动,就磨的生疼。我的心中一阵阵的焦虑不安,犹豫起来,不然就不去这个同修家了,只去另一个同修家?转念又一想,不行,既然快到同修家了,就要把资料送去。我马上把心情稳定下来,直奔同修家去。

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都是带有使命的,都是不同天体的主或王,相比之下,三界之内的魔能算什么,它们太小太小了,要说魔高一尺道高万丈,这说法一点都不玄。一些咫尺渺小的邪魔,怎能干扰、迫害的了具有万丈、亿丈甚至更高更高的助师正法的大法弟子呢?若不是我们的心性一时被常人社会上的东西带动,有了漏,这些黑手烂鬼们它敢靠近大法弟子吗?一边走着,我一边想着:有师在,有法在,谁也别想阻碍我助师正法。我是师尊的弟子,谁的安排也不要也不承认!我刚刚发出这一念,只觉右眼球蜇痛了一下,霎时眼睛一下睁开了,不痛了,眼泪也止住了。眼里的东西不翼而飞,甚至连一秒的时间也没有,立刻就好了。我又一次体会到了师尊的慈悲,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师尊正法已到了最后的最后,但是大法对我们的要求也更加严格。无论遇到什么样的魔难,我们必须先找自己的心性,无论找到或一时找不到心性上的问题,都要坚定的信师信法,不管魔难多长或来势多么凶猛,都不能动摇自己的正念。越是魔难中,越要正念十足。当我们的心性到位了,符合大法的标准了,师尊立刻就把魔难给我们化解了。

从修炼以来,师尊就看着我们这颗心。俗话说: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写出这篇体会来,想借明慧一角,提醒一下那些长期处在魔难中的同修们,检查一下自己是否存在着正念不足?是否在关键时刻对信师信法打了折扣?在魔难的过程中曾有多少次动摇过自己的正念,或者还有什么样的执著不能放下?

愿同修们千万不要用人心对待魔难,常人中的一切都是幻象,我们今天只是利用这种环境助师正法而已,不执著常人中的一切,坚定的信师信法,时时想着怎样才能做好助师正法的工作,把救度众生放在第一位,不把自己的责任往外推,当自己的心性达到大法要求的标准了,一定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层次有限,不妥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