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的路上如意的走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月十四日】

一朝得法坚定修炼

我于一九九五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当年因为对武术、气功的喜爱,四处找人学功。一天晚上,一个朋友介绍说:“百卉”书店有一本书叫《转法轮》,你去看一看。”一听到《转法轮》三个字就觉得玄机无限。第二天早上,我到班上点了个卯,就急匆匆的去了书店,找到了大法书,翻开书就看到了师父的照片,就看见照片上的师父看了我一眼,象真人看我一样,当时心里惊奇的一动。

我请回大法书,到家里迫不及待的看下去。《论语》里第一句话就牵住了我,大法里每一句话都是哲理。我如饥似渴的读着,完全放不下了。看困了,手里拿着书睡,醒了接着看,不觉中天黑了,我也看完了第一遍《转法轮》。

这就是我要的,我找的就是这个,我找到了。那时的感觉,现在也不能忘。从此我走上了大法修炼之路。

得法之后不长时间,偶然去同事家的路上,意外的发现我市刚组建起来的炼功点。感谢师父的安排,从此我参加了集体炼功、集体学法。早上到炼功点炼功,晚上去学法组学法。星期天和同修到周围的乡村去洪法,那段时光很快乐。

因为修了大法,家人渐渐的发现了我的变化。妈妈说:儿子炼功后再没跟我喊(顶撞)过。妹妹说:肯定有好处,愿意炼,就让他炼吧。

因为修了大法,同事们愿意和我在一起说一些他们搞不懂的事,特别是那些奇奇怪怪的事。我按照大法的法理讲给他们,就这样有几个同事找我学功。

迫害之初,三次進京维护大法,遭四年非法劳教

可好景不长,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一日,有同修告诉我:各地辅导站站长被无故抓捕。其实通过“四·二五”以及几次三番的调查,我已经感到风雨欲来,但听到出事还是很震惊。我不动声色的做了准备,说实话,不是不怕,所见所闻使我对中共一点都不相信。“六·四”的阴影一个劲的往上冒,用坦克车碾学生的政府是恐怖的。可我已顾不上这些了,進京维护大法这个想法已在思想中坚定。

我去了三次北京,每一次都是顶着“怕心”强拉着自己往前走。到了北京,这个怕心就被顶飞了,这是我真切的感到的一个提高,心里轻松的做什么事都游刃有余。

第三次去北京的时候,帮同修做一些服务性质的接待工作。比如给去天安门的同修做“横幅”、做大的“法轮图形”以便同修举在手里或做粘贴用、开交流会等等。

因为去临近北京的一个地方开交流会,被那地方的恶警查到,结果我被非法劳教一年。也因为我拒绝“转化”(即被逼迫放弃修炼),被累计加期一年。二年之后被当地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六一零”劫持回来,在拘留所里关了六个月,又被非法续了二年劳教。经过四年半的抗争与反迫害,二零零四年九月初教养院无可奈何的为我打开了大门。

回到社会后,家庭、工作都没了,我还得从头做起。在一个同修的建议下我开起了出租车。

建立家庭资料点

我们本地在迫害之前洪法开展的很好。在大法的洪大慈悲与法力的感召下,相继几千人得法修炼。所以救度众生中真相资料需求量相当大,同修成立了资料点。但在相当长一段时间的参与中,我发现了几个问题:一,需要资金很多;二,耗材消耗量大,自己上耗材目标很大、很显眼;三,需租用房子还得有专人做;四,取送资料也需要专人且量很大,有一定风险。只要一个环节有问题,就会带来风险。本地资料点遭到几次破坏,同修被绑架,资金、设备也损失惨重。

针对这种情况,我遵从师父说的:“特别是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人人都要出来讲,遍地开花,有人的地方无处不及。”(《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自己办起了一个家庭资料点。实际运行起来效果很好。现在电脑已普及,谁家都有。打印机是电脑的输出设备,放在电脑旁也很正常。平常准备一包打印纸,一盒碟片。先从家人、亲戚、熟人中做起,选合适的内容做成资料或碟片送给他们,并告诉他们看完后可送给别人、放在楼道里或街上显眼的地方,以便别人拿到。这种办法很好很安全,节省很多资金而且有地放矢,不浪费资料。如果同修都做,相信也不比大量散发面积小。我向一些同修推荐这一办法,有几个同修跟着做起来,而且一直很稳定。

开出租,面对面讲真相

由于开出租车一天能接触到很多人,给面对面讲真相提供了方便。一有打长途车的,我就想方设法把话题引到法轮功上来,给他们讲真相。开始不容易,有的和你争论;有的不相信;有的提出很多问题;有的人思想里根本没有正常人的观念。我耐心的尽可能的给他们讲明白。终于有愿意三退(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的了,渐渐的愿退的多了起来。在全体大法弟子的努力下,环境正在好转。几年前我从教养院里出来,对人说起我被迫害,连家人及亲友都说:谁让你信法轮功了。可现在再提起我被迫害,连素不相识的人都说:炼炼功干啥抓人家,共产党太不讲理了。

有一次在医院,有四个人打车去很远的农村。因为我要价低,他们上了车。一个女的坐在我旁边,三个男的坐在后排座。车开出不远,那个女的就晕了车。看她很难受,我问她:“晕车呀”?“晕车,师傅稳当点,我受不了”。“好,你放心。哎,我教你一个办法,你听说过法轮功吗?”“听说过,咋的?”“你在心里诚心诚意的念‘法轮大法好’,保你不难受”。“能有那么神吗?”“你试试,肯定行。”那个女的不说话了。我对后座的乘客说:“我就炼法轮功”。那个年轻的就搭茬了:“其实法轮功也没啥,就是不该去围攻中南海”。我一听这话,他虽对大法有误解但没恶意,觉的有希望。就把万人上访中南海不是围攻、天安门自焚伪案等等如实的说给他们听,并解释清楚他提出的很多疑问,而且那个女的一路上真的没晕车。他们见证了大法的神奇,全退了邪党组织。到家了,看到他们并不富裕,讲好了的八十元车钱,我收了七十元。他们很感谢:“你们法轮功心眼儿真好。”我的车开走了,他们还在招手。

一般的我只在出长途车的时候讲真相,因为时间充裕讲的清,也好劝三退。但近来我在很短的路程中也讲退了一个女孩子,而且退的很爽快,她得救了,我也更爱讲了,众生急切的等着被救度。

有一次在一个饭店门口,一个中年妇女送一个老太太上车。中年妇女告诉我一个托老所地址之后回了饭店,老太太一个人上了车。“高寿了大姨?”“嗯、噢、八十一了,我姑娘在这开饭店,到这看看。”八十一了,这一回我要不救她,可能她就没机会了,一定要讲。可我发现老太太耳朵有点儿背,这难了,她只有不足二公里的路程,我的车也就两、三分钟就到。“大姨,身体挺硬实啊”。“哎,咋说也岁数大了”。“没关系大姨,哪不舒服就念‘法轮大法好’,记住没有?”“噢、嗯”。“没事儿就念,遇到什么危险的事就念,保证您没事”。“你说什么好?”老太太没听清。“法轮大法好”。“噢,知道了”。车到地方了,老太太又问:“咋说了,法轮什么好”。“法轮大法好。”“噢,法轮大法好,记住了。”老太太已经下车了,要关车门的时候却伸手拉住我的手:“小伙子,太谢谢你了,法轮大法好我记住了”。老人不由自主的激动,我也很感动。

这些年我遇到过很多这样的陌生人,真相讲透后,他们真的很感激,有的让我到家去坐坐,有的要手机号码保持联系。

现在算起来,我修炼已是第十六个年头了。有些心还是去不干净,也遇到过几次考验。一天晚上,有一辆深蓝色的中巴车憋住了我的车。司机下来后破口大骂,还把我的后备箱砸了个坑,然后拉开车门踹了我一脚,随后他的车上下来几个人拉住了他,他还余怒未消。事情来的这么突然,我警觉了,一定不是偶然的。“作为一个炼功人首先应该做到的就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得忍。否则,你算什么炼功人?”(《转法轮》)我告诫自己,不能争斗。一定把握住这次机会化解恶缘,我不能带业往生。这时从他们那边过来一个人,我问:“老弟、咋回事?”“哎呀,你快走吧,刚才你车挑头晃了我们车一下,我们躲你,车里孩子头撞了,我弟弟急眼了,你快走”。他哥哥怕我们打起来,两头劝。

我知道现在也说不清,吃亏就吃亏吧,我开车就走了。其实我刚才挑头的时候老早就打了转向灯,他的车在我后边离我有足够的距离,我的后视镜看的很清楚。我看他那样是酒后驾驶,花眼、判断不正确造成的,完全不怪我。如果这时我报警,就凭他酒后驾驶这一条,就得拘留、罚款,还得包我的车。我知道不能用人的理去办,得提高心性,在这方面我已是后進了,不能错过。

“反正我要度成你”(《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每次读到师父这句法,我都几乎要落泪。师父替众弟子及众生背负巨大业力之后,还如此佛恩浩荡、慈悲无限,我们有什么放不下的呢?

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