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十载修炼路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月十四日】风风雨雨十几载,我先后去了不少省市,把真相和福音送给有缘人,从不把什么所谓敏感日当回事,奥运会时,不少同修先后被抓,失去了与同修学法交流的环境。我在注意安全的同时,更注重多学法发正念,做好三件事,两个月劝退了八十九人。每次无论是火车还是飞机的安检都在师父的呵护下顺利通过。

我已经快六十岁了,都说我像三四十岁的。偶有害怕的念头时,师父的话立即就在脑中出现:“你真正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我们法轮会保护你。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转法轮》)我的体会是多学法,慈悲心就大,就不被人的观念所左右,讲真相时就念正,邪恶就不敢干扰,师父就会给我无穷的智慧,就无所不能。

(一)心中不解的难题

我从小好静,喜欢看书,睡觉爱做梦。梦里只要展开双臂就会在天上飞,看见很多生活中从未见过的高大宫殿和美丽景色。还看见自己穿着象童话故事里公主一样的裙子带着孩子在宫殿里玩。有时在大海里游,身边有五颜六色的大鱼和小鱼。梦里还看见和自己长的一样的我飞出去,在陌生的地方和不认识的人拼命厮杀,好象我不杀对方就会被对方杀掉。睡醒后觉得很累。还有的亲人生病了,没死以前就在梦里告诉我他什么时候走。奇怪的是很多次梦中的事,在后来生活中竟真的发生了,而且和梦里一模一样。我把这些都会告诉妈妈和大姐,她们觉得我云里雾里的,是一个心里不存事的孩子。

小学快毕业时文革开始了,因家庭成份高,父母受到冲击。我也从一个品学兼优的好学生变成了资产阶级小姐。十几岁被迫去了北大荒,一呆就是八年。回城后在家庭和社会压力下,近三十岁才不情愿的结了婚。婚后发现丈夫人虽老实却愚钝,凡事拿不起来,而且无法交流。我又要上班,又要伺候公婆,还要照顾孩子,里里外外全靠自己。北大荒的超负荷劳动和长期的精神压抑身体也每况愈下,真是苦不堪言。八几年北京兴起气功热,我和大姐去听了几次气功报告,有一天夜里睡觉觉的热的不行,后来孩子头上摔个包或同事脚扭了,用手一胡噜就好了。真是百思不得其解。

(二)大法破迷

我虽生的小巧玲珑,又心灵手巧,善解人意,是许多异性喜欢的女孩,可婚姻却不尽人意,最终我选择了分手。就在我人生最低谷时,工作中一比我年龄小许多未婚的男同事,对我产生了感情,当他对我表达时,我觉得简直是开玩笑,婉言拒绝了。后来他对感情的执著深深打动了我的心,他不仅说服了父母和家人接受我,还邀请我去家里商量结婚的事。我被他的真情征服的同时也被他父母对孩子的疼爱和理解感动,现今社会大染缸的污染自己全然不觉,还错误的认为都是单身交个异性朋友也无可非议。

一九九七年的夏天去大姐家散心,她说家附近公园里有炼法轮功的,听人说这功挺好的,叫我陪她一起去,我毫不犹豫的答应了。那天风和日丽,老远优美的音乐声就吸引了我,只见很多人自动站成三排,姐和我站在后面先学着前面的人做动作。我认真的学着,当举手抱轮时两臂、手、肚子、全身都觉的嗖嗖嗖的转,当时的心情和感受真是无以言表。炼完动功接着又炼静功,我单腿盘了半个多小时。炼功结束后,我在辅导员那定了《转法轮》。

那天回大姐家后,我迫不及待的听师父的讲法录音带,只觉前额有一象电视样的屏幕,四周一层层都是师父的功身在讲法,有的是白色的、有的是粉色的、有的是蓝色的、有的是黄色的。那天我一夜没睡,一口气把书看完。真是本天书啊!望着师父那亲切的面庞,寻寻觅觅几十载,我终于找到师父了!

师父解答了我几十年心中不解的难题。从那天起我每天看书炼功,很快师父就为我清理了身体,走路一身轻,上楼多高也不累,骑车上桥时就象有人推一样。

得法后,师父的话时时映入我的脑海:“人家说:我来到常人社会这里,就象住店一样,小住几日,匆匆就走了。有些人就是留恋这地方,把自己的家给忘了。”(《转法轮》)我该怎么办?一边是从小向往的浪漫爱情,一边是修炼,到底要哪个?真是一手抓住神不放,一手抓住人不放。师父讲:“虽言修炼事 得去心中执 割舍非自己 都是迷中痴 ”(《洪吟二》<去执>)。随着不断学法提高,我决定分手,并劝他找一年龄相当的女孩结婚。我给他和家人送去了大法书和师父的讲法录音带,他全家人从心里佩服感激师父。

每当我静心学法时,书上的字就闪闪发光。每当我在学法中有所觉悟,就会感受到身上一些不好的物质去掉了。真是百般烦恼消,天天都微笑。

(三)上访讲真相

一九九九年七月,邪党动用一切媒体开始恶毒攻击大法,诬蔑我们的师父。为了给师父讨回公道,二十日上午十点来钟我带着孩子来到了北京黄城根信访办。那里已有很多同修在马路两边人行道整齐的站着,还有很多警察。顷刻间来了许多满载武警的帆布军车,他们用电棍专门打年轻的男同修,一个高个武警出手就打我儿子眼睛一拳,我大声质问他:“十几岁的孩子犯了什么法?是政府派你们来打人的吗?”周围的同修齐声喊:“维护宪法,不许打人!”他马上低着头溜走了。不一会儿,又来了许多大公交车,后来手拿电棍的武警强行将我们推上公交车,一路上窗户紧闭,刚上车就一身汗,车里挤的几乎没有站脚的地方。车开了挺长时间把我们拉到丰台体育场时已近黄昏。

那里有不少当兵的守着,到了晚上拉来的人越来越多,大约有一万多人。我们坐在地上背《论语》,有的同修给大家读《转法轮》。接着来了许多扛着摄像机的人给我们照相,警察还让每个人登记单位、学校、姓名和详细住址。半夜又来了好多外地的领导,劝说他们本地或单位的人跟他们回去。我就和他们聊起来,有两个干部对我说:“他们家亲戚也有炼的,都说这功挺好的。可上边指示如不把人带回去,他们就得受处分,乌纱帽就保不住了。”接着有不少人被带走了。人还在不断的增加。

大约十二点左右我惊奇的发现又圆又大的月亮里有一个大法轮在旋转着,我激动的告诉孩子和身边的同修:快看啊,师父看着我们哪!霎时间体育场上一片欢呼声。后来警察又强行将一批批人推上车带走,这时我看见整个天空就象大转伞,赤、橙、黄、绿、青、蓝、紫无数的小法轮在飞快的旋转,我兴奋极了,师父和护法神都在看护着我们呢!后来当兵的说人太多这里装不下了,我和很多同修又被推上公交车拉到了北京郊区门头沟一个废旧的体育场,到了那又被照相和登记姓名、单位、住址等。

周围有很多当兵的站岗,已经是后半夜了,我想不能在这呆着得想办法回家。就和身边几个不认识的同修分别给当兵的讲我们修炼以后身体的变化,大法如何教我们真、善、忍,如何做好人。过了一会儿,当兵的说趁头没在你们快走吧。于是我带着孩子和好多同修迅速的离开那里,就好象有人指路似的,一路步行,直到清晨走到苹果园地铁总站时离头班地铁五点半还差二十多分钟,大家都坐在地上靠着墙不知不觉睡着了。

回到家我和孩子倒头就睡,下午醒来才想起昨一天一夜到现在都没吃东西也不觉得饿,夜里郊区那么凉我和孩子穿的很少也没冻着。从心里感谢师父的呵护。

(四)在单位讲真相

上班后,我把头天发生的事告诉了办公室的同事们,他们说小心点,让头知道就麻烦了。昨天还问你怎么没来呢。没过两天公司全体邪党党员开会,书记传达文件,党员不许修炼法轮功等。我打断书记说:“我就是修炼法轮功的,我师父教我们真、善、忍。凡事为他人着想。电视广播的和书里讲的不一样,总之我亲身受益了……。”

大家都惊呆了,领导愣了一会儿,突然宣布散会叫我马上去老总办公室。同事们都笑了,纷纷议论起来,有人说:“也太直了都什么时候了,你不说谁都不知道。”还有的说:“这时候还敢说真话,佩服!”到了办公室老总说:“你傻不傻,中央都定性了,党员不许炼。”我说:“不是得实事求是吗?得襟怀坦白吗?我说的都是真话。现在共产党贪污、受贿尽做坏事,还睁着眼睛说瞎话,老百姓谁不骂。当党员我觉得是一种耻辱,我退党!”老总说:“小声点,共产党才五千万,你们炼法轮功的一亿,就是你们炼的人太多了。”我说:“您想想,要不好能有那么多人炼吗?”最后他让我别再出去炼,我告诉他我真想出去炼呢。

那天全公司的人会后、晚饭桌上都在谈论开会的事。后来有的同事告诉我电视下面的暗影能看出来有好多字被删掉了,还有的看见我就笑着把双手举在头上,还有的告诉我觉得好就在家里炼。我说:“谢谢!”每天午休时我照样在单位里炼功。后来在邪党的授意下迫害法轮功逐步升级,单位老总为了自己的乌纱,多次找我谈话要我交出书和炼功带,并向我承诺写的东西只放在他那不上交(后他调走时给撕了)。虽然自己对师父和大法始终坚信不移,也明确告诉领导绝不放弃修炼。但因学法没有真正理解法的含义,怕给公司领导添麻烦,违心的写了不让炼就不炼了,还交了一本书和炼功录音带,给自己修炼路上抹了黑点。不但没有做到修炼人的真,执著于情,还充份暴露了内心深处那颗自我保护的心。明白后马上在明慧网发表了严正声明:以前所写的东西全部作废。

(五)利用各种机会讲真相

开始还不懂得讲真相,只想摔倒了爬起来,绝不能再让师父操心,不能让大法蒙冤。我就利用各种机会向亲朋好友、同事讲大法的美好,讲自己的亲身体会,告诉他们千万要善待大法,不要迫害大法弟子。后来中共江氏集团为了打压法轮功,在天安门导演策划了“自焚”伪案,嫁祸给法轮功。一天,老总当着公司好多职员对我说:“你看电视演的法轮功自焚了吗?”我说:“看了,我怎么不去自焚呀?那些人根本就不是大法弟子,六四时电视上还说天安门没放一枪呢。”老总脖子一缩灰溜溜的跑回办公室去了。在中共一贯鼓吹“一切向钱看”的利益诱惑下,整个社会道德迅速下滑,很多人认为法轮功不关自己的事,只顾赚钱和吃喝玩乐。眼看邪恶还在肆虐,广大众生被谎言欺骗,怎么让世人早明真相、得救度已是摆在我们每一个大法弟子面前的责任和使命。

我从同修那要了破网软件,在明慧网上不仅能及时看到师父的新经文,还从同修们的文章中获益匪浅。我开始到全国各地走亲戚,看战友。无论是在火车上还是在陌生的城市,是熟人还是生人,是干部还是学生,亲戚家的保姆还是工人,就连家里来装修的民工,物业服务人员也一个不落,抓紧机会面对面讲真相。有的只三五分钟就退了,而对邪党统治下的既得利益者,在职干部和高收入人员一次不行就两次、三次,直到对方明白。也使我的亲人明真相后大都陆续走入了大法修炼。师父给我开智开慧,打印大法书和做资料、刻盘等。讲真相前我心里先集中精力发正念,然后默念师父“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 ”(《洪吟二》〈法正乾坤〉),“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 ”(《洪吟二》〈正念正行〉),在讲真相中出现很多奇迹。

一次去天津一天内我约见了两拨战友,他们中有公安干警、企业老总、还有大学教授,共劝退了十多个人,带的护身符正好全发完。为了不影响次日大家上班,当天我一定得回京,到公交车站赶车,眼看着一辆车开走了,战友说得等二十多分钟才能来车,话音刚落就来车了,上车后司机说是临时加车,到火车站还比末班火车提前了二十分钟,我算计着到京后回家可能公交车和地铁都赶不上了,下火车后跑着上了地铁一问身边的人,说昨天刚改的末班车时间延长了,禁不住泪水夺眶而出,师父啊谢谢您!

一次同学聚会,有人悄悄告诉我某某现在是街道主任,每逢节假日或敏感日就和派出所警察一起去抓炼法轮功的,当着她千万别提法轮功。我说:“谢谢你!我一定要告诉她真相,不能让她再对大法犯罪。”我立即开始发正念,那天大约有二十人左右,寒暄几句之后,借着大伙夸我年轻自然的引入正题。把我如何走入大法,又为什么坚修大法,邪党为什么迫害大法,我又为什么要告诉大家真相。不知不觉讲了一个多小时,中间没有一个人插话,大家都聚精会神的听着。尤其是那个同学一副呆若木鸡的样子,讲完后半天她才回过神来,对我说回去不想干了。我说:“以前你是受邪党的毒害无知的犯罪,明白了以后就要保护大法弟子,用实际行动为自己赎罪。”我把带的护身符和明慧下载的资料分给每人一份,大家都如获至宝。

在师父的浩荡佛恩下,后来每次同学、战友、朋友聚会,都会来好多很久没有联系的人好奇的找我了解真相。看着这么多生命得救了,我感到无比欣慰。

一天梦中看到很多又黑又矮的屋子,有的空空的,有的有许多骨瘦如柴的人,接着又看见很多佛升上天空。醒来也不知是怎么回事。2006年3月8日,明慧网以及《大纪元时报》同时刊登了一条令人震惊的消息:据原中共内部情报人员透露:在沈阳市苏家屯区有一个专门用来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秘密集中营。这里设有“焚尸炉”并且住有众多医生。这里至少在2003年已经关押了6000名法轮功学员。中共把坚定不肯放弃“真善忍”信仰的法轮功学员集中在这里折磨,活体解剖摘取器官后,将被害人送進“焚尸炉”毁尸灭迹。然后将摘取的器官卖给医疗单位,牟取暴利。想起梦中的画面,心灵受到极大震撼。我认识到只有更深入的讲真相才能制止邪恶。

远在哈市的表姐表妹及妹夫分别在单位担任要职,我带上礼物和护身符,劝善信,《风雨天地行》、《九评共产党》等,坐上火车直奔那里。到达的当天晚上刚一提及此事他们就吓坏了,一脸的不高兴。师父要求我们:“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度世人”(《精進要旨二》〈理性〉)。我提醒自己不能急于求成,并真诚的告诉他们,我千里迢迢不是来玩的,你们都是我的亲人,只想让你们了解真相,不对大法犯罪,有一个美好的未来。我让他们先看资料,那天夜里我做梦都在发正念。第二天表妹请客,并召集表姐和表弟及家人共進晚餐,我想师父给我创造这么好的机会一定要珍惜。上车后正准备出发,可车怎么也发动不起来,妹夫说下班回来时车还好好的,急忙给单位打电话让再派一辆车来。我安慰他别着急,心里马上开始发正念,清除旧势力的一切干扰,求师父帮我。过了几分钟我建议他再试试,结果车一下就发动起来了,他觉的真奇怪怎么又好了。饭后我给大家讲真相,全家老少十几个人都做了三退,第三天一早送我上火车时表姐一再嘱咐我注意安全。我微笑着告诉他们:“放心吧,师父就在我身边。”

(六)走好最后的路

一次梦中看到天空中无数朵美丽的莲花,有粉色的,绿色的,紫色的,自己的身体也在飞,我双手捧到一晶莹剔透雪白色的莲花,我知道这是师父在鼓励我呢!

通过写稿我找出自己许多不足,如修炼时而精進,时而懈怠,虽然绝不会再执著于男女之情,但对于亲情有时还是放不下,有时讲真相顺利时不由的产生欢喜心、显示心。我要谨记师父在《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中讲:“能够持之以恒啊,不断的精進那才是真精進。这话是这么讲,做起来实在是太难了,所以说修炼如初,必成正果。”努力修去人所执著不放的各种不好的心,同化宇宙大法,坚定的走好师父安排的最后的路。

不足之处,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