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最大利益化的选择是什么?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十七日】现今中国人,在物质生活上确实是比过去富裕多了,在谈及中共践踏人权,迫害法轮功议题时,存在“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工资还是共产党发的”、“有发展就要有牺牲”这样的回应,意思是:这几年中共把经济搞上去了,谁不是靠它吃饭,既然中共就是要镇压,为了多数人的利益,权衡之下,不如回避镇压法轮功这个问题,毕竟大家还要过日子。换言之,就是中共灌输中国人以“搞好经济”为理由,让人承认中共存在的合法性,帮中共续命,甚至去替中共镇压法轮功作背书。

中共真的把中国的经济搞好了吗?

GDP、人均远比不上中国“封建时期”

中国的经济总量或者占世界GDP总量,唐朝64%、宋朝39%、元朝30%、明朝44%、清朝乾隆时期51%、清末民初27%、民国11年军阀混战后的孙中山时期12%、918事变后至1949年5.7%、中共发展50多年后的2003年不到4%。

中共50多年来在无战乱时期发展的GDP,不到中国大唐盛世的十分之一,也没有超越军阀混战时期。如果说“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这个由中共建立的“新中国”比不上中国“封建时代”的“旧社会”?!

人均GDP方面,北宋时期中国人均GDP约合2300美元或者更高,高居世界第一;据世界银行公布的2004年世界人均GDP排名统计,中国人均GDP约为1100美元,排名世界第110位;据《中国青年报》2006年7月5日报导,中国在基本民生方面的投入占GDP的比例在世界排名倒数第一,比非洲贫穷国家还要低。

一个不关心老百姓的政府,能够指望它会让老百姓富起来吗?

压不住的通货膨胀现状

中国科学院在“中国现代化战略研究课题组”撰写《中国现代化报告2005》一书,认为中国经济落后美国一百年,如果维持9%左右的经济成长率一百年,才能进入世界前10名,实际做到维持9%左右的经济成长率一百年。

近几年我们经常看到中共每年发布的经济增长率通常超过10%。“统计、统计、七分估计”、“官出数字、数字出官”是中国大陆多年流行著的顺口溜,中共日前宣布二零一零年上半年GDP比去年同期成长11.1%,但是CPI(居民消费价格指数)上涨4.4%,食品、日常消费一路飙涨,一个新词“囤囤族”甚至出现在新华网高调讨论,囤米囤油囤衣物,在重庆还出现了组团“淘早菜”。

一个GDP高速增长的国家,本国消费能力却是一步步的萎缩?在中共高唱“大国崛起”的“和谐社会”中,老百姓反而回到了在烽火战乱中囤积货物的生活型态?

“松绑”留给了中国人什么?

1979年后中共实行“改革开放”, 对老百姓进行了“松绑”,回首前后30年,令人感慨从当初一穷二白、人们都吃不上饭的时候,到现在翻天覆地的变化,如今发展的真是如何好如何进步。

直至1949年前,上海仍是远东第一大都市,比当时的东京、香港发达得多。目前,中国科学院可持续发展战略研究组所作的一组城市的比较来说明:东京的GDP总量相当于上海的20倍。

叫“松绑”不叫“发展”,也就是中共承认是它当时把老百姓“绑”了起来,换句话说,没有中共,中国人就不会被绑,过去悲苦的一穷二白、吃不上饭的原因,正是因为中国人被中共“紧绑”了。当时中国已被中共折腾到经济崩溃的边缘,不松大家都要饿死了,人都饿死了还有谁替中共干活卖命?“松绑”是中共逐步放松“计划经济”时代对中国经济的操控,在发展过程中,资金是外国人出的,活儿是中国人干的,跟中共有什么关系?

不过松绑总比紧绑好,“摸著石头过河”,慢慢来不行吗?

1950年4月7日,陈云对中国物价问题,首次发表“要摸着石头过河”,1980年底,陈云再次表示,中国经济问题复杂,改革必须要保持稳定,要“摸着石头过河”,不能过急。此项见解获得邓小平赞同,毛泽东曾评价陈云:“他看问题有眼光。”

“摸着石头过河”看似很有道理,但背后有诸多连中共都无法解决的问题。为什么只能用摸却看不见?为什么不走桥?为什么全世界只有中国人得摸着石头过河?对岸在哪?这是走一步算一步的随机选择,拿全体中国人来作赌博。

“摸着石头过河”是中共实实在在的肺腑之言,因为中共内心真正的潜台词与实际上的作为,表明了一切只是为了缓解因它中共而起的社会矛盾,为了延续中共它自己的统治权,为了中共它能继续利用中国人获取在中国的利益,而不是为了真正富强中国人,为了壮大中国这片国地,更没有为中华民族人民的长远发展着想。

经济“被发展”了,现在老百姓面临的却是吃不起东西、住不起房子、看不起病、孩子上不起学,这些还不是最严重的,目前最令人感同身受的是,整个社会越来越乱了,这种以道德全面崩溃为代价的经济发展模式,完全是在中共领导下产生的。

有人说,口袋里的工资毕竟还是中共给的,谁的钱不是跟中共拿的?还能过日子就行了。

中共真的给老百姓钱了吗?

世界上任何一个政党都不可能给老百姓钱的,因为“政党”是个“政治组织”而不是“经济实体”,不是公司、行会,直白的说:它是不赚钱的。

经济确实在日益发展,发展的原因,是中国人通过自身劳力或脑力的付出所换取的应得报酬,是中国人一点一滴建设起来的,就连国家公职人员的工资,同样也来自中国人纳税上缴的,而不是中共给的。是中国人在养中共,而不是中共恩赐了中国人,“为人民服务”是拿钱办事应尽的本份。

中共在搞改革放前,对各个共产国家进行经济援助,宁愿让中国人饿死,都不愿少给其它共产国家东西,现在,中国人生活成本加剧,中共宁愿拿这些外汇储备去买美国国债,大兴土木取悦外国人,也不愿意拿零头来改善民生,有人觉得,面子工程是给国家长脸,给国家长脸就是给中国人长脸,那现在世界各国的海关,对中国护照是什么态度?凡是出过国的人,都经历过多多少少手持“中华人民共和国”护照的悲哀,拿这个护照出国,没有任何面子可言。

可是中共一直“与时俱进”的搞改革,难道没有变好的一天吗?

镇压法轮功暴露邪恶本质

中共是在不断的改变,从眼花缭乱到新闻发布、五花八门的口号宣传,到底真正做了什么改变?是真正为中国人福祉的改变吗?中共杀人如麻,从三年大饥荒活活饿死四千万、建政以来屠杀八千万中国人,到如今的镇压法轮功,中共的手段是越来越恶毒和隐蔽的。中共讲的话是一直在改变,迫害中国人的本性从来没有变过,是手段在“与时俱进”的恶毒与残忍。

自镇压法轮功以来,中共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惨无人道的肉体摧残与精神扼杀,同时也毫不手软的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经济迫害。为系统迫害法轮功,中共以江泽民为首的集团,专门成立了凌驾于法律之上的机构─“610办公室”。

“610办公室”简称“610”,依中共于1999年6月10日设立这个机构的时间而命名,它的成立,是凌驾于中国宪法和正常的法律程序,是中共重点保密单位,非法的秘密机构。即使按照中国的现行法律,也是直接违反了《宪法》第36条和第89条。

“610”的任务是指挥各级机构专门迫害法轮功,它的方针和部署以对法轮功实行“政治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为目地,其权力在一般政府部门和公检法之上。中央“610办公室”在中共党群机关2010年公务员部门代码为“959”,其成立未得到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权力机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批准。其他“610”,陆续建立在公安系统内部,教育系统包括省教育厅、市教育局到大学、中学甚至小学内,大中企业及其它机构。“610组织”也已深入到社会最基层,城市里有的街道设有“610办公室”,有的街道有“610干事”或称“610专干”,在农村相应成立以村党支部书记为组长的工作小组,并建立“610工作室”。

有人觉得自己不炼法轮功,也没觉得中共好,毕竟中共还在当政,大家总得挣钱吃饭,我挣我的钱,迫害跟我没关系。全体中国人与这场史无前例的残酷镇压没有任何利益关系吗?

中共“六一零”是阻碍中国经济发展的毒瘤

庞大的“610”的经费从哪来?

中共的贪污腐败人尽皆知。“绿坝”是国外软件山寨过来的,用了极低的研发成本,结果整整花了中国人4170万人民币。中共对于互联网封锁,其核心的金盾工程到2002年为止的初期工程就花费了人民币64亿元,动员3万网警,初期就花了这些钱,目前中共在编的网警已达30万人以上了。

“610”能热衷于迫害法轮功,是因为不但可以升官发财,在具体实施迫害中,就必须有经费,有经费就有了层层贪污腐败的机会,最后造成了几倍于甚至几十倍于迫害成本的财政投入。

根据2004年3月17日的官方消息,中共发行了1100亿国债建“公检法司基础设施”。罗干的嫡系、辽宁省司法厅某高级官员在马三家劳教所大会上就曾公开承认:“对付法轮功的财政投入已超过了一场战争的经费。”

江泽民集团浪费一切可以动用的国家财力、物力和人力来打击法轮功,物力和人力又完全依靠财力支撑,财力资源是国库、发行国债、老百姓的存款和诱惑海外投资。可以说中国人辛辛苦苦赚的,舍不得花的钱存在银行,却被中共私自动用镇压法轮功,而法轮功学员也是中国人,花中国人的钱去迫害、残杀中国人,并且在迫害中无限的中饱私囊,这是实实在在对全体中国人利益的侵害,而且这场非法镇压已持续了10年。

面对正在被侵害的利益,现今中国人如何做出利益最大化的选择,将无法掌控的损失降到最低点?

退党节省中国人各项成本

退党可说是解决问题的最佳方案。只有加快脚步的退出中共一切组织,才能减少时间、精神、体力各项成本逐渐累加的损失。

以前国产奶粉随便买,现在不但得避开国产奶粉,专买国外奶粉,挑牌子、看价钱、找渠道,还得自己留心是不是原装的,口袋的钱是多了,可是金钱、时间成本更多,而制造毒奶粉的不肖人员,不会因为不能在奶粉里加三聚氰胺而作罢,一样会将把三聚氰胺掺到其它尚未曝光的各项食品,其它可应用的领域,谋夺暴利。

买菜比种菜方便,是因为相比之下,花的时间、精力、金钱上的成本较划算,现在中国发生出现专捡别人不要的烂菜现象,或是尽可能的自己在家里种菜,因为现实生活中连菜都快吃不起了,填饱了肚子,也没钱干别的事了。

现在一个人躺在路上没人敢救,不但在全世界,过去几千年来的中国,都不会发生这种事,为什么现在会这样?中共有意的把中国社会风气,退到了道德崩溃的层面上,谁敢去管?连受害人的家属都会说:是你干的你赔钱,你说:我是好心救他,人不是我害的!人家说:不是你干的你管什么?这个人本来是昏迷,没人管结果变成植物人,全社会的保险要多付多少钱?就算顺利送医,全民向钱看,医疗过程、医疗费用,受伤、肇事人双方家属的福利保障,会面临什么更大的灾难?

种种超高成本的民生负担,现在孩子不敢生,婚不敢结,病不敢得,有人说我有能耐我出国。五千年来中国好山好水,泱泱大国,出国是在没有任何外力的胁迫之下,所做的自由选择吗?被中共逼的有家归不得,在国外面对二等公民的压力,这对吗?

当下的退党潮,人人都可在不失去任何利益的前提下参与,同时,在退党大潮推进的过程中,也是一个良知觉醒、道德复苏,真正恢复中华民族的过程,百利而无一害。

但是利益跟中共捆在一起的人,有可能退党吗?

“既得利益者”一样也退党

提到目前中国的既得利益者,潜意识中大家不自觉的浮现出,应当是那些先富起来、握有权力的统治阶层、太子党。

所谓太子,是天子的儿子,谁是天子?中共?天子乃君权神授,共产党信奉无神论,按它自己的道理,不是它自己“人定胜天”得来的吗?是谁不断地在宣讲、沿用如此叛党、反革命的封建名词?

处在金字塔顶端,不可能被日益高涨的社会问题淹没,利益跟中共捆绑在一起,怎么会愿意退党?

对于中共的解体,不是中共“想不想”,而是“会不会”或“什么时候”,会不会、什么时候所要考虑的层面是一样的,古云:识时务者为俊杰,中共高层里的人,他们自己也会选择自己利益的最大化。

当初,江氏集团,一意孤行的要迫害法轮功,当时其他政治局的常委不同意迫害,冤有头债有主,法轮功只要江、罗绳之于法,是因为他们相对了解法轮功,他们家庭身边的人就在炼法轮功。

现在在退党大潮中,在退党热线中,中南海的工作人员,甚至中共在北京各部高层官员,化名退党早就不是零星个案,而是一种趋势了。很多人退完党后,还主动告诉,退党志工真厉害,电话打到中南海来了。

不存在“没有共产党,中国怎么办?”

对于未来的不可知,疑虑、担心是无可厚非的,安稳过日子自然是人之常情。

以制造社会动荡、暴动为手段的,向来是极权专制的统治集团,民不聊生,是因为公权力不幸地被为非作歹的流氓握有,而不是因公权力的转移,使社会产生动乱。

中国历史五千年,朝朝换新貌,退党是和平解体中共的过程,当未来人都抛弃了中共,它也就尽灭了,无须兵争武斗。解体中共的过程,没有用暴力手段,那未来中国的重建,怎么可能用暴力手段?中共总是洗脑,中共倒台会军阀割据,各地拥兵自重。

共产阵营解体时,没有看到哪个国家的内部出现了这种自相残杀的武装战争。相互之间打仗的某些民族(国家),是因为本来就不是一个国家,是被共产党强捏在一块。以史为鉴,共产国家的解体,和随后国家出不出现内战根本没有关系。有的搞起内战,也是因为军队当初是共产党的私产、党军。例如在抗日战争的时候,中共宁愿不抗日也要打内战,因为真正喜欢中国乱的是中共,不是中国人。

现在整个世界的气候是军队国家化。面对现在中国的退党大潮,军队正义的选择就是,作中国国家的军队(国军)而不作共产党的军队(党军)。所以,真想要军队不参与内乱,维持中国的稳定,那就应该让更多军中的亲朋好友退党,了解真相,真正觉醒。

中国人到海外,无论是怎么来的,赚的钱比国内多,房子比国内好,中国人自己的各种协会多如牛毛。在海外,没有党支部书记,中国人在当地都能弄出当地的中国城、唐人街来,这就是“一小撮”中国人的成果。中国人自己过日子的能力有多强悍,已经历历在目,还可把钱往国内家乡寄。那整个中国没有了中共,一个比海外更好的“新中国”还不更加令人指日可待?

面对即将走过的这段历史,中国人当为走向新未来而充满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