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保证书的世界”所感所思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一日】据报导,上海的商业新闻杂志《第一财经周刊》最近因标题为《保证书的世界》的报导惹恼北京网管办。有可信消息称,北京网管办下令,要求各网络媒体从11月24日起,严禁转载《第一财经周刊》的所有内容。目前,《保证书的世界》转载链接几乎都已经被删除殆尽。

该报导首先介绍了“玩聚网”,一家模仿DIGG模式,由技术手段自动追踪生成网络新闻热点的网站是如何被删帖,被警告,并最后被关闭的过程。除此外,还有中国最有名的电影评论网站“时光网”被暂时关闭,并被删除大量内容的过程等。报导披露,全面“保证书化”始于2009年12月10日央视“曝光不法网站”,指责CNNIC(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失职后,CNNIC开始下发文件开展整顿,这最终演变成一场全互联网强制实名备案。

保证书的范围、形式和用途多种多样,一份由温州稳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提供给曾经所谓“犯错”网站的空白《网络信息安全保证书》是这样写的:“……我同意如我的网站出现任何违法有害服务条款的行为,温州稳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将有权立即永久性关闭我的网站,不予以退款,并保留索赔的所有权利。”大陆网站只要有一份保证书没有及时签订,或者签订某保证书后被挑出一点“毛病”,网站就面临生存危机,而经过一番折腾后,“网络世界里,还有更多事情需要保证书”。时光网恢复访问时,将给网友的一封信放在首页,里面没有对本次关停的原因作出解释,而是这样说:“相比我们消失的原因,更重要的是我们回来了。”报导调侃:“回来了是最重要的,回来了就好。不过这一次它又做了什么保证? ”

据说,大陆网站签了保证书后被网管随意惩罚就是“罪有应得”——“从公共管理意义上说,他没能严格遵守各类互联网管理法规;从个人道德意义上说,他也没有实现自己的保证。”

用下三烂的手段强迫别人签约,巩固强盗成果,让别人永世不得翻身,这在古代叫作“城下之盟”,在近代叫作“不平等条约”,都是上不得台面,让被迫签约者引为奇耻大辱的东西。而在中共邪党统治下这却成了掌权的法宝,整人的绝招。中共历次运动中都逼迫被运动对象违心的写保证,写悔过,当众认罪认错,从此唯唯诺诺、引刀自宫,似乎这就证明中共迫害胜利了、迫害合法化了,其实这在古代叫作逼人自诬,在现代叫作精神控制,是恶棍、酷吏、邪教才干的出来的丑恶行径。中共邪党将“保证书”当作治人的把柄,徒然自曝其丑而已。难怪网管办对于保证书只逼别人签,不准别人说。

“没有实现自己的保证”就是中共流氓可以拍桌子训斥的“无德小人”,就是中共流氓可以为所欲为逞凶的“罪有应得”吗?《史记》记载:孔子周游列国追求儒家理想时,想去韂地,却被蒲人阻止。蒲人担心孔子去韂地对自己权力不利,要将孔子以莫须有的罪名拿下。孔子弟子要和蒲人拼死战斗,蒲人才害怕了,说:“只要你们不去韂地,我就放了你们。”孔子无奈与蒲人签约,蒲人才放孔子一行从反方向东门出城。孔子一离开被强制的环境就叫弟子掉转方向,继续向韂地出发。子贡问:“盟约可以违背吗?”孔子回答:“要盟也,神不听。”(被要挟签下的盟约,神不承认。)

孔子并没有说自己被迫签下“保证书”就做对了,孔子的举动告诉后世人:人无完人,一时做错不能永远做错。如果人被迫签下所谓保证书又不去废除它,那才是错上加错,一错到底,自我被邪恶吞噬了。废除被邪恶要挟下所写的“保证书”并不是什么违背道德,恰恰相反,是在找回道德,找回自我,因为人的道德在被迫签下邪恶“保证书”那一刻已经失足了,要找回道德不得废除它吗?打比方说,一个人被邪恶拖下水后,既不愿意被淹死,又畏惧邪恶,不敢上岸,那他再苦苦挣扎,最终不还是沉沦吗?

然而,面对邪恶逼迫,并非只有写“保证书”一条路可走。人间并非邪恶势力的乐园。

孔子后来又遇到魔难,孔子却没有再写什么“保证书”。孔子在陈蔡之间被围困,粮食断绝,随从的弟子们都病了,无法振作起来。孔子却依然讲诵弦歌不衰,淡然视之。子路想不通,不高兴地对孔子说:“君子也有穷途末路的时候吗?”孔子说:“君子固然也有穷途末路的时候,但只有小人才会在穷途末路的时候什么都干的出来。”

孔子知道弟子们心里不舒服:为什么自己做好人,却遭到这样的下场?于是叫来子路问他:“《诗经》说:‘不是犀牛不是老虎,却徘徊在旷野。’我们走的道路不对吗?我们为什么遭到这样的下场?”子路说:“难道是我们还没有做到仁,人还不相信我们吗?难道是我们还没做到智,人还不听从我们吗?”孔子说:“是这样吗?子路,假如仁者一定能让人相信他的仁心,又怎么会有伯夷、叔齐阻挡周师?假如智者一定能让人听从他的劝谏,又怎么会有王子比干被纣王剖心?”

子路出去,子贡入见。孔子又问:“子贡,《诗经》说:‘不是犀牛不是老虎,却徘徊在旷野。’我们走的道路不对吗?我们为什么遭到这样的下场?”子贡说:“老师追求的道至大,所以天下没人能理解老师,老师何不对自己稍微降低一下标准呢?”孔子说:“子贡,好农民关心播种耕耘,而不关心收获多少,最终他努力劳作,会得到丰收;好工匠关心心灵手巧,而不关心作品是否被人欣赏,最终他作品巧夺天工,会被人誉为不朽杰作;君子关心如何修道,用道德规范自己,去除自己不足,而不关心是否被人理解,最终他超凡入圣,会被人称为圣贤。现在你不修道,只追求被人理解。子贡,你的志向太不远大了!”

子贡出去,颜回入见。孔子问:“颜回,《诗经》说:‘不是犀牛不是老虎,却徘徊在旷野。’我们走的道路不对吗?我们为什么遭到这样的下场?”颜回说:“老师追求的道至大,所以天下没人能理解老师。虽然这样,只要老师努力推行了大道,天下人不理解又有什么关系!小人不理解才能体现出君子的不一般!有道却不修,是我们的耻辱;我们已经勤修大道,当权者却不能用我们的道,那是当权者的耻辱。当权者不理解又有什么关系!当权者不理解才能体现出君子的不一般!”孔子高兴地笑了起来,说:“是这样啊!颜家出了个好儿子啊!你真不该这么穷,跟我吃这么多苦。我来帮你理财,让你富起来!”

于是孔子派有外交专长的子贡去楚国求援,楚昭王派军队击败围困孔子的恶人,接孔子到楚国,孔子和弟子们幸免于难。

孔子走出了不屈从邪恶就是死路一条的误区。法轮大法弟子经过长达十年的讲真相等坚忍努力,正在使中共邪党对法轮功的这场残酷迫害越来越没有市场。中国百姓也只有曝光和抵制中共邪党的邪恶迫害,才能唤醒更多人的良知,摆脱邪党对中国人的邪恶迫害。只要中国民众彻底抛弃发给中共邪党的毒誓,邪党动辄用来迫害民众的“保证书”等流氓手段必将彻底失去魔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