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里橘乡访同修(一)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二月十二日】在夏历庚寅新年即将到来的时候,在师尊的慈悲安排和同修们的默契配合下,笔者有幸来到了这橘之乡。看不到橘树,也不是橘林,放眼望去,黄橙橙的漫无边际,是一片橘海……

联系到了这里默默无闻的同修们。在与他们相处的短暂的几个日夜里,内心时时被他们的淳朴、坚韧、智慧和理性所折服,仅就简单的篇幅记录几位同修修炼的小故事,与同修共享,共同提高。

(注:以下一至四篇均是四位同修本人口述的个人修炼故事;第五篇及后记是笔者的个人体会。)

*****

缘结莲开

一九九八年十月份,听说市里有人到我们这个偏远的地方洪法来了,我赶紧拉着丈夫一起去了,想听听他们讲什么。当我们到了那儿时,他们正在教炼功动作。那天我知道了这门功法叫做法轮功。也就是从那时开始,我和丈夫两个人都决定要修炼。

在修炼之前,我年纪轻轻就是一身病,三、五天就是一场感冒,常年贫血、咳嗽,一咳起来扯的浑身都疼,胸口疼的像要撕裂一样;而且身体很虚,不能大声说话,稍微起风的天气,就要穿两件高领毛衣,裹三条裤子。我的丈夫正值年轻力壮,却也被病魔折磨着,肩周炎、胆囊炎、骨质增生、头昏、作噩梦,什么中药、西药都吃遍了,所谓的先生、“仙婆”也看过了,都没有任何好转,家里的钱本就不多,全都吃药了,还借了不少债。为此,公公婆婆还和我们分了家,他们说:“你们俩啊,家里就是开银行也治不好你们的病!”

走入了大法修炼,我和丈夫彻底改变了。我们甩掉了长期放不下的药罐子,摆脱了久治不愈的多种疾病,浑身有劲儿了,地里的活儿也干的好了,收成好,再不欠债了,心情轻松,夫妻和睦。大法修炼教人按照真、善、忍来做一个好人,要与人为善,我心里没了对婆婆公公的怨恨,主动去与他们和解,并手把手的教我的婆婆炼功。婆媳之间的隔阂消失了。

我们得法修炼不到一年,中共邪党对大法的迫害就开始了,连我们这个偏僻闭塞的小村庄也不放过。镇上的、村里的一帮领导人到村里来了,叫全村所有炼法轮功的都到一位大法学员家,让我们交书,按手印。我和丈夫虽然不相信中共污蔑的那一套,但面对这样的架势,还是违心的交了一本书,按了手印。当时根本没有去想这样做的后果,回到家还是照常炼功、学法,不听不信邪党的宣传。我们有一位老师给当时领导人写了一封信,信中写到了法轮大法对修炼者自身以及对社会有百利而无一害,写了迫害法轮功是错误的。丈夫和我看后都觉得这信写的真好,就印了二、三十份,由丈夫拿到外面去发了。发完回到家,丈夫连续发烧七、八天。我们知道这是师父在给弟子净化身体,没吃一片药,象一个修炼人一样对待,很快全好了。

后来市里的同修给送来了师父的新经文,捧着经文,泪水不自主的流了下来,心情难以形容。不久,讲真相的传单、小册子也纷纷送到了我们手上。我们村里有几个老年同修,讲真相讲的挺好,我们就把部份真相资料给他们,请他们送给那些听过他们讲真相的人,余下的资料,我和丈夫就到附近的村子去发。我俩将真相资料挂在老乡的门上。这些真相资料在当地的影响力很大,看到真相的村民都在一起议论,说:“法轮功太厉害了!”

到了二零零六年,我们意识到了不能再依靠市里同修给送资料,有了想要自己建资料点的愿望,在市里同修的帮助下,我和别村一位同修一起到市里的一位同修家学技术,在那住了十多天,将计算机的基本操作掌握了。市里同修帮助我们买了计算机、打印机和我们一起回到我们村,在我家帮我们安装好,看我自己操作熟练了才走。就这样我家的这朵莲花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终于开放了。

我的文化水平是高中。开始的时候是我教丈夫,从最基本的开机、关机开始,到后来的打印真相单张、小册子、刻光盘。在我与丈夫的身上,计算机技术的每一步提高都展现了大法的神奇与超常。我记的有一篇同修的交流文章标题是“从锄头到鼠标”,我与丈夫也是这样,如果不是修炼了大法,今生我们不会这样熟练的独立操作计算机,更不敢想象没上过几年的学,从来只会干粗活的手也能在计算机键盘上操作自如。我知道,这一切都源于师父,我曾看到我们家的上空有一个金色的罩,是师父为每一个资料点都特意下了一个罩,保护资料点和资料点的大法弟子,我深感到作为大法弟子的无比荣耀,以及资料点同修的责任重大。

做资料的过程,也是一个修炼提高的过程,当法学的好,心性到位时,资料做的很顺利,机器也运转的流畅;而当机器一不听话,卡壳不动时,我和丈夫也就自觉的意识到是自己心性有问题了,也就不再修机器了,而是静下心来学法,然后再回去弄机器。等我们学完法坐到电脑前,机器又好了。做好的资料,包括师父的经文,由丈夫骑摩托车送给周边的同修。

二零零六年,我和丈夫发现真相护身符世人很喜欢,就想,要是自己也能做出护身符该多好。那时还没有现在的材料,都是一页小卡片过一个塑,就是一张护身符了。我联想到照相馆里照片过塑的原理,就和丈夫专程到镇上的照相馆里,先照了相,然后就向照相馆的老板打听过塑的机器,最后请他给帮忙买了一台过塑机。回到家里,我和丈夫调了好长时间,终于调出了大小合适的小卡片,再用过塑机过塑后送给同修们,大家都非常喜欢和珍惜。

我们的这朵莲花开到现在也差不多三年多了,基本上保证了我们这里同修讲真相的需要,不再单纯的依靠外面同修送了。在这个偏僻的小村落,因为这一朵小花的盛放,真正的使我们这一片同修溶進了师父正法之中,溶進了全世界同修证实法的洪流中,不再闭塞、不再落后,我与丈夫还要更加精進,让这朵小花开的更长、更久,香飘万里。

*****

奋起直追

早在1998年同修到我们村洪法的时候,我和我的母亲、女儿就一起去跟着炼了几天功,我的女儿炼了两个星期就放下了,母亲自己虽然不信,却到处叫别人去炼功,而我当时,没有深入的了解大法,也没有走進修炼。这一耽误,就是五年的时间。

到了2004年,母亲身体不行了,四处求医无效,这个时候,隐约的一点记忆想起了大法,心里最深处有个声音也在召唤着要让我们回到大法中。我想,这是师父苦心的安排,慈悲的呼唤。在母亲大拇指的指甲盖里惊现了一个“大”字,我惊醒了,知道师父还在等待着我们回到大法中。这样,我真正的走入了大法的修炼。

以前我的身体也不太好,心脏病、眩晕症都比较严重,每天都要通过药物来控制,受的罪也不小。修炼大法以后,我的身体变化非常大,整个人像换了一个人,精神抖擞,浑身是劲。

2004年7月,师父安排当地的同修给我送来了新经文,我虽然落下了长达五年的时间,可是看师父的新经文也能看懂,没有陌生的感觉。通过反复通读师父的经文,我悟到现在是要走出去讲真相的时候了,要面对世人传播大法的真相,而不能够仅仅满足于自己身体健康、家庭和睦,要将大法的美好告诉给更多的人。明白这一点后,我就和当地其他的大法弟子结伴一起出去讲真相。我们村,周围的村子,大山里,树林里,公路上,都留下了我们讲真相的脚印。风风雨雨中,我与同修一起配合,在师父的加持下,一直坚持到现在。我们每次出门都背上各种真相资料,遇到的人,就先讲真相,从我自己的身体受益说起,讲到大法给我、我的家庭带来的美好,讲大法对人心道德的提升,讲中共迫害法轮功的残酷,讲善待大法得到的福报,迫害大法给自己及家庭造成的危害。

我文化不高,只是一个普通的农村妇女,可是讲起真相来思路清晰,源源不断,深深的感到,只要弟子有救人的一颗心,师父就给开启了无尽的智慧。我们面对的人,各种各样的都有,有接受的,有害怕的,有听明白真相后感激不尽的,也有开始对我们凶后来默不作声的,每一次,对我的心性都是一个考验,不管世人态度如何,我知道自己在按照师父的要求讲真相救人,摆正自己的心态,几年下来,没有遇到过危险,都非常平稳。唯一有两次看似紧张,但心一正,师父就都给摆平了。让我明白了,迫害都是假相,救人才是真。

一次,我们在公路边看人多,想趁机讲真相,结果旁边停着一辆法院的车,我们到哪儿,车就跟到哪里。同修们一齐发正念,不一会儿车就走了。还有一次,是一辆警车紧盯着我们,在大家的共同正念下,也开走了。可能在很多同修看来这两次简直不算什么,但我们这里与镇上、市里不同,是偏僻的村子,几乎没有警车,因此偶有一辆,对这儿的村民来说,都是有大事了。

我们这里是乡村,农民的家境有的好一些,有的还很穷,有些家还没有影碟机,因此我们送神韵光碟前都先问他们,家里能不能放,如果没有影碟机,我们就送其它的真相小册子。老百姓对藏字石、预言都很感兴趣,我们就讲给他们听,有时就直接拿出真相资料,念给他们听,不识字的人,个个都听的很专心,听完了还要一本给家里识字的人看。有时路上遇到老乡,我就给他们背诵护身符上的话,听过的人几乎都接受,很认可,接到护身符爱惜的不得了。

我知道,我做的还很不够,和师父的要求相比,与做的好的同修相比,我还有很大的差距,但是我有信心,我相信在不断的学法中,在自己心性不断的提高中,在与同修更好的配合中,一定能做的更好,走更远的地方,将大法的真相、三退保平安的福音传播的更远。

(待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