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部份修炼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三月二十九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十一月份得法的,至今已有十三个年头了。在一九九六年时正读高二,上物理课时,看到物理老师戴着一个法轮章,当时脑子一震,很好奇,于是我就和班里的另一位同学石头(化名)一起進一步了解,我们俩到班主任那看了师父的讲法录像,当时师父讲的是天目,在听法的过程中,我感到前额的头往起聚,又往里顶,当时我把感受告诉班主任,班主任说那是老师在给我开天目。

我当时很高兴,那时师父就开始管我了,我和石头俩人又拜读了一遍《中国法轮功》,我当即决定这就是我要找的。这里有一个小插曲,接触大法前,突然对气功感兴趣,在书店买了一本低层次气功书,刚开始看,当我得法以后,立即放弃那本气功书,专一修炼。那时我和石头两个人比学比修,互相促進,進步很快,石头的天目也开了。这一下也带动了班上的很多同学开始接触大法,后来多数不精進,都放弃了,但我和石头坚持了下来。

我得法后又向我的父母洪法,但是他们非但不修,还禁止我修,认为耽误学习。我跟他们讲,我正是修了大法后,学习成绩才飞速提高的,可是他们不听,我当时就违心的答应了他们放弃修炼,但在背后瞒着他们偷偷炼。实际上,这已经不对了,应该堂堂正正、坦坦荡荡。快高考的时候,被父母发现,他们把书藏了起来,并扬言如果考不上大学就要收拾我。我当时带着强烈的执著对父母说:“我修大法了,肯定能考上大学!”结果被旧势力钻了空子,没能考上。被父母暴打了一顿,并把书撕毁。一想到这儿我就想流泪,对不起师父,如果我修的好,就不会发生这些干扰。父母不让我复读,让我工作。

当时在二零零零年的时候,我从事小公共客运,在车上遇见一位大姨,讲大法被迫害的真相,我听了很受震撼,当时和她一交流,她鼓励我走出来,我又开始修炼了。当时没有大法书,费尽周折好不容易在以前的高中老师那里得到一本《转法轮》,真是很高兴,五套功法的动作我也记不全了,就又向这位教师同修请教,规范了动作。说到这儿,我真的要谢谢这两位同修给我的帮助。因为家庭条件没开创出来,书就藏在车上。

我当时收到小报、真相传单,就塞到座位缝上,便于乘客看到。在车上我也讲真相。在小客运结束以后,我又在市里开了大客公交车,工作单位也换了,面对的众生、讲真相的环境也变了。当时由于“天安门自焚”伪案毒害众生严重,跟单位路队的调度、队长、司机一下十几人讲真相,由于救人心切,使很多人明白了真相,但是不注意安全,暴露了自己。我们的队长向书记打小报告,书记让我写保证书,否则就要停班,我没有惧怕。当时和另一同修交流,应该正念否定,不承认旧势力强加的迫害,后来书记也不找我了,就这样不了了之,在师父的加持下闯过了一关。

我结婚以后,家庭环境仍然不乐观,我又摔了一个跟头后,悟到不能允许旧势力这样无休止的干扰,我就发正念求师父加持,在我正念正行的情况下,环境有所改变,但是离在家坦荡学法、炼功的环境还是相差甚远。但是我已经在我居住的小区周围的绝大多数小区都发了真相资料,贴了很多不干胶。

在我所在的公交路队绝大多数都已了解了真相,观看了神韵,有一些已经做了三退。但是我并不满足,还有不少人没有退,特别是经理、书记、队长、调度,由于怕心还没有给他们讲真相、劝三退,我想他们也是我要救度的众生,于是我就收集他们的电话号码发到海外,让海外同修打电话救度他们。

我在单位里已经是大半公开修大法的,随着修炼的提高,我现在已经变得理智、注意安全。公司企图解除我的合同,后来才知此事,队长说:“看你工作表现不错,就让你续合同了”。我知道是师父又一次保护了我。队长说我要炼回家炼,不允许在单位讲退党之类的事,我不为所动,决不停止救人,我就走师父安排的路,有师在有法在,谁也动不了我。

在一次偶然的机会,碰到了昔日的同修石头,得知他已停止修炼,而且还抽烟、喝酒。我知道我一定要唤醒他,决不能让他沉迷于常人社会的生活,因为他是师父的弟子。我利用休班的时间跟他交流切磋,谈自己的体会,给他师父九九年以后的讲法,最后他终于走出来了。在还我书的时候告诉我:“我走出来了”,我当时听了真高兴,他对《九评》不太理解,我又让他看师父讲得关于《九评》的法,他终于明白了,我们大法弟子是在讲真相劝三退,是在救人。这位同修走出来以后烟瘾一直未去,很苦恼,最终在师父的加持下终于闯过了这一关。并且因为他戒掉了这么大的瘾好,他的妻子也因此走上了修炼的道路。夫妻俩也很精進,三件事都在做。

在二零零五年的时候,我经历了一场生死关的考验。当时鼻孔流血也没在意,可是后来止不住,左鼻孔流血塞上棉花后,右鼻孔又出血,最后两个鼻孔都出血,塞上棉花后只能用嘴呼吸。不断的流出血浆,当时单位里的人让我上医院,我不为所动,继续开车。回到家以后,一摘下棉花就出血,把妻子也吓得要命,让我去医院,我还是没去,我知道旧势力在迫害我。我就请求师父加持,即使我有漏也不允许你旧势力对我進行迫害。我有漏会在法中归正,绝不走旧势力安排的路,不断的发正念、背经文,向内找自己,最后在师父的加持下,我闯了过去。(当时出血多,身体无力,象得了一场大病的状态,如果去医院,一查结果,肯定会很糟;所以当时就彻底放下去医院的心,正念闯关)。

到了二零零八年,我悟到为了使自己的修炼更進一步,应成立学法小组。我想应该在家附近找一个学法小组,求师父帮助找一个学法小组,但是无论怎么努力打听,就是找不到学法小组。我悟到石头和他的妻子加我,我们三个不就是一个学法小组吗?这样对我们的提高都有好处,虽然路有点远,但是我们三个彼此互相熟悉,最方便成立一个小组,我想这就是师父的安排。因为我的家庭修炼环境没有开创出来,所以我又协助他们夫妻二人成立了家庭资料点,使我们三人成为一个坚实的整体,我们的修炼又有進步,心性又有升华。这样一来,我们三个人的资料就可以自给自足了,为原先那个资料点的同修减轻了负担。我作为一个协调人,根据同修的需要往返于两个资料点间,做到修口,他们两个资料点,彼此不清楚对方是谁,住在哪里。注意安全,保护资料点是我的责任。

我在学习了师父《曼哈顿讲法》,悟到:“一说就炸”的物质必须去掉。我真的感觉到了,师父帮我拿掉“一说就炸”的物质,以前在家里面对家人,在单位里面对乘客,总是一说就火,一说就不愿意,嘴上说不生气,心里却放不下。师父帮我拿掉“炸”的物质后,我感觉自己被祥和慈悲的场包着,一点也火不起来,面对冲突和别人的指责,能静下心来,心平气和的忍住。面对一个乘客家属的不理解和怒骂,我也没有动气,做到了坦然不动。

中秋节时,到舅舅家讲真相,两位表哥和舅舅重复着恶党的谎言。我心平气和的跟他们讲真相,没有随着他们的情绪动心,心里感到他们真可怜。

作为一个老弟子,修炼到现在,家庭关还没有闯过去,说来真惭愧,通过学习《曼哈顿讲法》我有新的体悟,我相信会在师父的加持下,能够在家里堂堂正正学法炼功,能够成立家庭资料点,结束“等靠要”的状态,归正一思一念,勇猛精進做好三件事。

再一次叩谢师尊的慈悲苦度,我向师父保证无论前面还有多少巨关巨难,我都会坚定专一的做好三件事,修炼下去。我相信师父说的“修炼如初,必成正果”(《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层次有限,以上体会,如有不足,请慈悲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