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道三十年终得大法 风雨夜中行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三月二十九日】风雨十年,邪恶疯狂,路途艰险,多少魔难与酸楚。然而有师父呵护,大法导航,我终于走到今天。

三十年追寻,终得大法

我从一九六七年探寻气功,到一九九七年终得大法。我的青少年时代是在穷苦、魔难中度过的。

几十年来,在恶党接连不断的运动中,我厌恶了政治斗争,淡漠乃至摒弃了政治信念,挣脱恶党的禁锢,追寻人生的真谛。我涉猎了儒、释、道等各大教派诸多典籍,始终感到无所适从,不知所措。一九八七年,一个有特异功能的人传了我一套道家功法。功练了,丹结了,如何向高处升华?茫然不知。只是说练什么都行,只要练就行。我后来悟到,这是要我别放弃修炼,等着大法传世。

一九九七年,我有幸看到了《转法轮》,三十年苦苦追寻,踏破铁鞋无觅处的天法我终于找到了。我很快背熟了《论语》。

当时我正和十几个人一起练着一位返修者所传的功法,一遇到有病或者带有不良信息的人就难受。我向他(她)们讲述大法的非凡,并当即为他(她)们背诵了《论语》。他(她)们身上难受的状态立即解除了。人人感谢师父,无不称奇。从此,一起走入了大法修炼。自然而然,一个大法炼功点诞生了。

心装大法,化险为夷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恶的迫害骤降,大有天塌地陷之势。我自信是大法弟子,身上带着师父给下的法轮和上万而不止的机能、机制。想到师父,想到大法,我的怕心在解体。恶警数次把我绑架,我都挺了过来,无论多大的压力,我从没说一句“不炼了”。

二零零二年三月七日,我被犹大出卖,被绑架到邪恶“六一零”的洗脑黑窝。我发着正念,从容不迫。“你叫什么名字?”他们问。“连名字都不知道就抓人?”“我是代表政府在跟你讲话。”“政府叫随便抓人的,哪个文件上写着?拿出来看看!”“你不信我马上可以刑拘你。”“这个我信。你说你马上可以把我关到一个黑屋里打死我,我都信。因为你们什么事都干的出来。但是,我问你,你们不是讲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吗?我犯了什么法?你们有什么事实根据?”

我一点也不配合他们。现在回想当时说的很多话已经想不起来,但我知道那不是常人的雄辩,是大法慈悲和威严的展现。“六一零”的、公安局的、邪悟的“帮教”全蔫了。“六一零”的头子无奈的叫着:“算了,算了,刚来都是这样的。”一个个全溜了。随后,群魔围攻、“帮教”车轮战,都未果。三十六小时后,那位要把我刑拘的公安局局长前来向我宣布:“你的问题解决了,不送××了,家也不去抄了。”给我“走读”的待遇。有个“帮教”喊着:“不行,这样不行。”跑着去找“六一零”头子,结果没有找到。我堂堂正正的走出了黑窝。

当我刚刚离开黑窝时,有种异样的感觉,猛然我的身体向上蹿,长高很多。我悟到,这是师父救了我,师父在鼓励我。两行热泪潸然而下。

忍苦含泪,揭谎救人

在邪恶肆虐的日子里,亲朋冷漠,熟人侧目,心如针扎,浮想联翩:是朋友的儿子指挥破坏了我们的炼功点;是少时的同级同学带领恶警冲進我家将我绑架;是两位最亲密的同事整了处分我的材料;是一位平素对我崇敬有加的同事告密我的行踪……。这是否就叫落井下石?我的心在流血。不过我体谅他们是被逼的,是被恶党邪灵所操控。我依然要救度他们,因为我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肩负着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历史使命。

我几次从外地赶去,费尽周折,在两年多的时间里,在拆迁杂乱的三个地方找到了其中的三位,先后向他们讲述真相。他们陷在既得利益当中,没有“三退”,但我期望能给他们播下得救的种子。

我向找我“谈话”的公安局的主任、单位书记、政工干部、保卫科头头、市组织部长讲真相;向遇到的单位职工和诸多退休同事讲真相;向集市上卖瓜菜的讲真相;远赴亲朋家讲真相、劝“三退”……

因为抗拒“转化”,从零二年起恶党先后把我与老伴(同修)的退休金全部扣发。邪恶到处查找我们的行踪,妄图暴力绑架强制“转化”。我们被逼离家四处漂泊,尝尽饥寒交迫、流离失所的辛酸。当时,与我联系的两条线全遭破坏,听不到同修的消息,见不到师父的经文。在恐怖孤寂的环境中,只有老伴与我相互鼓励与支持。看到讨饭的、捡垃圾的都比我们过的好,心在苦中煎熬。然而我都挺过来了。可惜的是,我那年近七旬的老伴却在迫害中离世。老伴走后,整个家庭的事务全落在了我身上。我想方设法多挤出时间学法、发正念、讲真相。学过师父关于真相纸币的讲法后,我用真相纸币传真相。

在一次向民工讲真相劝“三退”时,我问他是否听说过退党退团退队的事,他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包,里面放着身份证和一张面额一元的真相纸币。我为他渴望得救、珍惜真相纸币的真诚所感动。从此,我在真相纸币上下功夫,增加数量、扩大深化真相内容。我先后编写了揭谎言、列罪行、劝“三退”、藏字石、优昙婆罗花、大法好以及天灭中共等诸方面的许多内容,有时用诗、词、曲、顺口溜、小短文讲真相。我从小册子上看到,有位同修仅因用了一张真相纸币就遭绑架,我十分重视这个问题。从一开始我就注重发正念加持真相纸币。我们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师父赋予我们的能量是能横扫宇宙邪恶的。我发正念:“加持真相纸币,传给有缘人,让他(她)明白真相,退出中共党、团、队,得救得度。”从始至今我使用真相币畅行无阻。

回顾走过的路,在讲真相救世人的过程中,亲疏不一样,面善面恶不一样,生人熟人不一样,自己还存在很大差距,我要向精進的同修学习,修去分别心,做好三件事,走好最后一段路。

以上体悟不当之处,敬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