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崩地裂为哪般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六月二十日】近两年来,大陆新闻报道中不断出现有关山崩地裂的消息。信奉“天人合一”的传统中国人,究竟是怎样看待反常自然现象的频繁发生呢?

《搜神记》中写道:“‘善言天者,必质于人;善言人者,必本于天。’故天有四时,日月相推,寒暑迭代……,此天之常数也。人有四肢五脏,一觉一寐,呼吸吐纳,精气往来……,此亦人之常数也。若四时失运,寒暑乖违,则五纬盈缩,星辰错行,日月薄蚀,彗孛流飞,此天地之危诊也。寒暑不时,此天地之蒸否也。石立,土踊,此天地之瘤赘也。山崩,地陷,此天地之痈疽也。冲风,暴雨,此天地之奔气也。雨泽不降,川渎涸竭,此天地之焦枯也。”

《搜神记》通过研究人体现象来研究天地的自然现象,认为自然现象和人体现象一样,存在着常态和病态。如果把天地比作人,那么山崩地陷就是天地身上溃烂的痈疽,是天地得了痈疽病。天地可以得痈疽,那么一个国家,一个社会,会不会也会得痈疽呢?答案显然是肯定的。历朝历代灭亡前所出现的触目惊心的腐败现象,不正是一个国家、一个社会的痈疽已经烂透了吗?

古人进一步比较天地的自然现象和人类的社会现象,又发现“天人合一”不但体现在自然现象和社会现象、人体现象的类似,更体现在它们之间的对应关系。中国有句古话叫“祸不单行”,山崩地裂似乎对应着社会的分崩离析:

《后汉书》记载:“丁巳,河东地陷。……先零种羌叛。”“世祖建武二十二年九月,郡国四十二地震,南阳尤甚,地裂压杀人。其后武溪蛮夷反。”“和帝永元四年六月丙辰,郡国十三地震。……是时窦太后摄政,兄窦宪专权。”“七年九月癸卯,京都地震。……是时和帝与中常侍郑觽谋夺窦氏权。”“九年三月庚辰,陇西地震。闰月,塞外羌犯塞,杀略吏民。”“桓帝建和元年……九月丁卯,京都地震。是时梁太后摄政,兄冀持权。”“五年五月乙亥,京都地震。是时桓帝与中常侍单超等谋诛除梁冀”……史书中频繁的自然灾害和政局动荡交织在一起,构成了一幅触目惊心的乱世图。令人不禁回想起文革末期那个牛棚与地震棚林立的疯狂时代。

大地的宁静,古人为何如此看重,认为它能够预兆和体现天下的兴亡?

中国五行学说认为,金木水火土相生相克,各有其性。《五行传》认为“土,中央,生万物者也”,是万物的根基,宜静不宜动。人要顺应土性,就要谦虚谨慎,静以修身,俭以养德,切不可奢淫骄慢,横行不法,使土失其性。古人告诫统治者:“古者天子诸侯,宫庙大小高卑有制,后夫人媵妾多少进退有度,九族亲疏长幼有序。孔子曰:‘礼,与其奢也,宁俭。’”如果统治者胡作非为,“治宫室,饰台榭,内淫乱,犯亲戚,侮父兄”,使百姓不蒙其福反受其祸,就会“土失其性”、“稼穑不成”,也就是说发生山崩地裂和水、旱、蝗之灾,人不但得不到土地的收成,反而会遭受土地的祸害。

中国阴阳学说认为,天阳地阴,阳动阴静,地道属阴贵静。儒家经典《周易》说:“《象》曰: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并进一步解释道:“坤至柔而动也刚,至静而德方,后得主而有常,含万物而化光。坤道其顺乎,承天而时行。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积不善之家必有余殃。臣弑其君,子弑其父,非一朝一夕之故,其所由来者渐矣,由辩之不早辩也。”《周易》警告统治者或个人如果不能及早察觉坤不能静的凶兆,不能改过自新,顺应坤道积德积善,最终会发生“臣弑其君,子弑其父”的悲剧。

反观中共统治,一次又一次的发动政治运动迫害民众,贪官污吏贪赃枉法、骄横淫逸,在过去的十一年来更是凶残的迫害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修炼者。这些年发生在大陆的灾害都是中共的邪恶作为所招致。为了神州大地的安泰,中国人都应该远离邪党,退出中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