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中共药物迫害不识父母 坚持修炼恢复正常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七月十日】我是一九九四年上高中一年级时接触法轮大法的,到一九九五年末才开始学法和炼功。我学法之前有胃溃疡,严重时一天大口大口吐酸水好几次,从口、食道一直到胃烧得非常难受;学法前,我脾气暴躁,有时和同学发生矛盾,并且对人生有很多的疑惑、不满,悲观厌世。

我刚开始炼功时也没想那么多,随着学法、炼功不知不觉我的胃病好了,不再返酸水了,原来大法真能祛病健身啊!我也慢慢明白了做人的道理,人生的疑惑也都明白了,大法要求按“真、善、忍”做好人,提高人的道德。我不再说谎话,与人相处心胸坦荡,不再和别人勾心斗角,心情特别舒畅,觉得生活有意思了。

大法给我家带来的变化是最大的。父母脾气不合,从我记事时起天天都听他们吵架,父亲脾气很坏,喝完酒很吓人,不是和母亲吵架就是动手打入,有时和外人也吵架,还赌钱。我从小就对家庭厌烦,并立志长大后离开这个家,整天心情压抑。

我得法后,把大法也介绍给了父亲,他很愿意看,从此他也走上了修炼的路。父亲身体和精神变化很大,旁人看见了都说变了个人似的,学法轮功,身体和脾气都变好了。父亲以前身体也不是很好,每天总是几种药吃十多片也不见好;炼功后身体好了,一晃十五年了一片药也没吃过,最重要的是父亲脾气变好了,再也不和母亲吵架了,烟、酒都戒了,也不赌博了,家庭和睦其乐融融!我十多年心病终于好了,心灵的创伤也抚平了。这是大法改变了我的家,给了我一个童年做梦都想要的温馨和睦的家!

高中毕业考入大学,我继续实践着按“真、善、忍”大法做好人,说真话,不说谎,考试从不作弊,与人为善,遇事能忍,和同学和睦相处,从心底里要求自己做个好人,做事情为别人着想,心态平和,受到老师和同学的好评。

九九年“七二零”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大法被抹黑,李洪志师父受不白之冤,作为法轮功学员怎能不说句公道话,不告诉世人真相呢?我以我自身和我父母的变化为例子开始向周围同学、老师、朋友讲真相,讲大法的美好。

二零零零年下半年,还有半年我就要大学毕业了,当时在一所当地中学实习时被警察绑架,没有任何法律依据,抓捕的唯一借口就是我炼法轮功,手里有讲真相的资料。我坚持自己的信仰、不放弃炼功,不配合他们抹黑大法,我被警察构陷、编假证据、凑材料,没有经过法院审理,先拘留一个月后又被关到“洗脑班”折磨一个月。当时警察提审我时,他们对我说:你说“炼”就判两年,你说“不炼”了就放人。我没有屈服,最后被非法劳教两年。

二零零一年,我在教养院经受七个多月的身体摧残和精神折磨,已经被折磨的不能正常进食,精神恍惚,不认识人了。教养院将我送去当地的几所医院检查,结果医院拒绝给我治疗,可能是怕我死在医院,他们要担责任的。最后教养院也怕担责任就给我办了保外就医。

当时回到家我连我的父母都不认得了,一个多月不能正常进食,只能喝流食,总感觉自己象在地狱中游走一样,非常难过。在教养院里,好象狱警给我打了破坏神经的药物,我对很多事情都没有了记忆。

经过家人的精心护理,慢慢我有所好转恢复了一些神智,我就开始抄法,当抄完《转法轮》后,我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同时每天大量的学法。亲戚、邻居们再一次见证了大法的超常,他们说人都被折磨成这样,没有经过医治、通过炼功就好了,法轮功真厉害!

两个多月后,我恢复正常,就离开家到外面去打工。时至今日,我一直以我自身和父母从大法中的受益,向我周围的同事朋友讲着大法的真相,证实着大法的美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