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身上显示大法的神奇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七月十五日】

人生的挫折 得法的欣喜

我从小就是个体弱多病的人,以前有胃病、胸痛、肩周炎、咳嗽、吐痰带血丝,坐月子落下个头顶疼、手不能沾凉水、脚后跟痛、膝关节痛、妇科病。吃饭不能吃凉的、不能吃热的、酸的、甜的、肉类、苹果,都不敢吃,吃了当时胃就发痛。长年叹气,好象心里压个大石头,喘不过气来。九八年,又查出我患了胆囊瘤,说是做个小手术,要两千多元。不用我多说,身心好苦、好苦,中西医也没少看,药也没少吃,钱也没少花,就是没有结果。不过,我很幸运,九九年我有幸得到法轮大法,我要好好的珍惜,坚信到底。

得法后,因为环境很好,大家在一起炼功、学法。就这样,师父给我净化身体了,二十一天后,全身轻松,从来没有的一种感觉。两个月后,三十六年的胃病、坐月子落下的病,共计可达二十多种,不知不觉,就这样的没了。当时的情景、心情高兴,都无法用语言来表达,激动的眼泪止不住的流啊流。

九九年恐怖大王真是从天而降,邪恶的党,利用电视铺天盖地,欺骗学员及世人。一下干扰就来了,丈夫说、朋友劝,压得我透不过气来,不知所措。经过我的深思熟虑,我认为不管你政府说什么、做什么,我都不在乎,都不听,我就是要学到底。谁说、谁干扰,都别想动了我的心。二零零零年六月底,我和同修上天安门证实大法,同时被抓。当时因为带有人心和怕心,被邪恶的旧势力钻空子,还被敲诈勒索人民币两千元。以后抓紧学法,学师父的经文,有了一颗坚定的心后,又和几个同修,带上证实法的横幅,踏上证实法的路。证实法被抓后,问了问我们,就平安的回家了。

证实大法救度世人

在众人面前证实大法,是我的强项,因为我的身体很特殊,言行特殊。为什么这么说呢?别的可以不说,因为原来我有些病,他们是看不见的,头顶痛是盖不住的。因为我头顶痛,长年戴帽,春、秋、冬、戴厚帽,夏、暑天就戴小白帽。甚至还要找件衣服披在头上,唯有这样才不会痛,才踏实。别人看了,就觉的我怪怪的,这种情况,人家已习惯成自然了。再有就是膝关节痛,夏天、暑天都离不开护膝。我这些都是大家看得到的,所以,大家也很同情我,可怜我。我的女儿,十多岁时,洗衣服的事,就落在她身上。因为我的手不能沾凉水,女儿又要上学,还要承担家务,可想而知小小的年龄,做大人都不愿做的事。这些事人人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

可是,师父慈悲我以及我的家人,我有缘得这千年不遇、万年不遇的高德大法,自从我开始学炼大法后,我以及我的家人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同时也给他们带来福份,孩子们可以和别的孩子一样,高高兴兴的玩乐,丈夫也可以放心的去上班了。我哪,从此以后不戴帽,不戴护膝,不到处寻医问药了,不再和丈夫、家人以及外人报病了,家里家外的活我全包了,什么也能吃了,有精神了。

我的这些变化大家看在眼里,佩服在心里。所以,我讲起真相来,他们很容易接受,他们在我身上看到大法的神奇,同时也有走進大法得法的,好多都做了三退,给自己选择美好的未来。

另外,我和婆婆多年的怨气,通过学法,慢慢的也放下了,不再那么恨她了,看淡了。说句心里话,我要不学大法,没有师父教导我们如何为人着想的法理,恐怕我这辈子,永远都不会原谅她,记恨她一辈子。丈夫由干扰转为支持,在众多的人面前,讲大法的美好,把我修大法后,身体的变化,讲给他的同事。有一次,在公交车上,单位打手机通知他,关于让我办医疗保险的事,他听后,很自豪的说!用不着办,我媳妇炼法轮功呢!身体好着呢!我也不想办,我还想炼法轮功呢!

师父的慈悲保护

身体健康后,我找了一份工作,在一家大酒店上班。记得那年冬天,因搬家,让我搞卫生,我穿了一双大脚鞋。路过大厨房门口,门外有一米高的水泥路坡,路面上有油,再加上有点冻,我刚迈第一步就狠狠的摔了一个大跟头。当时有点起不来的感觉,还很痛,刹那间,就想自己是大法弟子,就赶紧起来。过后,上厕所,自己就站不起来了,还得有人拉一把,连着三天不能坐,穿裤、睡觉都很困难。就这样我照常上班,学法炼功七天,一切正常,和我一起工作的人都觉得很神奇,不可思议。我就给他们讲,学法轮功很神奇,好坏出自一念,学大法就要用正信看问题,我说没事,它就没事。这就是和不修炼人的不同,如果我不学法轮功,还不得住院、拍片等等。还不得说是工伤吗,还不知多长时间才能好呢。他们也说,真是这样。

还有一次,今年春天。我帮人家割干草,一不小心,草枝扎進手指肚里,痛的剜心透骨,真的是十指连心。家人用针给我挑了几次,也没挑干净,后来发展到了手指又胀、又痛。我心里就有一个念头,要不上医院?又想不能,我是修大法的,看似乎还有一点点正念,就这样一拖两个月。后来看《明慧周刊》,一个同修的孙子不小心吃了个硬币的故事。看后给我的启发很大,当天,我发了两次正念,第二天就没发,也不执著,第三天早上这手指特别舒服、自在。我不敢相信的按了一下,真的不痛了,当时真想跳起来。我双手合十谢谢师父!赶紧告诉我的家人。让他们更進一步相信大法的神奇。

我的儿子带修不修的。十九岁时,在一次放学的路上,经十字路口,左前方有一辆130卡车。司机没有显示转向灯,儿子向前方骑,谁知这司机开的车象长了眼睛似的,直奔儿子来了。“当的”一声,人车全飞了,人飞了几米远,趴在地上,那司机下来问了一声:有事吗!儿子想起自己是个大法弟子。儿子当时有点生气的说:你为什么不亮转向灯,你这样开车多危险,换别人不讹你,我不会,我没有事,你走吧!那人一句话没说,赶紧走了。儿子起来去扶车,前轮已成麻花了。附近没有修车的,又背着车走了三里路。当时人没有事,就是手心有点痛,后来想想很后悔,没有证实大法,没有给他讲真相。这次不是师父的保护,他的小生命……想都不敢想,现在想起来还有点后怕。十一年来,大法在我和家里的人身上,神奇太多太多了,只是仅举的几例。

去名利之心

去年十月份,我随丈夫去工地做饭,包括买菜等等。现在做生意的人,为了拉回头客,开发票的时候多开一些钱。刚开始我去买菜时,我说:给开个条子。他们说开多少,我说是多少就写多少。他们说这年头还有这样的人,我就给他们讲真相,我是炼法轮功的,按照师父说的去做。到哪都要做个好人,不为名利所动。

我再去买肉,遇到了难题,他们为了拉生意,有意多写三块五块的。我给他们讲,我是炼法轮功的。可下次他们还照样写。当时,我清楚的发现有两个思想。一个思想知道这样做不对,可另一个思想看到钱很高兴。有一次,我拿着多写的五元钱,买了副手套,还挺高兴。一星期买一次肉,每次去买菜、肉,在路上背着师父的法《洪吟》〈觉者〉:“常人不知我 我在玄中坐 利欲中无我 百年后独我”。背着背着心里特舒服,心里说:我一定要做好。可再看到卖肉的多写几元钱的条子,又是高兴,又是难受,虽说钱不多,那也得用德去交换。就这样的思想一直斗争了五个月。我一定要下决心,听师父的话,做一个莲,出淤泥不染的真修弟子。

在没出来这件事之前,还觉的自己把名利看的很淡了,真要接触此事时,这个旧观念还真顽固。虽说法也在学,功也在炼,资料也在发,可我知道与其他同修相比,距离师父的要求很远。今后我一定多学法,在做好三件事的同时,修好自己,整体提高,让师父少操一份心,随师父回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