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法修炼中洗净污垢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七月十三日】总结自己这几年的修炼历程,有剜心透骨的修心、去执著,也有讲真相救度众生的坎坷,有眼泪,有苦涩,有痛苦,有辛酸,有甘甜,有喜悦,更有慈悲师父的呵护!虽然在修炼路上没有轰轰烈烈的事迹,但我是大法中的一粒子,写出自己的经历也是为证实法轮大法的伟大。

李洪志师父从地狱中把我捞起,再洗净。耗尽师父多少的精力和心血,我用生命也无法报答得了。唯有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三件事,让师父感到少许欣慰!

学法

提高心性的法宝就是向内找,在学法上下工夫。迫害前我几乎不怎么学法,走了弯路回来后就在学法上用功。不管怎么忙,一天规定自己学《转法轮》一至两讲,还要背两页书,到现在我背了六遍《转法轮》了,正在背第七遍。《洪吟》、《洪吟二》基本上每天背一遍,还有《精進要旨》里的经文也能背一些。我悟到背法的过程就是去执著的过程。每遇到心性关过不去的时候,只要心里有法来指导,关过的就好一些。法背多了,随时随地都可以背一背,《新经文》也是系统的一遍接一遍的看,这样常人的私心杂念就少多了,正念也足了,讲真相救人也顺了。

当然炼功也不落下,自从明慧网通知三点五十炼功开始,不管下雪还是天热也不落下,一直坚持。天天坚持炼功也可以去掉懒惰之心、增强毅力。记的刚学打坐的时候单盘都难盘上,腿翘的老高,刚开始痛的全身哆嗦,汗珠、眼泪直流,但依然坚持半小时,花了半年多才能打上双盘,也吃了很多苦,这也是业力多所致吧。师父讲:“人人都得道是不可能的,就是都能够坚持炼下去的人,还要看你能不能够修的出来,还得看你能不能下决心修,人人成佛这不可能。”(《转法轮》)我就记住师父的这段法,每天坚持两小时炼功。

每天四个整点按时发正念,在外面做事耽搁了,回家再补上。有时间其它整点也会发正念,发正念可以多铲除邪恶生命,减少干扰大法弟子救人。当然,师父叫做的还有更深的内涵。

提高心性修去利益之心

我是二零零三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因为刚刚得法很兴奋,也很努力去按照师父的教诲的“真、善、忍”的标准做人和做事。由于得法迟,个人修炼和证实大法就溶在一起了。

得法前我是个极度重利、爱贪便宜、个性要强、得理不饶人的人,心眼较小,总不能宽容别人。通过学师父的大法,我改变了很多。

在公司上班的时候,在公司里的东西总往家里拿,好象是老板的不拿白不拿,没拿还怕自己吃亏了,那种极度自私心理很严重,根本不替别人着想。真的失去很多好东西(失德)还不知道,无知中造了很多业力。李洪志师父在《转法轮》中讲:“我们这个宇宙还有个理,叫不失不得,得就得失。”师父还说:“这个人要是没有德,就形神全灭。”(《转法轮》)我明白了不失不得的道理,拿人的东西是要用德去交换的,而德又是最珍贵的东西,德失完了,人也就到头了,形神全灭了。明白法理后,我再也不拿公司的东西了,能还回的就还回公司,真的从内心开始改变自己。
记的还有一次,本来是我办公桌上的电话,被另外的一个同事拿到她的办公桌上去了,当时我心里很不舒服,但想到自己是修炼人,难道还带个电话去天上吗?这样一想心里就亮堂了。

没修炼前,在工作上,只要抓着别人的小辫子,要说到别人面红耳赤才罢休,说人也很尖酸刻薄,那时真的造了很多口业。修炼后明白要修口,尽量少说话,除工作和证实大法,救度众生必要说的话以外,其它都是执著心,是要修去的,说了就是在造业。

再回过来说说去利益之心。原来的我可以用守财奴来形容,为的就是自己过得舒服些,好享受的那种人吧。就连对自己的父母都是很吝啬的,只要觉的他们还有钱,就不想给他们钱。在同事面前也不大方,但就在近几年这颗利益之心修去了很多,但还不够彻底。

那是二零零六年,我公公对我说,每月给他几百块钱零花钱,他就心满意足了。

当时我刚刚被中共当局非法劳教回来,没有工作,没有经济来源,同是修炼人的先生也失去了工作。当时心理压力很大,家里也没有多少积蓄,我一心只想多赚些钱回来,弥补被邪恶劳教期间的损失。当然已经放松了对自己的修炼,就把自己家的积蓄拿去投资,不但没赚钱,还损失了一大笔钱,家里仅仅剩下一点吃饭的钱了。哪里还有给老人们的零花钱呢?我心里很苦很累。

那时做什么事情都不顺利,就连考驾驶证都要补考,平时练习的时候我开的挺好的,考试就不行了,来回折腾,很苦恼。我开始反思,为什么做什么都不顺?心里也很苦恼。到底还修不修?为谁而修,到底想不想成神?通过大量学法,想明白后,下定决心一定要跟师父回家,再苦再累永不放弃!

后来就不再去想如何赚钱的事了,顺其自然。有师父管的,一心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事。奇迹出现了,卖了几年的房子无人问津,当我把这个心放下时,还卖了一个好价钱。所以大法弟子只要把心放下,一切都有师父在管,师父只看人心。

有钱了,老人的要求我们也能达到了。说实话,当时对他的要求,那心里是很不平衡的,想着都养您了,要什么就买什么,干么还要钱?觉的太不替我们着想了,觉的他太自私了,简直都不想理他了。后来从法理上才有些明白,孝敬父母是应该的,再说还有个欠债要还,有物质和精神上的都是要还的,人与人之间就是个业力轮报关系。从零七年开始,每月定期给老人们几百块钱的零花钱,大家都高兴了。

家里的生活费平均也要一两千,还提供小县城同修要的资料。用量大时,一个月只是光盘钱就是六千,还有纸张,其它耗材等等,一年下来也要用去十多万元。我们基本上不收同修的钱,同修亲友的钱还是有收的。自己有钱就尽量自己维持运作,更放心,不会有资金问题。直到今年才开起几个资料点。要是没修炼是绝对做不到在用钱上那么大方的,而且有几年没工作了。大法造就了大法弟子,大法弟子的资源也是为大法所用。家人都是修炼人,都支持。当然,利益之心有时还会返出来,还需加强学法,才能修干净。

平衡好家庭环境

原来我和大姑子就有些矛盾,后来修炼后和她一起做生意又积了一些怨气,都一直没能平息,虽然相互嘴上不说,但心里总没放下。师父在谈到修炼人和不修炼的家人有矛盾时说:“是凡出现这些问题的,还是错在大法弟子,是开始没做好才使其变成这样。”(《曼哈顿讲法》)我也知道是我的问题,主要是妒嫉心,争斗心,为私的心没去。涉及到自己的利益就不干了,再加上我婆婆挺偏心的。有矛盾后不管谁对谁错?婆婆总是向着她,说我的不是,我心里总是不平衡。所以我对她们一家人总是忽冷忽热的,没有真的以善相待。修炼都到尾声了,这些不好的心还不修去,能带到天上去吗?

我开始改变自己,从内心不再排斥他们,诚心对待他们。她们也感受到了,觉的我比以前好多了,婆婆也高兴了。我悟到,修炼人就是在心上下工夫,只做表面,不诚心,会有些象是在讨好别人似的,不够真,当然表面的善也是要做到的。心里没放下,那个不好的物质还在那里,别人也能感受得到,到一定的时期它还要再起作用,只有真正把心里的怨气全修去,真心真意待人,别人也感受到你真的是对她好,常人是感受得到的。慈悲心修出来了,看众生都苦,那时别人就能感受到大法弟子真正的善。

虽然我们夫妻都是修炼人,但有时矛盾也不小,为一点小事,意见不一致就会争来争去的,在先生和孩子面前我总不喜欢看他们的优点,只想他们按自己的意愿行事,不然心情就不好,会生气。这也有党文化的因素在里面,“他们得听我的”,这也是阻碍我提高的原因。一定要修去这些不好的东西。

学了师父的《曼哈顿讲法》后,我明白去执著心才是重要的,不去计较对错,人与人之间都是业力轮报关系。宽容他人,多想别人的优点,少看缺点,才能处理好关系。

修色欲之心

本来在没修炼前,我还以为自己色欲之心挺淡的。修炼后,才发现色欲之心也很厉害。师父讲:“欲和色这些东西都是属于人的执著心,这些东西都应该去。”“在历史上或在高层空间中,看人能不能修,看人的欲望、色这个东西很主要的,所以我们真得把这些东西看淡。”(《转法轮》)用法来指导自己的行为,按高标准要求自己,开始抑制不正的思想和行为,慢慢的就越来越淡了,师父就帮忙把那些不好的东西拿掉了,只要自己有愿望把它修去。到现在已经断欲两年多了,也很和谐了,心里祥和了。

虽然行为上没有了什么实质的了,但是在思想上有一个阶段反映很肮脏,连做梦都在和别人谈恋爱,还觉的有幸福感受。醒来也知道自己的色心很重,开始深挖自己,为什么总想着那些不好的事情?一挖就知道了,在没结婚前,在公司里仰慕者挺多的,那时候就觉的很自豪,结婚后都觉的只和现在的先生谈一次恋爱就结婚了,还觉的挺划不来的,偶尔还会去回忆被异性重视的感觉,把情这个东西看的美好了。找到自己的原因后,开始重视修这颗不好的心,把以前和所有的异性照的相片都剪掉处理了,然后自己只要有这个思想反映出来就发正念清除,一段时间以后把这个心放下了,很长时间都不做那种不好的梦了。但会反复,多发正念,保持正念就能清掉色心。

救度众生

在零八年以前,我们这就是个家庭资料点,主要以做真相资料为主,那时也很忙。早上起来就开始输入好几个城市的电话号码,每天至少是四千多个号码。输入很多本,一本也有几万个电话号码,提供给海外同修打真相电话。有时也是一边输入号码一边刻录光盘,尽量能满足同修的需求量。婆婆就做打印工作,先生负责技术支持。大家忙的不亦乐乎。大雪天的,有时会停电,晚上有电,就晚上做,根本不分时日,同修要多少就做多少。虽然辛苦,但心里很甜。只有一个愿望,就是世人明白真相得救。

零八年开始,同修需要时,就在家里做,同修不怎么出去时,我和婆婆就去发放资料,在近两年我们走遍很多村庄。因同修晚上主要送乡、镇、县城的街道,去农村的少,我们就填补那些偏远农村空白区。

我们这里是丘陵地带,山区也挺多,有时我和婆婆要翻几个山才能找到一个村庄,有时山里路都没有,就在很深的草丛中慢慢行走,手上都会被划伤、流血。什么都不顾,只管前進,去救人。一个星期至少出去三到四次发放资料。有时候一天走上六七十里路,脚都磨出了血泡。路走多了,鞋子都磨破了几双。婆婆还被山里的恶狗咬,在出去前婆婆发正念时看见一个很可怜的老头,当时看他可怜,发正念时就没有铲除他,后来被狗咬,才悟到是邪恶钻大法弟子善的空子,操纵那只恶狗咬人,那个狗背后操纵的可能就是那个老头。所以发正念不管看见是什么样子的都正念清除它,因为大法弟子修炼出的神通是有灵性的,可以区分善恶。虽说遭狗咬了也没把它当回事,修炼人什么也不怕,有师父在,都不会有事的,继续救人。遇到要过大河,又没有桥,我俩就手牵着手,边过河边请师父加持,水流再急,都要为大法弟子开路,缓慢下来。都能很顺利的过去。把资料送到世人家里,希望都能明白真相,得到救度。

婆婆也是快七十岁的人了,也不怕辛苦,默默无闻的做着大法弟子该做的,在我们被非法关押没回家前,她还学会了用电脑,上网,做资料样样行,在零四年到零六年间给同修提供资料。

还有一次我回到自己家乡发资料,我家乡是山区,大法弟子很少,也要让那里的人得救,我就带了一千多份真相资料回去。那时天气比较冷,我用三个晚上,每晚走了六个多小时,送到乡亲们的家门口,希望他们明白真相,早日得救。

第一个晚上出去之前没有下雨,中途开始下雨,我没有带雨伞,我求师父帮忙把雨下小点,雨是小了一些,我就继续发完剩下的。那晚很神奇,狗都没叫。只是回来还下着雨,我不能等,必须在天亮前赶回家,不然我父母发现就不太好了,会担心我的。我没有让他们知道我出去救人了,他们没有修炼怕不能理解。在回来的路上,我在心里和师父说:“雨不停没关系,您让我走雨缝隙里,不让衣服淋湿了。”果然回到家里只是湿了袖子,身上还是干的,心里很感激师父,是师父鼓励着弟子。虽然看不见,但知道师父时刻都在身边呵护弟子。

第二个晚上去发真相资料救人的时候,天虽冷,街上还有人在家里打麻将,门还开着,不是那么方便,我请求师父说:“您帮忙让他把门关上。”就这样一想,那家里就把门关上了,我很高兴,就一家一家的挨着发,晚上,路上不太看的清,一下踩到了一个瓶子,响声很大,一家楼上看电视的人听到了,打开窗户看外面,我站在那儿不动,只想着他看不见我,果真他没看见,又关上窗户,关灯睡觉了。当我把资料塞進家有狗的门缝时,狗只是发出“哼”的声音,也不大,我对它说,我来救你们家的主人,请你也记住“法轮大法好”,也得救,它不吭声了。接着发完手上的材料回家,在回家的路上总感觉有一缕柔和的亮光照明道路。到家已经快五点了,父母亲还没起床,也没发现我开门出去了。

第三晚发完所有剩下的资料后,我把一些神奇的事讲给我父母听。我爸爸都有些不敢相信,那股胆量和勇气。一个人走那么远去发真相资料,要经过很多坟地,有些路段也没有人家,晚上又看不见,也没打灯,淋湿了,头发湿了也不生病,的确神奇。家人也觉的我们大法师父了不起,肯定不是一般的人。以前我被迫害的时候他们很不理解,为什么我那么投入,又不是没头脑的人,加上父亲听信了中共的谎言,很反对我修炼。后来通过讲真相,讲一些他能明白的法理,明白真相后,他也能接受大法了,现在开始看大法的书了。

在发资料上,我和婆婆配合的很好。稳健的走在证实大法的路上,当然也有有惊无险的时候,都是师父保护了弟子。现在只是还不能大面积的面对面讲真相,我们劝一些亲人退出了中共的党团队,遇到有缘人也会讲讲。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做的还是很不够,也需要突破大面积的去讲,向做的好的同修学习,比学比修。

真相币、发信、贴真相标语也是我证实大法的一些方式,师父肯定的就做。让世人也知道处处都有大法弟子,并不是象中共邪党宣传的那样,让人明白真相。

结语

修炼到了尾声,虽然不知道前面还有多长崎岖不平的路要走,还有许多执著心没完全修去,距师父的要求还差的很远,我也着急。但弟子不会放松自己的修炼,一思一念,一言一行都按大法的要求去做,也加强学法,做好三件事,返本归真,圆满随师还!

如有不妥,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