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年前的冬天 我幸运遇到大法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七月十六日】一九九二年五月十三日,李洪志师父开始正式将法轮大法洪传于世间,洪穹寰宇,天地万物于那一日起沐浴于浩荡佛光之中,众生在坏灭之际,迎来了新生的希望。

回想那时,我正值青春,在大学校园里学习的同时,就已暗自追寻“真法”、“真道”多年,博览群书,却一直未果。但现在想来,师父传法之初,虽然我还未能真正得法,已得到恩师看护指点,有时于夜深人静独自打坐时,不知哪来的念头,告诉自己要“与人为善”。

大约是一九九五年到一九九六年之间的那个冬天,我有一天翻看报纸,看到《北京晚报》上的畅销书排行榜,第一名《转法轮》,这小小三个字却非常醒目的跃入眼帘,我想这应该是一本讲修炼的书,暗想自己怎么不知道,要是能有机会看到就好了。

没过多久,我有一天去逛图书城,就径直走进了一家平时根本不去的小书店,一进门,我惊呆了,眼前是满满两排架的《转法轮》。我如饥似渴的看了又看,请回家,读了再读,我是如此的幸运,从此再也没有放下这本珍贵的宝书。

书读了,心急着去哪里学法轮功功法呢?几乎马上我看到公司的一位同事胸前别着一枚小小的法轮章,那个小小的法轮在阳光下冲我静静微笑。

一九九六年四月二十一日,我的居住地也正式成立了炼功点,自此,我荣幸地走入了法轮大法的修炼,成为了师父的弟子,任凭世间荣辱升沉,骇浪滔天,始终不改初衷。

在身体方面,我也像千千万万个大法修炼者一样,自从走入修炼以来,无病一身轻,大法在修炼者身上展现着她的超常与神奇,师父为弟子和世人呕心沥血,不计回报的付出再付出。我至今仍清晰的记得师父替我清理身体的奇妙经历。那天我正在骑车上班的途中,像往常一样戴着耳机,倾听师父讲法,当时听到师父讲法现场让在场的弟子们想自己的一样病,然后一齐跺脚。记得当时,我毫不犹豫的停下自行车,站在那里,想着从少年时代困扰自己多年的心律不齐,同时跟着师父的口令跺脚。一跺之下,多年沉疾,瞬间尽消。伟大慈悲的师尊只因弟子有想要修炼的愿望,就替弟子承担,洪大的慈悲谁能想象?

我按照大法“真、善、忍”的法理要求自己,心性在修炼中迅速升华着。我遇到了很多修炼的机会和考验。有时正骑着车,迎面就会过来一个陌生人,毫无缘由的吐我一脸唾沫,我淡然处之;有时坐在公共汽车上,售票员会当着众人的面冤枉我少买了路程的票,我没有与之争斗;有时同事也会故意说一些难听的话刁难我,我只做了必要的解释,心里非常坦然;我时时守住心性,忍苦精进,在师尊的呵护下,过了一关又一关,在混沌的世间展现着大法的超凡美好。

我非常幸运的拥有一个修炼的家庭,丈夫和儿子都在法中熔炼着,升华着。家中出现矛盾,我们都按照师父的要求向内找,而不是向外指责别人的不是。记得儿子几个月大照超声波时,医生看了半天,非常不解的说:“这个孩子真奇怪,为什么一直在肚子里盘腿打坐呢?”我笑着说:“他在炼功呢。”现在社会小孩子多少病啊,大法小弟子的医疗保险一分都没有动过,就这么一件小事,已足以见证大法的超常。

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之前,听说天津的学员被警察抓了,真是难以置信,这么好的功法,只是教人“真、善、忍”,做好人,加上五套动作简单的炼功手法,就能达到祛病病健身,并且向更高层次上不断升华。为什么政府要抓好人呢?

四月二十五日清晨,我来到了位于府右街的信访办,向国家传达一名受益于法轮大法的普通修炼者的心声,希望能有一个合法、公开的环境学法炼功,希望能释放无罪的好人大法弟子。大法弟子来了很多,但秩序井然,站在路边,不影响交通与行人,有些路人好奇旁观,修炼者主动维持秩序,疏导行人,一切是那么安静祥和,自然而然。记得当时的总理见到了大法弟子代表,并表示解决这些问题。晚上,大法弟子收拾干净自己周围走了,大地如此干净,大法弟子如此纯净,竟引得小人心生嫉妒。

一九九九年七月,就象法国古老的预言家诺查丹玛斯预言的那样:“恐怖大王从天而降”。江××和共产邪党互相利用,开始迫害宇宙大法。大法弟子们走了出去。我再一次走向了信访办。到了府右街就看到了满街的警察,但是大法弟子义无反顾,要用自己的亲身经历为大法说句公道话。我被非法扣留了一晚,警察想在大法弟子面前播放电视里反复播放的对大法的栽赃造谣,但是就是播不出来,别的台可以,这个台都是雪花噪音,连他们自己都觉得奇怪,陌生的同修们彼此会心的一笑。面对警察蛮横无理的恫吓,嘲笑,谩骂,我只在心中吟诵师尊的诗句:“生无所求 死不惜留 荡尽妄念佛不难修”(《洪吟》〈无存〉)。一遍又一遍,一遍又一遍。师尊叮咛着我,看护着我,加持着我的正念。我回家的那天中午,妈妈告诉我,我房间的窗户外不久前飞来了一只浑身五彩羽毛的漂亮小鸟,一直叫着不肯离去,妈妈说看到它觉得我快回家了。我去房间一看,的确,它还在那,北方从没有见过这种小鸟,羽毛红黄蓝绿,煞是好看。好象看到我已归来,它才放心的飞走了。

此后,邪恶的迫害铺天盖地,大有天塌之势。但是在真正正念十足的大法弟子面前它什么都不是。然而,在这场迫害之中,真正危险的却是听信了邪恶谎言的宇宙众生,造就宇宙一切的大法遭到肆意涂抹,对世人来讲危险至极,如果听信了谎言,对造就其生命根本的大法心怀不善,那么其未来的生命又能在何处摆放呢?

师尊慈悲众生,不愿看到庞大的生命群体遭到淘汰。师父的意愿就是弟子们的责任。大法弟子,大法在人间的生命展现,走上了讲真相、助师救度众生的路。

前年夏天,我在儿子常常玩耍的一片松树林的松针上看到了盛开的优昙婆罗花,那一丛丛细小纯洁的花茎在微风中轻轻摇动。佛家讲,优昙婆罗花,三千年一开,此花开时,意味着转轮圣王已下世救度众生。佛经记载:“优昙婆罗花为祥瑞灵异之所感,乃天花,为世间所无,若如来下生、金轮王出现世间,以大福德力故,感得此花现。”

现在,优昙婆罗花在世界各地竞相开放,神已来到人间,神的使者也正在救人,千古机缘,稍纵即逝,世人啊,请擦亮您的双眼,请静心倾听修炼者和您自己内心的声音:法轮大法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