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恩怨 精進修炼报师恩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七月九日】一九九六年八月十三日,一位朋友给我送来一本《转法轮》,当我看完《论语》的时候,双手把宝书高高举起,高兴的喊了起来,我终于得到了苦苦寻觅多年的高德大法了。

得法不到半年,师父就把我身上能叫上名的、叫不上名的多种疾病还有附体都从根子上拔掉了,使我由一个成年累月被病痛折磨的,生不如死的人,变成一个无病一身轻的人。真是脱胎换骨的变化,对师父的感激之情用尽人间的语言都无法表达 。

修炼中家庭磨难

得法前,我生活中的魔难主要来自我的身体。一九九零年春天,我的身体每况愈下,久治不愈。我丈夫说;你练练气功吧,听说气功可以治病。当时我抱着试试看的想法,由他早上陪着我到郊外晨练。九零年至九六年我练过好几种气功,就象师父讲的今天练这种功明天练那种功的那种人。无论练哪种功,我丈夫都支持我,他说:不管练啥功,好病就行。可是练什么功也没把病练好,身体不是这疼,就是那不舒服。

修炼法轮大法不到半年,所有的疾病都不翼而飞了。胆子也壮了,原来天一黑屋都不敢出,总觉的身后有个不明之物追着我。得法后,李洪志师父为我清理了附在我身上的不好的灵体。“七•二零”以后,有很多时候,发完零点正念,自己出去发传单、小册子、贴大法真相标语,无论严寒酷暑、春夏秋冬 ,足迹踏遍了城里的大街小巷,一路背着“大法不离身 心存真善忍 世间大罗汉 神鬼惧十分”(《洪吟》《威德》),丝毫没有怕意。

修炼法轮大法,不但身体好了,心的容量也大了。公公婆婆身体都不好,婆婆瘫痪八年,生活不能自理。两位老人全是我们夫妻俩供养,直到送终。要是不修炼大法,我早就得和我丈夫的哥哥、姐姐理论了。

修炼前后的我,判若两人,承担着工作和六口之家全部家务的两副重担,再也不用麻烦丈夫陪我大医院、小医院的看病了。谁都会想,我丈夫会为之高兴才对。恰恰相反,从我修炼那天起,他就一反常态,说我愚昧无知。当时,由于学法不深,我和他讲道理也不听,有时就和他争吵,还气的够呛,认为他不知好歹。

九九年“七•二零”后,他怕我影响他的工作,(他在公安工作),对我是非打即骂,百般刁难。九九年九月县里召开严打会,他回家和我说: “六一零”统计炼法轮功人名单,在职的,你排在第一号,你是名人了,你可真了不起呀!我说: “炼法轮功的人就是了不起!”他马上火冒三丈,掏出手枪,歇斯底里的大喊大叫,这时女儿从他身后抢走了枪。他又去厨房,拿来把大菜刀,把我堵在墙旮旯一刀下去,砍在了暖气管子上,砍的直冒火星子。当时要是没有师父法身保护,旧势力对我是要下死手了。

二零零零年六月,同修给我送经文,正赶上他在家。同修走后,他象疯了一样骂师父、砸师父法像。我和女儿和他拼了,硬是把师父大法像从他摔碎的玻璃碎片中抢了回来。后来,又重新装在镜框里,供在我一个人住的卧室里,细看法像上,还带着多处伤痕。

为了让他少造业,我只好背着他学法、炼功、讲真相。利用他值宿的时间(隔三天值一宿),出去发真相资料。《九评》发表后,我利用工作之便,面对面传《九评》、讲真相、劝三退,我劝退的有党政机关、科、处级别的,有公、检、法的,还有企业家、教师、医生、护士、工人、农民、下岗职工、学生等各个阶层的人士。到目前也劝退几千人了。

师父给我安排了修炼、救人的路

我的性格天生就是一个与世无争的人,工作中只求做好,不求升官晋职。九五年初,却被单位提拔为中层领导,局党委红头文件发下来找我谈话。我真纳闷,在花钱买官的社会,在我无动于衷的情况下,好几个人争的位子,怎么偏落到我头上来了?难道就凭我的工作能力和水平来提拔我的?说实话当时我还真有点不认可,因为我家的负担太重。这件事弄的和我很要好的同事好长时间不和我说话,认为我比他花的钱多买的官,真是哭笑不得。

师父《向世间转轮》 发表后,我才恍然大悟,原来这些都是师父给我安排的,让我和这些众生结缘的,为后来讲真相、劝三退打基础。

放下与丈夫的恩怨 精進修炼

这些年来,在修炼这条路上,和我丈夫说不清楚是什么因缘关系,也不知道谁欠谁的。二零零零年,大陆的大法弟子在红色恐怖下,承受着来自社会、工作单位、家庭、亲朋好友等各个方面的压力,在这种情况下,记得是八、九月份有一天,他回来和我说;“我在舞厅处了个美女,人长的漂亮,又会处事,还要给我生个儿子呢!你要有意见就离婚,谁让你不听我的话(指放弃修炼),这是给你的回报!爱哪告哪告去!现在是共产党的天下,没有你们说话的地方,这年头时兴这个,拣破烂的、下岗的、八十多岁的都去潇洒,我差啥呀?!要不就白活了,真是赶上好时候了,随便。”说完得意洋洋的扬长而去。

当时,我就象打碎了五味罐子一样不知是啥滋味,泪水夺眶而出,心里那个委屈呀。突然一个声音在我耳边响起:“人,一帆风顺的能修么?只有在最复杂的环境,才能修出高人哪!”我马上振作起来,我是大法弟子啊 !师父就在我身边呵护着我,我不孤独。从此我大量学法,遇到应该提高心性和过关的事时,我就一遍一遍的默念:“学法得法 比学比修 事事对照 做到是修”(《洪吟》〈实修〉)“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洪吟二》〈正念正行〉)

无论他对我怎样无理,他觉的自己活的怎样无拘无束,有权有势。可是作为修炼的人心里明白,他是被邪党毒害的一个多么可怜的生命,江魔头和它的邪恶党徒们以“真、善、忍”为敌,把具有五千年神传文明的神州大地,糟蹋成了一个大妓院,卖淫嫖娼成了时尚。我丈夫一个曾经忠厚老实的人,被它们污染的神魂颠倒。它们真的是想把炎黄子孙都往地狱里推呀!

在邪党的毒害下,他做过不敬师父、不敬大法和不遵守道义的事造下了罪业,二零零八年底,在一次体检中,一个一直魁梧、健壮的身体查出的结果却是胰腺癌。

我告诉他:你要转变观念,坚信师父和大法,放下病的这颗心,诚心默念 “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师父会救你的,奇迹会出现的。但是由于他中毒太深,总是反复,二零一零年二月,结束了他刚刚年过半百的宝贵生命。

在他有病期间,我精心的护理他,陪着他天南地北的看病。无论走到哪里,我把三件事就做到哪里,智慧的把真相告诉那里的有缘人。他住过的医院,医生、护士、病人、病人家属,很多人都明白了真相,三退了。

他是带着“法轮大法好”的正念走的,临终前,他双手合十,向师父忏悔,承认以前做错了,请求师父原谅他,并同意抹去兽印,相信他的生命会有一个好的未来。

他走后,我没有被情带动,很快進入大法弟子的角色,自费购置了打印机、刻录机等设备,在师父的加持下,在同修的耐心帮助下,很快学会了上网、下载、排版、打印、刻录光盘等技术,也成了万花丛中的一朵鲜花。我把自己全身心都投入在做好三件事上。每天废寝忘食的往回抢救原来耽误的救人时间。

师父把我这个业力满身的生命从地狱中捞起,又把我的生命层层洗净,使我成为一名宇宙中最荣耀的生命──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师父给我的太多太多了,师父的浩荡佛恩无法回报,唯有勇猛精進,再精進!

有不妥之处,敬请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