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师父的话再精進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九月十六日】大概在二零零四年的一天晚上发正念的时候,我看到一个人送来一支笔和一个未写字的本子,放在我前面就走了。(修炼以来我能看到或听到一些另外空间的东西)我当时想:我又没有文化,这笔和本都送给我是什么意思呢?没过两天,资料点的一位同修到我家了,他说要收集电话号码发往明慧,让海外同修打电话讲真相救人。这时我明白了:哦,可能是要我做这个事。

想办法救人

我就找其他同修一起收集了大量的电话号码,还找来了有几千人的电话簿。后来我又想:怎样才能救更多的人呢?我想用笔在人民币上写“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那时还未发表《九评》,还没有讲三退)。有的同修说不能这样做,人民币怎么怎么的,我就说:“反正是为了救人,人又把钱看得重,上面写了真相信息他会看到,又不能丢,又不能毁,有多好,会有好多人得救呢。”没过多久就有同修做真相币了,后来师父在讲法中也肯定了这件事情。这时我觉的自己在精進。

否定旧势力

从二零零四年起,我自然的成了本片的协调人,在自己家成立了学法小组,大事小事都干。时有旧势力的干扰,我立即否定,只听师父的。二零零八年三月二日,我地区发生了较大的迫害,十天之内有十八位同修被绑架,其中一个被迫害致死,一个被迫害致残,资料点遭破坏,形势险恶。我在一次发正念时,一个声音(我悟到是旧势力)对我说:“这次是他们,下次就是你。”我就直接对着这个声音说:“你们不配,我有师父管。”我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就坚持做着讲真相、发正念、营救同修等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情。

二零零九年六月七日,本地一个大资料点遭到破坏,七个同修被绑架。我在梦中又听到一个声音对我说:“这次是他们,下次是你。”我说:“你们自己的命都不能保住,还想迫害我,没门。”我念“法正乾坤,邪恶全灭”,一下子什么都没了。醒来后我马上发出强大的正念解体它们。我悟到:无论是在睡梦中、还是在现实中都要用正念解体它们。

我一直都是这样做的。当然也有做得不好的时候,在这方面我也有教训。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份,是常人基层民意选村干部、居委会干部的时候,上一届的一个干部拉选票找到我,要求我和我的亲人投他的票,当时我答应了。我认为给他讲了真相,他也口口声声答应不迫害大法弟子,其实在此问题上,我的认识已经不符合法了。另外,我们晚上出去做真相的时候,看到很多人在跳舞,我看了后心起来了,也在表妹家跳了两圈。结果被旧势力钻了空子迫害我,使我三天三晚不吃不喝,昏沉沉的睡,但每天我还是坚持炼完五套功法。开始我还不悟,到第三天炼第二套功法时,看到那个要我选他的人站在我面前干扰我,搞得我坚持不了。我就求救师父帮助,并不停的念正法口诀,坚持把功炼完。第四天,一切都恢复正常了。我悟到:人心动不得,要修正自己的一思一念。

我一直管真相币,从来都没出过问题。今年二月份的一个晚上做了一个梦:看见几千元真相币被一个租我房子的男人卷進了自己的腰包,我把钱要过来放在包里,他就要举报我,我告诉他不能这样做,就往外走。外面停满了警车,我发正念让他们看不见我,就这样在梦中就把干扰化解了。结果没过多久,同修在换真相币时,就有一百元钱找不到,我只好自己补上。又有一次,一个同修要六千元,要我把钱给他送去放在他那里。四天后,他说只有5500元。这下我急了,小数我补,大数我就做不到了。怎么办呢?我到底是哪儿错了?这个事我做不了了。我找同修要求换人做,同修都不同意。我想:把心放下,不管它。不久,同修回来说钱没错。其实都是干扰。我坚持做到现在。

这次学新经文,师父讲:“我为什么这么多年就不动这些负责人?第一我在锻炼他们,第二他在这个项目上是非常关键的,这个人一动这个项目就没了,你不管你再建什么都是新的、从新来,大法弟子在这上做的也都是空白,没有了,就这么关键。珍惜你们做的那一切也是珍惜你们自己!记住师父说的话!”(《再精進》)

学这段法时我悟到:大法弟子做任何事情都要有始有终,不能半途而废,一定要用心的把这件事情做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