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什么还没修出大慈悲心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三日】我出生于儒医世家,从小受的教育就是要诚实、不说谎,要善良、与人为善、要多体贴别人。加上我们五姊弟,我是老大,都遵照家教,忍让无争。因而从小到大,常人都认为我真诚、善良正直,我也一直认为自己是个正派人,看不惯我认为的坏人,对名誉看得很重,曾有一愿,生前死后,有个好的口碑,不给父母丢脸,修炼后改为不给大法抹黑,我对弟妹的要求也是这样。

我入大法门是认为真、善、忍很符合我做人的道理,这正是我所追求的,是带着这种有求之心進入大法门的。因此,一直骨子里是做好人,让自己满足我心目中的“做好人”的标准。虽然,我也早认识到了,修炼大法为做好人是悟性太差,我要做修炼人,跟师父回家,不能让师父伤心。随着学法的深入,从法理上似乎也明白了大法弟子同化宇宙大法真、善、忍是有使命,助师正法,救度众生,是走在神的路上的人。以为悟到了,也在尽力做好三件事,这个问题就不存在了。看到同修的修炼心得,才吓了一大跳。在法上深深思考,我这种理念与做人标准,根深蒂固,没有彻底放下。仍然在人的名、利、情中按照旧势力的安排在修炼。

多危险啊!从某种意义上看,好人与坏人都是人,同等境界。作为修炼人,在修炼过程中,在宇宙特性不同层次的更高标准的要求下,应该是心性不断提升达到更高生命的境界,而这种恪守做完美人的理念是制约我本性复苏的硬壳,(同修语)使我不能从根本上转变为神。

我一直在思考自己为什么没修出慈悲心?为什么总达不到那种境界?想来想去是层次问题。学法不入心,是在人的硬壳里学法修心,怎么提高层次啊?现在才体悟到人的善良与修炼者慈悲的境界不同,善良无法摆脱情和私。只是在表面上有善心做善事。人的“无私”也在私的境界中,只是量多量少而已。慈悲能修炼达到标准,那是无我和完全为他的根本质变。境界广阔浩瀚,有超常的、神圣的救度世人的责任感与使命感,这就是人神之别。

我为什么拿自己的做人理念去要求别人做好?为什么对“坏人”或嫉恶如仇或避而远之,胸襟狭隘主观?原来这就是从根本上没有舍尽自我,和人的为私为我的心,因而不能宽容,不能海纳百川。

所谓的追求高尚完美,与人的相互和睦、爱护,不过是为了在好人群体中能够保持自己的名、利、情。

人中的所谓向往与追求,从字面上看也是求,我为实现这种愿望索求而修炼,就是根本的执著。修炼十几年了,我依然固守着那个本质的利益不放,没有从根本上改变最初的修炼目地,对一个修炼人来说是极其危险、可悲。

师父早就指出了:“如果修炼的人要是只从表面上放的下,但内心里边还在保守着、固守着一个东西,固守着你自己的那个你最本质的利益不让人伤害的时候,我告诉大家,那是假修炼!”(《北美首届法会讲法》)

原来,我学法不懂法,不入心,向内找不在法上溶于法中。求名心、显示心、求安逸心等人心去不彻底,修不出慈悲心。都是该放下的、人固有的东西我却没有放弃所致。我必须把对人的执著彻底放弃。

师父一再叮嘱我们:“大家切切实实的在修炼上下下功夫,别流于表面,不要人心那么多。”“我喜欢那些纯朴的、脚踏实地的。也希望大家在这么多年的修炼中,从正的方面增长智慧,不要在处世上、为人上收获太多。”(《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师父的这段法简直就是针对我说的,在鞭策我脚踏实地、精進实修。时间不等人了。

这是我的初步体会,不符合法的地方,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