婆媳缘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二日】我是一九九五年三月得法的老大法弟子。我原来一个即将破碎的家庭,因为得法每天都充满了快乐与祥和。

得法前,我是一个性格比较内向,懦弱的人,不爱说话。婆婆家有五个女儿,一个儿子,人口多,闲事多。自从到了婆婆家,我更是大气不敢喘,小姑子们七嘴八舌,婆婆说话尖刻,而丈夫又非常孝顺,从来不说句公道话,更不用说替我说话了,我嘴上不敢说,心里憋气,一和丈夫说就打仗,说多了还挨打,时间长了积怨太深。

婆婆白天骂,黑天骂,最让人心里难受的是,她指东骂西,指狗骂鸡,让我说不出,道不出,整天就是哭。到后来,不用说骂,就是婆婆大声说话,我都气的全身发抖。更让人不能容忍的是:她在家里供了很多狐黄白柳之类的东西。因为供的时间长了,那些东西很听她的,她一不顺心,就到那烧香叫我头痛,我就真的头痛,她要我干活的时候,再烧香让我好,我就好了去给她干活。那时候真是生不如死,整天不知为什么活着。

眼看这个家庭就要散了。就在这时,我喜得大法。通过学法炼功,时间不长,身上的乳腺增生、甲状腺、痔疮这些顽症都不知不觉的消失了,从此我再也没有吃过一片药,那种无病一身轻的感觉无以言表。我知道是师父替我承受了许多,消减了我生生世世欠下的业债。从此,我就暗下决心,听师父的话,严格要求自己,提高心性,做师父的好弟子。

我得法后,慈悲的师父第一件事就是给我清理了家庭环境。在婆婆给那些动物上香的地方着了四次火,我都在家。后来我就说:“您就别烧了,那都是害人的东西,这是我师父给您清理呢。”虽然她以前那么刁难我,但是这时她一反常态,什么也没说,并且认同了大法好、师父好。

虽然这样,在这段时间,她还是三天两头骂我。但是我的心态变了,不象从前那样了,因为我得法了,我就想了:你骂我,你是给我德,我要德来长功。(当时就认识这么多)再过几天她又骂,我就想:又要长功了。没有几天,还和原来一样骂。那时候我不知道是过关,我就又想:我该长层次了。就这样反反复复的,最后我不但不生气,有多少次都是她在前边骂,我在后边笑。

还有一次,小姑子为一点小事和我嚷嚷起来,我没和她去争去斗,我按《转法轮》中真、善、忍去做,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就在当天的晚上,在梦中梦到树上的果子都掉在了我的怀里,我知道是师父在鼓励我呢。随着学法时间长了,我的容量扩大了,她们打骂的次数也就少了。最后婆婆不但不骂了,还认同了大法好。

婆婆与大法很有缘,有一次她有病,她的女儿找人给她看香,看香的说:“老太太都没有寿了,为什么还活着?”我知道是婆婆知道了大法好,给她延长了寿命。

婆婆不认识字,但她整天跟我说:“你看的那本书,每个字都是佛的头像。”我要是在那看电视,婆婆也说我:“你不看书,看那个东西有用吗!”我知道是师父用婆婆的嘴来点化我。

有一次,我和同修在我家学法。婆婆看见师父法身来了,又走了。从此她更相信大法,相信师父了。就这样,我和婆婆之间的渊怨在大法中了结了,从此她离不开我,我也离不开她,因为她平时总是监督我、看着我,我哪做得不好,她就提醒我。婆婆在九十一岁那年,念着“大法好,师父好”,走了。

她走了以后一段时间,我被情牵动着,学不好法、炼不好功,直到有一次我丈夫半夜回来说门外有人蹲坑,我才悟到是我的情太重了,被邪恶钻了空子,因此我要修好自己。我想以后更要多学法,学好法,真正的通过自己来展现大法的伟大和美好,把真正美好的未来带给所有的众生。

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