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正念正行反迫害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二月二十五日】五十六年没有持笔了,为了向师父汇报,与同修切磋,胆胆突突的写出了一次反迫害的经历,不当之处,恳请同修批评指正。

我出生在地主家庭,是在中共谎言、恐怖、暴力迫害下长大的,养成了很重的怕心,性格内向,不善与人言谈。面对面讲真相、三退救人一事一直做的不太好,因此很苦恼。慈悲的师父看见弟子为救人一事着急,就安排甲同修与我结伴,每天上午讲真相,下午在家学法,发正念。甲同修善言谈。遇人她讲,我就发正念,观察周围的情况,有时加以补充。在师父的加持下,每天能讲几人或十几人,不管天晴下雨,从不间断。

去年七月,我们在某车站讲真相,第一个司机去沏茶,我们给第二个司机讲:老弟,你们开车要注意安全啊,请保个平安吧。司机说:好啊!谈话很投缘,甲同修就讲贵州藏字石、天灾人祸、自焚骗局等,司机很认可。问司机入过党团队吗?司机说他是党员。退了吧?司机用真名退了。送司机《九评》、翻墙软件、真相期刊都高兴的接受了,告诉他拿回去给亲友看,你也在救人,功德无量。最后我们嘱咐他不要透露资料的来源时,司机很领会的说:有人问,我就说是神给的。最后祝司机全家平安。我们又转向第一个司机,用相同的方法,司机也很爽快的退了党,接过了真相。我们真为这两位司机高兴。

边走边讲,有认可的,有很相信退出邪党组织的,也有骂的,还有要报警的。讲到某小区路口,一辆警车疾驶到我们面前,下车的恶警叫我们上车,我们说:“我们又没做坏事,凭什么叫我们上你们的车。”警察说:“你们还没做坏事,你们散传单。”接着又来了数辆警车。我们说:“你们的警车是坐坏人的。”恶警见我们不坐警车,就让我们俩坐他们的便车,我们想:坐就坐吧,平时找你们讲真相还没有机会呢。于是就坐他们的车来到派出所,恶警把我们俩分别关進两间办公室,问我们资料是从哪来的。折腾了一上午,什么也没问到。恶警叫我带他到我家查一查(意思就是抄家),我想家中大法书、资料那么多,更不能配合。

幸亏小区路口的情况被邻居看见,马上去告诉了我的小儿媳(同修),又赶快转告了甲同修的家属。因恶警知道甲同修的住处,上午就去甲同修家一无所获。上午我儿子、女儿、媳妇到派出所要人,恶警要我丈夫陪他们到我家查看,我丈夫心里有底,说:“你们到我家不准开警车,我爱人又没做坏事。”恶警说:“只是走走形式。”结果开的便车,在家没抄到什么,但还是抄走几封我写的控告信和《洪吟三》(手写本)。控告信是控告他们去年十月份,全副武装非法抄了两位大法弟子的家,打印机、真相资料、光盘等等,连人家老母亲买菜的一百多一块抄走,并绑架了两位同修。

他们看了这封控告信,当时很生气,扬言要把我送去做挣不到钱的役工。我心里说你们说了不算,我师父说了才算。这时他俩出去不知商量什么,叫俩个警察看着我。我对他们说:“现在做好人都不准。按真善忍做好人,没有错。”警察说:“真善忍,天安门自焚是怎么回事!”我说:“你们被骗了会不自知,你们都是有知识的人。在央视自焚录像中,被烧过的王進东两腿之间盛汽油的雪碧瓶却翠绿如新,最易烧着的头发也还完整。警察拎着灭火毯在一旁等着,直至王進东对着镜头喊完口号才把毯子盖上,还有那个刘春玲不是被火烧死的而是被警察用重物打死的……这些都是对法轮功的构陷。”两个小伙子不做声了,又進来两个人,我又跟他们讲,听后,他们说要炼就在家里炼。

那两个警察回来了,把我叫到另一个办公室,我的家属也在那里,那两个警察真是180度的大转弯,态度也好了,最后在我的重孙身上找了个台阶下,恶警指着我重孙说:“孩子长的这么乖没人带,我们的心都是肉长的,你回去好好带你的重孙,以后再出去散发资料,还会抓你。”

回家后,儿媳说:“妈,你们知道为什么这么顺利回家吗?”她说邻居告诉她后,就立即告诉周围的同修发正念。任何事情都不是偶然的,为什么在危急的时候叫邻居看见。这都是师父的慈悲安排,还有同修的正念和你们的正念强,在家属堂堂正正的坚持要人,还有你写的控告信。就说控告信吧,我知道他们要抄家,家里的所有的大法书和资料我都收拾好了,唯独控告信,曾三次想拿,都没拿成,为什么?我悟到这是师父在安排。就是要他们亲自拿到这封信,看看他们迫害大法弟子是什么下场。他们明知大法弟子是好人,他们怕以后被清算。还有一点,恶警是欺软怕硬的,你越怕他,他越欺负你,所以,我们不要怕,特别是我们的家属们,快清醒吧,保护大法弟子也要得福报啊,何况是你们的亲人哪!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