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带头做与默默配合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十日】

尊敬的师尊好!
同修们好!

在慈悲伟大的师尊呵护下,走过十六年风云变幻的正法修炼路,我深切的体会到,大陆环境下协调人的责任和使命真的很重要。既要有勇气发挥好协调、联系、召集人的作用,还要时时修好自己,否则证实自我的心越强,越容易招来同修的依赖和崇拜。这不仅影响同修走正自己的路,还会给邪恶钻空子,从而给自己的修炼带来麻烦。

两次深刻的教训

两年前,发生在我身边的几件事,让我很困惑,明明知道同修们很依赖我,可我怎么也跳不出来。后来两件很触动我心的事,我找到了我应该走正的路。

一次,外地同修来本地交流,他们地区的协调人怕心都很重,互相妒嫉,不会修自己。我就很敞开的谈了我在这些年来在邪党警察派车、安排人员,甚至在我邻居家监控我,派特务来我家监视我的情况下,我是如何否定旧势力的安排,以一颗宽容大度的胸怀做好协调工作的体会。本愿是启悟同修不要被邪恶制造的假相带动,相信我们的路是师父安排的、要宽容的对待身边的各种状态的同修,这是做好协调的基础。

可我的发言一结束,外地同修就说:我说你们地区为啥做的这么好,我们地区为啥就不行,听了你的发言我明白了,我们就是缺少一个像你这样的协调人。当时我听后两个感觉,一个是很遥远的感觉很欣慰,毕竟得到了同修的认可;另一个是很难受的感觉,嗓子里象被塞進了一块东西,堵得我喘不过气来,看着同修渴望我再谈谈的眼神,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同修走后我就反思自己的发言。在师父的法理启悟下我终于明白了:这不是师父借同修的嘴在点悟我吗?只有我的发言是证实自己的时候,同修才会有这样的感觉;如果我是在证实大法,同修就会说,看来我们还是应该好好静心学法,我们也一定能做好。因为师父说:“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1]

还有一件事,本地邪党监狱,酷刑逼迫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放弃信仰,有三名大法弟子相继被迫害致死。大家在一起交流,都一致的认为,必须抓住这件事揭露迫害,广传真相救众生。协调人分头去给三家家属讲真相。

由于此前我已经感受到了同修们对我的依赖,这次我没有承担具体的项目。有一家的家属都是常人,哥哥还是一个单位的党委书记,同修们去了几次都没有讲明白,于是就把他的一个姐姐约出来,几位协调同修异口同声的说必须我去讲。尽管我当时感受到了这还是依赖,可是大家都叫我去,我还是配合吧。见面后,我就开始讲,最后这位家属说:看来我们接触晚了,要是早点接触你们,不会这么被动。她主动提出让我们再和别的家人,特别是和被迫害致死的同修的哥哥讲讲;还特别提出要与我们建立联系方式和选定联系地点。

家属的话音刚落,一个协调同修就瞅着我说:在你家附近找个联系地点。家属走后,我说:咱们有分工,你怎么又开始依赖我了。他很激动的说:我不是依赖,因为我没有你做的多,没有经验,说不好,要是我行,我谁都不用。同修说完,我没有向内找,就说:你这还不是依赖吗?就是依赖的已经成为习惯了,都觉察不到是依赖了。前几年无论是请律师,还是给家属讲真相,别说依赖别人,我想听听别人的体会都没有,现在毕竟是走到今天了,你们能听到我们那个时候的体会和教训了。不去做永远不会,也就永远依赖。

说完这番话,我自己心里很难过,修炼人遇到什么事都要找自己。回到家向内找,我反思刚刚发生的事情。同修的依赖就是我没做好造成的,我没有把指导我做事的法理和大家交流好,同修看到的就是我把那件事做了,做好了,认为是我有能力。我还有不信任同修的心,每件事来了都很急,急做事的心,就想赶快把事做成;又有觉得自己行的心,这样没有给更多同修锻炼的机会。

这两年,我开始注重修去证实自我的心,把自己摆在同修之中,找好角度多做圆容补充。仅举两例。

我不参加的法会开的成功与失败

解体地区洗脑班的项目涉及到周边市县。同修们由于对这件事有不同的认识,所以配合的不够好,同修提议召开一次由相关地区协调同修参加的交流会。

过去像这类的交流会我是必须参加的。这一次,我和牵头同修说我不参加了,这位协调同修说啥也不同意,同修还真的说出了很多理由,比如她说:就咱们本市的交流你不参加,不让同修依赖你我能理解,周边地区都是一些老协调人都来,你不参加绝对不行。这次我没有被带动,我觉得我们证实的是大法,交流会是解决同修在配合上的心结,是让周边同修把心里话都说出来,然后在法上交流,不是靠人的能力去说服周边同修,而且周边同修对我也有观念,我要是参加了会影响同修的发言。那天和同修交流了半个晚上,她同意我不参加了。

开完会后,同修们对交流会所起到的效果褒贬不一。有的说整个场被不正的主导了,几个地区说了很多负面的话,还说如果你参加了绝对不是这样。听到同修的这些话,我向内找,知道还是前几年我的争斗心、好胜心、证实自我的心造成的,本地区也被我带动的好胜,总是想让其它地区配合我们。于是我和同修進一步交流。同修认识到了,周边同修不配合正是这些年在被迫害中形成了很多负面思维,不敢往前迈步。如果象邪党一言堂,以我们悟到的理当作标准去说服别人,即使同修配合了也不是发自内心的,也只是形式上的配合。所以说,这个交流会应该说开得很好,起码说,大家都能敞开心扉表达自己的想法,为下一步深入交流和整体配合打下了基础。

通过这次交流,同修都找到了自己的差距。有位同修说:有师在,有法在就足矣了,我们应该相信师父就在我们身边,路怎么走师父早已铺垫好了,我们只要按照法的要求去做就行了。法会开的好与不好不是用是否统一了认识作为标准。

自那次交流后,我发现同修不但对我的依赖心放下很多,我自己证实自我的心也去掉了很多,主要表现在我不再为一件事的表现而带动了,会配合同修补充做好。

营救同修中怎么摆放自己位置

我更相信,当我们走正路的时候,师父就会帮我们。

在解体洗脑班的过程中,有几位同修被同时绑架迫害,其中有一位老协调人。知道消息后,我的心情很不好。以前要是遇到这样的事,我都是大包大揽的去做,从与同修交流、到给家属讲真相、到请律师、接待律师以及给律师讲真相,甚至把律师接到我的家里住。自从我明白了证实法是大家的事、救度众生是整体配合、人人都有使命和责任后,我就多和同修交流,让更多的同修都有做好和成熟的机会,可是这次毕竟是一位我们在一起配合多年的协调人被迫害,其中也有我一份责任在里面,我应该怎么摆放自己的位置呢?心里很矛盾。

这时同修的妹妹也来找我,哭诉着营救过程的心路的艰难,一再说:以前你怎么想、怎么做我不管,这次我姐姐被迫害,你就应该如何如何。此时,我真的想一口答应下来:你放心,我一定会尽全力去做。可是,这么做是不是又走以前的老路了,我心里矛盾重重。

关键时刻师父点悟我“真心为别人好”[2],特别是“真心”二字,简直就是在敲击我的心。我心里一下明白了,这是她和更多同修走出来配合好的机会。我如果在情的带动下领着大家去做,不仅剥夺了同修做好的机会,对救度众生和营救同修都不会有好的结果。尽管那种放不下的情和面子让我很难开口,可我也必须放下人心、人情,所做的一切才是神圣的。于是我和同修的妹妹交流了我所悟到的理。她当时没有完全接受,我知道是我的心不够纯净。

后来在整个营救被绑架的几位同修、救度众生的过程中,我把自己定位在默默补充配合上,这一年多走过来,我很欣慰的是,更多的同修成熟起来了,不仅不再依赖我,也不再依赖协调同修了。

当同修不再依赖我时,有时候却有一种很失落的感觉,我清楚的知道这是我还有证实自我的心。今后只要我想到整体,想到他人,要为法负责、为众生负责,我就会找准自己默默配合、补充圆容的位置。我想师父一定会欣慰的。

谢谢师父!
谢谢同修!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
[2]李洪志师父经文:《世界法轮大法日讲法》

明慧网第十二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