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意如金刚修大法 家庭改变万事兴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十日】

师尊好!
同修好!

我是二零一零年得法的,这五年的修炼历程感受颇多,有喜有悲,有苦有乐。现就修炼中的部份经历和体会写出来和大家交流。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得法奇缘

在冥冥中,我从小就有很强烈的感觉,好象我在等待着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二零零八年,我被人冤枉,稀里糊涂進了看守所。在那里,我遇到了大法弟子。大法弟子向我讲了大法真相,特别是当听到大法弟子讲大法的美好和师父的慈悲时,我的内心深处总会产生一种强烈的震撼和激动,我明白了,原来我等待的就是法轮大法!李大师就是我要找的师父!

说来也神奇,在被冤关進看守所之前,关于法轮功任何负面的信息我都没听到,没接触到,好象有人有意将我和中共对大法的那些妖魔化的宣传隔绝开了。但我却收到过一张带字的一元钱,上面写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钱很旧,但当我念出“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时,我觉得我非常喜欢这几个字,就把这一元钱珍藏起来了。所以我听大法弟子讲真相基本没有什么障碍,几乎说什么我就信什么,每天最喜欢做的事就是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师父好”,越念越欢喜,越开心。就这样,我和法轮大法结了缘。我暗暗下决心:今生必修法轮功。

奇怪的是,自我下决心要修大法的那一刻起,总有不同的人到我身边说大法的坏话,说修了会这样那样的,还会坐牢什么的。面对这些我的心从未动摇过,我心里还想呢,如果我真的还有坐牢的那一天,一定是因为我为法轮功说了公道话。

我被关了一个多月,终因证据不足,被放回家。出来我就想找大法书《转法轮》。面对茫茫人海,我不知道到哪里才能找到大法弟子。于是,我到莲花山去拜所有的神,希望他们能指引我找到真正的佛法,我还写了“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许愿条挂在许愿树上。

在一年的等待和寻觅中,一天,在一个很偶然的机会,我被男友叫去参加一年一度的全国艺术博览中心的活动。一到会场中心,我好象被人领着到了一位女画家身边。我在看守所时那位大法弟子曾向我提过这位女画家,夸她不但貌美高贵,还拥有女性内在的温婉秀丽,我也因好奇曾在网上查了一下她的信息,我记住了她的名字和样貌。这份奇缘就这样巧妙的续上了。

这位女画家先送给了我一张二零零八年的新年晚会光碟。看完晚会的当晚我就梦到自己上天了,金碧辉煌的天宫,婀娜多姿的飞天,如郁金香那么大朵的金色优昙婆罗花……这些从未见识过的天外奇景,让我流连忘返,直到现在,有些景致仍然记忆犹新。

在我的恳请下,几天后我终于请到了宝书《转法轮》。那天我特别的忙,回到家已是晚上十一点左右。洗漱完毕,手捧宝书时,正好十二点的钟声响了。一阵欢呼声四处响起——这一天是二零一零年一月一日,新年。我感觉这是为我欢呼,我生命的新起点从这一天开始。

《转法轮》吸引着我,越看越入迷,直到第二天晚上,当快看完的时候,我不知不觉睡着了。我的肉身已处于熟睡状态,可元神却非常清醒:我看到三个法轮在我的肚子上面一字排开,象风扇一样哗哗转,底色是白的,我还醒来过一次,当睡着时又看到法轮在转。

看完《转法轮》,我深知这书的份量是何其的重,内心的激动和感慨很难形容:我活着不就是为了找到这部法吗?我好似生生世世都在寻找他,今天终于找到了!久远以前下世时的悲壮场景一下子在梦中重现,万佛下世时的坚定不移,悲壮浩洪,难以用人类的语言形容……

最爱我的父亲给了我一个大耳光

得法不到两个月,就被家人骗回家逼我放弃大法。这真是个大关!

从小我就觉得父亲是一座山,是我最有力的依靠。因为妈妈身体不好,也不会照顾我们,我们兄弟姐妹几乎都是在父亲的关怀中成长起来的,所以我很小就知道体贴父亲,和他聊天。因我乖巧、体贴,一家人中我最受父亲的宠爱,几乎我想要什么,父亲都会满足我,如果父亲反对,我也不会任性而是听从,因此记忆中父亲几乎没有骂过我。

谁知我一修炼,我不但第一次被父亲骂,竟然还第一次挨了父亲一巴掌——一巴掌过来扇了我一个大耳光!全家人没有人理解我,我内心的悲凉油然而生,悲愤交加,当时只记得师父讲的一句法:“一个不动能制万动”[1],我死守着这句法,把那颗悲愤交加的怨恨心强压下来,不让自己产生负面的思想,明白那面清清楚楚的告诉我如果我放弃了,我家人就永远没有希望了,我只有在法中无所畏惧的走到底,才能有救度他们的那一天。

最难的时候是差点被家人送進洗脑班:父亲看我如此坚定,软硬不吃,觉得我完全入迷了,再加上看到邪悟的人搞出很多让人不理解的事,家人更怀疑我,去哪都限制我,当时真有师父讲的“百苦一齐降”[2]的滋味。一直让我想不明白的就是,我是父母一手养大的女儿,我的性格和品性怎么样他们最清楚。更何况妈妈吃了那么多苦,受尽了人间的冷暖才求得佛菩萨的怜惜,菩萨将我送给她,她怀了我,我的出生带给了她生命的希望,可她今天竟然全都忘了,不分青红皂白的和爸爸站在同一立场。

家人对我修大法的态度和做法,让我理解了文革时期母女反目,夫妻成仇,亲人互斗的那种悲惨情景,被党文化洗脑后的人都不会理智的去查清事实原由,不分善恶对错,只是听从中共打压的一面之词,就算事实摆在面前也不承认,无公道可言。家人的态度深深的刺伤了我的心——毕竟我为这个七零八散的家付出了不少,到头来我连有个自己信仰的自由都不被允许!

我思考过,衡量了,结论是:不能放弃大法。不管如何难我也要修这部大法。于是我在心里计划着如何离家出走,家人如此对我,我也没有什么好留恋的了,只要能修炼,外面尽管风吹雨打我也在所不惜。

忍辱负重 承担自己的责任

就在我离家出走没几天,妈妈中风入院了;听说爸爸第一次为我落了泪。我不能让家人觉得我修炼法轮功了连家都不要了,对父母的健康不管不顾了。师父告诉我们:“在各种环境中都得对别人好,与人为善,何况你的亲人。”[3]我连家人都没正过来,我怎么有底气去救别人呢!尽管父母对我修大法始终不能释怀,我还是决定接受父亲的请求,回家照顾妈妈。我要用行动告诉父母:我会坚修大法,但我不是个无情的人,正因为修炼法轮功,我变得更好,我还要用行动证明修炼法轮功的人是最好的,修炼法轮大法是亲朋好友最大的荣耀。

我回家安顿下来,并找了份临时工作,这样我有个私人空间,以免二十四小时都处在家人的监视下。师父要求我们从好人做起,我觉得我所到之处就应该让别人受益。于是我改变了以前争辩的心,用行动代替说话,我和家人的关系也有了微妙的改善,左邻右舍我能帮就帮,出入都向他们问好,和老人家谈心,教导小朋友们要懂得行善积德,孝敬父母长辈的道理。渐渐的,我成了那片地方传颂的好人,大家都羡慕的说我父母养的孩子就是好,懂礼貌又乐于助人。父亲听了心里很高兴,但是还是反对我修炼,没有谈和的余地。

妈妈的身体逐渐好转,不知不觉一年过去了。父亲看我虽然没有以前的尖牙利嘴,但修炼法轮功的态度却一天比一天更坚定。

一天,爸爸找我聊天,说很久没有和我聊天了,自从我修炼法轮功后,我不再象以前那样和他谈心了,以前和他聊到半夜都不知道睡觉……我没有出声,在心里想,以后你会觉得我比以前更好。他沉思了一下接着和我说:“你知道吗?每天全家人都在想着怎么对付你,我对你已经没办法了,你走吧,但是一定要注意安全……”。我一听,心里有说不出的高兴,我点点头。

就这样我开始了堂堂正正的修炼之路。

弟弟走進了大法

自从能堂堂正正的修炼后,我的弟弟和侄女,还有父母,在机缘巧合下都来到了我的身边。大法的美好通过我还有其他同修一点一滴渗透他们的心灵,溶化他们那颗被党文化毒害的心。

弟弟受益最大。因为我的关系他能接触到不同的同修,他们会和他从不同的角度去谈大法的美好。渐渐的他对大法有了正面的认识,不久也走入修炼。如今他对大法很坚定。因为根基好,对大法的理解和认识都超出一般新学员的认识,而且师父还赐他一双慧眼,他能一眼看出这个人的品性、为人、性格特点,他还梦到我与他的前世关系。原来他过去世是我的儿子,难怪我对他的疼爱就如母亲一般,很能包容他。弟弟修炼,改变了他的固执、任性和脾气暴躁、冲动的个性,也改变了喝酒的恶习,给父母带来很大的安慰。如今他孝顺担当,能把家里安排得很好。父亲很感慨的对从小看着我们长大的大姨说:“我知道我这个儿子会变,我没想到他会变得这么好,让我这么放心。”

如今,我父母逢人就说他的孩子如何孝顺,现在是如何的幸福,妈妈一见到我们,脸上就挂着幸福的笑,虽然现在家里不宽裕,生活还是很紧张,但是我们的精神生活很充足,很幸福,我相信中国的那句成语:家和万事兴。

确实是这样的,如今我们家有俩人炼功了,那佛光普照可想而知。

哥哥一家都变了

我的哥哥一直是家人的一块心病。他不但赌博成性,而且总爱占家里人的便宜,对外人大方,对家人小气,所以常常和爸爸为一点蝇头小利争得不可开交。再加上哥哥小的时候,妈妈病了好几年,家里穷得连锅都揭不开,父亲为了谋生,不得不远离家乡在外奔波谋生,后来把妈妈也接走了,只剩下哥哥一人在家,如孤儿一样没人管、没人理,经常逃学,直到爸爸工作稳定下来以后才把他接到身边。期间哥哥吃了多少苦,可想而知。从此也种下了他怨恨父母的种子。

再加上当我和妹妹、弟弟出生后,家里越来越宽裕了,我们三个几乎是想要什么就有什么,弟弟更是被父母捧着长大,吃的自是家中最好的,哥哥心里更不平衡了,再加上爸爸性格冲动,处事极端,把利也看得很重,也是造成哥哥和爸爸的关系一直很紧张、矛盾很多的原因。

哥哥和嫂子关系不好,经常为钱吵吵闹闹,根本不关心自己儿女的成长,侄子和侄女长期生活在这样一个家庭中,心情郁闷,都想早点离开这个没有温暖的家。侄女得了自闭症,拒绝和外界的一切人联系,连坐公车还担心她会不会走丢了。

我把侄女接到我身边时侄女才十六岁,但已是满脸的沧桑忧郁。我和弟弟经常鼓励她,用大法的法理打开她的心结。经过半年的努力,侄女终于恢复了正常,如今既坚强又活泼。有一次她紧紧的抱着我说:“姑,别人都以为我不幸福,他们怎么知道我有多幸福!”现在侄女不但懂事而且能独立处理自己的事情了,自己赚钱供自己读书,不让家里人为她操心。

侄子暑假来到我们身边。由于家庭和社会的原因,扭曲了他的价值取向,以为这世界上只有钱才能解决问题,没有钱什么都做不成,因为没有正确的人生观,他沉迷于网络游戏而不能自拔。虽然他很聪明,但却只是小聪明,处处事事为利出发的聪明,对人不宽容,对家人存在敌意。因而在外常常碰壁,事事不顺。

我和弟弟就通过发生在他身上的碰壁事件,慢慢的引导他,告诉他真诚、善良、忍让是人应该遵循的处事原则和态度,常常给他讲大法的美好,在言传身教中,在我们温暖的呵护下,他很快转变了人生态度。在他这次回家之前我感觉到他不想离开我,他忍不住的对我说:“在这里,我至少知道自己在干嘛!”整个暑假他都很听话,认真学习画画,想不起来上网。尽管我和弟弟很忙,没太多时间管他,他总默默的在一边等我们,感觉和我们在一起心里就踏实。这让我想起师父在《澳大利亚法会上讲法》的法:“我不是讲过一人炼功全家受益吗?最起码你所带的能量场是对你全家人都是有益的,因为你是在正法修炼,所带的那种慈悲祥和的力量可以纠正一切不正确的状态。”

这次孩子回去,哥哥感受到他的孩子的变化。他和弟弟通了电话,讲了许多他自己过去的许多不是,表示今后要改变,要对家人好,对爸爸妈妈好……

和哥哥谈完挂上电话,弟弟马上给我打电话,一听到我的声音就泣不成声了,他边哭边高兴的说:“姐,我这是高兴的哭,刚才我和哥哥通话了,哥哥和我讲了很多……我等了这么多年,我不就盼着咱家能象今天这样吗?哥哥能改变,我们一家人就能和睦……”我安慰他说:“这就是佛光普照,这都是因为咱俩修炼了,师父给我们化解了历史上的恩恩怨怨,我们家才能有今天!”弟弟很认同的说:“是啊,感谢师父!”

师父呵护着我全家

“一人炼功全家受益”[4]在我们家屡屡展现。师父时时呵护着我,也呵护着我的家人。

去年海南发生了大台风,连有的烂尾楼都吹倒了,可哥哥在海口正对着风口的谋生的房子却一点事都没有,那一天正巧就有一辆满载货物的大集装箱卡车停在他家门口,遮挡了大风。

还有,我爸爸今年在为经营的农场扩路时,烧路边的草时引起火灾,烧掉了别人的两亩树林。林场的主人看到我爸爸年岁那么大还奋力灭火,劳累过度且肺部因烟熏引起肺病复发,就一直关心爸爸的身体的情况,要的赔偿也是最少的,仅仅一千五百元。这大大超出我们的意料。不仅如此。爸爸肺病复发住進医院。象他这种情况,一般都会演变成肺癌,情况是非常危险的,然而,他除了肺有些炎症外,基本没问题。我和弟弟都知道,是师父不仅帮我们化解了火灾的困境,也让爸爸度过了肺病这一大关,若没有师父的呵护,他这一关不堪设想。

经过这一次事件,妈妈非常相信大法和师父,每天诚心的诵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那天,弟弟向爸爸和妈妈坦诚的说了他已经修炼法轮功了。刚开始爸爸有些接受不了,弟弟就问他:“你是要以前的儿子,还是现在的儿子?要以前的儿子,那我现在就变回你以前的儿子……”爸爸无语,妈妈果断的说:“我要现在的儿子!”

爸爸看到妈妈、弟弟和我都乐了,他自然也就默许了。

回想这几年的修炼,要说的话实在太多,就先写出这一部份向慈悲伟大的师父汇报,与同修交流。感谢师父的一路呵护,感谢同修的无私帮助和照顾,让我这个新弟子在短短几年跟上正法進程,成为一名大法弟子,有机会完成自己的史前大愿,这是我的无上荣耀!

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五》〈二零零五年加拿大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苦其心志 〉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4] 李洪志师父著作:《澳大利亚法会讲法》

明慧网第十二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