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在诉江大潮中升华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十日】今年入春以来,在很长一段时间我被困在凡人俗事的包围圈中难以脱身,虽然心里明白自己已经受到严重干扰,就是找不到摆脱之法,真好象身处梦魇之中。我在本地区承担着主要协调的重任,也发现有好多同修都被困在日常工作事务的怪圈当中。

正确认识诉江大潮,走出被干扰困境

直到七月初,我清晰的梦到年轻时代的我面临一场必须参加的、相当重要的大考试,自己深知考试已经开始,自己家却离考场有相当远的距离,心想必须骑自行车赶到考场,急着找不到车子,找到了一看,发现前胎没有气,万分着急中从梦中醒来,心依然在怦怦的跳。

当我打开明慧网一看,同修们有关诉江的专题交流文章让我心灵震撼,恍然有所悟。明白了由于名利心驱使导致常人杂务缠身、学法不入心、法理不清;由于骄傲自满、自以为是的心膨胀,好长时间不认真读明慧网上同修们的交流文章,致使跟不上师父的正法進程。

我首先下载打印出明慧网上同修们有关诉江的相关资料及范本、范文,认真精读细研。然后开始组织市内、农村的同修们共同交流切磋,在法理上提高认识,鼓励大家放下怕心,走出人来。有的同修早已打了底稿。有的同修说:“早就盼着这一天了,怎么能不写?”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同修都同意参与诉江。

到邮局、到乡政府、派出所讲真相

诉江状陆续寄发结束,已经是七月份将尽了。有少部份顺利妥投;有少部份滞留北京机场;而大部份却被当地地级市“610”非法扣押。

面对这种看似不乐观的局面,我们无条件向内找,同时加大发正念的密度和力度。一方面让懂得电脑的同修把所有尚未收到两高签收回执的诉江状全部通过网上通道顺利送达目地地;另一方面分头找原寄发邮局相关人员理直气壮的查询,并以此为由在公众场合堂堂正正的讲述大法被迫害真相以及全球起诉江泽民的洪势。邮局工作人员一直很抱歉的给我们查询。从中有不少相关工作人员及在场的群众明白了大法真相,这才是我们的主要目地和真实意义所在。

八月份中旬,当地乡一级政府人员配合所在地公安局、派出所警察找大法弟子排查诉江信息。由于大部份参与诉江的同修都受到骚扰、查询,整体上出现了人心浮动,我到各点找大家交流,同修们各自认真查找自己的不足与漏洞,用正念解体、归正它。

一天傍晚我回家后,获悉他们在下午找过我。我想这正是给这些人讲真相的好机会,这是诉江大潮带来的契机,要在平时真还找不着这样的借口。再加上在下定决心真名实姓站出来控告江魔头的那一刻起,已然将生死放下。我心中只有一个念头:让他们明白真相,不要对大法犯罪,希望他们能得救度;用讲清真相的法宝为其他同修排除干扰、开辟环境。

我骑上摩托车先到乡政府找到分管政法的书记,他曾听我讲过真相,明白后作出了生命应有的选择。这次他奉命了解诉江情况。我见到他很轻松的就讲清楚了全民诉江的意义和形势,得到他的认同和理解。他担心派出所警察会难为我,亲自把我送到派出所,以表示对我的亲近和关怀。

派出所所长不在,我见到指导员的第一句话就是:“我是大法弟子某某,对不起,我来晚了,本应该早就和你们進行相互沟通,达成理解,一直没有迈出这一步,是我的修为不够。首先你们应该清楚法轮大法是正法修炼,可不是被新闻媒体上所扭曲成了的是什么洪水猛兽、妖魔鬼怪。千万不要一提法轮功就谈虎色变啊!”

指导员和一年轻警察把我带到一个屋里的电脑旁,因为天色已晚,况且我心里一心想着是如何讲真相证实法,進屋时根本没在意看这是什么办公室。当警察以审讯的口吻在对我开始问话时,我说:“我郑重声明,我既没有犯法又没有犯罪,你们这样问话,不要怪我不配合。要是想叫我说,就得让我畅所欲言,是凡我亲口讲的,我都会为我的话负责,否则我是不会配合的。”指导员忙说:“哪里,哪里,咱们随便聊聊,你有话尽管讲。”

于是我就一板一眼的从我怎么样在人生中苦苦求索、追寻真理和人生真正的意义,为什么过基督教和佛教的门而不進,反而蒙受中共邪党党文化的洗脑愚弄盲目加入邪党,在邪党空前绝后的大腐败染缸中染上了赌瘾,导致倾家荡产;怎么样在穷途末路中喜得大法,怎么样在大法中脱胎换骨、浪子回头、重获新生,怎么样通过修炼大法使自己曾经罹患的疑难杂症不翼而飞,是法轮大法救了我乃至我的整个家庭。我一直讲到法轮大法洪传世界,江泽民出于妒嫉一意孤行利用中共政权残酷迫害法轮功,制造天安门自焚骗局栽赃诬陷法轮功,甚至活摘人体器官牟取暴利,导致天怒人怨。用自己亲身受益的鲜活事实证实了法轮大法的无比美好和神奇,用铁的证据讲清了江泽民集团在迫害法轮功上所犯下的滔天大罪,说明了不严惩江泽民不足以平民愤、正人心,天理难容!

指导员插话说:“法轮功千好万好,就是不该去围攻中南海。”我就接过话茬,给他们系统的讲述了“四二五”的前因后果之真相。我告诉他们,我控告江泽民是在履行宪法赋予每一个公民的基本权利和义务,没有人组织我,但凡我用了真名实姓,用了身份证复印件并且签名按手印就是我的本人意愿,与任何人决无关系。

在我讲的过程中,指导员头疼得不行,我悟到是另外空间的败坏生命承受不住了,他就提前退场走了。临走留下一句话:“等把这事办完,咱俩好好聊聊。”

小警察从我的讲述中整理了一份材料让我过目,尽管基本符合原义,但是有些我觉得很重要的部份他避过了,比如从法律角度说明诉江的意义和合法性、从当局提出的“依法治国、以宪治国”和“有案必立、有诉必理”的新理念、新政策,说明现在的“阻挠诉江逆流”是江泽民集团的残余恶势力的垂死挣扎,是周永康、薄熙来之流的阴魂不散,是违法违宪的犯罪行为,将来大清算时都要被卸磨杀驴当作替罪羊而受到惩罚的等等,这些都没写上。他要我在材料上签字,我要他一字一句地把我所要说的都写上。他央求我要体谅他们太忙太累,这么晚了不能休息。我说:咱是有言在先,你不照我说的写就不是我的意愿,我就决不签字。相持不下,他打电话呼来指导员,指导员说:“这材料后面还有空白,你想说什么就尽管补上好了。”

我把我该说想说的都写好后,签上了真名实姓、按上了手印。虽然说签名按手印在某种意义上是配合了他们的所谓工作,但是从另一角度上讲,我认为这毕竟是在一份真相资料或者是一份诉江状上签的名、摁的印,应光明磊落,堂堂正正。

时间已近晚十点,与我同村的甲、乙二位同修也等候已久,我要应指导员之邀继续深入讲真相。他说:“今天太晚了,我也头疼得厉害,明天你们来吧。”第二天,甲、乙俩同修去了后,指导员就说:“今天不用到询问室了,就在我这里聊聊吧。”是讲真相拓开了新环境。

第三天,我去了派出所两趟才找着指导员,谈了一下午,给他解开了不少谜团,比如说我们揭露中共罪恶不是想夺权搞政治,是说明为什么要三退保平安,为什么天要灭中共的必然原因。我给他起了化名劝他三退,他不断的点头,“嗯、嗯”的应承。

找“610”头目讲真相

既然把江泽民也实名控告了,公安局派出所也去讲了真相,我心底油然升起一股不易察觉的自豪感,我决定去找市“610”主任讲真相。在去的路上,尽管大多数时候是发着正念,偶尔心中还闪过单刀赴会的豪迈念头。

几经周折找到了市“610”头目其人,可是他一听我自报家门,就开始打起官腔,滔滔不绝重复着造谣媒体的污蔑谎言。我只好跟他争抢着话语权,一边扰乱他的思维逻辑和机械话题,一边讲述真相揭穿谎言。我心中虽然没有怕,但是真的有点犯急。到后来就是他管他说,我管我讲。当我发现很难用善恶有报来启迪他尘封已久的良知善念时,我就给他讲:“当今被打下去的‘老虎’都是迫害法轮功的主要帮凶,特别是李东生就是中央‘610’主任,你们现在谁非法阻挠控告江泽民谁就是执行周永康的命令,谁就是在和依法治国唱反调。”他说:“你们不要参与政治,你们是被国外反华势力利用了,你们迷的太深,我准备请一些专家来给你们好好讲一讲。”无意间他暴露了想要办洗脑班的阴谋。这个信息给了我们用正念解体邪恶阴谋的有利机会。

不欢而散的结局使我感到很沮丧,一路上向内找自己,发现了自己的欢喜心、显示心、自满心和个人英雄争强好胜心,这么多人心的驱使如何能生出慈悲心?和同修们交流时很自责。同修们鼓励我说:“不要那么悲观,能迈出这一步已经很不错了,这也是诉江大潮带来的進步。不要表面看他不接受,你的话是带有能量的,能打入他的脑海,过后回想起来对他身上的坏东西也会起解体和震慑作用的。不过,以后做这样的大事,要和大家通通气,大家会用正念来加持你。”我知道同修们在加持我、鞭策我更加精進。我从中领悟到了要重视整体力量。

遭绑架后就是讲真相

八月份将近月底的一个早晨,我和同村的甲、乙俩同修被骗到警车上,据市国保大队队长说,是他们的领导想见一见我们。我心里想:江泽民都控告了,还有谁不敢见?走到哪里也要用正念和真相开创一片天。

路上,我一直不停的给大队长讲真相,他说他心里明白了,但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奉命行事没有办法。我给他讲柏林墙倒塌前东德卫兵奉命开枪射杀越墙青年,在柏林墙倒塌后被法官判有罪的案例。我劝他能用良知善念,把枪口抬高一厘米。他默许了,我给儿子(同修)发了“我遭绑架、收拾屋子”的短信。

其他两个绑架我的警察是临时从其它乡镇派出所调来的,我都认识,以前一直突破不了给他们讲真相,我对他们表示歉意。大队长说:“这以后你就常去找他们,好好给他们讲吧。”当我讲到大法如何美好神奇时,大队长说:“那我也真的要好好看一看《转法轮》了。”我严肃的告诉他读大法书时必须要重视的注意事项以及敬师敬法的心态,还有要想看就要放弃任何观念一次性看完,他都认同。

两辆警车六个警察在我们拒绝签字的情况下,把我和甲、乙俩同修不由分说的关進了拘留所。这是市公安局统一预谋的圈套。不过,明白了真相的警察嘱咐拘留所所长一定要照顾好我们,也算他们良心发现,将功折罪吧。

拘留所所长第一句话是:“法轮功,你们傻不傻?”我说:“我们好好交流交流你不就清楚了?”他说:“十天里有的是时间。”我说:“很有必要。”

值班警察要我们穿号衣,我们说:“我们既没违法,又没犯罪,绝对不换。”警察作难,我让他请示所长,所长允许。所长把我们三个安排在一个房间,我们坚持不要电视,值班警察就让我们把喇叭线掐断。开创了学法、炼功、发正念不受影响的环境。

第二天下午,所长把我们三个叫到南楼底下和他乘凉聊天,我们从多方位多角度给他讲了真相,他虽然嘴上未表示认同,但看得出他的心底防线在瓦解崩溃。这些人真是可怜啊!毕竟他听闻了真相,也算他的缘份。

我们三个同修切磋交流后拟定,要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机会和条件给所有有缘人讲真相、劝三退。因为我们要保证相对安静的学法、炼功和发正念的环境,就不能和其他被拘押人员住在一起。我们和他们的院子里隔着一道一点五米高的钢筋栅栏,在这里,除了吃饭和睡觉时间是被关在房间里外,其余时间一般都能到院子里活动。活动时间,那边的人就围过来和我们说话,我们就不失时机的给他们讲述真相。有五个人退出了中共邪党的团、队组织,作出了生命最明智的选择。

深挖执着,坏事变好事

我们在拘留所安排好房间后,就开始认真切磋交流。甲同修未修炼前患的是神经官能症和抑郁症,修炼后症状全部消失,可是如今这么一下突然刺激,他有点承受不了,情绪不稳。我说:“咱们今天進来了,这肯定是被旧势力抓住了有漏的把柄,但是我们从根本上不承认它的安排,我记得师父曾经讲过有关将计就计破除旧势力安排的法。我们就要把这坏事变成好事。在不放过讲真相救人机缘的前提下,第一,我们都要认真向内找自己是哪里偏离了法。第二,我们三个平时都是大忙人,现在看你还怎么忙?我们要充份利用好这时间,静心背法,最起码把我们各自会背的法互相教的都背熟。第三,要高密度、高质量发好正念,彻底否定旧势力的迫害,彻底清除一切阻碍诉江大潮的邪恶因素。第四,每天保证五套功法全部炼完。我们现在好比是被投入‘八卦炉’中的孙悟空,旧势力迫害不了我们,反而我们要炼就火眼金睛。我们又好比钻到铁扇公主肚子里的孙悟空,要用正念神通把邪恶搅的肝肠寸断。”大家都很赞同我的提议和说法。

在反复背诵师父《真修》、《悟》、《修者忌》、《坚定》、《境界》、《修者自在其中》等等经文时,我静下心来把自己平时的所言所行、所思所想用法来仔细对照,不禁大吃一惊,发现了自己的利益心,使自己把常人中挣钱的事看的很重,因此才忙的焦头烂额;在做生意中患得患失,跟同行明争暗斗,是强烈的妒嫉心;在与同修交流中夸夸其谈、口若悬河,往往以交流为名而行指导之实,对同修们的恭维、依赖和盲目崇拜不加警惕反而沾沾自喜,是在强烈的显示心的驱使下满足自己求名的心;竟然在大法中求名,真是危险至极呀!在协调工作中常常以我为中心,主观臆断、强迫命令、搞家长作风。还有,一直在符合常人状态、保持家庭和谐的借口掩盖下至今仍然做不到彻底断欲。在开始诉江时,自己为了让同修们尽快放下怕心,偏重于常人“打虎”形势的分析,对常人形势寄托依赖,偏离大法方向。所有这些极其肮脏的东西,哪一样不是拴着自己渡船不能启航的缆绳?哪一样能带上天国去?当我们劝导隔壁的吸毒者从此以后彻底放弃的时候,他们竟然说:“这回出去,再痛痛快快的吸上一次就放弃。”我们心中很鄙视。我忽然悟到,我们在剜心透骨的不忍割舍那些人中执着的时候,在高层次、高境界的生命的眼里来看,是不是也跟我们看那些不舍放弃吸毒者一样哪?

甲同修找到自己迷恋人中幸福,追求钱财,看重面子,认识到自己一直停留在对大法的感性认识上没有走出来,只是想通过炼功达到祛病健身,不想放弃人中执着;平时交朋结友只是为了你来我往,求得回报,不是为了慈悲度人;心中一直牵挂的是父母兄弟、妻儿老小,为情所累;其实人中的情本身就是为私的属性。特别是怕心很重,也是私心作怪。以前总觉得自己修的还不错,现在在考验和过关面前才觉得自己差距很大。觉得这场魔难就是由于自己的执着有漏才招来的,心中愧疚万分。

乙同修也找到了自己只想多挣钱过人中好日子;只想在大法中获取、不想为大法付出;只愿听好话,不能听批评意见;火暴脾气一直改的拖泥带水,一点就着、一说就炸;好长时间不能保证静心学法;炼功三日打鱼、两日晒网。

在各自向内深挖执着之后,我们每天就按照头一天既定的安排,不停的反复背法、高密度发正念、炼功、讲真相。乙同修在这里背熟了好多篇法;甲同修的怕心一天天在减少,情绪一天比一天稳定;我们以前相互之间的误解和间隔全都烟消云散。

我们三人都认为,现在经过在诉江大潮中的搏击,经过这猛击一掌,在正念破除迫害的情况下,反而清醒理智了许多,正念增强了许多,心性明显升华了。以后一定要在学法上下工夫,要放下一切人心执着,百分之百信师信法,做好师父交给的三件事,兑现史前誓约,圆满随师还!

在我刚刚开始动笔写法会交流文章的关键时刻,旧势力对我强加了为期十天的干扰迫害,本来相对充裕的时间被弄的十分紧张,但这是恩师慈悲恩赐与我们的珍贵机缘,我连续三十个小时不眨眼也一定要破除旧势力的干扰,最后一刻才仓促成文,把自己在诉江大潮中得到锤炼的一点心路历程写出来,交上自己的一份答卷。想让师尊欣慰,敬请同修们慈悲指点。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诗词:《烧红魔 炼金钢》
[3] 李洪志师父诗词:《精進要旨》〈圣者〉

明慧网第十二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