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魔难袭来 归正自己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十日】二零一五年三月二十九日,丈夫突发脑出血昏迷不醒。手术后整个人身体右侧无知觉,大夫说他以后可能会瘫痪、不会说话、同时会失去记忆,并可能并发高血压、糖尿病。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打破了我原本平静的生活,在医院里五个月时间的磨砺和不断的用法归正自己的过程中,使我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一、修去对情的执著

我和丈夫二零零三年结婚即得法修炼。我们是二婚,各自有一个年龄相仿的女儿。我们志同道合,丈夫对我体贴入微,整个家里的家务和一日三餐丈夫一人全包,对我所有的亲人和女儿更是关心照顾,我从来不做家务也不会做。此时面对躺在床上的他,我百感交集,他在身体和情绪上的丝毫变化都牵动着我的心,我非常执着他身体的变化。

此时的我完全被情带动,不能在法上看问题了。我意识到,我对他情太重了,而这个情是修炼人必须修去的东西。师父在《转法轮》中说:“这个情要是不断,你就修炼不了,人要跳出这个情,谁也动不了你,常人的心就带动不了你,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是更高尚的东西。”

站在法上看,在修炼人的眼里这一切都是假相,我不再被假相带动,不再去执着他身体的变化,我想方设法让他恢复对法、对师父、对修炼的记忆。我放师父的讲法录音、同修的交流文章录音和《九评共产党》给他听,同时我哄着他和我一起学法,和他商量让我帮他炼功。尽管他很不情愿,有时连摔带打、骂我、损我、瞪我,我不为所动,我知道只有这样才能否定旧势力对我们的迫害。

正念正行就能破除一切邪恶干扰,同时不断的向内找,不断的修正,在这五个月的实修中,磨去了我许多的棱棱角角,我不再计较世间的一切,还有什么能比手捧大法书、溶于法中更幸福呢?我知道师父就在我们身边,只要信师信法,一切由师父做主。

二、善待家人

我的公公由于这场迫害造成的修炼不精進,导致突然病逝,致使几个大姑姐对我们修炼非常不理解,经常埋怨、指责,加之我对婆婆的误解,以及房子和对丈夫的女儿的关系的处理上不够完善,导致几个大姑姐多年来对我的积怨很深。我想为了能使她们改变对大法的抵触,能够得到救度,我只有实修,用自己的真诚、善良和宽容,来证实大法的美好,来化解多年因为自己实修不够造成的诸多的积怨。

我看到几位姐姐担心我抛弃他们的弟弟,我就主动的和姐姐们沟通,我让他们放心,我说我是修炼人,以前出现的一切家庭矛盾都是我做的不好,对女儿没尽到责任,以后我会尽最大努力照顾好丈夫,对丈夫的女儿我也会象亲生女儿一样看待,对待婆婆我也要做一个孝顺的儿媳。

五个多月的时间,擦屎、接尿、喂饭、洗澡,我把丈夫侍候的干干净净,无论多苦多累,我都是乐乐呵呵、无怨无悔对待他;跟丈夫的女儿多沟通,善意引导、多关心她、处处为她着想。她也懂事多了,不再对我太苛刻。

婆婆笑了,姐姐们也由衷的和亲朋好友说:“我弟妹也真不容易!”多年的家庭矛盾在实修中雪溶冰消。

三、魔难中实修自己

处在魔难中我觉的很苦,人中的苦累对我来说不算什么,最苦的是我被迫离开了整体修炼环境,被困在医院里,就象一只离群的孤雁,每到夜深人静时我常常泪流满面。丈夫苏醒后对修炼的记忆被抹得干干净净,不记得自己有师父,也不知道自己是修炼人,更谈不上正念了,每天大把大把的吃药,我必须帮助他共度劫难。师父说:“修炼就是难,难在无论天塌地陷、邪恶疯狂迫害、生死攸关时,还能在你修炼的这条路上坚定的走下去,人类社会中的任何事都干扰不了修炼路上的步伐。”[1]

转变观念,摆正心态,我不再怨天尤人,也不再苦来苦去,把每一天都视为修炼的一天,面对丈夫的责难,我都把自己当作修炼人,严守心性、发自内心的理解丈夫此时的心境,善待他,我不再去看他的表现,一味的要求自己做好,保持修炼人特有的平和、善良。后来很多医护人员对我说:“大姐,你和别人不一样,你真善良。”

我抓住一切零碎时间学法炼功,遇到别人有困难我会尽我所能给予帮助,努力展现大法弟子的风貌,给日后讲真相打基础做铺垫。

四、走出迷茫

处在魔难中,心中有法,关再大也好过。邪恶就是坏,它无孔不入的钻修炼人思想的空子。有一个老同修说我:“人心那么多怎么修哇!”这话传到我的耳朵里,就象炸雷一样,几乎让我崩溃。法学不進去、功不想炼,就是想哭,我含着眼泪自言自语,我真的不能修了吗?我就象一个被遗弃的孩子,找不到回家的路了,我整个人被负面的思维包围着,陷入其中不能自拔。

我给另一个同修打电话,同修和我在法上交流:“谁说你不能修了?是师父说的吗?一个人今生能成为大法弟子,是多么荣幸的事,在修炼这条路上所遇到的一切都是考验。踏踏实实的利用一切机会修好自己才是根本。”

是呀,换一种思维,老同修的话虽然有些负面,对于我来讲是不是也是一种鞭策呢?是不是师父见我最近的实修状态,给我一个大一点的关让我过呢?修炼人固守着人的思维真是可怕。跌倒了赶快爬起来,走师父安排的路,师父给的一定是最好的。突然《转法轮》中的“返修与借功”在我的脑中闪现,我浑身一震,师父太慈悲了,谢谢您!我更深的体会了师尊的这段讲法,对于修炼我不怕吃尽人世间的一切苦,不再彷徨。牢牢的守住师父给予的法宝“向内找”,做好三件事,勇猛精進。

五、走出牢笼

医院一住就是五个多月,丈夫每天打针吃药,也不见好转,说话吐字不清,他对修炼的记忆完全消失,连师父叫什么名字都忘记了。我教他念“法轮大法好”求师父帮助,他听的似懂非懂,他不会念我就给写在一张纸上,他就说:“求啥呀?你总麻烦人家干啥呀?”说的我哭笑不得。

旧势力让他失去对法的记忆,不让他得法,我就哄他和我一起学法,旧势力让他胳膊、腿不好使,不让他炼功,我就帮助他炼功,我必须得否定旧势力的邪恶迫害。我和女儿商量帮助他炼功,刚刚开始的时候只能炼第一、二、三套功法,后来能炼第五套功法,等他能独自站立的时候,就把着他的右胳膊帮他炼第四套功法。这一炼就是五个多月的时间。

在师父的加持下,我们终于走出了那段艰难的岁月。大法在我丈夫身上显现了神迹:他从不会说话到一个一个字的说;从不认字到现在能底气十足的流利的通读《转法轮》;他重拾记忆,身体也在迅速康复,也恢复了正念,于八月三十一日离开了医院,又回到整体修炼环境中,结束在医院那监狱般的日子。

其实丈夫的病业假相也是我修炼提高的难得的机缘。我从不会做家务到事事都要亲历亲为;从指手画脚到百依百顺;从高高在上到处处为他操劳;从手忙脚乱到做事有条不紊……五个多月的时间我走过了修炼路上的“瓶颈”。在这样短的时间内发生这样一个翻天覆地的变化,只有师父和大法才能做到!大法让我这样一个强势的自私自利的女人变成一个真诚、善良和宽容的、真正的大法弟子。

谢谢慈悲伟大的师尊!
谢谢给予我帮助的各位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路〉

明慧网第十二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