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事中去执着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月二十三日】修炼的路没有平坦的,舒舒服服的修炼也是不存在的。修炼中过关也是常有的事,师父说:“修炼人 自找过 各种人心去的多 大关小关别想落 对的是他 错的是我 争什么”[1]。在修炼中,大关小关一直伴随着我,与以前不同的是修炼初期的过关往往当成了常人中的偶发事件,而今天的过关已经明确自己在过关了。

我的弟媳未修炼法轮功,但明白大法真相,平常我一直把她当成我的妹妹来看待,对她在我面前说的不中听的话从不放在心上。可是今年暑假却差点没守住心性,同她吵起来,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

今年暑假,我母亲(也明白大法真相)一个人在家里时,晚上洗澡一不小心栽倒在地,把手臂摔成了粉碎性骨折。从下午五点到第二天上午快十一点,在水泥地上的水中挣扎了差不多快十八个小时,我去她家发现后才将她抱起放在床上。

弟媳听说后赶紧放下手中打工的活,赶回家中照料母亲,想起母亲一生养育儿女的艰辛,一生对我生活无微不至的照顾,特别是在我修炼的路上一直为我牵肠挂肚和对我修炼无私的支持,我就放不下母女之情,主动要求到母亲家来照料,弟媳说不用,说我在暑假期间已经照料她一段时间了,现在她已经回家了有她照料就行。

此时,我又涌出了对弟弟(也明白大法真相)的亲情,想起我弟弟在外打工挣钱不易,而且我儿子买房子都是他一手帮着装修的,我没有操半点心,我儿子和女儿为了支持我的修炼,让我有更多的时间安心做好三件事,也很少回家,个人的事情都是自己处理,弟弟知道后都主动去给他们帮忙,弟弟和我的儿女在一个城市工作,我在家乡当地工作,不在他们身边,我为此少花了很多精力,而且在二零一一年我遭遇绑架时,丈夫帮我藏匿打印设备,弟弟还帮忙提供场所,才免于被恶人抄走,使我没有后顾之忧。

这次母亲倒床,我也想尽到我做女儿的责任,多花些精力照顾我的母亲,让弟弟在外安心工作,让他减少一份对母亲的牵挂。

可是这次弟媳好像很不领情。我前几天专门到她家去给母亲洗澡擦身时,她大发雷霆,当着乡邻的面大声指责我给母亲洗澡的姿势不对,我心中的怨气翻腾,但想到我是修炼真、善、忍的人,而且娘家的乡邻也明白大法真相,此时我决不给大法抹黑,我平静的微笑着说:也只能这样将就着洗了。谁知洗完澡,给母亲洗衣服时,她又给我劈头盖脸的来了一通,说衣服不应该洗,母亲躺在床上又没出汗,洗什么衣服?我没理会她,继续洗完母亲的衣服后回到我的家。

晚上,我给师父上完香。照例盘腿打坐,坐下来背法。背《洪吟四》背到《这是你的歌》和《唱给你的歌》,这两首歌词从八点半背到十一点半,背了两个半小时才背完,比以前的背法时间长了许多,因为背着背着白天的事就翻腾出来了,心里真不是个滋味。想想我这一生,五十多岁了,什么时候受过这种气呀,过去回娘家,娘家乡邻都是对我尊敬有加,热情招呼我,这次却让我脸上挂不住了。我想起了师父讲的“我说这还不够,将来说不定就在你最怕丢面子的人面前,叫人给你两个嘴巴子,让你丢了丑了,你怎么去对待这个问题,看你能不能忍。你能忍的住,但心里放不下,这也不行。”[2]我现在真的是这样的感觉。

这段时间照料母亲,还有我的婆婆(也明白大法真相),乐此不疲。以此为借口来懈怠大法弟子该做的三件事,甚至连参与第十三届大陆大法弟子网上法会交流的念头都放弃了。师父说:“你要想修炼,人的情就要往下放。”[2]每年的网上法会我都参与交流,可今年因为抱住人的情不放,竟然冒出放弃参与的念头。诉江后修炼就有些懈怠了。

再往纵深找下去,只要我们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事,大法弟子的家人都有师父在管,而不是用人心去回报他们什么。母亲这之前多次因不小心摔倒在地,自己爬起来后安然无恙;弟弟作为一个农村人到大城市里买了房子,在外打工有了稳定的安居之所,令村人羡慕;我的女儿有了一个好的归宿,儿子有了理想的工作,有了属于自己的房子,只差结婚生子了;丈夫在外也找到了适合自己的工作;婆婆虽然年迈有病,但生活还能自理。娘家、婆家的家庭都出现了兴旺之兆,我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呢?如果我像这样无止境的去娘家照料母亲(其实有弟媳照料的),回家又照料婆婆,那一年一度的盛大法会很可能就错过机会了。

感谢师父借常人的嘴来“棒喝”我,来帮我提高。我决定第二天不再去了。就在家里整理思路写修炼交流,向师父交答卷。“了悟人生不再为繁事牵肠”[3],修炼返本归真,助师正法救度众生才是我做人的真正目地。

悟到这一点后,找到这颗心就把它修掉,去掉这个根本的执着。我感到非常轻松,很快就将《唱给你的歌》背完。

第二天晨炼后,接到弟媳打来的电话,她的态度来了一个180度的大转弯,说母亲就那样,不需要人时时在她的身边,我不用去了,有她在身边就行。真是“柳暗花明”[2]。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谁是谁非〉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 四》〈唱给你的歌〉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