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终于学会向内找了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三月三十日】师父教导我们:“作为一个炼功人,就得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用高标准要求自己”[1]我一直以来,都没做到师父说的:“别人骂你一句,你没吱声,你心里很坦然;打你一拳,你也不吱声,一笑了之,过去了,这人心性就已经很高了。”[1]

去年八月二十七日这天,我有两个X光片子正对照着看时,不修炼的丈夫突然骂我“精神病”;我问了他点啥,他又气恨的骂我“你都傻死啦”等一些刺耳的话。我当时大脑反应知道是:“他是在帮我提高心性,不但不能生气,心里还得谢谢他。”但是只是表面上看似平静,也没吱声,而心里还是不舒服,根本没做到心里很坦然,因为心里还在作梗,面目上或多或少还有点气。过后悔恨自己为啥就这一关就过不去哪?想到他那些骂人的话,字字刺穿我的肺腑,委屈的眼泪夺眶而出。

三十日午夜后,眼泪伴着我向内找,直到天亮。师父讲过:“可是往往矛盾来的时候,不刺激到人的心灵,不算数,不好使,得不到提高。所以心里放不下,会烦心”[1]在这剜心透骨中,我终于找到了我的不能被人说是源自于一向的自以为是、觉得自己机灵、能干、体贴又温柔,就是觉得自己这么好,你为何还不知足?!我抓到自以为是、自我怎样怎样的心,根子正是这为私为我的肮脏的私心在作怪。还找到了自己并不真宽宏大度,还小肚鸡肠,记着他人之过的恶心、怨恨心,更没有做到师尊要求的要无条件、无条件的向内找啊!

找到了这些心,又感觉咋就这么难去呢?好像是融在骨子里的一种无比坚硬的东西,不叫人碰,是它坚硬无比,难以化掉,想到真我是符合和同化真、善、忍的,它一定不是我,那它是什么呢?师尊看我向内找了,又有决心一定要过来这一关,就点给了我是“观念”,对呀,是后天形成的这个为私为我的、保护自我的顽固的观念,它不是我,任你再坚硬,我要和你决裂,去掉你了,再也不能被你带动了。

于是我身心愉悦,轻松,是师父帮我把这败物拿掉了!真是师父说的“修在自己,功在师父”[1]啊。

又过了两天,丈夫又说了类似骂人的话,我觉得怪怪的,好像没進我的耳朵,真的就象棉花团打人一样,没感觉了,心里很坦然了,也知道要无条件、无条件的向内找了!

与魔难中的同修共同精進

二零一三年放暑假期间,我所在的学法小组一位七十多岁的男老年同修出现了病业假相,状态是腿痛不能走路,颈椎至胸部硬痛不方便躺着,每天日子很难熬,他老伴儿在家服侍他,我去他家时,他不修炼的老伴儿对我说:“哎呀,正好你今天来了,你叔正好觉得自己没希望和信心了。”我安慰婶子说没事的,这些对修炼人来说都是假相,只要心里相信大法、相信师父,再加上学法炼功,就是最灵的灵丹妙药!

于是我与叔抓紧时间学法,我们就是认真学法,他一段、我一段的读法,两、三天下来,叔的面色红润,看我这样,到点准时来陪叔,婶儿发自内心的说:“自己家的亲闺女都啥样呢?谁能做到这样天天来陪着你呢?胜似亲闺女呀!”我说我们都是大法师父的弟子,比世上的亲人还亲哪!在帮助和鼓励同修的同时,更看作是修好自己的好机会,高标准要求自己,坐着学法五个小时左右,几乎不动,叔也是,学法中不知不觉好像忘了难受,我佩服叔能坚持学这么长时间也没有说累。我临走,我俩约定到点儿一定要坚持炼功,我要求自己后半夜不睡觉炼五套功法,同时发正念加持叔一定也要炼功,且要有所突破,看谁能做到!

第二天去,叔说他突破了,强忍着,静功坚持炼下来了,我真为他高兴。

通过学法,叔把自己当成了炼功人,只要是能自己努力做到的,坚决不让家人伺候。通过学法,转变了有病的观念,这是病业假相,发正念坚决解体它,正念否定了家人要求的用药、健身器、去医院检查等常人手段。通过学法,不知不觉心性升华了,正念十足了。

就这样,在师父的加持下,仅一两个星期的时间,大法的无边法力就在他身上展现了,起初一两天扶着凳子走,随即就能自己正常行走了,颈部、胸部的败物也消了,直到现在,在师尊安排的正法路上,踏踏实实的救人忙呢!还是我学法小组三退名单最多的一个呢!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