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变人的观念 退掉人的这层壳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一月三十日】修炼十来年了,人的观念还是很重,人的这层壳还在制约自己的思想行为,近期学法炼功不入心,大法的内涵只是表面的理解,心性提高的很慢,自己也知道这个状态不好,也着急,心理烦躁,特别是触及到心性的问题时,完全忘记自己是个修炼人了,很冲动不理智,过后又后悔。

修炼是很严肃的事情,它可不等你,一关过不去,下一关又上来了,难堆积大了,麻烦就来了,身体状态不好了,出现病业假相,而且面相也出现衰老假相,直接影响到救度众生,师父讲过:“凡是在炼功中出现这个干扰,那个干扰,你自己得找一找原因,你有什么东西还没有放下。”[1]

我深挖一下自己,还是维护这个“我”,就是个私心,表现在名、利、情(它包含的范围是很广的)受到损失时,还是很痛苦,当然我们炼功人不能像常人那样露骨的表现,但这个假我会找理由掩盖这个私,心里会愤愤不平。

比如家里老人离世后,老人有一套房子。我有个弟弟和一个妹妹。妹妹没和我商量就把房子给了弟弟。我心里就不平衡了,心想,我是老大,事先不和我商量,你就做主了,你把我这个姐放在眼里了吗?面子、虚荣心受到了伤害,这触及到“名”,还想,你家经济条件比我家好,我家孩子要结婚,经济很困难,这触及到了“利”,还想,父亲病了,我放弃自己的家,回来伺候父亲四个月,直到送终,当时妹妹还一个劲的感谢我,外界人也说我这个女儿真孝顺,可是她这样对待我,心理就不舒服了,特别是弟弟家不但得到房子,父亲送终后结算余下的钱也没公开,连一句感谢的话都没有。当时,我看不上他,就出了怨恨心,这就触及到了“情”,我不好直说,找理由对妹妹说:“这个房子给你家我没意见,因为你为父母付出的多,你哥付出了什么?都是父母为他操心。”以此掩盖自己的私心。

生活中的每件事情,都是冲着大法弟子的心来的,前两天,我去超市买豆包,我看柜台上没有摆放(过年才做豆包,平时没有),我问服务员没有豆包吗?她说:有,不过给别人留的,昨天有人订了,你要就给你吧!让那个人明天来拿,我当时就说好,脑子里还闪出一念,谁来的早谁拿,怎么还留着?交了钱,我就走了,还庆幸自己来的正是时候。这一念没用法来衡量。

回家后,自己感觉做的不对,这大冷天,我把豆包拿走了,订豆包的人今天不是白跑一趟吗?我心里很亏欠,对不起这订豆包的人。晚上学法,看到这一段“人类的道德水准在大滑坡,世风日下,唯利是图,为了个人那点利益去伤害别人,你争我夺,不择手段这样干。”[1]“不管人类的道德标准怎么变化,可是这个宇宙的特性却不会变,他是衡量好、坏人的唯一标准。那么作为一个修炼人就得按照宇宙这个特性去要求自己,不能按照常人的标准去要求自己。你要返本归真,你要想修炼上来,你就得按照这个标准去做。”[1]

其实每天学法,大法的内涵我心里应该是明白的,可在遇到问题时,为什么不在法上看问题呢?这真的要问问自己,你是干啥来的?想不想改变自己,同不同化大法?真是自己说了算,心里想,写出体会,曝光这个不好的行为。

这一念一出,突然感到很恐怖,有个念头,这怎么能写呢!同修们都修的那么好,自己修得那么差,还有脸写,我知道这是假我,它一直想控制真我,这个假我怕曝光,它的面子、虚荣心害怕了,真我坚持要写时,安逸心、懒惰心、怕麻烦的心又登场了,这个念头是:写这个多占时间,有这个时间,不如多学点法,再说你也找到这些执着心了,还写它干啥!真我说:今天我写定了,谁也动摇不了我,我就是要向师父汇报,曝光另外空间邪恶因素对我的干扰、迫害,曝光这些执着心,面子心、虚荣心、怕心、安逸心、懒惰心、怕吃苦的心、怕麻烦的心、急躁心、利益心、妒嫉心、显示心等等所有的执着心,我知道自己修得有漏,但我有师父在管我,我在大法中归正自己,谁都不配动我。

当我静下心写的时候,干扰是无孔不入,又冒出一个念头,奉承我,同修们会赞扬你敢曝光自己的私心,我马上警觉到我还有求名的心。我告诉它,我可不是为了文章能发表来显示自己的,我就是要曝光这些人心,突破人的这层壳。

再后来,没有这些干扰了,但身体上还是有不舒服的状态,鼻子不通气,流清鼻涕,打喷嚏,鼻子里烂了都不敢用手碰,好事、坏事都是好事,我就当它是好事。整个写的过程去了很多人心,特别是急躁、烦躁的人心没有了,写的过程心很平静。

层次有限,不妥之处,请同修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