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三十七天修掉一颗怨恨心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一月十四日】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四日,国保警察敲门闯入家中,接着是抄家,并强行把我绑架到派出所。理由是:我在四月十一日到派出所给警察讲真相

审讯室内有摄像和录音。我看到他们一系列的非法行为,就给他们讲有关法律:《宪法》第三十五、第三十六条都赋予公民有信仰、言论、出版、发行、集会等自由;我信仰法轮功,真、善、忍的理念是受宪法保护的。你们的行为触犯了《刑法》第二百四十五条规定:非法入侵他人住宅,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拘役,也触犯了《刑法》第二百三十九条规定,犯了绑架罪,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你们就是吃这碗饭的,知法、懂法,但不能犯法。今天,我们被冤枉了,还有法律、有律师能为我辩护,将来谁会出来为你们辩护?用什么理由来为你们辩护?上级领导的口头命令还是电话通知,那能作为法律凭据用吗?能救你们吗?而我经历的非法对待,我持有的正义良知,不仅经得起法律的验证,也经得起道德良知的考验,将来我还可以随时起诉你们。你们知道“卸磨杀驴”、“柏林墙枪击案”吗?那些作恶者的下场都是历史的镜子。法轮功洪传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盛况空前,是外国人愚蠢吗?我们中国打压法轮功,是中国人聪明吗?

我讲着讲着,原来那种肃杀的气氛渐渐有些缓和,三个审讯人情绪有些正常了,其中那女的变化很大。

我接着说:如果你们心存正义,在这关键时刻为自己做个选择,以《宪法》为依据,让我回家。全国形势也在改变,也出现了法轮功案打回重审、撤诉或放法轮功学员回家的案例。不一会儿,警察真的通知我回家了。

我步行离开了派出所,正准备乘公交回家,突然身后一警车追上来,一警察说什么“还没办完手续”,又把我带回派出所。

第二天,来了七、八个壮实的警察将我抬上车,投入了看守所。

坐在监室里,我开始找原因:为什么放了,又被抓回?我把整个过程回忆了一遍,留意一下自己的心理过程、一思一念哪里出问题?慢慢的明晰了,我的语速急促、内心烦躁、争斗心重,虽表面带着善意,内心有怨恨、有党文化中的斗争心理,冷漠,不为对方着想,因自己多次被绑架,有时心里还带有恶意、仇恨等。

这时我想到了一件事:去年我和同修一块到国保大队去讲真相,有个警察一个劲的忙着给我们沏茶,他给我们的感觉是,他内心很苦,要工作、要吃饭,也明白一些真相,但上面叫抓人不敢违抗。我们就对他说:“调调工作吧!”他说:“你们帮我调呀?”我说:你求我师父吧。说着我就站起来双手合十做示范,嘴里念着:“请大法师父帮我调离吧!我不在这岗位干了。”说的大家都笑了。十多年来,他一次次都参与迫害大法弟子,无数次的绑架我、抄我的家、送我到黑窝遭受生不如死的痛苦折磨,甚至还曾经对我用过刑(坐老虎凳),我多次抱着慈悲的心给他讲真相救他,可他就像定下的转盘一样,很固执的这样转下去,不见悔改。这次绑架我又有他,我心中生了些怨恨。想想许多的事,我好象看清了自己,有些悔恨,为什么修了这么多年还有这么多不纯净的心态。

我在炼功抱轮的时候,想到了师父的话:“可是你们来了,他们也是一样,他们来了。他们心里想的是这个法一定能救了他们,对这个大法充满着信心,他们来了。就凭这一点咱们不该救他们吗?绝对的应该救他们。他们当初都是无比神圣的神。”[1]我的眼泪不住的往下流!

我脑中出现了一个念头:“拘留你三十天,让你回家,不然你又怨恨。”我马上警觉,这是旧势力的安排,我不要。我就是头掉了身子还在打坐,天崩地裂我也要跟师父走,决不走旧势力安排的路。

第二天,副所长和一个女狱警把我带去谈话说:你若写了悔过书,三十天放人,如果不写,面临的是判刑,工资就没了。我说:“我一个字都不会给你们,我生命的全部意义就是来证实大法、来救人的。我没犯法,在法律面前,你们得无罪释放我。”

两周后,他们又把我带進了审讯室。一眼又看见那个警察。我在心里求师父加持我,让弟子以最纯善、最无私的心态来讲清真相,救他们。于是,我还是象开始那样对他们讲《宪法》、《刑法》、《诉讼法》、《国际法》,这次我重点讲了《公务员法》,指出他们犯下了非法拘禁罪:《刑法》第二百三十八条规定:非法拘禁他人或者以其它方式非法剥夺他人人身自由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剥夺政治权利。具有殴打、侮辱情节的从重处罚。这警察听后,傻眼了,慌了手脚说:“你怎么知道这些?”这时,录音机突然出现故障。我说:“如果你不了解这些法律,要赶快去学,用法律才能保护自己。对法轮功学员再不要这样瞎搞了。”

这警察的反应让我感受到象他脑中那个共产邪灵被揪出来了一样,他总是愣着。

因我被非法指控“到派出所对警察讲真相”,我就写下了:“语言是思维的载体,谁听说过人想想什么、说说什么就被抓捕关押的?”

我要求三点:

一、给绑架者、对他人非法拘押者刑事制裁;
二、立即放人;
三、赔偿损失费十万元人民币。

过了几日,市政法委书记、“六一零”主任和另两个女警来与我谈话。我把平时准备好的材料带上。轮到我说话的时候,我就照着念。念了一会儿,他们打断说别念了,还是聊一聊吧。

我就对他们谈起宣传栏里的“邪教”两个字。我说邪教的第一个特征:敛财。我们十二元一本书自愿买;在市场上同样厚的一本书要二十五元左右。我师父的书有正规出版权,受法律保护;而共产党高官一贪就上亿,谁敛财?第二个特征:精神控制。法轮功无名册、无办公点,谁愿意炼谁炼,来去自由、大道无形,而共产党入党终身制,要举手宣誓永不叛党,否则斗死你。第三个特征:自杀。现在自杀的,上有党团队组织成员,下有普通民众。而法轮功中,只有被逼迫害死的,没见过自杀死的。

我接着讲了自己在二零一一年被非法劳教的遭遇:我住的房屋门缝是被胶带封严的,二十四小时不准开门,两年多除上厕所外不准走出房门一步。在严重缺氧的情况下,大脑出血,从左边的鼻孔流出,全身浮肿,五官变形,这样流了三十多天,最后流出的是白颜色的液体。那些警察还不停的逼我说,要转化了,才带我上医院。我到了生不如死的境地,我也从未想过死,也绝不会向他们“转化”,因为我的生命是法轮功给的,不然,我那一身的病,也活不到今天。倒是那个助纣为虐的包夹,因吸毒、盗窃進来的,警察用她来监管迫害我,她却在二零一五年死于车祸。

一个女警察插话说:“你师父怎样救了你的?”意思是师父不在身边怎么救?我说:你们知道古时的神医华佗、扁鹊、李时珍吗?他们都是修道人,都有特异功能的,有些事情你们是想象不到的。我就谈到了“可见光”。没有光,人的眼睛什么都看不到,有些东西光线是照不到的,我们就看不到了,但不等于就不存在。他们表示理解。

第四个特征是:精神空虚。在虚假电视的宣传下,人们认为炼法轮功的人是人生无望、事业无成、精神空虚的。其实,如今一百多个国家上亿的法轮功学员中,有很多的高官、大老板、科技人员、博士、硕士,也有平民百姓,他们的精神空虚吗?人们之所以这样认为,那是在“无神论”和“唯物论”的基点上去认识的。

我在讲述的过程中看到其中一女子在抹眼泪;“六一零”主任从头到尾一言不发;政法委书记说:“我们仅仅只是吃碗饭。”后来他又说:“有一次你把神韵光碟拿给我的女儿,你对她说,如果父母不让看,就自己看。我就在旁边,你这不是搞我们的矛盾吗?要我和女儿不和吗?”这是我没想到的,他记得如此清楚。我想还是要符合常人状态,要站在别人角度想问题。我马上就说:抱歉,没考虑到父母的感受,只是想到神韵很好看,不要让她错过机会就给她了。对不起!他笑了。我又问:“你举报我了吗?”另一个女的说:“不会、不会。”他说:“我只是查了一下。”“六一零”主任后来在一次绑架行动之前,把消息告诉了我的家人,我很感激。

又过了几日,检察官来过检,对公安材料核实、研究决定是否“逮捕”。如果三十七天不放人,就面临逮捕、庭审、判决、投牢等法律程序。检察官问我:这次之前,你已经被处理过六次了,对不对?我答:“也对,也不对。迫害过六次是对的。按宪法第三十五、三十六条规定,信仰真善忍,讲法轮功真相是受到法律保护的,没有违法。迫害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才是违背《宪法》的。”检察官表示认同。他又说:你知道“两高司法解释”的内容吗?我说知道,既然法律保护公民信仰,那“两高”的说辞与《宪法》相悖。谁也不敢明目张胆的反宪法。我们法轮功学员总有说话的那一天。我今天还只是从法律角度来讲,还未涉及到道德良知的层面。

检察官建议对我“取保候审”,还说这还只是他个人的建议,总比关在这儿强。我说:“我不要取保候审,我要无罪释放。把我绑架到这儿的那些人才应该呆在这儿。”他最后建议我请律师。

回到监舍,坐下来,我又向内找,用大法来对照,又找到了:怨恨、报复、非要自己要的结果,总强调自己的所要。这个心太强、太固执了。带着怨恨、带着执著达不到大法对我们的要求。我深深感到,我对检察官的话中带着的怨、报复、强硬,感到对不起这个生命,我没有站在他的角度考虑,话中有给他难下台阶的因素。我请求师父加持弟子,彻底清除解体我空间场上的怨恨、执著、恶念,要它们全灭!一刻也不让它存留在我的空间场中;我的大脑的一思一念只要师父安排,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因素。我一直坚持发正念、炼功。无论我面临的是无罪释放还是取保候审、判刑,我绝不动心,不执著于任何时空。这样,慢慢的,我发现自己的怨气在消,也在慢慢平静、平和。

到了我被拘押的第三十七天,狱警進来说:“你写悔过书,又能回家,是对你好,如果判刑,麻烦就太大了。”我说:“我不会那样做的。”

大概就在下午,走廊上传来了喊叫声:“某某,收拾东西,快!快!”随着“咣噹”的一声,铁门开了。我走出去,被告知“无罪释放!”

出了看守所,来到停车的空地上,又是那个警察,他向我走过来。迫害大法弟子十八年了,他从青年到中年,身材壮实,微微发胖,皮肤黝黑。他对我说:“这么多年,你从未骂过我,素质高!”我一下愣在那儿,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这哪是他说的话呀,我感到是师父借他的嘴在鼓励我,我对他一点怨都没有了,同时,也是慈悲的师父善解了他对我历史上的怨,他好像换了一个人。

三十七天,我修去了怨恨心,是师父一路牵着我的手走过来的!一个修炼人,还有许多不好的心要修去,弟子一定努力!

接下来,更让我目瞪口呆:我“看见”了那汹涌澎湃的大海正无边无际的涤荡着宇宙中的一切怨恨。我好象明白了“好坏出自一念”[2]的另一层内涵。师父呀,弟子真真切切的看到法了。这如山的怨恨哪是自己修掉的,是师父给弟子拿走的!

向慈悲的师父汇报,与同修切磋。如有不妥,请同修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五年纽约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明慧网第十四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