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迷途女青年得法重生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一月十四日】

慈悲伟大的师尊好:
各位同修好:

我是一个新得法的年轻弟子,得法后身心巨变,心中无限的感恩师尊与大法,借本届法会交流之际,写出我的修炼体会,向师尊汇报。

迷失

我在二零一四年十月有幸得法。学法之前,我被社会这个大染缸污染的很严重。因为家庭条件好,父亲很惯着我,使我养成了挥霍无度、出口成脏、抽烟耍酷的陋习。组建家庭后我和丈夫成天吵架,逼他向他家里要生活费,花着公婆的钱还在背后骂着他们,每天和狐朋狗友一起胡吃海喝,五年内花掉了上百万。

丈夫在我的压力下痛苦的活着,吵架后甚至会背着我拿烟灰缸砸自己的头,我也常常感到内心空虚,不知道这么活着的意义是什么,最令我无法接受的是与丈夫结婚五年都未能怀孕。公婆专门带我们去北京的医院问诊,检查结果都正常,可就是怀不上,有时候看到别人家的孩子在玩耍我就忍不住想哭,觉得自己这辈子都不会有孩子了,晚上做噩梦还常常梦到人死后那种凄凉的景象,惊醒后便拼命的去抓身边的人或物,像要抓住根救命的稻草一样。我迷失在滚滚红尘中。

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我觉得我的灵魂越走越远,已经回不了头了,我也知道自己所做的一切是在消耗人生福份,万万想不到的是我能有机缘入大法的门修炼,师父和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我是通过母亲而接触法轮大法的。

学法后的我身心发生巨变,不再和狐朋狗友一起鬼混,对家人的态度也温柔了,丈夫见状还不相信,说我在装,挺不了几天。我没有跟他争辩,而是继续用法中的标准来要求自己。学法后,我从内心感到对不起公婆,就要用行动弥补。早晨早起给公婆做饭,定期去公婆家为他们收拾屋子。第一次登门打扫卫生时婆婆都震惊的抱着我说:“你这样我特感动!”丈夫出门去玩游戏机,我就在家看书、炼功,再也不像以往那样与他争吵。

由于得法后不怎么出门,每日的花销大幅减少。一次,丈夫说想向家里要钱换辆车,我说别换了,爸妈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有个车能遮风挡雨就够了。听了我的话他发自内心的认可,说:“你确实变了。”

以前我对嫂子也是口无遮拦,在一次聚会上我自责的向她说:“嫂子,我学大法后才知道以前我太任性了,从不考虑你的感受,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幸好你大度不和我一般见识,今天借这个机会向你道歉,对不起!”她当时听完停顿了几秒,慢慢的眼眶湿润了……她被我真诚的道歉感动了。从那以后我们就像亲姐妹一样。

更神奇的是,在我学法八个月后,突然发现怀孕了,得知这个消息,整个家族都沉浸在巨大的喜悦之中。我知道,这些转变与美好都是师父和大法赐予的。我每天看着外面的太阳,内心全是得法后的喜悦!我想告诉全世界的人,我有多幸运!因为见证了我的转变,丈夫很支持我学大法,后来也走進大法修炼中,和我成为了同修。

师恩呵护助我突破困境

怀孕后,我曾有过一段时间的懈怠,因为妊娠反应,我经常呕吐,全身无力,连路都走不动。生产后,每天照看孩子,更没有时间看书,即便能挤出时间,也总觉得拿不起书来……当时也很苦恼,内心觉得恐慌,没有任何依托,很想找到修炼如初的感觉。由于惭愧,甚至不敢面对师父的法像。有一次,我问丈夫:“我这么不精進,师父还管我吗?”那时尚未修炼的丈夫说:“你不要小看师父的慈悲。”听到他的话我感到很震惊,一个未得法的常人还能有如此觉悟,而我却那么没正念,于是便在上香时心里默默的对师父说,“师父,弟子一定会精進的,一定会精進的!”

一天,我在报纸上刊登招聘阿姨的启事,有很多人打电话说来却最终爽约,后来终于有阿姨上门应聘,我觉得她很好就留用了。次日阿姨来上班,收拾完屋子后主动跟我说,咱们可能学的是一个法门,因为她收拾屋子,擦到佛堂,看到师父法像了。我惊讶的问她学的是什么?她说法轮功。听到这三个字我一下惊呆了,马上意识到这是慈悲伟大的师尊在安排同修帮我突破困境!太感谢师父了!虽然弟子不争气,但师父依然没放弃我,一直在看护着我。

这样,我们每天吃完午饭就开始学法,又挤出时间看师父的各地讲法,趁孩子午睡时炼功,终于突破了修炼上的瓶颈,即使每天在家照看孩子,也能挤出很多时间看书。后来,同修又建议我参加学法小组,并说这是师父留下的学法形式。我接受她的建议進入小组学法。这一下马上感觉到和单独在家学法的环境大不一样了,在小组内学法很用心,双盘一个小时也不觉得腿疼,大家在学法切磋中整体都在提高,这时我才体悟到集体学法的重要。我很珍惜和感恩,谢谢师尊!谢谢同修!

向内找 走出情关

在我精進后马上遇到了心性考验:刚开始修炼的丈夫出现了消业状态,全身起满小红疙瘩,痛痒难耐,随后儿子也出现了同样的状态,每天半夜痒醒,哭闹不止。我给他涂药却毫无作用,整整有两个月,我都没睡过整宿觉,精神状态很不好,那种心力交瘁的无奈让我失去正念,整个人泡在情中,看着孩子身上的疙瘩很心疼,只想让他快点好起来,并间断了集体学法。

一天半夜,孩子再次哭醒,我抱着孩子去师父法像面前跪求师父让孩子好起来,然而孩子依旧痛痒哭闹,我明白了这是我要过的关,师父怎么能给我拿掉?但另一个可怕的想法在脑中出现:师父怎么不管我?我竟不知天高地厚的埋怨起师父来了。第二天我和同修们提到最近的修炼状态,大家纷纷发表意见。同修A说:“问题就在你这儿,你对孩子的情太重了。”同修B说:“你公公不明真相是你没做好。”同修C说:“你最近给你妈妈很多德。”同修D说:“你不能埋怨师父啊!师父为我们做了那么多,你那么想是有罪的!”

一时间,所有的指责都向我袭来,我内心五味杂陈,没修去的面子心、自尊心、不让人说的心、委屈心让我有些承受不住,没接受任何人的意见就离开了。回来的路上还向丈夫发牢骚,说他们讲的都不对,根本不了解我当时的情况。

晚上我们一起学法,丈夫读到师父讲的一段法:“我给你安排了,我可以保护你、加持你、每个层次都给你演化功的升华,在修心的时候可是要靠自己。这颗心啊在遇到麻烦事的时候,遇到过关的时候,你能不能忍受,能不能过的去,这完全靠自己。当然你实在过不去还能点化你,到那时就怕你的思想钻到极端中去不悟,怎么点化也不悟,所以就很难办。我告诉你们在你们过不去关的时候,听到很刺耳的话的时候,真是我的法身用刺耳的话在刺激你、告诉你。过关很难,过了关回头一看那一关其实什么也不是,可是不知为什么当时就那么执著。自己真的过来了,那心性也提高上来了,业会消掉,保证是这样的。”[1]

听到这段法,我如同被重锤猛敲了一下一样,瞬间悟到同修说我的每一句话都是对的:我对儿子的情确实太重了,对母亲那几天确实随意发火,公公也一直被恶党蒙骗不明真相,师父借同修的口帮助我提高,看我一再不悟,还用法理点化我,而我因人心未去竟在头脑中产生责怪师父的思想业,真是太不应该了!瞬间,痛悔和内疚涌满内心,我看着师父的法像,扑通一下跪倒在地,失声痛哭:“师父,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

当晚儿子又痒醒了,我很平静的面对,发正念清除利用孩子干扰我的黑手烂鬼。第二天夜里儿子没再痒醒,没过几天就好了。

经历此事,我觉得整个人像脱了一层皮,回想这关为什么拖了这么久才过,是因为孩子出现问题时没及时发正念,也没向内找自己修炼中出现的漏,还用人中的办法去治疗。因为正念不足,没能及时排除旧势力强加的思想业,竟然认为是自己的想法,如果不是同修重锤敲醒我,我将犯下不敬师的大错,这次考验也不知道会延误多久,后果不堪设想……

这是一次重大的教训和损失,使我意识到修炼人必须时刻向内找。

另一场考验和母亲相关。修炼前我和母亲的感情一直不好,我怨她对我儿时照顾不周,记忆里全是她骂我、打我的事,从小就有和她断绝母女关系的想法,总觉得我们是恶缘。修炼后我明白了法理,向内找自己后发现,是我太自私,想要的太多,总拿她的缺点跟人家的优点比,从而忽视了她的付出,放大了自己的伤痛。每当我看到她强势、自我、狡猾的一面就会感到愤慨,而这些不正是我自身存在的问题吗?我一直活在自我之中,有着“斗老师,斗父母”的党文化变态心理,五千年传统文化中所讲的都是“百善孝为先”,我连人中的孝道都做不好,更何谈做个合格的修炼者!我对自己说,对母亲的怨我不能要,我必须放。

一天晚上梦见我和母亲在吃豆包,她吃了两个豆包,却对别人说没吃。我说你明明吃了,怎么说没吃呢?我和母亲争执起来,她说:“你就不能说你错了吗?”我恍然想起自己说过要放掉对母亲的怨,于是向母亲低头认错。

第二天针对此事和同修交流,同修感觉梦中的“豆包”提示我还是在“斗”,还是没把对母亲的怨放干净。同修说想想师父为我们做了那么多,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呢?是啊,我要执着到什么时候?既然有心我就再放,我要挖根,把它都找出来。我在心里对师父说,我必须要过,一定不要它。

晚上梦见下巴有一个大脓包,我轻轻一碰就挤出来一滩黑黑的脏东西,随后又挤出了好几个像粉刺一样的物质,我知道又有不少情中的败物被清除了。谢谢师父,谢谢同修帮我度过难关。

众生举杯赞大法

学法后,我逐渐明白了讲真相的重要性,每次带孩子出去打车,就跟出租车司机讲真相,买东西就跟店员讲。有一次,我刚到家,丈夫就说我有威德,我奇怪的问他为何这么说,他说他打车的时候,刚要跟出租车司机讲真相,说:“师傅,你听过‘三退’保平安吗?”那个司机回头看了一下他和孩子,就说,“哦,你媳妇跟我说了。是不是你媳妇之前脾气不好,学了大法后什么都变好了?你们结婚五年都没有孩子,学了大法后她就怀孕了?”丈夫连连称是。

因为司机师傅认出了丈夫怀里的孩子,所以才这么说。司机师傅表示学大法很好,已经三退了。我听完丈夫的叙述很受触动,知道这个真相讲透了。

还有一次妈妈来我家,跟我说:“刚才我打车跟司机讲真相,司机师傅说已经退了,说有一个女人抱着一个孩子给他讲的。女的长得挺漂亮,讲的也很好。”妈妈说,我一听就知道说的是你。我很高兴,这些众生真的明白了,同时意识到这是师父在借同修的嘴鼓励加持弟子,增强我讲真相的信心。

随着我得法修炼,亲朋好友们也因为我的变化而认可大法。

有一次,我大姑父在外地打工检查出胃癌,回来后想在本地再做检查。当时他的家人都非常担心,每日泪眼汪汪。我告诉他们全家:诚心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病情就会有所变化。他们就按我说的做了,全家诚心默念“法轮大法好”。后来再次检查,医生说是炎症,输液消消炎就行了。这使大姑父一家都见证了大法的神奇。后来母亲给他mp3,让他听师父讲法。大姑父每天都用心聆听,聚在一起吃饭时,我又不断的讲真相加深他们的认识。席间,大姑父评价说,这一桌子人变化最大的就是我,和原来相比简直判若两人。我告诉大家,自己发生的改变全部源于法轮大法,什么都改变不了人心,只有真正的佛法修炼才能使人改变。

这时我嫂子的父亲站起来说:“来,我们一起举杯,法轮大法好,干杯!”看到起身后纷纷举杯称赞大法的家人,我瞬间激动的热泪盈眶……

谢谢师父加持,让这些众生明白了真相。

惭愧的是,截至落笔的今日,自己仍有很多没修去的人心。但我相信,通过学法修炼,我一定会将它们修去,一定会做的更好!在正法洪势中,我们只有精進的份儿,其余的都不要想,只有修好自己才能助师正法,救更多的人,才能完成史前洪愿。

青年弟子浅见,望同修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一》〈美国第一次讲法〉

明慧网第十四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