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我和孩子一起走过的修炼之路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一月十五日】

慈悲伟大的师父好!
全世界的同修好!

一年一度的明慧网大陆大法弟子法会又要隆重的召开了,借此机会,我想讲点我与孩子修炼的故事。

得法

一九九六年九月间,我怀着六个月的身孕,听到同事讲他修炼了法轮功,是按照真善忍做好人的,而我那时的精力都在未来的孩子身上。我感受到社会道德在快速下滑,世人的观念在不断变化,这让我很困惑,对下一代的教育充满了忧心和无所适从。我满世界找寻如何教育下一代的方法,希望我的孩子能够善良、乐观、幽默、儒雅。所以我找了许多材料,最后选定了一种,从胎教开始实践。

一九九七年七月间,孩子半岁,我上班了,一天跟同事探讨人生的意义,他建议我读读《转法轮》。当我读到《论语》中“真善忍”三个字时,我真实的感到好似茫茫黑夜无边大海中的航灯一样,三束强光直照射到我心底最深处,我内心充满了喜悦和光明,无比敞亮痛快,同时我明确的知道了我就用大法的法理来教育孩子。

孩子在幼儿园

一九九九年五月,我把孩子从奶奶家接回来了,接回来的第一天,我把他领到师父法像前,告诉他,这是师父。两岁半的他,小手在胸前抱成拳头,瞅着师父乐弯了腰,弯成九十多度,直起来,又乐弯了腰。看着他那个小模样,我内心被触动着,我想就把他交给师父了。

从他進家的第一天,师父的讲法录音就在播放着,从此只要進家门,我都是先打开录音机,放上师父的讲法,然后我忙我的,也不用过多管他,他玩他的,我只是在生活中,结合实际时,给他讲一下做人的道理。

有一次,我跟孩子说,你是大法小弟子,要懂得忍让,比如在幼儿园,当小朋友发脾气、不高兴时,你不要跟他争,等他好了,你们再在一起玩。晚上接他时,他说:妈妈我今天忍了,小朋友大喊大叫的发脾气,我就乐呵呵的自己玩,等他好了,我们就一起玩。我说:好孩子,你做对了,有句话不是叫“宰相肚里能撑船、将军额头能跑马”嘛。孩子说:妈妈,还有一句话。我问他是什么呢?孩子说:“不在五行中,走出三界外”[1]。我当时愣住了,同时意识到我与孩子的差距竟是天地之差。

孩子在幼儿园这两年,老师曾无限感慨的说:这孩子太好了,现在一家都是一个孩子,都很娇惯,也很自我,这孩子太有同情心了,不管老师还是小朋友有了麻烦,他都能走出来帮忙。一次开家长观摩会,老师正讲课,黑板擦掉在地上,孩子从座位上站起来,走过去,捡起黑板擦,递给老师,转身回到座位。一个家长说:看这孩子多会溜须老师,不像咱孩子傻乎乎的,不会讨老师喜欢。我一下子无语了,我家孩子原本善良,怎么是溜须呢?!

九九年七月之后,在江泽民邪恶小丑的蛊惑下,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的迫害铺天盖地。一天晚饭,我看着孩子,心里有点酸,自言自语的说:孩子,其实你不知道,你比别的孩子都幸福。没想到孩子从凳子上下来,走到我跟前,用他的小手压在我的手上,很认真的说:妈妈,我知道,“常人不知我 我在玄中坐 利欲中无我 百年后独我”[2]。我当时眼泪都下来了。我没有想到他能用这首师父在《洪吟》中的诗词回答我。

他每天晚上躺在床上睡觉前,都要我给他读《洪吟》、《精進要旨》,读完了,不睡,再反复读,直到睡着。在我二零零一年因信仰被非法劳教时,我叮嘱他奶奶,给他读《洪吟》,才能睡觉。结果他奶奶告诉我,他都会背。

孩子在小学

二零零三年年底,我从劳教所回来,孩子刚刚上小学一年级,这近三年时间,他基本上没有再学法了,然而大法给他带来了福份。他的善良影响着同学和老师,在选班长时,同学们都选他,一个比他少很多票的女同学要与他争到底,他就说让给她,但是老师还是让他当了班长。

孩子上学上了半学期,老师没有见到家长,很纳闷,这孩子这么好,父母是什么样呢?我回来后,又开始带着孩子学法炼功。老师曾跟我说,现在的孩子都很独断、自我,这个孩子太好了,非常有同情心。她曾经抱着孩子说:你要是我儿子该多好啊。

孩子在小学阶段,两次受很重的伤。一次是被同学踢到小便处,踢得紫黑,小便很疼,一个星期才好。一次是被跳绳的同学缠住了他的脖子拉扯,也是紫黑的血淋子。但是孩子没有告诉老师,也不让我找老师、找家长,他说同学都不是故意的。

在五年级上学期时,开家长会,老师跟我说孩子在教室挺能干活的,就是不爱出去跟同学玩,老师怕孩子有什么别的情况。我回家问孩子,孩子说:没什么,校园那么小,人那么多,我不想伤到别人,我也不想被别人伤,我就不出去,也挺好的。

孩子在初中

以往因为孩子小,对于孩子的教育带有灌输性。二零零八年九月,孩子上初中了,一天我们又因为什么事出现了分歧,我不停的批评他。他哭着说:你们家长从来都是对的,没有错过,我说什么都没有用。看着他那不服气的样子和他说的话,我意识到反观自己了,我看到了自己的武断、强势、指责、家长的自尊面子等等心态,把孩子训哭了才痛快的感觉,都是魔性。

意识到自己错了,可是面对孩子怎么张口呢?想想,自己是大法弟子,他也是大法弟子,都是修,在孩子面前我也得修自己呀。就有些不好意思的跟孩子说:儿子,对不起,是妈妈不好,妈妈不应该这样对你,妈妈错了。这也是我第一次正式的跟孩子认错。孩子立刻就回答说:妈妈,我也有错,你别生气了。我立刻感受到了向内找修自己的美妙,即使是跟孩子,都要平等的修自己,不能再高高在上的一味的指责都是孩子的错了。

孩子上了初中,就不再跟我到处走了,我出去,他就留在家里。就在他初一下半学期,我再次被绑架关押在看守所半个月,孩子还配合同修去要我。我回来后,由于心里没有走出被迫害的阴影,自己状态很不好,比较压抑。我也就忽略了他的感受,我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自私。

我出去了,经常是电话关机,等开机了,给他打个电话,他就不停的问:妈妈你在哪儿?我又不能说,常常急急的说他,不是不让你问嘛,怎么还问呢?总是自己有了压力时,也让他帮着发正念等等。后来孩子慢慢的不爱说话了,也不爱出去玩。

现在回头想想那段日子给孩子造成许多孤单、压抑、无助的感觉,都是因为我没有站在孩子的角度去考虑过问题,没有体谅过他的感受,一味的从自己的角度出发。好在孩子一直在学法修炼之中,师父的法身一直在管他,他走过了那段似懂非懂的少年阶段。

孩子在高中

自从孩子上了高中,用他自己的话说,好象一下子懂事了。我也是这种感觉,面对高中的他,我强加他的情况越来越少,凡事都要跟他商量交流,达成共识。我也发现他能在生活中用法指导自己。记得有一次,具体事不记得了,只记得孩子做的那件事是为别的同学着想的,但是如果他不去表白出来,受益的人不会知道是他付出的,可是他就没有表白,很平常的。我听他讲了之后,内心很震动。我发现我修炼的很有目地性,我要证实大法好、大法弟子好,所以我要把好表现给别人看,像这种不被人知道的做好,我可能会不做,如果做了,我也会想办法表白出来的。我认识到我得归正自己的这种状态,其实这里面是有私和有为的。

在高二上学期,孩子拿回来一张表,是评比市优秀青少年的,在填写政治面貌时,孩子有点犹豫。我问孩子,这个证书你在乎吗?他说根本不稀罕,无所谓。我说咱没有入团,就不能填,只能填无,大不了咱不要它这个优秀呗。一会儿,我转念又一想,不对,咱们是修大法的,是最好的人,是最优秀的,常人谁也比不了,为什么不该得这个证书呢?我们就定下来一念:我们是大法弟子,就是最优秀的,就应该得到认可,这跟是不是团员没有任何关系。孩子就这样把表交上去了,结果期末时,证书就下来了。拿着证书,他说,其实当时有点压力,上交的时候,教导主任还问他初中没入吗?他就回答没入过,高中也没入过。

孩子从小学到高中,在学习上,他所有的老师对他的评价,都是上课注意力相当集中。是的,因为要学法炼功,时间总是有限的,所以孩子课后只是把作业完成了,就不怎么看课本了,而且常常是作业尽量在学校能完成的就完成了,他也基本上不怎么熬夜。在人品上,老师同学家长对他的评价,都是说孩子善良、包容。他提前一年离开高中学校,進入一所很理想的大学上学。他的老师非常不舍得他,同学家长也都说,没有孩子比得了他的,说他学习、人品都是第一。

孩子在大学

孩子上了大学,远离了我,我们只是在假期时,才能学法交流了。一次假期,我说要买车,他讲了一件事,就是在他那个地方,有这么一个社会活动,抽奖抽到了他,给一辆小轿车,中午时,来电话通知他去取,他就说不要,对方以为他担心这事的真伪,就说还有律师公证,让他大可以放心,他还是不要,对方又说,如果真的不需要车,可以变换现金,他还是说不要。对方惊讶的问为什么?他说:我有信仰。对方表示遗憾的挂了电话。孩子说,到了下午时,那些利益心开始往上返了,搅扰了好一会儿呢。因为我被迫害,家庭经济比较紧张,没钱买车买房的,所以这个利益其实很有诱惑的。

我一听,就动心了,还说应该要呀,给大法用啊。孩子说,那可不是说说那么简单,后续的事会很麻烦,说给大法用,怎么用?再说师父讲了:“我得这不义之财,我得给他多少德呀?”[1]你细找找,还是有人心的。我向内看自己的心,其实真的是有利益心和贪心在啊。

我一直觉得孩子自初中之后就太内向了,不爱出头,也不愿跟我一起学法,更别说跟小组同修一起学法啦,也不做讲真相救人的事。尽管我意识到自己总希望孩子能出人头地,光宗耀祖,能样样都拿得起放得下的,做常人很风光,做修炼人也很精進,觉得自己也会很有面子等等,其实都是因为自己有颗强烈的求名的心在左右自己,可还是看着他那个懒怠的样子,好象不求上進的样子而生气而指责他,总是跟他絮叨,有时我们会争论一番。

有一次,临返校前,给他急得够呛,说了我好多不足,比如,不信师信法,不敬师敬法,不二法门,太自我,不修自己,固守己见,不向内找等等。他走了之后,我想着他的样子,心想这都是师父在借他的嘴说我啊,我真得好好向内找实修了,不能再稀里糊涂了,明明是我想跟他交流,告诉他不要陷在个人修炼的小圈子里,应该担起使命。结果促成了我真正的反思自己,真正的开始向内找,踏实的修自己的一个过程了。我真的从内心感激这个已经成为青年了的同修。

和孩子之间的点点滴滴故事很多,因为我们相伴修炼一路走过来,我们之间没有太多常人的语言,我们说话几乎都是修炼中的交流。他大了,只要我用常人心说点什么,听两句他就不想听了,就会提示我人心出来了,别再说了。如果真的没有什么说的,他觉得就静静呆着,挺好的,不需要非得说什么。以往我总是人心的希望他这样希望他那样,现在我觉得不管他在哪儿,我都相信,他会挺好的,因为他心中有法,有师父。

我真的无限的感恩师父,赐予我这么个同修,无限的感恩师父,无微不至的保护和苦度。

再次拜谢师父!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觉者〉

明慧网第十四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