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我的保洁员工作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一月十五日】

尊敬的师尊好!
各位同修好!

我是华东某省城的大法弟子,今年五十八岁,于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在二十多年的修炼路上,我经历了大风大浪,跌跌撞撞走到今天,其中还走过弯路。感谢师父慈悲,一直没有放弃我。

下面我把自己修炼过程中的部份经历向师父做个汇报,和同修们交流。

“你要有几十万元钱,我就不来照顾你了”

修炼是第一重要的,是讲真相救人的前提。

我婆婆八十岁的时候,身上有五、六种疾病。有一次在医院就诊,医生对我们家属说要开刀动手术。考虑到老人的年龄和医疗费用太大,我们就决定不做手术,让老人出院了。在家里,我就教婆婆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老人说:“好!”于是她就经常念,结果老人病痛消失了。到她九十岁的时候,再去医院全面检查身体,医生惊讶的说:“这么大年纪,怎么什么病都没有?”老人回家后,对我说:“小袁,我现在知道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就每天念,会更长寿。”

婆婆这么相信我,和我修大法后提高了心性是分不开的。

我的丈夫对他的父母有怨恨,都不叫他母亲“妈妈”。婆婆是改嫁到公公家的,她更喜欢与前夫生的儿子。我丈夫觉得母亲疼爱哥哥而不喜欢并亏待了自己,因为婆婆生下他才四个月的时候就把他放到他奶奶和姑姑家去了。丈夫少年时代是和奶奶、姑姑一起生活,不在父母身边。丈夫和我结婚到后来我生儿子,婆婆都没有来看过我们。

二零零六年,婆婆因摔跤而髋骨骨折,到她外地孙子工作的那家医院去做手术换髋骨。于是我主动去外地医院照顾婆婆,回家后还继续护理她,前后两个多月。看护卧床不起的高龄重病人,其辛苦可想而知,然而我无怨无悔、细心照料,着实感动了婆婆。婆婆说:“我真不相信你会来照顾我!”

在深圳居住的哥哥回来见了我也说:“你照顾母亲,比她女儿都好。”我回答说:“我是学法轮大法的。不修炼大法我也做不到。”

去年六月,婆婆便血,到医院住院。我让婆婆念大法好,她的病情马上就缓解了,她还对我说:“只要你站在我身边念法轮大法好,我就会很舒服。”

今年过元宵节后,我又照顾了婆婆一个多月,日夜看护,而她的亲闺女都是做完饭就走。一天,婆婆对我说:“我要有几十万元钱就好了。”意思是想奖赏我。我说:“你要是有几十万钱我就不来照顾你了(意思是她的其他儿女会认为我想得钱而争着来照顾她)。我不会要你一分钱。老娘,我是修大法的,我是听我师父的话才能做到这样。”婆婆说:“真不好意思,你真是学得好,谢谢你师父!我的父母都没有我这么长寿,是师父保佑我增寿!”

以丈夫重大车祸转危为安讲真相 救世人

师父说过:“一人炼功全家受益”[1]。这是千真万确的。

二零一六年六月十七日,我和丈夫、儿子早上出门办事。六点钟时,我们过马路,我和儿子走在前面,丈夫跟在后面,我们过到马路对面时,突然听到后面传来一声巨大的汽车撞击声,回头一看,原来是丈夫被一辆快速行驶的面包车撞到十米远以外,倒在地上,汽车的保险杠都撞断了。我边往丈夫身边跑,边向师父求救,大声的喊道:“师父救救我丈夫!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儿子忙给 “120”打电话叫车急救。

过了六、七分钟,满脸是血的丈夫醒过来了,问:“这是在哪里?出了什么事?”我告诉他他被车撞了。半小时后,“120”车来了,把他送去医院抢救。

丈夫小腿骨折,医生给他装了钢板。他恢复得很快,不到一周脑积水症状就消失了,脸上的严重创伤也不见了,反倒满面红光。家人来看他,都说:“这哪里像受过重伤的人!”丈夫逢凶化吉、快速康复,是托了大法的福!

肇事的面包车司机是一个三十岁的小伙子,两个孩子的父亲。那天早上是给公司运送一车猪肉,没想到速度太快撞了人。当时司机吓得浑身发抖。出事后他家里来了许多人,每个人都指责他开车乱来。为了减轻司机的压力,我就对他的家人说:“你们不要骂他了,他年纪轻,出这样的事情是谁也不愿意的、也是料想不到的,以后小心开车就是了。”我一边处理事情,一边抽空劝司机家的来人“三退”保平安,见一个讲一个。

丈夫住院期间日夜都是我照护,没有让肇事司机家请人,对方很感激。我家里的亲属不修炼,对我这样做不理解,说理应由事故责任方请护工来照顾丈夫。我却很坦然,因为可以利用这个机会用丈夫受大法保护的实例向医院里的病友和家属讲真相、做“三退”,让他们也能得到大法的保护。

去年九月,家里来了三个人:当地政法委负责人、社区居委会主任、司机等,他们是来对我这个法轮功学员“维稳”的。我就利用这个机会给他们讲真相。我告诉他们是我师父救了我丈夫,师父教人做好人,按照真、善、忍去做好人、更好的人,我告诉他们“三退”才能保平安,得到福份。结果政法委、居委会两个负责人都退出了中共的党、团、队,他们高兴的说:“到你们家就像在自己家一样的感觉,真好。”

再讲一个百岁老人因女儿修大法得到大法之福的故事。老人平时在她的外孙女家生活。二零零六年,老人已经九十九岁高龄了。一天,老人的女儿(我的同修)突然打电话给我,说:“小袁,赶快来,救救我妈妈!”

原来她妈妈病了。我赶到老人的外孙女家后,就和同修一起教老人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念着念着,老人家病状果然就没有了。好了以后,老人被她外孙女送進了敬老院。我的这位同修住外地。这期间,同修托我每周给她的老妈妈做一次肉饼汤带到敬老院去看望她老母亲。一次,我问老母亲会念大法好吗?老母亲就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李师父好!救苦救难救人民!”后两句我并没有教她,是她自己加上的。

我每次去养老院,就会给养老院的员工和寄宿老人讲真相,劝三退。

大约二零零八年,老妈妈一百零二岁时,突然有一天,她躺在床上,瞳孔放大,舌头短了一截(说不了话)。我接到消息立即赶去敬老院,见到老人一丝不挂躺在床上(看护人员照顾,并不尽责)。我立即对着老人耳朵念大法好,并教她默念,又赶紧打电话叫她女儿回来。同修要半夜才能赶到,敬老院医生说:“等不到,过不了今晚的。”可神奇的是,老人家不仅等到了女儿回来,而且女儿给她念了一晚的“法轮大法好”后,老人竟完全恢复正常,此后又健健康康了。

老人又活了六年,到一百零八岁高龄才走。

做好本职工作救更多的人

我是做环卫工作的。一九九九年,中共开始迫害大法和大法修炼人,二零零一年,我去北京为大法上访,被抓回来关押过。后来我找了一份环卫清洁工作。可环卫部门歧视法轮功学员,只给我开了二百四十元工资。我得知别的保洁员工资应该是二百八十元,比我多四十元的时候,我就去找环卫局长,去找六一零,告诉他们,你们不能歧视我们,这是辛苦钱,不能少,我不吃喝嫖赌、不杀人放火,只是按真善忍标准做好人,你们为什么这样对待我?在我的勇敢争取下,少发的工资终于补发给了我。

我在很多地方当过保洁员,文化机构的大楼、社区街道、小区、修理厂等。在哪个地方做,哪个地方的领导、群众、居民都说我干得好,而我都会让他们知道我是法轮功学员。我每天都是干满八小时或更久,一刻不停的清理、保洁。可有的保洁员看到领导来了就干活,领导走了就偷懒、休息。我是一名大法弟子,从不投机取巧,再苦再累也八小时不停的干。环卫所长见我工作认真,有时不是我干活的地段,特别脏的地方、脏水多、西瓜皮多、瓜子壳多的地方都叫我去打扫,我也毫不推辞,有时候真是跟在乱扔垃圾的人后面不停的打扫。

有一天,环卫所的所长带我去环卫局参加一个表彰会,我是我们所里唯一一个获奖的环卫工人代表,还得了红包奖励,市长来接见我们。有一位报社记者,专门为我写了一篇报道在报纸上登出,文章名字就叫做《平凡的岗位做出不平凡的事》。

在一个汽车修理厂做保洁工作时,有一天,一个客人来到修理厂不禁这样感叹说:“这修理厂要关门了吧?这哪里像汽车修理厂?太干净了!”

在单位工作的时候,中午十二点钟下班,我往往要干到十二点三十分才能下班。在单位办公室、在公共场所捡到小额、大额现金、高档手机等,我都会交到物业等地方去,请他们交还失主。

二零零六年到零九年,我在某银行做保洁员。行长对我说:“你怎么做得这么好,我们请了几个保洁员都没有你做得好,不停手的做。我要建议你们的领导给你加工资。”我告诉他:“我们师父说,大法弟子在哪里都要做好人,做更好的人。”接着告诉他,江泽民迫害法轮功是犯罪行径,所谓 “天安门自焚”是栽赃陷害大法,告诉他大法师父是来救人的。

二零零九年,我到某省局做保洁员,物业管理的经理见了我的保洁区域非常干净,就夸我,还送一壶食用油奖励我。我谢绝了奖励,给他讲真相,他看到了大法弟子的境界,相信我讲的话,做了“三退”。经理还叫其他保洁员都到我打扫的六楼、七楼厕所来参观,要求他们工作向我看齐。后来甚至出现其他楼层的工作人员都到六、七楼的厕所方便的现象。

以后,我又调到这个局的宿舍大楼做保洁。大楼有二十六层,我一人管十三层,擦灰、扫地、倒垃圾,楼里的人都很满意我的工作,而这也就成了我讲真相救人的最好条件。这个局的很多干部与家属都明白了真相,做了“三退”,有位老局长也被我劝退了。

我的保洁员工作地点换来换去,往往是一个地方讲真相工作做的差不多了,就会被调到另一个地方。我想:也许是师父的安排吧,又有一方众生等着我去救!

我要更加精進修炼,更加努力的救人,让师父放心。

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澳大利亚法会讲法》

明慧网第十四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