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让浪子回头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二月二十日】中国人自古就有一句话“浪子回头金不换”,其中道出了要使浪子回头是很难的。而我下面讲的却是曾令父母痛心欲绝的二哥在修炼了大法后,真正浪子回头的事。

其实讲起来呀,就象是个故事,但真正经历过的人,才能体会到浪子对家庭所造成的巨大的创伤,才能体会到浪子回头后,一家人对大法无限的感恩。

熟悉的人都知道,二哥小时候老实善良,在外遇事还很腼腆。但自从他没考上中学,小学毕业后,哥哥就随着亲戚在建筑工地打工,随着社会上的污染,哥哥性情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我们都知道奉行“假、恶、斗”,“好勇斗狠”的共产恶党使中国的社会整个发生了变异,哥哥辍学打工后,也被这些不良东西影响坏了。

下面的几个小故事讲的就是二哥如何浪子回头的事,详细的真是不好讲了,就简单的讲几件印象较深的事情吧。

头破血流

二哥的脾气变的暴躁,真是三句话不和,就要动手,平时他总是怀揣着匕首,或者腰里缠着七节棍,谁要惹着他就跟谁干。

二哥曾经在砖窑厂干过活,有一次,不知为什么,和一个一起干活的人发生了争执矛盾,最后把那个人打了。被打的人后来在气头上,乘他不注意,捡起一块砖,从后面扔向他的头部,结果把他的头砸破了。

二哥被送医院包扎,那个人清醒过来后,也吓坏了。赶紧买了东西到我家,進门见了我父母,就跪下磕头,请求原谅。我父母知道二哥的脾气,没有责怪他。后来二哥在我父母的一再呵斥下,才没有找那人算账。

大年难过

有一年快过大年了,二哥与邻居发生争执,与人家打了起来,最后用好象是匕首将人家脖子刺伤,住了院。人家上告,派出所来人到家里来抓他,他就躲走了。

受伤的邻居家,大人哭、小孩叫,老人也到我家找我父母要个交代,弄的父母痛苦不堪,给人家赔礼道歉,好不容易才把事情平息下来。那一年大年,家里真是很不好过。

夫妻成仇

二哥找了个对像,未婚先孕,后来有了孩子,就在我们家里养着。二哥打他对像是经常的事,打跑了对像,孩子在家里哭。

记的有一次,在大哥家,在很多人在场的情况下,不知为什么,二哥又和他对像吵了起来,最后二哥竟从其后面,一脚将其仰面踹倒在地上。父母那时也真是为二哥操碎了心。

开始按真善忍做人

一九九六年,我开始修炼法轮功,发现法轮大法不仅能很快提升人的身体素质,而且教人向善。于是也建议二哥修炼法轮功。

二哥看书后,也是觉得很好,开始真正的修炼了,从此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他不仅去掉了身上的恶习,而且按真善忍要求自己,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1]。

以前,他在工地干活时,有些东西,顺手牵羊就拿回家用了,炼法轮功后,知道是不对的,就给送回去了。

以前,他对其对像非打即骂,炼功后,却反过来了,其对像对他动辄打打骂骂,一次,看他不还手,竟将他掐着脖子按倒在地打骂。过去,她是不敢这样的。而且,二哥炼功后,也与外遇断了关系,堂堂正正的做人。

二哥再也没有跟父母吵过架,他很后悔以前对父母做的不敬的事,变的很孝敬父母。一次,父亲悄悄的和母亲说:“这法轮功是好,能使二儿子变的这样(好)!”

对以前伤害过的邻居,二哥也主动向人家认错道歉,邻居也很高兴。

大法使好几条人命幸免于难

其实大法不仅使二哥浪子回头,有一次还直接挽救了好多条生命。事情是这样的:

二哥的对像在年轻时作风就不太好,其实村里的很多人都知道,只是以前二哥脾气不好,人们都瞒着他,没人告诉他。他虽有一些耳闻,但也没当回事,不过后来,他也渐渐的觉得不对劲了。有一年夏季,他对像很晚了都还没回家,他找了好几个地方,都没有找到。他发现,他经过一个和其对像走得近的男人家,看到那人刚回家,其对像也回家了。不言而喻,他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二哥那时虽然开始修炼法轮功了,但毕竟刚学时间还不长,这种奇耻大辱的事对他的冲击还是很大,他非常气愤,很冲动,非要砍了那一家人,我拉着他,不住的给他讲师父怎么让我们对待这个问题的,好不容易他才平息了下来。不然的话,按他以前的性子,那一晚,真的是要血流成河了。最终,大法的法理让二哥选择原谅了他的对像和那个男人一家。

父亲的葬礼

自从一九九九年,邪恶江泽民发动对法轮功的迫害后。二哥为了给大法说句公道话,去北京上访,后来被非法关押了好几个月,出来后,原来的工作没有了,又因当地公安的不断骚扰,不能正常的打工干活,生活变得艰难,有时真是饭都吃不上。就是这样,有时到父母家,母亲看他没吃饭,让他吃饭,他体谅父母日子也不好过(我和二哥因上访被非法关押,公安逼着要钱才放人,是父母给借的钱),就推脱不饿不吃了,有时一整天都是饿着肚子。

父亲有几十年的肝病,老了发展成肝腹水,加上中共对我们家的迫害,老人精神备受打击,最终于二零零零年正月带着悲愤去世了。

按当地的风俗,父亲应在我大哥(长子)家送葬的,大哥大嫂都没修炼法轮功,大嫂嫌脏,认为父亲的病会传染人,以家里地方小为由提出不想在她家里送葬,提出在二哥家举行。二嫂当时就不愿意了,说没有这样的理,不同意。二哥说那就在我家送吧,我不嫌。二嫂当时就吵吵开了。熟悉的人都知道,要在以前,他肯定比二嫂反对的还厉害。虽然最终葬礼还是在大哥家举行的,但二哥的表现令人佩服。

在送葬父亲后,因分送葬费的事,大哥与二嫂吵了起来,后来大哥把她打了。但二哥没吵没闹,平静的处理了父亲送葬的事。

事后,大姐夫感慨的说:“幸亏老二学了法轮功,要不可要翻了天了。”是,这就是大法的威力呀,使一个浪子变成了一个做事为别人着想的人。浪子真的回头了。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一》〈新加坡佛学会成立典礼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