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内找 修好自己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三月五日】在师尊的呵护下,我磕磕绊绊走过了十九年风云变幻的正法修炼路,我深切的体会到:只有真正的按照真、善、忍法理要求自己,遇到任何事情都能够向内找自己,修去人心执着,才能助师正法,多救人,才能兑现自己的誓约!

一、在家庭矛盾中修自己

我从两岁起,由奶奶一手照看长大。小的时候,我对母亲就有一种抵触情绪,因为母亲看我不顺眼,我和姐姐差两岁,因事争吵,她从不问青红皂白先打我。奶奶看不下去,就说:你问一问谁对谁错,再打,要不然,就俩个都打。奶奶不说还好,一说,母亲打的更重,经常这样。我气不过也没办法,我就很长时间不理她,不和她说话。

长大后,姐姐工作了,爱打扮。记得一九七二年时,姐姐新买了一件淡粉色的确良长袖衫,看见果绿色的好,又买了一件,这是准备买粮的钱。因为那个时候父亲去世了,经济比较困难,家里还有弟弟、妹妹、奶奶。母亲干临时工,一个月只有三十元钱的工资,只能勉强维持生活。我和妹妹哪能有钱穿新衣服?姐姐却买了一件又一件。母亲买粮时,一看钱没了,问后知道是姐姐买了衣服,情急之下,拿我出气,又打又骂的。类似的事情很多。我非常的气愤,怨恨我的母亲。

随着年龄的增长,我渐渐的对母亲比较好了,想着母亲把我们抚养长大,也是非常艰辛,很不容易。处处为母亲着想,宁可自己节省吃用,也要给母亲买吃的穿的。她有病我照顾,领着她上医院看病,花钱多少,从不计较,不管姐妹怎样。

修炼大法后,我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善待母亲,善待所有的人。现在母亲八十多了,生活不能自理,住我家里近一年了。我们夫妻精心照料,可我母亲经常出难题,这使我对母亲的怨恨又起来了,对母亲说话高声,语气不好,发脾气争执。完全不是个炼功人的样子。过后我也知道不对,当时就是控制不住。

师父说:“碰到矛盾了,不管我对我错,会想自己:这件事情我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是不是真的我出现什么不对了?都在这样思考,第一念思考自己、想问题,谁不是这样你就不是一个真正的大法修炼人。这是修炼的法宝,这是我们大法弟子修炼的一个特点。碰到的任何事情,第一念首先想自己,这就叫“向内找”。”[1]

静下心来找自己,发现我对母亲的怨恨心根本没去,遇事暴露无遗,明慧文章《别让党文化挡住回家的路》看后很受震动,再听《解体党文化》,认识到自己还有不好的心需要修去,如:急躁、生气、发脾气、争辩、指责、怨恨、暴躁、说话生硬、不懂礼仪、不够宽容、不顾虑他人、自私等不好的心。有很多我们意识不到的心都是党文化思维。

我们在邪党社会长大,从小受党文化灌输,思想和行为都带有强烈的党文化内涵而不自知。这不是真我,是邪党文化灌输的后天的假我。我是个炼功人不能这样,必须去掉。忽然觉的胸口憋着的一股气一下子没了,身体轻盈舒服。

弟子谢谢师父!我想是师父看我有想修好的愿望,帮我把实质的不好的东西拿掉了。泪水在眼眶里打转,不知师父为我这不争气的弟子又承受了多少!师父说:“作为一个修炼人,就得在常人的环境中修炼自己,魔炼自己,逐渐的把执著心、各种欲望去掉。”[2]在这之后的日子里我时时注意改变自己,不要求别人如何,要牢记师父的话“难忍能忍,难行能行。”[3]清洗、排斥自身党文化毒素。说话尽量平心静气的不生硬;遇事不急躁发脾气;母亲骂我说些不中听的我就当作没听见;想吃啥给她做,端上稀粥不喝说要喝玉米糊糊,我就再做糊糊;给她洗澡,她不洗,等到她啥时候想洗时再洗;水温调到正好,她说把她烧起泡了,我赶快再调一直到她满意为止;她不想上卫生间我就把尿桶提到床前等等。她说什么都依她。我想这是业债也好魔难也罢,该还的都得还、该承受的就得承受。渐渐怨气没了心里也不难受了,我看母亲岁数大了生活不便很可怜,母亲也比以前好多了。我把母亲安顿好我该干啥干啥,不是母亲影响我做好三件事,做不好是我自己的问题。

二、以同修为镜子修自己

党文化干扰人向内找,严重的向外看,满眼都是别人不好,师父说:“真正修炼,就得向心去修,向内去修,向内去找,没有向外去找的。”[2]

我们有一个四人的学法小组,年轻的A同修五十岁,我六十岁,B同修近七十,C同修七十多了。C同修读法时,老是丢字落字,老是纠正,有时纠正她也不听,就稀里糊涂读过去了,A同修很是为她着急:“这是法呀,这能行?!”我也很着急。

究其原因,C同修读法语速快性子急。细想以前刚一起学法时,C同修丢字落字很严重还加字,其实C同修自己也想念好,通过不断的学法,慢慢的C同修读的好多了。而且以前我们学的是师父的其他各阶段讲法,而现在学的是《转法轮》,按理应该比以前学的要多要熟,为什么还不如以前了呢?

交流中,发现是同修有瞧不起老同修的心。同修是一面镜子,向内找发现其实我也有瞧不起别人的心,严重的向外看,虚伪、不够宽容,总觉得自己是一朵花,满眼都是别人不好,比别人文化稍微高一点点,读的好一点点就高傲自大,自以为是了。我发现,我们越嫌弃老同修读的不好,她就越发读的不好。都是我们的人心促成的。问题找到了,不好的心放下了。再学法时,老同修读的好多了,读错时纠正,也能改正。

我有时也参加大组学法,一次在大组学法后兑换真相币,我换了一百元一元面值的真相币,先把钱给了,一看还有一元面值的真相币,我说再换一百元,就又从包里拿出一张一百元的钱给她了。结果,同修说再给一张,刚才换的还没给呢,我说我给过了,同修还是说没给。我愣了一下,没再分辨,就又给了一张。我知道同修不是故意的,证实法的事需要协调又做资料,她很忙,不是很细心的那种人,比较马虎。可啥事也不是偶然的,我省视自己是不是在钱上有问题,把钱看得太重、斤斤计较、有利益之心。比如,我买东西好讲价,改了不少,但还有,看似小事不太在意,其实细微之处见心性,小事并不小。

集体学法是师父安排的,让我们可以比学比修,共同提高,我看到有很多同修包括自己在内,老觉的自己修的还不错,眼里、心里满是其他同修的执着表现,为其他同修的不精進着急、上火、指责,甚至怨恨其他同修不知道向内找。有个同修就说:“你怎么老盯着我?”同修的话让我吃了一惊!赶快向内找自己,想想,自己真的修好了吗?是不是用自己的观念在衡量?那事要放到你身上,你能比同修做的好吗?要转变观念归正自己、要以要求别人的心来要求自己,以宽恕自己的心来对待别人,其他同修修上去了,我们自己不实修,能圆满吗?不能眼睛老盯着别人,同修有师父管,我们看到问题点一点就行了。不能执着同修的执着。有师在有法在,同修们都会归正的。

在修的过程,也让我体悟到,我们心性关过不好,讲真相救人就受影响,世人不是不听不接资料,就是说不好的话,还有当面撕资料的,真是痛心!师父一直都在给我们修好自己的机会,只是我们在强烈的自我以及后天观念驱使下,浪费了很多提高的机会。我们要珍惜今天的修炼机缘,不要自我表现,不要妄自尊大。意识到了自己的不足,认识到不足了,要以坚强的意志力去修去实践,光限于认识到是不行的,要实实在在的修下去,真正放下人心,从根子上彻底抛弃党文化,才能兑现誓约多救人,才能跟师父回家!

这是我目前的一点粗浅认识,如有不正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谢谢。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什么是大法弟子〉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法解 》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