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发生在大兴安岭的迫害案例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九月十七日】前几天正值农历七月初七(阳历8月27日),这个时节正是花红柳绿的季节,可是在黑龙江省大兴安岭大部份地区气温明显下降,一些地区(漠河县、塔河县等地)天下飞雪和冰雹,山上、农田、树上、汽车、建筑物等处覆盖了薄薄的白雪,有的街道路段甚至有了较厚的积雪。这场雨很蹊跷,覆盖了大兴安岭大部份地区,并伴有冰雹、飞雪、大风、暴雨,有的地区阴雨天持续到了八月三十日。人们都纷纷议论,夏日飞雪一定是天在警示世人,人间有大冤情。

人间有奇冤,天地必有异象。而今这场夏日飞雪,在向人们警示什么呢?自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很多法轮功学员被虐杀,成千上万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伤、致残,被开除公职、或家破人亡,被绑架关押、抄家、强制洗脑、酷刑折磨、非法劳教、判刑、绑架精神病院,甚至被活摘器官谋取暴利。远的不说,仅在二零一七年上半年大兴安岭地区,就有许多法轮功学员遭受骚扰、绑架、抄家、逼迫、关押、勒索、判刑、酷刑摧残、失去工作等等迫害。

呼中区75岁刘景勋被冤判三年入狱

刘景勋老人,家住黑龙江大兴安岭呼中区,二零一五年七月十八日被绑架后,一直被非法关押在呼中看守所,呼中看守所解体之后,又被劫持到塔河看守所继续关押迫害。

刘景勋被非法关押在塔河看守所一年多后,被冤判三年,上诉大兴安岭中级法院后,非法维持原判,在二零一七年三月十一日,刘景勋被劫持到黑龙江省泰来监狱迫害。刘景勋被劫持到泰来监狱十监区,恶警杨中付指使恶徒不让刘景勋睡觉,并且天天晚上折磨他至凌晨,白天照样逼他出工干劳役,受尽煎熬。

好人宫本花、陈焕华被判刑三年

大兴安岭加格达奇法轮功学员宫本花、陈焕华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八日,分别被当地法院非法判三年。

宫本花、陈焕华被关押加格达奇看守所期间,不让家人见,不让送衣物等日用品。大兴安岭的冬天室外零下三十多度,开庭时,宫本花、陈焕华却被穿着单衣单裤、拖鞋。宫本花、陈焕华分别被非法判刑三年。二零一七年一月三日,宫本花、陈焕华被绑架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继续迫害。

加格达奇86岁曲淑云和于芹被冤判三年

曲淑云老太今年八十六岁,因为修炼法轮大法,虽然八十多岁身体一直很好,可以独自上街,还照顾九十多岁的老伴,可是老人家却因为传播法轮大法的真相被冤判三年,缓期三年。

二零一六年七月二十九日,曲淑云和于芹(65岁)外出时,被劫持到卫东派出所,被非法搜身,抢走背包及法轮功真相期刊。她们被分开审问,曲老太家的钥匙挂在脖子上,警察抢钥匙,曲老太不给,警察就拿出剪子剪断钥匙绳,抢走钥匙到曲老太和于芹家抄家。于芹被绑架到加格达奇看守所,曲老太被放回。之后加格达奇公安局三番五次骚扰曲淑云老人,要老人到公安局去。总给老人的孩子打电话,不让家人消停。

曲老太被警察五次骗走,第五次是曲老人被骗去开庭,开庭过程只几个警察在场。开庭时于芹被戴着手铐。几个警察拿着提前编造好的黑材料念一念,就给曲淑云和于芹冤判了三年。

加格达奇张立军被绑架关押十五天

加格达奇法轮功学员张立军先生在二零一七年二月八日在光明小区发真相资料时被绑架,被非法关押在加格达奇看守所十五天。

塔河县杨宗波被冤判一年

二零一六年一月杨宗波先生去塔河县国保大队,想要回被国保队长崔玉芝等人抄家抢走的身份证等个人物品,结果被崔玉芝等人绑架到塔河看守所关押一年。杨宗波被冤判一年,二零一七年一月才被释放回家。

加格达奇张桂芝、李桂兰、王云峰在街上被绑架

张桂芝,女,七十九岁,家住大兴安岭加格达奇。二零一六年八月十八日早上张桂芝老太在街上,警察过来就把张桂芝、李桂兰、王云峰三人绑架了。

两辆警车把三位法轮功学员拉到了加格达奇公安局,国保大队长李海龙、张立刚记录捏造黑材料,还有一个警察录像,三个学员被分开隔离审讯,被逼问,一天不给吃饭。三人被非法抄家。抄家时王云峰不配合他们,他们就强行把王云峰抬到车上绑架走。王云峰被绑架到加格达奇看守所关押了几个月。

李桂兰因血压高被放回家。二零一七年刚过完年,李海龙等警察又要对李桂兰判刑,他们找到李桂兰的儿子,李桂兰患了脑梗,在炕上躺着,警察们还是不想放过李桂兰,他们还是又要诊断书什么的。

塔河高淑英传真相被绑架

二零一七年四月十六日,法轮功学员高淑英在散发真相时被塔河建设派出所绑架,被国保队长崔玉芝,警察韩德刚、吴忠签等人强行拉到塔河县公安局,强行抄家,把家中日用品,缝纫机、中性笔、格尺、家电、大法书等个人物品抢走。还硬拖着背着去医院体检,高淑英身体虚弱看守所不愿意接收,崔玉芝硬把高淑英塞到看守所里,高淑英身体出现危险奄奄一息才释放。高淑英回家后,崔玉芝等人还到过高淑英的父母家骚扰,给高淑英和家人身心造成了极大的伤害。

女大夫王友杰被绑架关押

大兴安岭塔河县法轮功学员王友杰女士,是塔河县医院儿科大夫。二零一七年七月九日被绑架,非法关押在塔河县看守所。七月二十六日左右,王友杰被释放回家,但是其单位塔河县医院不法人员逼着让她写保证书。不写就不让上班,还说让她下岗。

韩家园赵培金被警察骚扰

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二日上午,大兴安岭地区韩家园林业局公安局国保大队长宋雨带领警察王兴辉,和韩星派出所副所长徐大光及片警刘瑞宏四人穿着警服突然闯进法轮大法学员赵培金家骚扰。片警肩上还带着摄像头录音录像,还拿着本作笔录,问本人的情况和孩子的信息。这几年中,公安局国保警察不断有电话骚扰和片警上门骚扰,给赵培金和家人带来很大的伤害。

加格达奇多位法轮功学员被骚扰

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四日,大兴安岭加格达奇公安局各派出所警察又以控告江泽民为由,对当地法轮功学员进行又一轮骚扰迫害。法轮功学员受到敲门干扰,或家人接到警察电话骚扰等。有十多位法轮功学员遭到不同程度骚扰、绑架。

四月二十四日下午三点多钟,老年法轮功学员刘亚香被片警劫持到派出所。警察接着又回到她家抄家,搜走家里的小音箱等私人物品。

东山派出所片警到法轮功学员尤淑贤家骚扰,恰逢妹妹尤淑芳从北京回来,串门的法轮功学员王淑贤也一同被劫持到派出所。警察抄家抄走十几本大法书,三个人一直被东山派出所非法关押到零点之前才回家。家里的亲人都受到很大的惊吓。

四月二十四日晚二十点多,光明派出所四名警察非法闯入张桂芝家,进屋就喊:你们写诉状反党等,强行抢张桂芝家大法书,七十九岁老人拼命保护大法书,但还是损失多本大法经书。警察闯入张桂芝家时,正赶上来家串门的法轮功学员宋玉兰和一王姓男学员,警察就强行把三人劫持到光明派出所。警察逼迫老人按手印,还声称要老人交三千元钱,到第二天凌晨一点多才把老人放回。

同时被绑架的宋玉兰,警察要勒索七百元将其放回,被拒绝。警察半夜对宋玉兰家抄家,抢走电脑和法轮大法书籍等私人物品,声称要拘留宋玉兰十五天。

四月二十五日七十多岁法轮功学员张惠霞在小区行走,突然开来一辆警车,从车上下来卫东派出所警察,抢下张惠霞的包就翻,强行把张惠霞拽上车,把张惠霞拉到加区公安局。两个警察劫持着张惠霞回家,进屋就翻,抢走四十多本大法书,张惠霞抱着师父法像,从外面又来一警察抢走法像就跑。

阿木尔女干部里玉书屡遭绑架、毒打

二零一七年三月十八日上午,里玉书女士在邮局办理寄给中央电视台等几个部门的信件。这时,阿木尔公安局国保大队李延军等三个警察过来,抢走信件,并揪着里玉书到阿木尔公安局,把她摔在地上,一个四十岁的警察踢她、打她耳光,边打边骂。警察又搜里玉书身上的钥匙,去非法抄家。

里玉书被拖到派出所的审讯室里,做笔录,警察说要判刑。他们非法抄家后,把里玉书放回家。

七月三十一日,里玉书在阿木尔车站被车站三个警察拦劫、照像,要求去车站派出所,里玉书不去,准备回家,他们一边拦截、一边照像,走了一段路。阿木尔国保警察开车来了,一警察上来就将里玉书“啪”的猛拳推倒在地,并破口大喊,又狠狠的拖上警车,到公安局把她拖下车,又拖到审讯室,照像、录口供、里玉书不配合,当天将里玉书放回家。

里玉书女士年近七十岁,在黑窝里十几年受酷刑摧残,回家三年多仍被警察严密监控,完全失去自由,时常被抄家,遭毒打。国保大队长竟无赖的说:“你在任何一个地方出现,当地警察就可以抓你。”

劲松林场纪淑兰被骚扰

二零一七年二月二十四日下午,劲松林场纪淑兰和几个法轮功学员正在学法,片警杨颜东和另一个警察闯入纪淑兰家,给了纪淑兰一张防盗防骗的卡片,纪淑兰接过卡片,就听“咔嚓”一声,那个警察给纪淑兰照相了。纪淑兰把他们送到院子里中,又听“咔嚓”一声又给纪淑兰照相了。大兴安岭松岭镇派出所也对诉江法轮功学员进行骚扰。

法轮功是高德大法,已经弘传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法轮功学员以真、善、忍为标准修心向善,赢得了全世界善良民众的尊敬。修炼法轮大法,制作和散发法轮功真相资料在中国是完全合法的。

人间的奇冤必会震动上苍,十八年来,中国大陆出现的灾祸,地震、洪水、萨斯、各种天灾人祸频发,这难道不是上天在警示世人吗?江泽民一伙对以修真善忍为本的善良好人残酷的镇压,此冤之大,空前绝后,残绝人寰,中共甚至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卖钱谋取暴利。七月初七出现的风雷暴雨,冰雹、飞雪从天骤降,是在向世人警示,在中国大陆仍在发生倒行逆施、好坏不分迫害信仰真善忍的好人的奇冤!

迫害善良的法轮功学员,迫害好人不会有好下场。若不醒悟,继续跟随江泽民迫害法轮功,何止是飞雪风沙疾病,一定会遭到上天惩罚,人间的法律也不会饶过。这场罕见的七月飞雪是上天在警示世人,天灭中共时,千万别成为它的殉葬品,赶快寻找法轮功真相,退出中共党团队。法轮功学员冒着危险把真相送到千家万户,在自己遭受严重迫害的情况下,还要苦口婆心的讲真相劝善,就是为了让人远离灾祸,拥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