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习以为常的党文化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三月二十八日】党文化在中国大陆每个人身上或多或少都存在着,领导阶层尤为突出,人的思想长期被党文化灌输浸泡,潜移默化、习以为常而不自知。以前我在单位是分管党务工作的,是一个党文化比较严重的人。修炼二十几年来,因我没有认识到党文化的危害性,所以没有重视修去它。去年,通过几件事情的心灵触及,我才如梦初醒,觉察到党文化是我修炼路上的严重障碍,不光阻碍我提高,还影响到大法工作的整体配合及家庭的和谐。

下面我把修去党文化的体会写出来,与同修交流,不妥之处,请指正。

一、在帮助同修中修去党文化

去年春天,得知某村A、B俩同修矛盾很大,几年都不搭话,周围同修劝说无效,很为他们着急。于是我就主动和几个同修去帮忙协调一下。先把A同修找来,让她说一下事情的来龙去脉。她一开口就气不打一处来,愤愤不平,说B自私、贪婪、欺负她,专占她的便宜等等。越说越气,很激动,还说B是坏人,还不如一般常人。我有些听不下去了,就打断了她的话说:她是同修啊!你怎么这么说话呢?难道你就没有问题吗?出现问题要向内找啊!她很不服气的说:我没有问题,我是受欺负的,她做的坏事要遭报应的!我期待她遭报应!

听到此言,我很震惊,声音有些严厉的对她说:你怎么这么不善?还期盼同修遭报应?同修有问题你要给她指出来,不能把她推出去,你这种向外找,不修自己的做法是很危险的,赶快找找自己吧。这不是修炼人的状态啊!A好象没有听到我的话似的,继续说:B想和我和好,但我一直不容忍,不想和她来往,永远都不原谅她。

从A同修的一番话中,在场的同修都看出了她有不让人说的强大执著,这可能是她俩矛盾的主要方面。于是,大家你一句我一句的想从法上和她交流。当她看到大家都没有说她好、顺着她说话时,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大发雷霆,快速离开了,使交流中断,不欢而散了。此时,我们认识到了是我们心急了,使同修不能接受。一同修坦率的给我指出,说我说话生硬,语气缺乏善,带有指责埋怨的因素,触动了同修恶的一面。

晚上回家后,我很沮丧,有点委屈,觉的好心没好报,也自责帮了倒忙。我问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呢?我的态度不善根源在哪里?夜里躺在床上,经过认真的反思,我看清了自己的问题:是在单位上班期间,邪党那一套领导作风一直存在我身上。那时批评指责别人是家常便饭,制定企业奖罚制度的是我,执行制度的还是我,只要谁违反了规定定罚不饶。为此曾得罪了几个人,曾有好心的人对我说:你人是好人,就是太认真了,得罪那些人干什么?当时,我在单位是分管党务工作的,执行的是邪党的方针政策,管理方式是强制、斗争那一套邪党文化。这些恶习带到大法中来是行不通的,是大法弟子必须要去除的。

师父说:“我经常讲一个人要是完全为了别人好,而没有一丝自己的目地和认识,讲出的话会使对方落泪的。我不只教了你们大法,我的作风也是给你们留下来的,工作中的语气、善心,加上道理能改变人心,而命令永远都不能!”[1] 对照师父的法,我很惭愧,我只想改变别人,不想改变自己。同修是一面镜子,她身上反映的问题是对着我来的,自觉清高、强势、争斗、报复等人心我都存在,只想自己痛快,不想他人的感受和接受能力,这不和大法扭劲了吗?我清楚党文化不去掉是修不出慈悲心的,一定要修去自身的党文化。

A同修恶的表现,让我也找到了自己恶的表现。几年前,我对曾举报我的人遭恶报,也有幸灾乐祸的心。今天看到A同修希望B同修遭恶报的心,引起了我对举报人的负罪感了。她之所以对大法犯罪,是因为我没有给她讲明真相,没能救了她,虽然我也和他们夫妇俩讲过几次真相,因自己修的不好,层次不高,没能真正的救了她。如果她明白了真相,就不可能出现她家遭恶报,我家遭迫害的悲剧了。想到这些,我从心里觉的举报我遭恶报的那对夫妇是很可怜的。我尽量的弥补自己心里的遗憾:详细的给她讲了善恶有报的法理,在日常生活中多帮助和关心她,帮她干一些她干不了的活。她知道自己做了亏心事,对不起我们,还怕我报复她,在我面前很拘束。现在,她真的变了,再也不干那些缺德的事了。

二、在营救同修中去除党文化

去年五月份,我市有个同修被绑架到异地看守所,我们去找家属,希望他能配合大法弟子去要人。但不管我们怎样劝说,他就是不答应叫大法弟子参与此事,避开我们,自己偷偷的走后门,托关系送礼,给我们营救同修造成了一定的难度。时间一天天的过去了,营救工作没有什么進展。后来,参与营救工作的一个同修,就在大法弟子中发动征签活动。当征签表集中在一起后,我们发现其中有几张纸上的名单全是一个笔体,不难看出是一个人代签的。后经查对,有的人根本就不知道此事也被签上了名字。这种不真实的名单是背离大法原则的。在几个参与营救工作的同修凑在一起交流时,我严肃的提出了这个问题,并和同修分析了其中的利害关系,明确表明要立即停止这项征签事项。我的话引起了在场那位提出征签同修的强烈不满。各执己见,最后也未能达成共识。

回家后,我心烦意乱,寝食难安,认真查找自己:为什么又把事情办炸了?想来想去,还是身上没去掉的党文化作怪。简单的工作方法,批斗式的交流,党八股的点题方式,哪一样不是党文化的东西?不但事没有做成,反而挫伤了营救同修的积极性,同修的热诚被我一盆凉水浇到底,今后可怎么配合啊!我心里难受,同修那里可能更难受。我决定去掉面子心,亲自上门向同修赔礼道歉。

两天后,我去了同修家,她一开门,我真诚的告诉她:我是来负荆请罪的,对不起,我身上的党文化太重了,伤害了你。同修也满脸堆笑的说:我在家也难受极了,两天两夜的向内找,我这个人太强势了,不愿让人说。我说:你别生气了。她赶快说:生什么气啊,谢谢还来不及呢!咱俩的性格正好相反,如果经常在一起碰撞,才能提高的快呢。

就这样,我俩的矛盾在向内找的法理指导下很快的化解了,心性也升华了,我觉的心里象开了一扇门,身心从未有过的轻松愉快,象破了一层壳似的。我心里感恩师父,是慈悲伟大的师父把我们心性各异的人溶在了一起。因我们整体配合达成了共识,本来家人得知要判刑的同修很快安全的回家了。

三、在家庭中修去党文化

通过和同修的几次碰撞,我认识到了我身上存在的党文化毒素,也认识到了尽快去除党文化的重要性和紧迫感。我希望能得到老伴同修的帮助,就真诚的和老伴说:我这些日子让党文化搅的到处碰壁,我也真认识到了它的危害了,我真想赶快去掉它。你看我在家里是不是也有党文化?老伴平心静气的说:还不少呢!都象你这样的,日子还过不过?修炼了,什么也不干了,哪有女人味!扫地、搞卫生、洗衣服你干过吗?上班期间你工作忙,哪样活不是我干的?退休了你还让我干!饭也不会做,只能糊弄事,炒菜什么味也没有,象猪食。我跟你过的冤死了!找你这个老婆什么用也没有。看人家一个个吃的胖乎乎的,咱一点也不长肉。最后,他有些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当时听到他说的这些话,我还有些不服气的为自己辩解,对他说:修炼人吃什么填饱肚子就行了,还执著吃啊!你是太挑食了,你也太会过日子了,不舍得花钱,巧媳妇难做无米之炊。他看我不接受也就不再说了。

后来,我静下心来,回忆了一下自己在家中的行为,觉的老伴说的都是事实。确实我不会干家务活,有时,有空闲着也不愿动手去收拾一下卫生。东西乱放,都得老伴给收拾。早晨起来,我想背段法,老伴就把地扫干净了。他的衣服都是他自己洗(长期养成习惯了),做饭三下五除二,不管好吃不好吃,吃不来就吃咸菜,他真成家庭主妇了,站在他的角度来看,也真是太委屈他了。

想到这些,我不由的问自己:我为什么会这样呢?问题还在党文化上。我从结婚以来,思想经常出现“妇女翻身得解放”、“妇女能顶半边天”、“男人能干的事情女人也能干”的党文化词句。在人中争强好胜,老想当女强人,出人头地。把男人当成了配角,老想压制男人,推翻传统文化。在家庭中忽视了女人应尽的责任和本份。我在家庭中的行为,正是符合了当今世上“阴阳反背”背离传统文化的变异行为。连儿媳妇都看不上我,埋怨我不会照顾她公公。

通过大量的学法,现在我认识提高了,观念也转变了,开始学着做家务活。我和丈夫是同修,做事我要多为他着想,多给他点时间学法,因他文化低,学法慢,跟不上,为此,他经常情绪低落自卑,这与我对他的关心帮助不够是有关系的。平时,我只管自己抢时间学法,家里的琐事大多是他干,占用了他很多的学法时间,我却熟视无睹,心安理得。我真的太自私了,感到很对不起丈夫,也很后悔。

经过认真向内找,发现我身上还存在不少的执著心,一切也都源于毁人的党文化,我一定会修去它,以谦卑的心态对待一切,真正以法为师,做个真正合格的大法弟子。

感恩师父的教诲!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清醒〉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