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没有捷径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三月二十八日】得法那年我刚二十九岁,还很年轻。修炼至今已二十年了。真是太快了!一路磕磕绊绊走过来,做过很多事。曾经三次進京证实法,也因为发资料、讲真相被非法拘留、劳教过。曾经邪悟走过弯路,后来在同修的帮助和师尊的点悟下,走回到大法中。后来又在本地区做协调,学技术,组建资料点,轰轰烈烈的做了一些事。

一、做事不是修炼

那时候,就觉的自己能做很多事,常常是白天奔波,晚上熬到深夜。不知不觉中,自我越来越膨胀,干事心、显示心、争斗心、证实自己不让人说的心越来越强,和同修间的摩擦也越来越大。因为有很多事要做,又不能静心学法,同时同修又不能很好的配合,我的怨恨心和不平衡心也越来越重。师尊一度在梦境中点化我“愤愤不平”,我也明白,可就是苦于不知道怎么去掉。

一方面,我心里明白作为一个大法弟子是身负使命的,应该担当起自己的责任;另一方面,因为学法不够,不会实修,做不到无条件向内找,很多执着心都没有修去,心性没能真正的得到提高,同修之间的摩擦、矛盾越来越尖锐,一些根本的执着和隐藏很深的东西暴露出来。有一段时间同修们对我好像都很有意见,我一度有被修理的感觉。我的修炼状态越来越差,疲惫、倦怠、怨气冲天。诉江后又遭到邪恶的骚扰、迫害,怕心又加重了。

我感觉我快走不下去了,觉的身体发沉,无论怎么使劲就是提不起劲来了。自己也很着急自己的状态,有时候甚至会想,算了,修到哪算哪吧。

二、被棒喝

我地有一位年轻同修,年龄差不多是我的小辈了,比较注重心性的修炼,后来这位同修也勇于担当了一些证实法的事情。之前也一直听到个别同修在我面前提起她如何如何,我也和这位同修有过几次接触,交谈中也感觉这位同修在向内找和修心性上挺用心的。可是,这位同修说话很尖锐,性格是比较有棱角那种。自己当时还放不下身段、面子,根本做不到用心和同修交流,更不可能把自己内心的困惑和问题说出来,让同修给分析分析,甚至有排斥和妒嫉的心理。心里想她才多大,能悟多高,当初证实法、走出来也没见着她呀……

一次偶然的机会,师父安排我和这位同修见面。当我非常沮丧的说出我的迷茫和困惑时,没想到这位同修竟然非常严厉的数落起我来,言辞尖刻,不留情面。她说她观察到我根本就没有修,根本就不会修。“别看你修炼了二十多年了,只不过是个常人中的好人罢了!”同修说了很多。

这些严厉的话一句句打在我的心上,我竟觉的好痛快啊!难道不是吗?一直以来无论是同修间的摩擦还是家庭中的矛盾,我不是都没有把自己当作炼功人去对待吗?不能包容有不同意见的同修,把批评、指责都当成是挑刺,甚至产生怨恨和不满;在家庭中还是以我为大,一遇到冲击心性的事,就在丈夫面前大发雷霆,和婆婆之间,婆家姐妹之间的恩怨,还深深的埋在心里,经常愤愤不平……我哪里像个修炼人啊,我失去了多少次向内找、提高心性的机会啊!我怎么这么执迷不悟呢?我真是悟性太差了啊。难道做事能代替修炼吗?师父说:“不修这颗心,谁都上不去。”[1]自己为什么就不能真正的实修呢?说句严重点的话,我这是假修啊!

回家后,我大哭一场。那个痛啊,我真是后悔啊!觉的自己真是白白浪费了这么多年的宝贵时间,我发自内心的觉的对不起师父,我怎么会这么愚钝呢?自己没修好,也没有把这一地区的同修带好啊,这不是有罪了吗?

三、踏踏实实的在提高心性上下功夫

修炼没有捷径。我意识到我浪费的时间和机会太多了。我要修自己啊,我不能再混下去了,我要把住心性一颗心、一颗心的去修啊。

比如去争斗心。我的争斗心太严重了。和同修之间经常争论不下,经常觉的自己的意见是对的,是站在整体上考虑问题的,而对方的意见则是片面的,有时还奇怪怎么对方就不理解呢?关键是过后还会在心里纠缠一段时间,甚至心怀不满和怨恨。后来我意识到这是强烈的争斗心和证实自我的表现。师父说过:“在神来看一个修炼人在世间,你的对和错根本就不重要,去掉人心的执著反而是重要的,修炼中你怎么样去掉人心的执著才重要。”[2]师父也多次说过天上的神也要商量、协调的:“他们是什么心态呢?是宽容,非常洪大的宽容,能容别的生命,能真正设身处地的去想别的生命。”[3]我为什么就没有容人的雅量呢?

就从放弃自己的意见,不与人争辩做起!有一位老年同修对我一直有看法,总是对我意见很大。在我的眼里看这位同修党文化严重,怕心重,非常执着自我等等,我们在一起商量什么就是戗。有一次不知为什么事,这位老同修当着一位同修的面对我大发脾气,我意识到我的辩解只会使他更加恼火,于是,我选择不再辩解。听着听着,我突然意识到人家这不是在帮我提高的吗?我那点人的意见有什么可说的呢?我早就应该高姿态了啊!我第一次很平静的听完了同修的指责。过后,这位同修对我的态度有了很大的改变。

还有一次,我们几位同修一起说一件事,只要我一张口,这位老年同修就立刻严厉的制止我不要说话,让我听另一位同修说。可是几次我都觉的那位同修说完啦,好像轮到我来说说啦,这位老年同修就突然恼火的制止。一连几次。我赶紧打住,在心里笑自己:怎么就不长记性呢?过后,听别的同修说,这位老年同修也觉的当时那样对我挺不好意思的。后来和这位老年同修在配合协调上也不那么拧劲儿了。都是自己没修好造成的啊!

还有怨恨心。我这个怨恨心可太重了。早年,我在婆婆家受了很多委屈。几十年了,和婆家三个姑子的恩怨都没解了。一想起年轻时她们欺负我的事就恨,一想起二姑子的利害劲和她说的那些霸道的话就放不下,有时想着想着就恨起来了。也很着急自己,怎么就是不会反过来看问题呢?一到事上就心血冲头。不行,得修掉这个怨恨心!一次家庭聚会上,二姑姐突然又对我出言不逊,说我不听话的话要扇我耳光,还要“挖我一脸萝卜丝”(就是抓脸)。要知道这可是当着众亲友的面说的啊!要在以前,我可要恼死了。可是奇怪的是那天我很平静,我控制着自己不动心,就是不动心,这是要过关啦。这不是去面子心的好机会吗?

还有修口的问题。我这个人性子很直,说话就不爱绕弯子,自己知道的事还憋不住,好实话实说。自己也认为这是优点,不拐弯,觉的自己真。很多同修也喜欢我这个特点。可是我可真在这个问题上栽跟头了。早几年,因为看不上一位同修,又不修口,在同修间学话,导致这个同修和家人同修之间闹了大矛盾,以致这位同修非常怨恨我。我起初没认识到自己问题的严重性,其实就是不想正视自己的问题,还有掩盖和面子。后来这位同修被绑架,我心里非常难过,觉的自己对不起同修。再后来这位同修出来了。突然有一天,这位同修又对我不满了,而且不愿意见我了。我觉的好突然!觉的我已经很小心了,而且觉的心里跟这位同修很亲(其实是同修情重),根本没心伤害她呀,怎么又怨我?而且别的同修还捎信说人家恼死你啦!我真的想不通,委屈、憋气。后来,我明白了,这是不同的观念之间造成的矛盾。自己是直性子,自己觉的很正常的话可能在她听来就很重了,自己还是没有替人着想啊。这直性子的背后其实是一个自我。为什么委屈、懊恼?是因为面子受伤害了。唉,全是心性问题啊!还有妒嫉心和不让人说的心也修的不好,还有很顽固的色欲心。这些都是有待我抓紧精進去掉的。

四、重视学法

重视学法的问题,师父在各地讲法中不知千叮咛万嘱咐了多少遍,可是我就是重视不起来。以前总以大法工作忙等等为借口不重视学法,后来状态越来越差了,感到好象学法也没有多大作用似的。总觉的自己满心的怨气和不平,还有各种矛盾好像也不是通过学一讲法就能去掉的。其实,这已经是严重的不信师不信法了,已经很危险了。

记得前几年有位同修要出国,可能会见到师父,问我有什么话要跟师父说,我突然哽住了!我真的不知道该跟师父说什么好,只觉的自己做的不够好,对不起师父。晚上梦到两个同修在看《转法轮》,我也凑过去看,竟看到满书都是师父的形像啊!我心里想,我也得回家多看看书啊。醒来后知道师父是点悟我要多学法!可是,我就是没有重视起来。再后来又玩起了微信,更糟糕了。头上经常像灌了铅似的,昏沉沉的。

去年放暑假,我就想我得有个计划,暑假最好把《转法轮》背下来。可是假期过去一半啦,我还在那磨叽呢。我想这样不行啊,我必须在学法上有个突破。我以前是背过法的,断断续续的有三遍吧。可是那时候背法很多时候好像是为了显示自己也能背法,比别人背得快,并不是真正的为了指导修炼而背,背法效果就可想而知了。

这次因为有了以前的基础,背起来也不觉的有多难了。我想在开学之前背完,于是时间抓得很紧。有时候,上午背,下午背,晚上还背。这次是试着一个小标题、一个小标题的背。有的一讲连着背完,有卡壳的就翻开书看一眼,加深记忆。我从来没有这么大密度的学过法,这是第一次。

这次学法让我真正认识到多学法太好了!二十来天时间,我就是这么每天挤时间背法背过来的,觉的怎么时间过得这么快啊。通过背法,对法的理解加深了,才明白师父为什么经常强调要多学法。师父说:“我把我的能力注入到这部大法中,你只要学你就在改变,你只要学你就在提高,你只要学到底你就能圆满。(鼓掌)”[4]觉的自己以前真是悟性太差了,奇怪自己以前怎么会老觉的自己修的不错呢?

背到第二讲的最后,看到师父说:“每个班上总是有那么百分之五、百分之十的人跟不上。”[1]以前老觉的是说那悟性不好求师父给看病的人的。现在觉的自己就是那百分之五、百分之十的人啊!背到第八讲“谁炼功谁得功”[1]这一节时,师父说:“这么好的功法,我们今天给你拿出来了,我已经捧给你了,送到你家门口来了。这就看你能不能修,能不能行。你要能行呢,你就修下去;你要不能行,你要修不了,那从此以后你再别想修炼了。”[1]我难过的流泪了,觉的如果修不好,真是对不起师父啊!这是万古机缘啊。

这一段时间在加强背法,好像心里也没那么多闹心的事了。很多时候,一遇到问题,马上就能想到师父法中说的话,自然就知道如何做了。当然也有很多明明知道是去什么心的,还是做不到。但是毕竟比以前心在法上的时间多多了。

还有,很多心里过不去的结或者是执着心,在坚持背法的过程中渐渐的看淡了,看开了,觉的不就是那么点事吗?算了吧。我想起师父说的话:“人就象容器一样,法装多了,特别是这是宇宙大法,他就会使人有正念,使人在起正面作用,肯定是这样。”[5]

最近看到海外一位同修写的一篇体会《学法和背法的一点修炼体会》的文章,感触很大,觉的这个时候看到这篇文章绝非偶然。同修很注重学法,特别是同修背法的体会对我下决心背法、下决心背下去起了很大的促進作用。同修背法一直在继续,而且专门用心整理容易出错的地方,加以比较。背法使同修溶于法中的时间明显大于陷于常人中的时间,而且学法的时间明显增多,很多零碎时间能用来学法,有时甚至一觉醒来就开始背法。同修说:“背法状态特别好的时候,我只要大脑一闲下来,不需要用脑的时候,头脑中自动就开始背起法来。那时候心态也很好,感受到溶于法中的快乐!”同修的做法使我大受鼓舞,我想说的是背法真好,我决心也要一直背下去。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曼哈顿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美国东部法会讲法》
[5]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