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 解开婆媳怨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三月二十八日】俗话说:“婆媳是天生的对头”。对于刚刚踏入社会、初为人妻的我来说,也是无可避免的面临这千古难解的婆媳难题。

我和婆婆解不开的结

丈夫弟兄三个,他是老大,温和孝顺。初嫁到婆家,尽管我每天上班站着工作十几个小时,回到家我也处处小心,笑脸轻声,不敢有怨言。丈夫切菜我剥蒜、丈夫炒菜我端盘子,盛饭、盛粥伺候一大家人吃饭。常常一大家人快吃完了,我和丈夫炒完最后一道菜还没上饭桌。残渣油盘子、脏碗,毫无疑问,五冬六夏都是我一个人洗刷。过年擦门窗、擦墙砖、地砖也是我个人的“专利”。我说:“快过年了,吃完午饭咱们擦擦窗户吧。”谁知道吃完饭“呼啦”一下,所有的人横七竖八的占满了沙发和床都午睡去了。剩下一个傻了眼的我,打扫完残羹剩饭,光窗户玻璃我自己就擦了两个下午,我无可奈何的忍气吞声,还不能说。

清早不管几点,只要听见婆婆起床的动静,我不敢贪睡,立马起床,晚上待婆婆睡下,我才敢睡觉。 同事们背后也感叹的说:“你看她就象谁家的小媳妇一样。”我自己也觉得心苦、心累,好在我和丈夫只是在那儿吃饭,偶尔住上一晚,多数时间住在自己的小家,几年来还算相安无事。

我和丈夫都在国企上班,我是计时工资,工资低,不能迟到、不能早退、不能请假,工作很辛苦。儿子出生,休完半年产假必须去上班,六、七个月的孩子没人看,幼儿园不收。我自己也是急得火烧火燎的,恨不能不上班在家看孩子。婆婆、公公从国企退休,才五十岁,说什么也不愿意看孙子,我想请保姆,婆婆要面子也不同意。

婆婆勉强接过孩子,背着丈夫摔盘子摔碗的给我脸色看,当着丈夫的面,对我就又关心又照顾的。背着我又给丈夫挑拨说我坏话还让我听见了,表面上我忍下了,可气得我午饭也没吃就上班去了。日积月累,矛盾越积越大,终于有一次在大年初一的中午,婆婆挑事指桑骂槐的指着孙子骂我,我没忍住,和她吵了起来。婆婆气急败坏的指使小叔子来打我,被丈夫和公公拦住。我带着儿子离开了那个家,从此和婆婆家断绝了一切往来。

大法改变了我

一年多以后,法轮大法洪传到我们县城,我幸运的得到了万古难遇的法轮佛法。我见缝插针如饥似渴的学法、炼功,不知不觉我这个风一吹就倒的“林妹妹”尝到了无病一身轻的美妙!我的胃炎、关节炎、贫血、眩晕、内痔、囊肿等各种顽疾都消失了。

随着不断的学法,和同修们交流,我明白了吃亏不是坏事的道理。我的心态在变,心性随着佛法修炼在升华,工作中兢兢业业,也明白了人与人之间的因缘关系,也许哪一世我曾经同样伤害过婆婆,这一世要偿还。

转眼婆婆公公的生日到了,很巧,他们是同一天生日。适逢月底,我用家里仅有的五十元钱给婆婆、公公买了一个高级鲜奶蛋糕,又带上家里仅有的一条高级烟(不知丈夫从哪得来的中华烟),去给两年不来往的婆婆、公公过生日,婆婆拉着我的手激动的直抹眼泪。

又快过年了,我自己在北风呼啸的院子里擦窗户,一下午的时间,两只沾满凉水的手背被北风吹的布满了密密麻麻的小口子,一连擦了两个下午,我没有一丝怨恨,相反心里却无比的快乐,感恩师尊的眼泪在眼睛里直打转。婆婆告诉邻居:“法轮功叫人光做好事,是行善的!”

迫害中坚持修炼

一九九九年七月,风云突变,邪恶的江泽民利用手中的权力一手挑起对法轮功的迫害,株连九族式的残害政策,使所有不明真相的亲朋好友、同事、街坊邻居都人人自保,纷纷远离我们,唯恐被牵连。精心策划的天安门自焚伪案毒害了所有的人,甚至我的亲生父母、兄弟姐妹也都纷纷表态与我断绝关系,一时间天象塌了一般。

在我第二次被非法劳教期间公公离世。我是大儿媳,婆婆曾请求公安局要我回家奔丧,得到的是“不允许”。婆婆是个要面子的人,觉得在邻居、亲戚朋友面前抬不起头来。尤其是在这十几年对法轮功的诬陷造谣、抄家等等的迫害中,每次都牵扯到我的丈夫——婆婆的大儿子。

一九九九年冬天,我依法去北京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邪恶的“六一零”在找不到我的情况下,把我丈夫非法关押到我单位保卫科好几天,扬言:什么时候找到我什么时候放我丈夫。

当丈夫的大姑打电话告诉婆婆我在北京她家时,婆婆第一时间就举报了我的行踪。婆婆不敢恨政府,只有恨我。每次见到我,她的怨恨、嫌弃显而易见,婆婆在得知我丈夫有外遇时,竟不阴不阳的说:“娶谁当儿媳妇都是儿媳妇。”。甚至在她住院期间我去护理她时,她当着我的面就对丈夫说:“你叫她来干什么?!”

讲明真相 老人康复

师父说:“还有一个问题,你们是在常人社会中修炼嘛,面对不修炼的家人这个问题,一直处理不好。当然还是那句话,冰冻三尺可能非一日之寒,开始没处理好积怨太深,久而久之造成了一种间隔,好象根本处理不了。这些问题会给大法弟子在证实法中造成困难。是凡出现这些问题的,还是错在大法弟子,是开始没做好才使其变成这样。其实很多事情你能够协调好、安排好的话,不会耽误做大法的事情。就是因为自己没有做好,忽略了这一点。”[1]

我告诉婆婆那个天安门自焚是假的,是政府为迫害法轮功而编造出来的。中共历次运动都是这样搞的。给开工厂的、做生意的有钱人扣上“资本家”的帽子,就可以抢人家工厂、商店;给农村有地的人扣上“地主”、“富农”的帽子,就可以抢人家的土地;给老师扣上“臭老九”,就可以活活打死,就连国家主席刘少奇不是也被扣上“叛徒、内奸、工贼”的帽子而被害死了吗?同样,现在中共是在利用全国媒体造谣说什么“法轮功自焚”、“自杀”、“杀人”,挑起人们对法轮功的仇恨,利用群众斗群众,从而把法轮功学员抓到看守所、劳教所、监狱非法关押、做奴工,甚至把炼功人的器官活着挖了出来高价出售,牟取暴利,邪恶至极。苍天有眼,善恶有报。这些年,迫害法轮功的坏人,遭报应死了的有的是,我原单位和现单位的书记都遭恶报死了。

我还告诉婆婆:我老家的亲大爷因患脑梗,躺在床上,不会翻身好几年了。我回去才知道大爷的事。第一天到,我就告诉大爷诚心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会好起来的。大爷点点头。大娘让我第三天去她家吃午饭。第三天中午,我去了,和俩堂妹坐在院子里说话,只见大爷自己扶着墙走到院子来了!我问大娘怎么回事?大娘说:“你来的第一天下午,你大爷就扶着墙在几个屋子里转,第二天就能扶着墙在院子里面走了!今天是第三天,你大爷知道你来了很高兴,到院子外面来见你来了!”过年的时候,大爷给我爸爸打电话拜年,说:“我现在已经满大街跑了!”

我又顺便给婆婆举了几个世人明白真相得福报的例子,婆婆听后满口答应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第二天一大早,大夫来查房的时候,告诉婆婆:“没事了,可以出院了!”婆婆见了我直说:“还真这么神奇!”

实修与升华

回想修炼这么多年了,由于自己对大法修炼的认识不足,使自己有很多事处理的极端。比如:一修炼了,就象出家了一样,什么都看淡了,认为与亲戚朋友礼尚往来,那是执著亲情,把有限的修炼时间浪费在不必要的地方了;修炼了,认为不应该讲究穿着打扮了,认为那是执著,一天到晚不修边幅,随随便便,夏天穿着短裤、拖鞋到处跑,冬天穿着几层厚的棉袄,心不甘情不愿的去参加宴请,能不去最好,逃不掉能迟到就迟到等等。

师父说:“中国人说我就愿随便,越随便越好,邋邋遢遢,这多方便啊。我就觉的这不好。大法弟子应该给别人一个好的表率,堂堂正正的象个人的样。我在中国大陆讲课讲法的时候,我从来都是穿的很正式,我实际上就是给你们看的。(鼓掌)因为有的人觉的言教不如身教,这话对不对且不说,有的人就是要学师父,说师父穿什么我穿什么,(众笑)那我就注意一点外表,那么大家都注意点。”[2]

对照法向内找,我发现那恰恰是我自己对钱财的执著、没修去的怨恨、懒惰、爱面子、怕心、极端的党文化等等障碍着自己。自己修不好,怎么救别人。

从师尊的法中我知道:我们大法弟子是世界上最好的人,可是被谎言毒害的世人并不知道。这些年邪党对法轮功的迫害,使亲戚都远离、嘲笑和冷眼看待我。要想救人,就不能自己关起门来朝天过。就得和人接触,诚心搞好关系,把我们的好、大法赐予弟子的才华和智慧展现给人们看,给他们了解大法弟子的机会,从而使他们得到大法的救度。

婆婆家经常也有很多串门的老太太。每次我都尽量安排好时间,穿戴得体,尽量隔一天就去婆婆家一次,给婆婆买些新鲜水果、鱼、虾或日用品等,从不空手去,帮她做点家务,陪她和老太太们唠唠家常,讲讲传统文化,每次去,婆婆都乐呵呵的。

亲戚家里有需要我帮忙的,我也都尽力而为:丈夫表姐家生孙子,人员排不开,我主动去医院陪护;丈夫表姐夫的牛仔裤口袋破了个口子,让我帮他缝上,我在口袋上画了一幅兰花草绣上,表姐夫很惊讶我的技术和速度,直夸我是巧手;丈夫的表哥家里改装暖气,三伏酷暑中我连续三楼、五楼的,来来回回跑了四、五趟帮他家找工具、遮盖家具、打扫卫生等等,表哥说:“就你帮的忙是最多的了,等哪天有空,我得请你吃顿饭,好好谢谢你。”

我对亲戚们的关心和所作所为,很快在亲戚们之间就传开了,对我也都改变了态度,刮目相看了。

每年婆婆的娘家都有两、三次家庭聚餐(十个小家庭,三十人左右)。如今,我都会穿戴得体,适当的搭配点首饰提前到场,找些共同的话题跟亲戚们聊聊,亲近亲近。

前天,丈夫自豪的说:“有你这样漂亮的才女送我上班,我也非常荣幸!”

上个月我给婆婆买了一只刻着“好婆婆”字样的纯银手镯,婆婆眼神里透着感动和佩服,举着戴手镯的手高兴的说:“你说我是‘好婆婆’,我得让所有的人都知道你是好儿媳妇!”婆婆很珍贵的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护身符放在贴身的口袋里。

我把婆婆当亲娘,婆婆有面子了,我们的关系更融洽了,婆婆也愿意和我说心里话了。后来在很多家庭风俗问题的处理上,婆婆都是暗暗帮助我。

后来我儿子买婚房,婆婆一次性就给我丈夫五万元钱资助,婆婆对我说:“等孙子结婚时,我给孙媳妇一万元见面礼钱,也给你一万元!”

结语

在这世风日下,道德一日千里往下滑的十恶毒世,在无神论邪恶党文化假、恶、暴的侵蚀中,人们已经不知道怎样做人,以及做人的道德规范了,没有忍耐、不会感恩,极端自私,使人人为近敌。一句话不对自己的心思抬手就打,举刀就砍,从不知道报应就在眼前。如果不是至高无上的师尊把我从苦海中捞出,用佛法来帮我洗净灵魂,还不知道我会有怎样悲惨的结局呢。

师父给我一个温暖和睦的家,健康的身体,纯净的心灵,让弟子们在哪儿都要做一个好人,做一个对谁都好、比好人还要好的人。我一切的美好都是师尊赐予的。

感恩师尊!
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曼哈顿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