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和小同修的差距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三月二十八日】我家有个八岁多的小同修,我带着她修炼。开始我总觉的带她耽误时间,而且从内心没觉的小孩子的修炼能和我这个带她修炼的妈妈相提并论。但是后来的几件事,让我彻底改变了看法。

有一次,我因为一件小事,自己没守住心性,打了女儿,她哭了一会儿后,又跑过来叫我:“妈妈,妈妈。”而且还说:“妈妈是个好妈妈。”我看出她是发自内心的说的,而不是在讨好我。当时我就觉的这是师父让我看到什么叫纯净:我无理打了她,她没一丝怨气,还发自内心的觉的我好。要是我,别人冤枉我了,我表面上不表现出来,心里也会记着这件事,排都排不掉。

当女儿淘气不小心摔了跤时,我会说:“看看吧,说你你不听,这就是你不乖的惩罚。”可是当我因为什么原因摔了跤时,她第一反应是过来扶我,然后关心的问:“妈妈,没摔坏吧?”与她这种发自内心的关心比起来,我真是没有一点慈悲和善。这让我想起当同修被迫害时,我会私下里想:“看看吧,谁让你平时不修心性的,跟你交流也不听,被旧势力迫害了吧。”而不是象孩子一样,什么也不想,就直接去帮助同修。

有一次女儿的老师病了,她和同学瑶瑶要去看老师,她先让我给她买一个最好的苹果送给老师。后来她小声的跟我说:“妈妈,你能不能买两个苹果,另一个我送给瑶瑶,让她送给老师,因为她爸妈不给她买。”我就答应了。可是当我买苹果的时候,我发现好贵,一个五元。回来的路上,我说:“这么贵一个苹果,让瑶瑶送,老师又不知道是我们买的。”女儿说:“那怕什么呀?反正都是我的老师吃了。”我一听好惭愧,她送苹果的目地是为了老师,只要老师吃了就行,而我送苹果的目地是为了让老师感谢我。这跟我讲真相不是为了救人,而是自己有所求有什么区别呀?

后来瑶瑶没去看老师,就女儿一个人去看,老师住的小区她不熟悉,更不知道老师在哪个单元、哪户。可是她就自己搭车去了,然后给老师打电话,问清具体位置,找到老师,亲眼看看老师。其实我女儿平时是个胆小的孩子,根本不敢跟大人交流。可是这次她象变了一个人。我知道那是因为她心中装着老师,才做到的。我一下子明白了,师父是让我看到,“为他”的力量真大呀!能让人放下一切顾虑。我想,我如果在救人中有这样完全为他的心,还会被乱七八糟的执著阻挡吗?应该也会象女儿一样千方百计的救人吧。

到了平安夜,同学们又要给老师送用纸盒包着的苹果,女儿包好后,我看了看纸盒上面有空白位置可以写祝福,我非让女儿把她的名字写上去,怕她老师不知道是她送的。当她写上去后,我看着那几个苹果,突然想起师父的讲法:“对小孩教育的时候,大人往往为了他将来在常人社会中能有立足之地,从小就教育‘你要学尖一点’。”[1]“从小到大这个小孩接受的东西多了,慢慢的他在常人社会中自私心理越来越大,他就会占便宜,他就会损德。”[1]我心里那个后悔呀,我这不是在把孩子一步步带坏吗?

后来我闯病业关时,我看女儿跑来跑去帮我买东西、做家务、煮饭,做的那么自然,反正她能做点什么就帮我做,做不了的她就没办法了。我突然又想到了自己。当同修病业时,自己还没去帮助同修呢,心中就先想:“可别影响了我修炼和三件事。”“如果结果不好,大家不会说我吧?”可是孩子什么想法都没有,她看到我这里需要帮助,就尽自己的所能去做,能做多少做多少,不会有任何乱七八糟的想法。对照小弟子,如果我们同修整体中当哪位同修处于魔难中时,其他同修都不带有任何私心,每个人都为了魔难中的同修能做多少就做多少,这么多人帮助一位同修,怎么可能帮不过来呢?

女儿学法的时候,有不明白的地方一定要问个清楚,比如“膻中穴”在哪,师父讲的大小周天运转到底在身体上是怎么转的,她都要问清楚。而我从来没有这样去学过法,反正知道有这回事就行了,更没有对照自己。从她学法的状态,我终于开始认真审视自己以前学法是真的入心了吗?是真的明白师父讲的每一句的意思是什么吗?是真的对照自己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修自己了吗?

还有女儿对讲真相的坚持,无论刮风下雨,每个周末她都非去不可,从她上幼儿园一直坚持到现在。有的时候,我真的是被她拽出去的。

写到这里,我发现小弟子有很多在法上的地方,很纯净善良,可是这些我平时都看不到,只看到她贪吃贪玩,不抓紧时间写作业,乱丢东西,还经常狠狠的批评她,觉的她一点提高都没有。这让我想起自己对待其他同修的态度也是一样,别人修的好的地方看不到,就是盯着同修长期没归正的地方,心里充满了对同修的不满。

有时候我觉的表面上是我带小同修,其实是她在带我。我从她身上看到自己太多太多不纯净的方面。而且通过她的事情,我还悟到,不能从表面上去判断一个人修的好不好。不是平时表面很突出,能说出一大堆法理的人就是修的好,有很多平时默默无闻的不起眼的同修其实修的相当好的。

个人的一点修炼体会,有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