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法会】译文:通过维基百科项目讲真相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五月二十四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2018年6月,一位同修找到我,建议我和她一起参加一个针对退休人员的“维基百科编辑讲习班”。我感到困惑,思考着“这与我有什么关系?”我退休了,从事写作,但我从未参与过写百科全书,我不知道我能做些什么。我是一名刚刚修炼了一年半的新学员,愿意参与有机会讲真相的任何项目,不管是否在我计划中或是我想做的事情。我同意参加讲习班,因为从我开始修炼的那一刻起,师父已经为我做了安排。我应该接受这些计划。

师父说:“因为你想修炼我就会把你修炼的路从新安排,生活的路从新安排”[1]。

该讲习班主要是技术性的。我们学习了如何使用软件,并练习我们学到的东西。一位同修告诉我她希望上传一篇特殊文章到维基百科网站,过去曾尝试过多次,但都被删除了。她告诉我,也许在讲习班结束后,我们能够再上传这篇文章。那时我并没有那么感兴趣,也没有问过她这篇文章的内容或为什么会删除。

在讲习班快结束时,要求所有参与者提交一篇报告。在这位同修和另一位协调以色列法轮大法信息中心同修的帮助下,我同意翻译一篇名为中国观察家的英文文章。他也是一名人权捍卫者和作家。这是一篇充满信息的长篇文章。之前从未听说过他,也不知道他的研究。我把这篇文章从英语翻译过来,因为我被要求这么做。

在翻译过程中,我了解到很多关于中国法轮功学员被强摘器官的事实,以及这位作者。当我遇到问题或我不知道如何继续下去时,讲习班老师会帮助我,我们成了朋友。我将文章上传到维基百科后两分钟,文章就被删除消失了。我很惊讶,但我的心没动。我之前听说过这种情况,我相信老师会帮助我。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我需要增加我的忍耐力和宽容度,不被冒犯和愤怒情绪带动。我试图找出事由,寻求老师的帮助和建议,找出原因以及下一步我需要做什么。

师父说:“往往你的心总是那么慈祥慈悲的,突然间出现问题的时候,你有个缓冲余地,思考余地。”[2]

我根据她的建议做了一些修改,再次上传这篇文章,我很满意,休息了一下。我以为我的任务完成了。信息中心的协调人建议我翻译一篇关于法轮大法创始人的文章。这是一篇带有传记细节的长篇英文文章。在翻译时,我知道了很多关于我们尊敬的师父的事迹。我很荣幸能够上传这么重要的文章并感到自豪和满足。

师父说:“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2]

我向内找,发现了自己对名利、自尊和成就感过于重视,这次,我决定要去掉这些执着。

如何去执着

我对法的认识有限,首先我必须承认我有执着。当执着来临时,我可以识别它,并在我体内感受到它。我发现这种执着带给我愉快,一个常人喜欢的愉快。作为修炼人,我决心要去掉它。我决定放弃愉快的感觉,放弃我对名的执着。我没有告诉其他同修我正在做维基百科项目。只有我自己和协调人知道我在做什么,观察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在翻译和编辑文章工作即将结束时,协调人突然告诉我,已经决定不把关于法轮大法创始人的文章上传到希伯来语维基百科网站。他没有说明理由,但表示这个决定是在和美国信息中心负责人商量后做出的决定。我想知道原因但没有得到。我不知道为什么可以有英文版,而不能有希伯来文版的文章。

我坚持己见,与协调人发生了争论。他们尊重我的意愿,同意我上传我没有放弃并花了很多时间翻译的文章。一旦我意识到我的执着,我不再问他为什么了,我接受了他的决定。但对浪费了这么多的时间仍然感到沮丧。几天后,我意识到翻译这篇文章让我更加了解师父,帮助我了解师父的生活以及师父是如何开始传法的。对我来说,这些重要收获足以让我克服我的挫折感,对名利、时间、自尊和才能以及证实自我的心,所有这些都是执着心。我提醒自己不是自己能够决定一切的。

后来我记起了师父说:“你们将来不会知道根本上我是谁。宇宙的任何生命都不会知道我根本上是谁。”[3]

然后我接受了协调人的决定并放弃上传这篇文章。

显而易见,我必须继续做翻译工作来丰富希伯来语维基百科。我意识到将文章上传到维基百科是一个利用互联网,是我向从未见过,也可能永远不会见到的众生讲真相的渠道。我知道许多人阅读维基百科,它是一个开放的渠道,读者群很广。我再次与协调人進行了磋商,决定接下来我将翻译一篇披露中国活摘器官的重要报告。

在翻译文章时,我发现这篇文章内容有些过时。由于原文是用英文撰写的,因此又找到了两份报告。一份是二零一六年的,另一份是二零一八年发表的。我将这两篇报告的内容概述了一下,加入到我翻译的文章中去。

我翻译着这篇文章,并不断添加最新的内容,将其与捍卫人权和其他语种类似的文章联系起来。在经过一些同修帮助审核修改后,我将文章上传到维基百科。在翻译、写作和阅读资料的过程中,我更多的了解了中国法轮大法修炼者被强行摘取器官的事实。我的知识不断的扩大。

之后,我编辑了关于法轮功的文章,并将有关活摘器官的信息列入到其他文章中去,如种族灭绝、中国人权等。一直以来我知道有一篇文章还没有完成,在撰写之前,我想积累更丰富的经验。讲习班结束后,由于我一直在撰写文章,讲习班老师建议指导我。她随时都可以回答我的问题。

我从来没有规划过

同修试图上传但遭到删除的文章是关于中国法轮功学员被活摘器官的报导。我认为正确的做法是从头开始编写这篇文章。我开始计划、收集材料和做些准备工作。我读过同修们写的文章,一遍又一遍的遭到删除。在我开始撰写之前,我被告知将举办关于“删除维基百科文章”维基百科讲习班,由我的前任教师(现在是朋友)主讲。我知道我必须参加这个学习班才能深入了解这个主题,并学会应该采取什么策略。讲习班举出被删除文章的例子及删除的原因。我安静的坐着听。没有参与讨论。

在某一点上,据说如果某篇文章被删除,就很难再次使用相同文章名称上传。当我听到这一点,感到忐忑不安,因为我意识到好象暗指我正在撰写的那篇文章,从头开始编写是没有意义的,上传的可能性不大,很快会被删除。其中两位讲习班的参与者是维基百科的资深编辑。他们透露,只有在经验丰富的编辑的帮助下,一篇被删除的文章才能重新上传,甚至可以说重新编写。我情不自禁的说,“请帮我再上传一篇被删除的文章!”我恳求两位资深编辑。请求他们的帮助。我对我自己向不认识的人寻求帮助感到很惊讶。我很清楚,他们会帮助我的,我还必须请求他们。

其中一位资深编辑同意帮我查看一下。还有另一篇名为“器官摘取”的文章也被翻译成希伯来语,他不知道两篇文章之间的区别。因此我有机会向他解释这个问题。他对于我告诉他的关于在中国发生的强摘器官事实感到震惊,这促使他帮助我。他查找了一下,在维基百科的档案中找到了那篇被删除的文章。在阅读那篇文章时,他对文章的内容、严谨的写作、深度以及大量文献的引用印象深刻,决定将文章重新上传到维基百科。他对这篇文章有15种语言版本印象特别深刻。他告诉我应该做哪些修改,以便文章能够重新上传到维基百科网站,而且找不出任何可以将其删除的理由。点击鼠标后,文章重新回到了希伯来语维基百科网站上。虽然还有很多工作要做,但我非常高兴。

我打电话给协调人告知她这件事并分享我的喜悦,同时我知道我不能沉浸在这种满足感中。我意识到这是另一种向更多人讲清真相的机会,比如那位资深编辑。讲习班老师得到我的许可后,向讲习班所有参与者发了一封电子邮件,告诉他们强摘器官的事,并将再次上传的文章的链接发给他们。从那时起,有600人已经点击阅读了这篇文章。在其他同修们的帮助下,我不断的改進此篇文章。我在舒适家中,在宁静的房间中写作,却可以无限期的接触到很多人。维基百科的优势在于文章的持久性。

师父说:“这就是为什么大法弟子要讲真相,目地是解除邪恶的谎言,看清共产党的真面目,清除人对神佛犯下的罪恶,从而救度世人。”[4]

我抱着一种“无为”的状态,没有任何有求之心,参加了第二期的讲习班。我没有想到我还可以从档案中找出并重新上传那篇文章,我甚至不知道那篇文章仍被保留在档案里。在参加讲习班期间,我得到了资深编辑的帮助,他主动提出再次上传那篇文章,我没有做任何事情,一切都很自然的发生了,真是个奇迹,或许是师父的帮助。

我意识到追求物质的东西毫无意义。我从来没有意识到这种可能性会发生。我意识到,在一个宁静、无为的状态下,事情可以轻松,毫不费力的得以解决。事情确实就这样发生了。

筹款时讲真相

以色列维基百科协会的负责人打电话告诉我,她已向用于帮助美国和以色列老人的美国基金会申请拨款。这笔钱将用于资助为维基百科退休人员举办讲习班,就象我参加过的讲习班。在决定是否批准拨款之前,基金会要求采访一位参加过讲习班的人员。显然,该协会的负责人之前对中国迫害法轮功修炼者一事一无所知,她阅读了我上传的文章后,印象深刻。她对迫害和活摘器官感到震惊。她认为这是一个有价值的主题。所以她选择了我参加采访。

起初我有些犹豫不决,不知道我应该对基金会代表说些什么。我问该协会的负责人建议我说些什么,然后她表示就是讲述我在讲习班的学习经历以及之后所做的翻译工作。实际上,她在暗示我讲清事实真相。这是一个非常明确的暗示,我不能忽视它!

我意识到我必须为英语采访作一些准备。

我想起了我们为神韵售票所准备的模拟对话。通过模拟对话培训,我们学会了如何主动交流。我请求一位曾与我一起進行这些模拟对话的同修一起练习,她同意了。我们在电话上用英语对话。她让我描述讲习班的一些情况,讲述我的写作和所编辑的文章内容,使用正确术语,并讲述迫害,器官摘取和法轮功真相的一些题材。在模拟对话结束时,她给了我一些反馈。这为我的实际采访做了充分的准备。

打电话使我有幸向一位富有的美国基金会经理讲真相。之前这位经理从未听说过迫害或法轮功。在我们的谈话结束时,我建议将我翻译成希伯来语的英文维基百科文章的链接传送给她,她很高兴有机会更多地了解这些主题,并感谢我与她的交谈以及通过感人的电子邮件所发的文章链接,我希望当地协会能够获得资金。
我观察到,一个地方有针对性的行动是如何打开渠道去接触大量的有缘人以及提供在互联网上讲真相的机会,人传人。我打算继续我在维基百科项目中的工作。

感谢尊敬的师父,谢谢以色列同修。

若有不在法上的交流,请同修指正。

(二零一九年纽约法会发言稿)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休斯顿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讲真相的根本目地〉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