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严格的要求自己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五月三十日】

尊敬的师父好!同修好!

当听说明慧成立二十周年,各部门要求每一个同修都写心得体会的时候,我的第一个反应是负面的。我这里有许多常人中的工作要做,因为我所在的公司正在裁员,裁掉很多同事,剩下的工作就要我们这些剩下来的职员一起完成。加班加点工作已经是日常工作的一部份。我的空余时间也非常的有限,因为神韵马上就要在本地开演,有许多工作需要完成。

于是我不再去想写心得体会这件事情,想法上也在推拖这件事情,把它放在重要性较低的位置。我想,到时候总能想出一些题目来写。

第二天我突然感觉到一种压力。我一开始不知道为什么,但是这种压迫感很强,好象我已经透不过气来。接下来的几天我都是处于这种状态,我感到难以承受。我感觉很糟糕,写修炼心得的话自己会很不情愿的被推入一种批判性的自我审视当中,因为谁愿意正视自己不好的那一面呢?是的,没错,只有修炼人才会这样做。写一个新的体会跟做一个工作总结没有两样。

第二个想法是,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可能早就应该这样做了,把我的个人状况拿出来检视一下。认识问题是提高的第一步。我常常有很多打算,但是最后半途而废。这几乎已经成了我的一个习惯,就是不能马上着手于重要的事情,而是等待着那个所谓的“最佳时机”。

比如我常常把翻译工作拖延到交稿时间才做,我也没有能够给自己制定一个有规律的工作方式来完成较多的工作。我也打算第二套功法炼一小时,但推迟至今。

常人工作和大法工作

在我所受的教育中,要想获得报酬就得勤劳的工作。所以我算得上是非常投入、非常勤劳的员工。尽管在我的工作单位有很多人被辞职,但是被裁减的危机从来没有落到我身上。和同事与主管之间也几乎没有什么矛盾。很多同事都知道我修炼法轮功,知道大法弟子对自己在道德上有很高的要求。除了有时候工作量很大之外一切都非常顺利。

我确信我对于常人工作的观念和态度基本上是对的,但是如果我对于我的常人工作能够如此投入,为什么有时候对明慧工作感到难以做到?如果我能够完成最低要求,就觉得可以松一口气,不再努力完成更多。自己对常人工作比对大法工作努力勤奋,这真是个奇怪的现象。

進一步审视自己后,我发现我处理稿件的态度跟一个机器没有什么两样。我只是拿出一定的时间每个星期完成一定的量,对于其内容跟我的关系没有思考。初期的时候我经常会想到我所翻译同修的心得体会跟我有关,我可以从中学到一些什么,但是在最近的一个阶段我不再这样做了。同时我也发现自己经常跟在修炼上松懈的同修比。可是其实我应该不看别人,而是对自己有一个高标准。

跨出第一步

每次当我想做好,针对自己的问题时,我总是觉得有一个很大的阻挠,象是一座要跨越的高山。这座山如此高大, 使人甚至不敢迈出第一步。

师父说:“在真正的劫难当中或过关当中,你试一试,难忍,你忍一忍;看着不行,说难行,那么你就试一试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话,你发现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1]

我悟到之所以有那么多问题出现,是因为当矛盾出现时我是用一个常人的心态在看待问题。

师父说:“一个普普通通的常人,不想修炼,他会觉的修炼简直太难了,不可思议,修不成。他是个常人,他不想修炼,他会看的很难。”[1]

当我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我明白最好的提高自己的时机就是在此刻。我马上开始按新版本的炼功音乐炼第二套功法,我刚开始抱轮,已经觉得身上的负累少了一大块。其实我早就应该按照新版本的炼功音乐炼功了,因为新的音乐版本发表也不是偶然的。本体的净化在这个过程中得以加强。

我感觉到好了一些,但是身体上那种沉重的感觉并没有完全消失。几天以后我再一次按照加长的音乐炼第二套功法,并且连续炼了两次,然后再炼第五套功法。这一次不再那么累了,但是在这三个小时之间我感觉到身体上有更多的黑色物质被清理掉,过后我终于可以再次舒畅的呼吸,那种压力完全消失了。

门边的点化

前不久我在整理房间时,注意到门边上有一个门挡,螺丝已经松了,早就不固定在地板上了,前任房客搬走时留下的。尽管每次我整理房间的时候这个小东西总是碍事,但是每次吸尘以后我还是让它这样留在门背后的原地。这个状况已经有几年了我也没有去注意这个事情。现在我仔细想这个事情的时候,感到难以置信。魔鬼藏在细节中,这个事点化我:不良习惯和观念的养成多么容易,人却会紧紧抓住这些东西不放。我想提高就必须放弃这些东西。

这次写心得体会让我能够比较从根本上向内找。我觉得这个月中我比前半年更在修自己。我意识到,自己对修炼的心态和对大法的态度已经有相当一段时间没有摆放好位置。如果摔倒了,就应该尽快站起来继续往前走。通过写这个体会,我真实的看到师父所说的“海阔天空”[1]。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明慧二十周年法会交流稿选编)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