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译文:在修炼中往前跨越

明慧二十周年法会我的心得交流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五月三十日】二零零三年我在某大学里看到一张法轮大法活动通知,两年后通过两位中国学生得到法轮大法。

我从小在农场里生活,后来通过学习获得了工程师的文凭。再后来认识了我现在的先生,建立了家庭。我们回到了欧洲,想离我们的父母更近一点,也想在欧洲文化中培养我们的孩子。

回到欧洲之后,我放弃了技术工作而教语言,这也让我参与大法活动时间上更有灵活性、更方便。我读书的时候语言并不特别好,现在我却对语言越来越感兴趣,这在参与明慧的翻译工作中确实很有帮助;反过来也一样,明慧翻译工作也帮助我在语言学习上投入更多热情。

一天一位编辑问我想不想参与某语种明慧的翻译,我当时非常爽快的答应了。但是很快我觉得翻译程序太繁琐,就放弃了。我真正参与并坚持下来做是那次放弃的两年之后。后来我才体会到,能成为明慧团队的一员,那是多么荣幸的事情。

跟我们的协调人过心性关

我们的协调人请我们查找在网上发表之后看到的文章错误,然后反馈。编辑耐心的跟我解释应该怎么做。在花了一定时间弄懂如何做和学习怎么做之后,我就开始做这项工作。但是在最近才知道,我提出的改错的文件给编辑造成了很大的困扰和紧张气氛,因为我指出的错误让团队里的某些成员受到质疑。我把错误列出来用文件发出给全组,等待编辑的认证。我发现自己比较容易找到翻译中的错误。师父帮助我提高了这方面的能力。

我们的协调人让我们查找一周内头条翻译文章中的错误和大陆法会交流翻译文章中的错误。除了个别的修改,我发现我指出的、经编辑认证的错误从二零一七年七月之后都没有修改。在二零一七年欧洲法会期间,我问协调人 :那些错误改正过来了吗 ?我还说如果他没有时间我可以上去改。他说不用。我想可能是出于安全的考虑。但是他每次周会的时候都会强调,要继续查找文章发表以后的错误。

神韵推广期间,我都把大陆法会的文章下载下来,在休息的时候阅读。我把看到的错误记在小本子上,然后再誊写到电脑上,发给编辑组。我把二零一七年大陆法会的文章和头条文章包括一些普通文章都看了一遍,并且发出错误列表文件。编辑反馈有的改、有的不是错误就不用改;但是网站上的错误并没有得以更正。我多次问协调人,但是在二零一八年三月之前我一直没得到过明确的答复。欧洲法会九个月之后,我们团队的协调人最后跟我说,他不会去改那些网上的错误。

我阅读和指出了一百多篇文章中的错误,听到他这样说,我非常震惊,同时也感到完全没力气了,非常气愤;之后又非常失望和泄气,非常痛苦。我怎么也弄不明白了。我想知道这一切是为什么。我站在常人的角度上去想,我觉得是对资源的巨大浪费,失去了那么好的使网站质量改善的机会。我都产生了不想修炼的念头。幸亏我从新振作起来,从新学法。但是我的翻译量从每月六十页到零,我停止了翻译,因为我觉得毫无意义。学法的时候我经常落泪,因为我想找到一个解释。我积累了很多对该协调人的负面看法。

我在二零一八年师父华诞前后翻译贺卡文章时又重新开始翻译,但是我并没有翻译平时的文章。我很想参与明慧的工作,但是有什么东西在障碍着我。在这个漫长的过关中,我感到自己很孤立无助。我跟一位同项目的同修交流,她建议我换项目。这时我才意识到明慧对我是多么重要。我在六月份很艰难的重新开始翻译,距离我开始遇到这个心性关整整三个月。

师父讲:“在常人中你失去东西,是不是你明明白白失去的?”[1]

师父开示:“业力在转化过程当中,为了使自己能够把握的住,不出现象常人一样的把事情做坏,所以我们平时要保持一颗慈悲的心,祥和的心态。”[1]

师父还说:“那是自己带的那么一点根基起的作用,你才能达到那种状态的,再提高,那标准也得提高上来。”[1]

我悟到发生的这些事是为了让我提高的,但是我还没有提高、没有过去这一关。

在思想中反复的想协调人的不是的过程中,我明白了我正在向外找,我应该去掉自己的执著,这种情况自己就会消失了。

我请求师父清除掉我思想中的负面因素。

一位同修建议我看一下《转法轮》中讲妒嫉心的那章。我一向做事都非常用心,我确实觉得自己在自己做的这件事上很权威,我觉得应该去掉这种自以为是、高高在上的执著,这也跟我的显示心和希望得到认同的心有关。

在二零一八年欧洲法会期间,因为要和协调人见面,开始我有点发怵,但是事实上一切都很顺利,当时在场的同修的交流对我也帮助很大。我感受到协调人在作出努力,让我们有更多的自由;他放下了很多什么都要控制的心,让我很感动。我感觉怨恨消失了,我很惊讶的感受到他的慈悲。这次相见之后,我感到身心轻松。

因为发表之后的错误没能得到及时的改正,对此我还是很遗憾,我觉得这个步骤对提高明慧网站的质量是非常重要的,但是我已经不是带着情绪去执著结果了。得到不同的反馈之后,我也不确定纠正发表后的错误是否重要了。

在今年初我们团队开会的时候,我问了总负责人,得知中文明慧一直在随时改错。此后事情变化很快。现在我们也对文章发表之前和之后都安排了校对,成立了一个专门的小组校对发表之后的错误。

师父讲道:“越碰到魔难、越碰到不高兴的事情的时候越能够反过来看问题:这都是给自己提供修炼的台阶、提高的台阶。大家说是不是这样啊?”[2]

我感谢师父让我看到自己的这些执著心,让我在这个艰难的过关中提高上来。

去年去欧洲法会之前,我跟家人一起吃饭。讲到我一想到要去见面心里压力很大,我儿子问我:这个人有没有优点?我毫不犹豫的说:有。我想到协调人鼓励我们大家学法,对我帮助很大。学法是一切的基础。

要来跟大家见面,我也是压力很大。但是我很高兴见到大家,也被所有同修的热情接待所感动。我自己问自己,为什么有那么大的压力呢?所以我要向内找自己、去掉我自身的执著——我强迫别人认同自己的意见的执著。

最近几天好几次师父都通过别人的口点化我。

几天前我给姐姐打电话,让她告诉我合适的时间去看神韵,因为我想邀请她的女儿。但是姐姐很生气,说我强迫她,她想自己决定什么是对她女儿好。

我的儿子跟我沟通很少,他要独立。他基本不跟我说话,这让我很难过。有一天,我正在从洗碗机中收拾洗好的餐具,他出门去上学,但是我没听到他跟我告别。我很生气就跟我先生说了这件事。我先生告诉儿子说:“你做好准备,暴风雨要来了。”我回到家的时候,我儿子先道歉,然后说坐下来聊聊。他在电脑上写了要讲的内容,还告诉了我他的日常安排和他的生活。他还说之所以没跟我说这些,是因为我老是批评他、老是负面的看问题、强迫别人认同我的意见。

我意识到,这几件发生在我和家人身上的事,也是让我能放下对情的执著。

最后要说的是,最近编辑分配给我要翻译的文章,开始我没觉得有什么,但是后来我发现文章标题是“强迫别人接受我的观点”。我明白,这种巧合是师父在用我们的明慧工作来帮助我们修炼。

今年我们团队的聚会,不仅是跟大家的见面,而且是在修炼中往前跨越的一大步,是高强度的清理的过程。自从聚会之后,很多事情都解开了。我能够跟我的儿子理性的沟通了,不带情绪、不执着于他们是自己的家人,不执着于自己有理,不执着于什么都想知道、都想让别人听自己的。执着放下后,家人之间和睦了,沟通顺畅了。

以上交流,如有不当之处,谢谢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大法弟子必须学法〉

(明慧二十周年法会交流稿选编)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