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翻译关于“摔跤”的文章和自己摔跤

在明慧工作中的点滴领悟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六月四日】作为大法弟子,我们都知道,我们做的项目就是我们修炼的路。我很荣幸,能在明慧网做翻译工作。和每个明慧工作人员一样,做项目的本身就是我们修自己,在法上提高的过程。我们每个人都经历了很多。这里我想跟大家交流我最近遇到的几件小事和个人的领悟。

翻译关于“摔跤”的文章和自己摔跤

修炼中没有偶然的事,当然翻译组里谁翻译哪篇文章也不是偶然的。由于翻译人员是逐字逐句的认真看一篇文章,尽量理解作者,所以我个人认为,翻译过程也是翻译人员和文章作者形成一个场的过程。当然,作为翻译,我怎么看待,理解别人的经历,本身就体现了我的修炼状态。

不久前,我翻译了一篇文章。大概是说一位大法弟子出去讲真相时摔了一跤。当时摔的很重。旧势力告诉他,他的胳膊骨折了。这位大法弟子立刻发正念,坚定的信师信法,排除了干扰。后来他身体什么事都没有。

当时我看这篇文章就觉得这位同修认识的很好。我也问自己,不知道自己摔的这么重时能不能也做得这么好。几天后,我在外边为另一个项目发材料。刚下车,没走几步,我就摔在一个结冰的台阶上。当时我的左脚“咯嘣”一声。当我倒在地上时,左脚向内侧扭着,脚面朝下贴着地面。

我一下子就想起了这篇文章,立刻发正念,站了起来。通过写文章的同修的帮助和我个人对法理的认识,我想到:“一定要全面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我头脑中也闪过一个念头:“刚刚摔了跤,到车上缓缓吧。实在不行,明天再来。”这个念头出来后我立刻意识到不对头。我要是休息或者开车回去,不就是承认我摔得很厉害,影响救度众生了么?而这不就是旧势力的安排么?我怎么能一面想否定旧势力的安排,一面又按照旧势力的安排做呢?于是我迈开脚步,按照原定计划在那个街区发了材料。走路时我能感到左脚脚踝一直在发热,一点也不疼。

回家后,我吃完晚饭坐在沙发上,左脚开始疼的直哆嗦。我没有和家里人讲这件事。我认为常人的思维也是能量。他们的“担心”和“害怕”是他们表达爱的方式。作为修炼人,我不应该让这种负面思想和负面能量产生。我刚想坐着歇会,我先生就问我:要不要打扫厨房?按照我们家的扫除计划,周二晚上我们应该一起打扫厨房。我负责所有的橱柜的表面和工作台面,我先生负责地面。我要擦高一点的橱柜得踩着脚凳。当时我就想:“厨房又不脏,不在乎这一周。我的脚又疼,这又不是救度众生的事。这点小事就算了吧。”想到这里我突然意识到不对头。我头脑中显现出两句话:“全面否定旧势力的安排!修炼无小事!”我悟到,由于摔跤而对日常生活产生干扰也是对旧势力安排的一种肯定。于是我立刻站了起来,开始打扫厨房。

第二天早上,我起床前觉得有点害怕,因为我不知道我的脚踩在地上会是什么感觉。这时我又想起那篇文章,同修不断的强调“信师信法”。可是我脑子里还是有疑虑,我一面反复默念着“信师信法”一面又想着“伤筋动骨一百天”。我这时看到常人的观念对我仍有很大的影响,于是我开始发正念。突然我想到两个字“奇效”。

师父说:“既然是个修炼方法,它就不单一是祛病健身了,因为它要达到一个很高深的境界中去,你想那个东西要拿来给人祛病健身,当然就能显示出它的奇效了。”[1]

我理解到“奇效”就是不需要讲什么疗程、不需要任何手法。 常人对治疗和痊愈需要的时间、药物和其他条件有各种各样的观念。我理解,“奇效”就是破这些观念的法。我是大法弟子,我的脚没任何事才是我的正常状态,我怕什么呢?于是我站了起来,左脚一点都不疼,而我也没有什么很高兴的感觉,因为在此之前我已经悟到,事情就应该如此。就象太阳升起、落下,就是一个正常的现象。大法弟子没有病,也是一样的应该有的正常状态。

这时我想起《转法轮》中关于那个想修成罗汉的人的故事。他开始由于高兴,后来又为怕自己高兴而害怕,结果没有修成。我个人悟到,也许是因为他没有把自己当成真正的修炼人,所以功亏一篑。人在患得患失时,往往是因为对自己想得到的东西感到很不确定,怀疑自己。一个修炼人,该得果位自然会得,就象“瓜熟蒂落”一样正常。如果一个修炼人为果位而喜而忧,那么他实际上把果位看成了“不正常”,那么他是不是对自己是个修炼人还有怀疑呢?同理,大法弟子没有病。那么我也没有必要为“摔跤后没事”而喜而忧。无论这件事发生在我还是同修身上,我都应该把他作为正常现象看待,不该起任何心。

这件事之后我向内找,又悟到了另外一点。我在翻译文章时想的是:“这个同修悟的真好,摔得这么重,就靠正念过了关……”我当时并没有否定旧势力的干扰,那就是“同修在讲真相,救人,根本不该摔跤”。师父对旧势力所谓的考验是“不承认”的。我问自己,“不承认”的含义是什么呢? 我目前悟到,从某种角度讲,就是干扰根本不该出现。我读文章时没有重视这一点,而是把同修过关的过程看得象榜样一样。实际上我就是在承认这个难,认为通过这个难可以提高。如果我还在旧宇宙的理中,那么旧宇宙的理就会在我身上起作用。这就是有漏,而这个漏就可能促成我的难。所以修炼人的一思一念都是非常重要的。

没时间和借口

我在这里也想跟同修分享另一件小事。有一次我为一个项目在外面跑了一天,回家后吃完饭就快十点了。其实我那时拿了一篇文章翻译已经有好几天了。我想:“今天就算了吧,挺累的也挺晚的,学会法,发了正念就睡觉吧。今天没时间翻译了,明天再说。”那天我正好读《在明慧网十周年法会上讲法》,看到师父讲:“明慧网办好了,这就是你们做的一件最伟大的救人工作。”[2]

看到这句话我突然有了一个问题,为什么这是“一件最伟大的救人工作”[2]。我目前只能理解到,很可能明慧网还有比我认识到的更大的意义,其中有我还没能悟到的重要因素。我要做的就是,尽我的努力,让明慧网办好。

于是我在这天晚上还是把文章翻译完了。出乎我意料的是,我并没有有意的加快速度,可是我用的时间非常短。这时我想到师父讲:“一个炼功人具体做什么事情的时候,是他的功能在起作用。”[3]“因为那个高能量物质它在另外的空间,它不是走我们这个空间,所以它的时间比我们来的快。”[3]

我个人悟到,当我们做大法项目时,是我们的功能在起作用,而功能是走另外空间的。如果我有一个念头,做这件事需要多少多少时间,这就是一个观念,是假相。常人可以把做什么任务需要多长时间当成计划的固定因素看待,这对常人也没什么坏处。但是这个观念对我做大法项目的工作却能起阻碍作用。

第二天学法时,读到《转法轮》的这一段:“有的人就想了:不能杀生了,我在家里是做饭的,我要不杀了,我们家人吃什么?这个具体问题我不管,我是给炼功人讲法,不是给常人随随便便讲如何生活的。”[3]

我原来读这段时有点不明白:这个人说不杀生,家里人就没吃的,这是个问题呀。这次读到这段时有一点新的领悟:从常人的理讲,常人也有很多吃素的,常人中很多人都在市场上买食物。“我不杀生”和“我家里人没吃的”并没有直接的逻辑关系。这个人实际上是不想改变自己旧有的生活方式,还以家里人的生存为借口。那么一个如此不想改变自己观念的人怎么能做好修炼人呀。

那么我在前一天晚上的表现呢? 对一个修炼人来讲“累了”和“没时间”其实都是借口。

在明慧工作中修炼的经历还有很多。这次征稿,我就想跟同修分享这两件小事。对我是个鼓励,希望也能对同修有所帮助。不足之处,敬请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法解 》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在明慧网十周年法会上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明慧二十周年法会交流稿选编)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