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译文:感恩修炼的机缘和明慧网的工作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六月三日】

师父好!
同修好!

我一直觉得写交流文章对我来说很困难。因为我觉得自己没有太多深刻的体悟或是克服了很大的关难。我的修炼一直都很平静,没什么风浪。就是在每天的修炼中,一点点展现和加深我对宇宙大法的坚定信念。

我几乎是很容易就得法了。不过我可最好不要象我刚开始时那样修炼!很多同修一开始修炼大法就已经明白了大法修炼的精髓,可我在边缘上徘徊了一年左右。我明白什么是修炼,但还没下定决心开始真修。这个也和我从小成长的过程中受基督教影响有关。尽管我从儿时、青少年和成年初期都是一个虔诚的基督徒,但当我一开始参加法轮功九天班时,我才意识到自己对真正的精神生活还懵懵懂懂。我相信耶稣讲的话,但是在做好人的同时,我的精神层面并没有成长或发展。参加九天班唤醒了我,我意识到要开始注重自己心性的提高。但是想到要离开已经熟悉到深入我骨髓的基督教而转向另一个修炼法门时,我感到害怕。这对我来说是一个很大的难关。

师父说:“几乎每个大法弟子在初期得法时都是不容易的。不是说有人堵在门口看着不让你進来。往往表现在心性的考验上,看你的心怎么动,在得不得法的问题上看你的心怎么去动怎么去对待。”[1]

对我来说,认识到真正对自己的修炼负责是多么重要。这些师父在讲法里都说的很清楚。师父教我们如何按照宇宙大法,真正的修炼自己。而这就是我想要的。

师父说:“我们讲大法无边,全凭你这颗心去修。师父领進门,修行在个人,全看你自己如何去修。能不能修,全看你自己能不能忍受,能不能付出,能不能吃苦。如能横下一条心,什么困难也挡不住,我说那就没问题。”[2]

每一天都是让我修炼的——包括学法,努力把自己溶于真善忍中,还有在所有的环境中向内找。

师父也提醒我们,我们修炼的目地一定要纯,所以我也常用《精進要旨 》〈大法不可被利用〉这段法来衡量自己。以前我读这段法时会觉得不舒服,但是现在我非常感恩师父的慈悲。

感恩明慧和有机会成为明慧团队的一员

因为我生活的地区周围几乎没有同修,我和大部份同修也没什么接触,也没什么机会参与其它大法项目。所以当我修炼一、两年后有机会为明慧修改翻译文章时,我真的非常高兴——这给我机会在自己的闲暇时间为证实大法做一些事情。从一开始,网站的工作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并且要做好并不容易,同时还要平衡好我们的常人工作,所以其实我过去很多年的生活都由我在网站上投入的工作所主导。

师父说:“不管怎么样,明慧网做到今天,真的是了不起。从作用上看,有力的揭露了邪恶的迫害,特别是在近几年,从迫害开始以后,也及时的反映了大法弟子修炼状态的真实情况,同时也起到了学员和学员之间的连通作用。不管是中国大陆也好,中国大陆以外也好,无论是哪个地区的,学员们都能够通过明慧网進行交流,使大法弟子在修炼中能有这么一个窗口,互相之间能够及时的知道大法弟子整个修炼的情况,起到了间接的互相沟通作用。这很好。”[3]

我很难表达我有多珍惜可以成为这个团队的一个成员。我们的任务是使西方国家的读者可以读到来自中国或是世界上其它地区同修的文章。我很谦卑的对待这项工作,同时也是我很大的荣幸。尤其是当我在修炼上停滞不前时,我觉得自己很需要通过做这项工作,一篇又一篇的读同修的交流文章,从而让自己在修炼上迎头赶上。

参与明慧网站的工作让我有机会为大法、同修还有常人提供服务,其中的责任是巨大的。因为我相信我们的工作态度对读者接收文章传达的信息是有影响的,尤其是不修炼的常人。我尽量用尊敬的心态对待每一篇文章,同时也牢记于心:我编辑的每一篇文章都有可能是读者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的第一印象。

在英文明慧工作的这几年,我在不停的被魔炼着。我的一些棱角被磨掉了。我现在再也不会象以前那样,时不时的因为和团队其他成员意见不合而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连续发送好几篇饱含愤怒的电子邮件。现在我不再会被激怒,并且我也注意不让自己生闷气。如果我开始生闷气,那说明我该开始向内找了。

我常常感激团队成员的努力、坚定不移和修炼上的成熟。同时我也感激所有明慧同修的辛苦工作和巨大付出。这包括协调人,每一位写文章的同修、翻译同修、修改文章的同修、编辑还有负责IT的同修。每一个的工作加在一起才使这个项目变的可能,才可以使不同地区的同修可以相互交流修炼体会,同时记录下严酷的迫害。每一次看见网站上刊登同修在各地讲真相和洪法的文章都让我很高兴。我对世界各地在不同环境中的同修都感到敬仰。

我们团队里的很多成员都经历了很大的魔难和损失。我为他们的魔难和对团队的损失感到痛心,但是这从未动摇过我对大法的坚信。

还有好多事情有待提高

我的性格和做事方式一般比较慢也比较稳重。这有一定的好处,但也有可能产生自满。作为一个修炼者,我努力时刻注意自己的一思一念,确保它们都符合“真善忍”在一定层次上的要求。我觉得这对做大法工作和与同修相处很重要,同时对自己的工作和生活也息息相关。在不同的环境中,有时我事后才想到,我提醒自己思考为什么让我看到这些。为什么这个人这样表现?尽管我大部分情况下都很随和,对朋友、陌生人或是路上鲁莽开车的司机,但有时我也会因为家人的有些行为非常生气。我努力向内找,看是什么原因导致这些,并且修去自己的情,有时则是妒嫉心作祟,并让我产生怨恨。只有通过这样的方式修炼自己,我才能做到符合真正修炼人标准的忍。

我时常想起师父的法:“忍是提高心性的关键。气恨、委屈、含泪而忍是常人执著于顾虑心之忍,根本就不产生气恨,不觉委屈才是修炼者之忍。”[4]

也有的情况需要我突破自己,在修炼上跟上来。其中之一就是炼功。我可以很容易的帮别人做事,但是如果有的事情我觉得不是我必须要做的时候,或者有的事我觉得做了对别人没有帮助时,我就很难有去做。我心里知道这个想法不对,并且我确实每天也非常忙,不过我也清楚自己还有懒惰和求安逸的执著。我决心要在这方面突破,去掉这些执著,把所有修炼人该做的事情做好。

同时我也要突破自己不愿跟人面对面讲真相的执著。尽管我尊重也很珍惜每一个人,但是我本身性格很内向,有时会担心那些有别的信仰的人会不理解大法。通过向内找,我意识到这还是执著安逸和怕丢面子。这些都是我应该完全放弃的执著。最近一段时间,我开始和同修一起去给政府官员讲大法和迫害的真相,这些经历也帮助我突破这些执著。

我很感激来自全世界的同修们。他们的交流让我明白什么是真修。在我漫漫的修炼路上成长的过程中,我无法用语言形容我对师父和大法的尊敬和感恩。我知道我需要在修炼上更加精進,我也决心要这么做。

谢谢,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美国中部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在明慧网十周年法会上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何为忍〉


(明慧二十周年法会交流稿选编)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