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的需要就是我的选择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八月三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爸爸有一本预言书,是布袋和尚写的布袋经。在我十二岁的时候,爸爸就对我说:“我们做人要善良、厚道,将来有个老祖师转胎,会来度我们的,这个人已经出生了,姓李,在北方。”文革时我爸爸就是为了这本书被邪党迫害死的。我出生在一个地主家庭,几十年来,中共的政治运动接连不断,我们就靠这个精神食粮挺过来的。

一九九七年九月一日得法第一天,我们炼功点的辅导员给我一本《转法轮》,说这本书你带回去看,你看了觉得好的话,你就买下来,不好呢你来还给我们。我看了之后对我哥哥说:“我们小时候爸爸不是说有个人要来度我们的吗?现在已经来了,不信你看这本书。”我哥哥请回去看了两天,说:“来了,来了,就是他,就是他。”所以我们姐妹四个都相继得法了。

修炼这条路上,磕磕绊绊走过了十几个年头,但我对大法从来没有怀疑过,只是精進的程度不够。

大法的需要就是我的选择

二零一零年我住在女儿家,女儿怕我呆不住,她知道我喜欢种菜,就给我开了一块菜园子,这时一个干洗店的老板找上门来叫我帮她改衣服,赚的钱是俩人平分。开始她取货时还逐个的检查,因为我做的比较认真,能保证质量,后来根本就不检查了。有一次算账时她多给了我钱,我如数退给她,并告诉她说,我是炼法轮功的,我们师父教导我们要做好人,在利益上不贪不占。从那以后她不检查质量也不数数了。种菜改衣服都是我喜欢做的事,炼功学法不影响,还能做家务,充实又自在,收入也不低。

这时芝加哥的协调人给我打电话,要我来芝加哥做汉服。我想我是大法弟子,证实大法需要我,我别无选择,辞掉了改衣服的工作,老板很难过,说你什么时候回来,早点给我打电话。她希望我继续做。

打电话劝三退

打电话的过程就是一个修炼的过程,早在二零零七年的时候我就开始打电话了。从有这个想法开始,今天推明天,明天推后天,好不容易定下来今天要打电话了,电话铃一响我就开始发抖了,说话也没有力度,再碰到骂人的、挂电话的,我就再也拿不起电话来了。过一阵子想想还是要打,几次拿起几次放下,似乎这个电话机有千斤重,唉,只要不用开口,哪怕出点钱都行,所以我各种自动讲真相工具项目都参加过,只要每月付电话费就可以了。

但这毕竟是机器在操作呀,师父讲:“救度众生这件事情不做,你就没有完成你大法弟子的责任,你的修炼就等于零,因为叫你当大法弟子不是为了你个人圆满,是身负重大使命的。”[1]

二零一一年,一同修帮我装了软件,我直接可以上讲真相平台。先听同修怎么讲,听多了自己也会讲了。刚开始的时候电话号码是电话组协调人五十个、五十个的给我,过两天她会问我号码打完了吗?要不要再给你点,这样促使我要停也停不下来了,硬把我推上去了。

谢谢所有帮助过我的同修。现在不管打电话时对方骂还是挂、退多退少,我都不动心,每天早上打电话成了我的必修课。

面对面讲真相

师父在最近两次法会上都讲到要去景点讲真相,我想芝加哥是美国第三大城市,景点讲真相也得做,观察了几个景点都不理想,最后还是决定去中国城吧,因为来芝加哥旅游的都会去中国城吃饭、买东西。这有外州的、郊区的、本地的,人流量比较大。

面对面讲真相对我来讲难度很大,我这个人性格比较内向,这陌里陌生的怎么去搭腔啊,要有个搭档就好了,苦于找不到搭档。星期天我拿了些资料硬着头皮走進了华埠广场,正好有个同修也進去,这不搭档来了吗,谢谢师父,弟子只要有这颗心,师父就会给安排。她不用上班,又会英语,多好,第一天我们就退了二十一个人。从此一般没有极特殊情况,我每天都去。

面对面讲真相如同云游,有骂的,有怒气冲冲的,也有谢谢的,只要接资料的我们就去追,有的时候一个讲一个发正念,没讲到的另一个补充,有的时候各自去追。

我们事先在家里起好一大堆名字,用圆珠笔写在小本子上,退的时候用铅笔做上记号,退党的记上(1)、退团的记上(2)、退队的记上(3),回来后在大纪元退党网站上发出去。选名字的时候问他们这个名字你喜欢吗?有的说喜欢,有的说我要如意,有的说我要美珍。

我们一般是先递上一份资料,然后讲为什么要三退,退完之后讲法轮功是什么,天安门自焚真相,再叫他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一般都说谢谢。

一次在餐馆门口,一个小伙子出来擦玻璃门,我们就给他讲真相,他说:“我没有时间。”我们说只要一分钟就行,就一分钟,都讲完了也退了,还是个党员,这时老板叫他進去了。真是师父把有缘人送到我们面前来了。

一个衣着端庄的男子坐在石凳子上抽烟,同修说这个人是某餐馆的经理,你去给他讲吧,我想经理不也就是一个人嘛,讲就讲吧,几句话一讲就退了,是个团员。

也有的人怎么讲都不退,我们说:“我们是义工,这资料是我们生活中省下来的钱印的,这个时候我们在家睡个午觉,看看电视不好吗?为什么要风吹日晒的站在这里呀,就是凭着一颗善良的心来帮你们的,希望你们要珍惜。”

在讲真相过程中,我发现自己的一思一念决定着救人的效果。我们出去讲真相时,面对复杂的人群,年龄不同,职业不同,受邪党文化毒害的程度不同,如果没有一个真正为别人好,为众生负责的心态是不行的。这就需要我们时时学好法,加强正念,不被常人心所带动。尽管如此,我还是时不时的有争斗心返出来,我在同修身上学到好多,她会常常提醒我说:“阿姨,不要急,不要急”。谢谢同修,我会不断精進。

看到中共高官不断落马,我心里非常着急,深感正法進程的加快,救人时间的紧迫。师父说:“时间的延续是为了你们、为了众生。”[2]留下来的时间越来越少了,真到了那一天,大淘汰一开始,这么多的众生没救下来,怎么向师父交代啊?

总觉得时间不够用,只能少睡觉,我经常要到半夜12:00~1:00睡觉,其他大法的事也不能落下,但睡的再晚也耽误不了早上4:30分起床,洗漱一下,师父面前敬香,发正念,接下来五套功法,7:30~9:00打电话,发完中午的正念出门,一个人吃饭比较简单,做一顿吃两天,冰箱里一放,到时候微波炉一转就解决了。

从公寓到中国城走路需要三十分钟,坐车的话中途还要转车,两边要等车三十分钟还到不了,干脆走过去走回来,还省了车费(在路上还可以听法),中午吃饱一点,带上资料、水,沉甸甸的一大包,回来时虽然包轻了,但经过四个多小时不停的走,还要讲,走都走不动了,我住在二楼,平时都是走上走下不乘电梯,这时只能坐在那里等电梯,实在走不动了。

明慧网上看到同修的修炼故事,感人至深,自愧不如的地方太多了,虽说修炼的路不同,但在自己的修炼路上如何精進是一样的。我会努力多救人。

今天的交流并不是我修的好,只是不想自己松懈,使同修对我有个促進作用。层次有限,不在法上之处恳请同修慈悲指正。

谢谢师父,谢谢大家。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三年美西国际法会讲法》

(二零一四年美中法会交流稿)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