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没有放弃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二月十二日】我是一九九八年十一月得法的老弟子,当我第一次打开大法书,看到师父讲的“真正往高层次上带人”[1]这一句的时候,我就被深深的震撼了,我知道这不是一本普通的书,而是一本修炼的天书。后来我接着看下去的时候,看到了书里面金光闪闪,师父所讲的赤橙黄绿等好几种颜色,我都看到了。

一人得法全家受益

我从小患眼痛病,痛了几十年,冬天不能沾冷水,一沾冷水痛得连眼睛都睁不开。眩晕症与脚痛及五心发烧折磨了我几十年,脚痛病发的时候,里面又酸又冷又胀,无法入睡,眩晕病发的时候天旋地转,这些疑难杂症走遍了大小医院,却无法医治。在我修大法不到一个星期的时候,几十年来的病症奇迹般的消失了,真是无病一身轻,当时我丈夫儿女都很支持我,因为他们亲自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我得法不久,有一次我二女儿夫妇俩骑摩托车上街,突然一辆小车从旁边横冲过来,将摩托车反光镜全部撞碎,而二女儿的摩托车连倒都没有倒下,夫妻俩安然无恙,当时二女儿就跟她丈夫说,这是妈妈学了法轮大法,师父保护了我们,因为二女儿一直支持我学法炼功。还有一次,二女儿十二岁的儿子在二楼玩耍,不小心从二楼摔了下来,掉到了下面的水泥板上,二女儿赶紧带儿子到医院照片检查,身体完好无事,二女儿一家人从此更加支持大法,真是一人炼功,全家受益。

师父没有放弃我这不争气的弟子

在我学法不到一年的时候,宇宙中旧的邪恶势力就发起对大法弟子史无前例的迫害。二零零一年二月,我镇政法委书记带着老师和学生游行喊口号污蔑大法,当天邪恶之徒窜進我家逼我写保证,当时压力非常大,由于学法不深和亲情的带动,我妥协了,写了个不上访、不炼功的所谓保证。我当时认为不是什么大问题,我心里跟师父说我一定要做师父的弟子,大法我是一定不会放弃的,我这都是在骗他们的。当天晚上师父在梦中点化我,梦中我坐着功柱向上升,快到顶的时候,我又掉下来了。醒来后,我懊悔不已,我知道自己做错了。

我于二零零一年五月一个人单独進京上访,回来后我镇政法委书记对我拳打脚踢,我记着自己是个修炼人,始终无怨无悔。后来我又被劫持到看守所,受到长达三十八天的迫害。在高压下,由于放不下对亲情的执著和怕心,我又一次糊涂的写了不上访,不炼功的所谓保证。回家后我心中非常沉痛,从此状况一直不好。我心中觉得对不起大法对不起师父,怕师父不会再管我这个弟子了,这种痛苦无法用语言来表达!从此一蹶不振。

二零零四年的一天晚上,师父在梦中点醒我,我看见一个原来烧过大法书籍的弟子,满身长满刺,还看见一个诽谤过大法的常人,背上长满了一个又一个的洞,他们的下场可想而知。此时我猛然发现师父还在慈悲眷顾着我,还在给我机会,于是第二天我就跑到了一个常人朋友的家里炼完了五套功法。当我接着学法炼功的时候,很多不正确的状态,一下子全部纠正过来了,走路干活一身轻,人又年轻了许多。我无法用语言来表达对师尊慈悲呵护的感激,师尊所给予我的,是弟子生命的永远都难以回报的。我脱离大法已经三年了,原来师尊一直没有放弃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一直在默默关注着我,又一次将我从地狱中捞起,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师父说:“我不只是为你们,我为所有的生命操尽了心,我为所有的生命几乎耗尽了我的一切。”[2]每当想到这些话的时候,我不禁泪流满面,师父为弟子,为宇宙各界众生承受得太多了……在此我也要提醒各位同修,请不要排挤身边做得不好的同修,因为他们都是师父要度的弟子,对那些走上了反面的灰心丧气的或有长期执著走不出来的,我们都应该好好的去帮助他们,因为他们毕竟也是为法而来,而且很多人都是有希望的,本人就是一个实例。

排除干扰 奋起直追讲真相

当我恢复正常学法炼功以后,家人对我的干扰非常大,我丈夫曾三次对我大打出手,还说我还敢再炼的话就跟我拼命。我知道这是考验我对法坚不坚定,当时还悟不到这是旧势力干扰迫害的形式。当我彻底放下了怕心,真正做到了坚如磐石的时候,家人就再也没有干扰了。

那时候一拿起书看,就感觉自己的主元神在往上冲,我知道,我应该去讲真相了。我开始挨家挨户的去讲真相,一年的时间,我从本队讲到外队,从本村讲到外村,然后又从本镇讲到了外镇。一走進别人的家,我就说:我今天是来送福音的,愿你们都吉祥平安。福上加福!我以前患过好几种疑难病症,医院都无法治疗的,我学法轮大法以后,身体变得一身轻,一身疾病不翼而飞。我们修大法的人都是在按真善忍做好人,搞工作的人早来晚走,处处为人家着想,做生意的人不大称小斗,买卖公平。我们师父还教我们要孝敬父母爱护子女,要无私无我,要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做一个更好的人。有的人对“天安门自焚案件”不理解,我就跟他们说:“天安门自焚”是江魔头流氓集团一手制造出来的丑剧,目地是为了挑动世人对法轮功的仇恨,蒙骗世人,因为他要把我们从肉体上消灭,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为达到它们的目地,它们不惜一切手段,当年国家主席刘少奇不也被打成“叛徒,内奸,工贼”吗?后来,不也真相大白于天下吗?再说,我们师父告诉我们,不能杀生,自杀也是有罪的。所以真正修炼的弟子是绝对不会这样做的。讲到这里大多数人都会接受,反对的人只是少数。最后我送给他们护身符,要他们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相信大法得福报,他们都高兴的接受,有的还愿出钱购买。

我真为那些人能倾向善良而感到高兴。在那段时间,我白天面对面的去讲真相,晚上去贴不干胶和发放资料。由于怕心少,状态好,所以碰到的麻烦也就少。那时候,我心里时时装着的是众生。我悟到自己只要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哪怕一天只讲通了一个真相,救了一个人也行,这些事也没有白做,也是很有意义的,所以我根本就不执著事情的结果,只是如何圆容好师父所要的。

我的一位弟媳不明白大法真相,在我前几年修炼状态相当不好的时候,她经常排挤我,有一次她在我女婿面前讲我的坏话,挑拨我们之间的关系,并鄙视我,因我女婿也不明白真相,这让我的处境非常难堪,我把自己当成了一个炼功人,一直没有抱怨她,我知道是自己修炼状态不好造成的,不能完全怪弟媳,但弟媳一直还是对我格格不入。在这几年讲真相中,我没有把这事放在心上,主动上门去找她讲真相,我想到我只要没有对弟媳那颗不好的心,我们彼此之间的空间场就会相通,就会感染对方,因为师父讲过“相由心生”的法理。结果我一开口讲真相,她就很爽快的同意了 “三退”。后来她女儿女婿回来的时候,我又帮他们退了,他们一家人从此对我非常好,从这件事情中,我理解到,只有修好自己,具备更大的包容心和慈悲心,才能更有力量去救度众生,才能救度更多的生命。

信师信法 闯出黑牢狱

二零零五年五月,我被劫持到看守所。刚進看守所,我做了一个梦,梦中我正脱衣服洗澡,忽然听见锣鼓唢呐的声音从远处传来,我打开门缝一瞧,看见打着白旗穿着白衣的人,向我家方向走来,那是在给死去的人送香。我一醒是一个梦,我知道这是慈悲的师父在点化我,要我坚信大法,不能被转化,否则生命可能走到了尽头。

不久我又被劫持到劳教所继续迫害,劳教所恶警问我对大法是什么认识,我说:这是万古难遇的伟大修炼大法。后来,我被强行罚站一个月。在那期间师父又用梦的方式再次点化我,梦中我看了一副棺材,只是还没有盖棺,我女儿守候在旁边,还放着花圈。我知道,这是师父再次提醒我,一定要走正,不能被所谓的转化,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师父真是用心良苦啊!那一个月,我一直在背法和修心,一直坚修大法不动摇。

不久,我被送進严管队继续迫害。我口里咽不下任何东西,每当警察進来点名的时候,我就感到特别不舒服,我知道这是师父在点醒我,要我绝食反迫害,而且不要答“到”。我绝食绝水到第四天后,六个犯人蜂拥而上,强行给我灌食,我咬紧牙关不進食,恶警就指使犯人用铁勺子撬松了三四个牙,我不停的喊师父加持,让他们灌不進去,一会儿我就被折磨的昏迷过去了。等我苏醒过来的时候,只剩下两个包夹在旁边守候,我就给他们讲真相,讲华佗给曹操治病的故事。华佗一片忠心,没想到遭到曹操的陷害。讲白雪公主遭妒嫉的例子……,他们说我讲得好,要我继续讲,我真为这两个生命还有善心而感到高兴。后来,我被送進劳教所医院打吊针强行迫害。我亲眼看到药水瓶里装着都是绿颜色的毒素,我请师父加持,这些毒素对我不起作用。那一个星期,恶警晚上不让我睡觉,逼我写五书,并对我殴打,白天给我强行打带毒素的针迫害,我始终坚信,只要信师信法,就没有闯不过去的关。

最后一天,正在强行给我打吊针,忽然,右手被一股强大的力量重重的拽了一下,我知道,这是师父在提醒我,过一下又有什么事情要发生。当晚七点钟邪恶之徒揪着我的头发,将我死死的按在桌子上,然后将我的双手反扣,将我脚上的双袜塞在我的嘴里。我赶快吐出双袜,大声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弟子一定要跟师父走!”恶警指使犯人殴打我,我请师父加持,就什么疼痛的感觉都消失了。接着恶警找我问话,问我到底想要怎么样。我当时彻底放下了怕心,我说不过把自己一条老命给你们。恶警说:你还有子女,还有丈夫,我说他们都成了家,情况都好,都受了大法的益。她说还有丈夫,我说丈夫也受了益,不需要我牵挂。第二天晚上一点钟,恶警又指使犯人企图对我進行新一轮的迫害,连续喊三个犯人她们都不愿意动,最后一个犯人说:她已经瘦成这样子了,年纪又那么大了,再整下去会有生命危险,总不能断送人家的命。我吸毒進来过几次了,这样的情况我碰到过几次,你们要她写五个字,她连一个都没写,再整下去不会有什么结果。那一晚我顺顺畅畅的闯过了这一关,我知道这是我彻底放下了怕心,做到了百分之百信师信法,达到了大法的要求,师父不允许他们再来迫害了。

第二天,我被调离了严管队,换了一个较宽松的环境。刚進门,我就看见地面上数十朵梅花不断的往外冒,跟我打招呼!我知道师父在鼓励我,告诉我已经闯过了一大关,那时只剩下十天左右就要回家了,中午去吃东西的时候还是不能進食,我悟到了越到最后还会有干扰,我继续绝食绝水反迫害,一恶警凶狠的指着我说:你还敢再绝食,我们要加你的教!我说:你们说了不算,我师父说了算。恶警再也没有说什么了,快回来的前两天,他们给我一张表,要我在上面签字,我说我不是劳教人员,我是被非法迫害進来的,我不会签字,由于我念头正,心纯,恶警无可奈何。就这样在师尊的呵护下,第三天,我堂堂正正闯出了劳教所,回到了自己的家。

抓住时机讲真相劝三退

我知道师父为弟子操了太多的心,我只有精進再精進,多救众生,才不愧师父为我所承受的一切。从劳教所回来后不久,我就挨家挨户去做“三退”,最多的时候一天能退三十多人,一般也能退十来个。有一次我从外面讲真相搭车回家,上面挤满了一车学生,我跟周围的几个学生讲今天阿姨送给你们一个福音,你们要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样能使你们开智开慧,心想事成,你们千万不要相信电视上报纸上的造谣宣传,你们教科书上所讲的“天安门自焚事件”是捏造出来的,目地就是为了煽动不明真相的人对法轮功的仇恨,你们要凭自己的头脑去分析。当初四川汶川地震的时候,很多学校的学生被砸死,而政府官员的办公楼却安然无恙,这不是天灾,而是人祸,这是共产党腐败造成的恶果。现在是“三退”保平安天象变化,你们入过团队的人要退出来,等天灭共产党的时候,你们就不会有任何牵连了,这样就可保平安,他们几个不约而同的说,那好帮我们退了吧。当时一下退了五人。

有一次上街买菜不小心被小车撞了,翻了好几个跟头,当我从地上爬起来的时候,只知道自己衣裤脏了,却没有一点疼痛的感觉,就像是做了一场梦一样。当时在场的人都吓惊呆了,其中有人激动的说:你们炼法轮功的人真的是有师父保护,我趁机跟围观的人讲真相,我说:我们炼法轮功的人就是不找别人的麻烦,不讹人家的钱,人家撞我也不是有意的,我们要处处为别人着想。大法是超常的,这一点是千真万确的,你们不要相信共产党的欺世谎言,不要跟着共产党讲瞎话,你们要有一个正确的思想,主宰自己,维护大法能得福报,你们入过党团队没有,入了要赶快退出来,这样才能够保平安,在场的人被打动了,当场有六人欣然答应退出邪党组织。

其实,众生都在盼望着我们去救度,只要我们有心去做,师父就会把有缘人安排在我们身边,因为一切都是师父在做,我们只是动动嘴,动动脚。

去年的一个下午,讲真相回家,半路上碰到一个熟人,他让我坐他的车回家,在途中碰到一个货车停在路上正在维修,我当时动了一念:我应该下车去讲真相,这样的机会太难得。当我动了纯净的这一念的时候,车子开出去几十米突然停住了,熟人说车子坏了走不动了,我悟到这是师父要我下车救人。我回头赶到修车的地方跟一位送货的年轻人讲真相:小弟,相逢就是缘份,送个福给你们保平安,现在天灾人祸多,你们开车的人就是要时时平安!请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接着我拿出一份资料递给他,我说资料上的东西比我讲的更好,更全面,得到是缘,明白是福!请珍惜!年轻人接过资料后激动的跪倒在地不断作揖,口中不停的说:谢谢你!谢谢你!然后站起来大声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连喊了好几遍,最后高兴的用真名做了“三退”,那位修车的师傅我也很快用真名帮他退了。后来在回家的路上又退了两个人。

有一次我在心里对师父说:我要去给送客的司机讲真相。我看见很多车子停在一个地方,旁边围了一些人,当经过他们身边时,他们主动向我打招呼,我给他们讲真相,短短几分钟,有七八人同意了“三退”。其中一人说:我就是要找学法轮功的,我喜欢炼法轮功的人,在真相电话中我已经把党退了,我当即给了他一份真相资料,他接过去就在车内看了起来,看完之后,他把当地的一名村长叫来做“三退”。村长说我刚刚入党才两年,难道也要退吗?我说哪怕你昨天入的党,今天也要退,是向神退,不是向人退,那位有缘的村长明白了真相,很快做了“三退”。

二零一四年八月份,儿子在城里买了房子要我和他爸去住几晚。我在楼上呆不住想去讲真相救人,我下楼看见一个男人坐在一个院子的角落里,好象是等我去给他讲真相,我走到他的面前和他讲了一下家乡话,他说他是大学教授,退休三年了,我告诉他现在天灾人祸多,都是共产党给人民带来的灾难,人在做,天在看,老祖宗说的话都灵验了。邪党把我们学真、善、忍的人关在监狱里迫害你听说过吗?大法弟子甚至被活体摘取器官牟取暴利,你要是入过共产党组织你就赶快退出来,谁要跟共产党走,老天就要灭他,就会受牵连。我给你取个化名叫“顺天”退了吧?没想到他很快的答应了,我给了他《九评共产党》要他回去看,告诉他要他把干工作的儿子也退了,这样才能保平安,他很高兴,再三叮嘱我要注意安全。太多的故事写不完,有二次给入了五十多年邪党的、八十多岁的老人讲真相,他们明白了真相后回过身来再三叮嘱,要我不要忘记了他的名字。还有一次给一位年轻的业务员讲真相,他明白真相后非常兴奋的说:法轮功好,共产党灭亡!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李洪志师父著作:《瑞士法会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