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难过后谢师恩

更新: 2018年05月02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五月二日】我和老伴是一九九七年五月初有幸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二十余年来,我俩一直坚持学法、炼功,《转法轮》背了五遍,誊写一遍,逐步的对师父的法理有了深刻的领会。在这些年风风雨雨的考验中,在摔摔打打的过关中,我们始终对师父、对大法是坚信不疑的。

在修炼中,我们不断的提高心性,不断的去各种执著心欲望,二十余年来,我俩没花一分钱吃一粒药,可我的肝硬化、肾盂肾炎、胃穿孔等疾病无形中消失了,老伴严重失眠和肝炎等症状也没有了。人们说我俩越活越健康(我七十八岁,老伴八十六岁),他们内心都知道,是因为炼了法轮功而健康,都佩服炼法轮功的人是真正的好人。

二零一七年七、八月份,我头部和耳部一下一下咚、咚发响,一段时间右耳听不见声音,后来流脓血,鼻子也出脓血,牙痛也出血,口腔都破皮了,因为我是修炼人,也不当回事,到了八月初,右边头疼痛难忍,像头裂开似的,有时钻痛,有时揪痛,双脚掌麻木,痛的汗水直流,一夜换了三、四次衣服,痛的天昏地转,走路摇晃。

一次倒在地上昏过去不知道,两膝都摔破了也不知道痛。老伴听到响声连忙把我弄到床上,感到床在倾倒,大小便都不能自理,都是老伴伺候。

两天后,我想我是炼功人,几次抬头又倒下去,我就发正念,排除旧势力一切干扰,我是师父的真修弟子,我要学法、炼功,不承认旧势力,排除干扰,我的一切由师父安排,师父说的算。正念一出,晃了两下就起来了,继续学法炼功,但头痛难熬,真是度日如年,开始人心起来了,心说:我何必变个人呀!这命难活。转念又一想,啊!我不是常人,我是修炼人,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想是这样想,可疼痛难熬,没办法,三更半夜不时跪在师父法像前求师父救我,可心里想,师父为弟子承受这么多,我怎么好意思?还要师父为我承担呢?该我承受,我应该承受。师父说:“你一点不承受这是绝对不允许的。”[1]牢记师父的教导“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2]。

于是我坚持学法,有时痛的闹心,学不進去,我就打坐炼静功一到三小时,咬紧牙关,一遍接一遍的念师父教的“难忍能忍,难行能行”[1],有时感到一股能量往头顶上冲,有时往下走,每天炼动功两至三次。就这样学法、炼功发正念,熬了二十多天,一米五六身高的我体重不到三十公斤。

熬过二十多天后,我发现右侧颈部长出个大包(鸡蛋大小),头转动困难,这时我感到不对劲,向内找,信师信法是坚定不移的,但助师正法做的怎样呢?问问自己,救度众生又抱着什么心态呢?是真的把众生救了吗?好像就是天天出去讲真相,实际是浮在面上,不耐心,不深入,不扎实!师父救人心急,可我不太急,很多机会错过了,被旧势力钻了空子,就让你难看,不让你出去讲真相,救众生,发资料。向内找,还是自己正念不强,师父说:“要集中精力,头脑绝对的清醒、理智,念力集中、强大,有捣毁宇宙中一切邪恶的唯我独尊的气势。”[3]那时只顾自己疼痛难忍,忽视发正念的重要性,有时发正念时意识不清,倒掌迷糊过去了,所以被邪恶旧势力钻了空子,加重了我的难关。脓血、黄水流了两个月零六天才流尽!

若不修大法,我活不到今天,师父时刻在我身边,保护着我,点化着我。现在头也不疼了,人从此精神起来了,吃得下饭,睡的好觉,很快就恢复了健康,现在走路一身轻。

是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怎能不好好助师正法呢?在这正法最后的有限时间,多救众生,完成好师父交给我们的三件事,请师尊放心。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3] 李洪志师父经文:《正念》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