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大法弟子:在大法中成长

更新: 2020年06月09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六月九日】我是一名青年大法弟子,修炼法轮大法将近八年了。

我走進大法中来,一半是因为我妈(我妈是修炼人)。我妈未修炼之前脾气很坏,身体也不好,有心脏病、冠心病、慢性肾炎、贫血6克等等。看到她修炼大法将近二十年了,没吃过一粒药,而且不骂人了,跟之前一点就着,一出口就骂人,暴脾气的她来说简直判若两人。那时我不明白大法是什么,为什么被迫害,但是从妈妈的变化,我不得不佩服大法的神奇。

另一半是因为我小时候八字软,经常招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就说一次印象比较深的。那时我也就十几岁吧,我村死了一个男的,我妈拉着我去他家看丧事,结果他就招上了我。不几天,我就吃不下,睡不着,没精神头,晚上睡觉一闭眼就出现穿着白衣服(发丧时候穿的衣服)的人跪在我家院子里,我一晚上都睡不着,又不敢叫我妈,怕耽误她睡觉。白天我一闭眼,有一个男的和一个老太太(穿着死人的那种花衣服),他俩并排着,后边是一群鬼吧,看不清脸,在那打鼓敲锣的欢迎我,那个老太太在那跳舞。那个男的对我说:“跟我走吧!”我当时头脑很清醒,就对他说:“我不走,我还没长大呢!我长大了,我还得孝顺我爸妈呢!”他有点着急,摇了摇头说:“跟我走吧!你长大了也没什么出息,你也孝顺不了你爸妈。”我就坚定一念,就不跟他走。现在想想,那个时候师父就看护着我了,要不是师父,当时可能就跟他走了,我也就毫无征兆的死了。

说来惭愧,我都不记得具体得法时间了,因为我那时二十二、三岁吧,那个时候痴迷偶像剧。我有个痛经的毛病,痛起来很严重,上吐下泻,小腿肚子都疼,头晕,眼皮抬起来都费劲,一来了例假就什么也干不了,躺在床上,灌个热水袋放在肚子上,盖着两床被子,中西医药都吃过,只管当时,下个月来了还是疼。我妈就劝我学大法,我实在没办法,就开始学法炼功,有一次来例假,还是肚子疼,上吐下泻,胆汁都吐出来了,我妈跟我说没事,我当时心里隐隐约约的知道是师父给我净化身体。可是好了伤疤忘了疼,还是痴迷偶像剧,把大法又放下了。过了一段时间,我老爷爷(已去世)又招上了我,经过这一次,我妈劝我再回到大法中来。说:“学了大法,什么都不怕。”就在那个时候,我下定决心修大法。

在派出所的一昼夜

我是一个上班族,中午休息时间比较长,我和另一同修(也是同事),我们俩就利用中午的时间去发放真相材料。有一次被不明真相的世人举报,被绑架到派出所。一个年轻的女警察惊呆的看着我说:“啊!这么年轻啊!”我当时心里想:有什么好惊奇的,大法弟子中比我年轻的,有文化的多的是,也让你们看看,炼法轮功的并不是老太太的专利。

他们把我们分别关在两个屋里,当时我就发正念,不一会好像国保的来了一个人找我问话,问我叫什么,哪里的,我不配合就给他讲真相。陆陆续续又進来一帮警察,他们七嘴八舌,你一句他一句和我说话,在那个时候,我就求师父加持我,让自己平静,尽量多想,想到什么讲什么,讲“天安门自焚”、讲薄熙来活摘器官、讲藏字石。过后听另一同修说,他们问我话的时候,同修听到窗户外有喜鹊的叫声。

之后让我回小屋,又把同修叫去问话,我就给同修发正念,加持同修。当时我包里有手机什么的都带在身上,警察联系上了我的家人,让去派出所,我妈又联系其他同修去派出所,另一个同修的对像(未修炼法轮功)也去了,進了派出所和同修说了几句话,当时我听到我妈的说话声,我心里更加有底了,我妈知道了,我们这片地区的同修也知道了,那么海外的同修也知道了,当地的同修给我俩发正念,海外同修真相电话打给警察了,一场正邪大战开始了,我俩也要正念强起来,闯出黑窝。

那个时候已经下午了,天就要黑了,当时怎么还不放我们呢?不管了,还是想师父的讲法,发正念。到了晚上,一会怕心上来了,一会又正念不足,无可奈何。我对自己说:“师父就在我身边,我不是一个人,我让师父操心了,给同修添麻烦了。”一会又想,我这一次要是被邪恶活摘器官,我要是死了,我也没什么遗憾了。师父说:“朝闻道,夕可死。”[1]我都得大法了,我死了都不可惜。转念一想,不对,这不是师父给我安排的路,我死了给我家庭,给外人带来的负面影响太大了,给大法抹黑,绝不行。我跟师父说:“师父,我只走您给我安排的路,决不走旧势力安排的路。”

这时师父的一段法打進我脑子里:“被迫害的很严重的时候,他不是喊“师父”,他喊“妈呀妈呀”甚至喊天喊地;我阻挡迫害时,那旧势力与宇宙的众神都说,你正法得有原则呀,你正什么法?你把不正的东西拿去当正法吗?那是你弟子吗?你看看,他认你是师父吗?越迫害他反而人心越多。”[2]我决不让师父在旧势力面前为难,旧势力更不配为难我师父。我一定要走正路。

到了第二天早上,听到警察们在外面忙来忙去,感觉自己好像在看戏一样,心想:忙啥呢?瞎忙一场。一个警察把我叫到办公室,让我签字准备拘留我,我拒绝签字,他让旁边的那个女警察帮我签字,那个警察对我说:“要拘留我十五天,你那个同伴要判刑,得判两年。”我心想:你说了不算。就在这时,我心脏一阵难受,顺着椅子就滑到地上了,这时警察害怕了,一下过来扶住我,我心里明白,是师父在救我,给我安排病业假相。这个警察叫来另一个女警察,他去外面叫我妈,没找到,回来打了120,120的人来了之后,警察问我这是怎么回事,医生说是疑难杂症。刚被抬到救护车上,我妈一下不知从哪里冲过来了,我妈高喊:“某某,求师父。”在医院的事我就不叙述了,之后我平安回家,另一个同修也平安回家了。

经过这件事,我也找到了一些执著心,干事心、暴躁、对工作吊儿郎当。其实之前,师父就点化我,出事的前几天,我脸上莫名的就长了好几个大豆豆,自己悟性差,没有悟到是自己有暴躁的心,师父也借别人的嘴说过我,可是自己没当回事。那几天学法也少,觉的自己利用中午休息的时间干大法的事,很了不起。

经历在派出所的那一晚上,感觉自己真象是经历了生死一样,我更加体会到了修炼的严肃性,对师父讲的“生死非是说大话 能行不行见真相”[3],有了更深的体会和师父对每一个弟子的付出、承受和慈悲,师父太伟大了。

一盒面膜

我公司来了一位新同事,可能是想和大家搞好关系吧。来了不几天就送给我们每人一盒面膜,她说是从她朋友那里买来的(她朋友做韩国代购),面膜好像有点贵,除了一个还在哺乳期的同事没要之外,其他同事都收下了。当时我想到自己是修炼人,用不着这个,但一想到挺贵,心里有点想要的想法,和同事客套了一番之后,最后还是收下了。

回到家之后,越想越不对劲,找找自己的执著心吧,自己有爱美之心,当然女孩子修饰修饰自己,打扮一下也是应该的,师父也讲过这方面的法,但感觉自己有个色心在这里面,想用面膜让自己的皮肤好一点。师父讲过:“说句笑话,年轻的姑娘总好做美容,皮肤想变的白一点,好一点。我说你就真正的炼性命双修的功法,自然就达到这一步,保证你不用去做美容。”[4]我这是不信师不信法的表现,还有爱占便宜的心。就一件事,就反映出我这么多不好的执著心。其实,我今年三十四岁了,皮肤细腻,有光泽,别人都不相信我三十四了,都说我跟小姑娘一样,想到这里真是惭愧,自己不争气,师父还是给我最好的,千言万语也表达不了我对师父的感恩。

修去怨恨心

我是个独生女,脾气大,娇生惯养,怕吃苦,强势等等,但是我在一点点的去掉这些心。有些心感觉在不知不觉中一下就去掉了,但有些心老去也去不掉,心里也想着灭它,但它总是经常返出来。比如怨恨心,我的怨恨心特别强烈,我从小就怨恨,因为我从小就是在父母的争吵中长大的,怨恨我妈老骂我爸,怨恨我爸老打我妈,怨恨我奶奶挑事。

随着我长大,这种怨恨心也一点点的滋长,对看不惯的人和事就怨恨,有的时候明知道是怨恨心出来了,还是随着它,说话刻薄,要发泄出来,过后才知后悔。我告诉自己不能老处于这么一种状态,师父讲法中说:“修炼只有自己想要修炼,想要达到圆满这样的愿望,同时又有修炼的行为,这才叫修炼。”[5]我要是没有要克制怨恨心的这种行为,我就不是修炼,我就背师父的法:“恶者妒嫉心所致,为私、为气、自谓不公。善者慈悲心常在,无怨、无恨、以苦为乐。觉者执著心无存,静观世人,为幻所迷。”[6]

记得同修的一篇文章,说的家人给同修制造魔难,自己要快点修好自己,家人才不用那么辛苦的扮演反面角色。想想自己,何尝不是呢?家人他们也是为大法而来的,他们也是为得救而选择和我们成为一家人,能不救度他们吗?想到这里,感觉对他们的怨恨一下就去了很多,我悟到写心得体会也是消灭那些不好的东西,也是对自己的一种激励。

我希望我写的这些心里话,能对同修有所帮助,修炼这些年经历了很多事,不能一一都写出来,希望自己和所有的同修在最后有限的时间里做的更好一些吧!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溶于法中〉
[2]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经文:《心自明》
[4]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5] 李洪志师父著作:《澳大利亚法会讲法》
[6]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境界〉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