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照顾患病的公公婆婆中修去人心

更新: 2021年10月31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十月三十一日】生活当中遇到再大的关难,只要想着自己是修炼人,时刻有师父保护着,信师信法就能走好修炼的路。我和精進的同修相比,真的是差的很远,但是我有信心和同修们“比学比修”[1]。下面和大家分享修炼体会,在这里弟子谢谢师父!感恩师父的洪大慈悲!

二零二零年,真是不平凡的一年。九月末的一天,我和丈夫正在干活,突然接到派出所警察打来的电话,说是因为奉上级的“清零”行动需要到派出所签字,就是要签不炼功的保证书,丈夫简单的和他们讲了真相,没配合他们,就把电话挂了。又过了两天,婆婆打电话说:“家里来了一个警察,我害怕了,告诉了他们你们住在哪儿,(大概)过两天就过节了,还是双节日,你们就别回来了,都怪我。”因为丈夫好几次被非法抓捕,曾被迫害:判刑、劳教、送洗脑班,还被单位开除公职,也是历经魔难。所以婆婆很害怕,也很自责,怕丈夫有危险。公公也跟着提心吊胆。

为什么警察能打电话,让我们遇到这件事。我俩一边干活一边交流向内找。丈夫说:我虽然讲的是真相,但是我没有慈悲心,没有想救他们的心,一听电话争斗心、怨恨心就上来了,他们迫害的我什么都没有了,还来找我?气和怨心上来了,就忘了警察也是应该被救度的对象,其实警察也很可怜,上指下派。那也是他们的工作啊,但是真的参与了迫害修炼中的好人,那可真是在犯罪啊!是我修的不好,没有那么大的善心,没有做好啊。我也向内找:对于警察我也有怨和恨,还有怕心,也生婆婆的气。其实人的理都不对了,公公婆婆都那么大年纪了,还让他们为我们担惊受怕;按照修炼的理就更不对了,是自己不精進,带着这些人心,也没为别人着想。我就给婆婆打电话安慰他们。

我公公七十八岁了,人很善良,但是他是那种胆小怕事的,还大男子主义,党文化也特别重,让他念“法轮大法好”,在自己家里他都不敢念。这次警察骚扰更把他吓坏了,我们要是回去呆一会,马上就赶我们走,就怕他的儿子被抓走,在恐惧中度日。

十月上旬的一天,公公承受不住精神压力了,突然间脑梗倒地。婆婆不知所措,给大伯哥打电话。大伯哥边往家赶边说:“快打120急救电话呀!”婆婆方醒过神来打了120,他们一起将公公送進了附近医院抢救。公公在重症监护室一直昏迷不醒。

医生说:“虽然抢救的很及时,没有错过抢救的黄金时间,但是由于年龄大,脑后梗的面积也大,就左侧手臂好使,其它部位全没有知觉,你们家属做好心理准备,别抱太大的希望。就是抢救过来也可能是个植物人,有可能站不起来了。”

听到这个消息,开始的时候,婆婆还很坚强,跪在地上就求师父救救我公公,还告诉师父我公公叫什么名字,而且一直念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突如其来的魔难,对于一个家庭来说,就象天塌了一样的感觉。我一直在开导她,怕她承受不住,毕竟是八十岁的老人了。婆婆受到了很大的刺激。

公公在重症监护室没有一点消息,只能等医生打电话,而且因为疫情的原因,还不能随便出入医院。第三天,公公需要做核磁共振,在排号等候的时候,我们见到昏迷不醒的公公,我就站在左侧,趴在公公的耳边一遍接一遍的念: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丈夫站在右侧趴在公公的耳边念:法轮大法好!并告诉他,只有我师父能救你的命。做完检查之后,公公又被推進监护室,虽然近在咫尺,却恍如隔世。

回到家里我们都很消沉,压力也很大。我想起了师父讲的:“一人得法是全家受益。”[2]要想公公快点好,就念“法轮大法好!”我们就又有了信心,也不惦记,也不着急医院打不打电话的事了。

又隔了两天,也就是到了第五天又要做检查了,因为疫情严重了,扫码也不让進了,我们没见着公公,我们就在医院大厅,近距离为公公念法轮大法好!晚上哥哥告诉我们,医生说了,公公已经脱离了危险。第七天公公就可以转院了,虽然花了近十万元钱,总算保住了公公的命,在这里我们全家,谢谢师父的救命之恩!谢谢师父!谢谢法轮大法!

婆婆前些年精神不好住过两次院,这次她再也承受不住这巨大的压力,病倒了,精神恍惚,胡说八道,不吃不喝,不但精神不好,还往外扔东西,看不住还往外跑,半夜也要跑,要不就直挺挺的躺在地上,两只手把自己的脸打的啪啪响。总认为是自己没有及时发现公公有病,害死了公公。在一次上厕所的时候,因为总不爱吃饭大便干燥,昏死过去。幸亏有大伯哥嫂,告诉我打120,把婆婆拉到医院,要不我简直懵了。丈夫在医院伺候公公,怕他着急出不来,都没告诉他。

哥哥嫂子上班都很忙。哥哥只得请假在医院照顾公公,我俩在家照顾婆婆,婆婆原来身体就不好。我俩每天像哄小孩似的,她才能喝一点奶粉,最后就连睡觉的劲都没有了,每天都得我俩给脱衣服往被窝里抬,盖被的劲都没有了,因为婆婆心里就认为,公公已经不在人世了,谁和她说也不信,人就是没了。奇怪的是,她有时居然一动不动的能站好几个小时,也不知道累,还就爱在黑的地方呆着。

有一次,两天一宿没睡觉,吃安眠药都失效了,平时每次吃半片药就睡,这次吃两片都不管用,好几次差点过去,半夜还往外跑,把我俩累的是昏头胀脑,筋疲力尽,整夜开着灯,没有白天黑夜。天天就围着婆婆转了。

我俩才想起来咋不求师父啊!我俩坐下来从法上交流,好好的向内找,从警察骚扰、公公有病、婆婆又这样,我俩也经常拌嘴,声音也在不知不觉中变成了高八度。是我们的空间场不正了,修炼状态跟不上,不精進才有这么多的麻烦,被亲情带动了,没有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放松了修炼才招来的麻烦。我们彼此都找到了自己的执着心,把心放下。家庭也是修炼的环境,做不好也不行啊。对表面的人是要善的,对另外空间利用我们人的情,操控婆婆来干扰我俩正法修炼的一切邪恶因素就是要解体掉,也要修出自己的善心与正念。

我们找时间换班学法、炼功、发正念,不断的归正自己。精心的照顾婆婆,把所有的东西都打成汁或糊糊,喂她吃,不厌其烦的做,哄着她。大法弟子在什么样的环境与条件下都得做好,符合真、善、忍的标准,在家里也是一样,做好了家人才能明白真相。婆婆渐渐的能吃一点稀粥了,也很少闹了。医院那边,哥哥也常来电话报喜,公公恢复的也很快,先是左腿能动了,然后是右腿、最后是右手也有知觉了。

我们只是做了一个作为大法弟子该做的一点点而已,师父就帮我们解决了这么大的问题,真是太谢谢师父了!都是弟子没做好啊!让师父操心了。

公公恢复的是超常的快,很快转到了康复科,丈夫也经常抽空去医院,告诉公公一定要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在康复科里,用康复医生的话说,公公恢复的最好,在四十多人里排名第三,能扶着东西走路,还能简单的交流,像他这么大的年纪,梗的面积这么大,能恢复成这样简直就是奇迹,这是科学永远都解释不了的。我们却知道,这都是师父的洪大慈悲与大法的威德。

从发病到出院,经历了五十多天,邻居也以为没有啥希望了,可现在又看到公公天天出去蹓跶了。医生告诉说右腿还有血栓没通,假如脱落可能还会有更不好的后果,所以要好好锻炼,而且还要注意不要做剧烈运动。

公公这一出院,又多了许多事。过了三、四天,婆婆才相信原来公公真的还活着,公公看到婆婆皮包骨,摸着婆婆瘦的一点肉也没有、干瘪的手哭啊哭啊,说人瘦成这样,这不快要死了吗?就哭啊闹啊还要不回这个家。原来公公认知有问题了,认识东西都得像教两、三岁小孩一样重新教,十以内的加减法都不会了。

丈夫哄着公公,我哄着婆婆。这下好,再也不是正常人的生活了,半夜三更俩人说吵就吵,说不睡觉就都不睡。没办法让他们一人住一屋,吵得就少了。公公每天晚上要去五、六次厕所,还得看着怕摔倒,早晨四、五点钟就起来坐着不睡了,天天如此,丈夫就得看着。我俩洗衣服、做饭、买菜,忙得不可开交,又没有白天黑夜了,真是累的不行。一有点声响就吓一跳,害怕他们摔倒了。

这一次我们没有像上一次那样被带动,但是也学不上法炼不上功啊,发正念也是走形式。我和丈夫说,咱俩这样也不行啊,这不是一天半天的事啊,不能让两个常人把咱俩牵着走啊,对咱俩的正法修炼起干扰作用,对他们的生命也不好啊。半夜等他们都睡了,我俩就小声的交流,向内找,咱俩得该干啥干啥。早晨起来我们晨炼,白天有时间还是换班学法,发正念,哪里有同修被绑架了或者是修炼的事,我们就配合发正念。

自从我俩晨炼那天开始,公公和婆婆没有一天早起的,也不闹了,都睡到六、七点钟。这也增加了我们更大的信心,加大力度学法、发正念。师父的法理真的是时时点悟着我,遇到问题了过不去,只要学法就点化我身边正在发生的事,哪怕是几天没看新经文或是各地讲法,一拿起书来还是针对我刚刚发生的事情讲的,都是针对我要面对的和感觉过不去的事,真是太神奇了,我真正的体悟到了什么是“直指人心”[3],修炼真是太严肃了。

有一次,婆婆和丈夫发脾气,丈夫在厨房里就拿我出气。因为我动心了,也有点生气了,回到客厅里,客厅不是很大,平地我就摔了一个大跟头,到现在都不知道怎么摔的。我赶紧爬起来,在心里说:师父我错了,我可不敢生气了,悟到思想里装着很多不好的东西,我还不赶紧倒出去,还把它当成好东西抱着不放,这不是给我提高心性吗?怎么还往外推啊!

现在,我们每天都让公公婆婆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晚上看师父的讲法录像,听同修写的《忆师恩》、听《善恶有报》、《绝处逢生》等等明慧广播节目,都是大法弟子们的亲身经历。婆婆好多年的老年病,最严重的是怕冷,别说是冬天,就是冷一点都不敢出屋,怕冷怕凉,天天都得吃各种药,真是一把一把的吃,现在也不怕冷了,整个冬天一天不落的天天出去遛弯,屋里原来经常垫的几处泡沫垫也撤掉了。以前不敢吃的比较粘的食物也敢吃了。将近一个月的时间,身体恢复得比以前还好,脸上也胖了。

公公的记忆和身体也慢慢恢复,天天有变化。他亲口和我们说,在今年大年初三、初四后半夜,有一双大手把他的右手臂和大脑神经连在一起,当时非常痛。第一天是从半夜到凌晨四、五点钟,第二天调整的时间比第一天时间短,因为一天没治完。可能是师父怕他承受不了,分两天帮助他调整了。过了二十天,公公在里屋吃香蕉,突然喊疼。我们以为他又咬舌头了,可过后他说,像是什么东西突然咬他胳膊的患处,非常痛,然后那个地方就好了。通过这两次亲身感受,公公更加相信是大法师父救了他,每天都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公公以前就有眼疾,右眼换了眼角膜也没见好转,天天还得上眼药排异,一瓶药就七、八百元。医生说安上晶体视力也就是0.1左右。左眼后来和右眼一样查不出原因的开始感觉磨和充血、流眼泪,到眼科专家那里也查不出原因,现代医学根本治不了。丈夫和公公说,只有诚念九字真言才能有转机,还得心诚,信到什么成度就能好到什么成度。公公很认同,在每天康复中有时间就念九字真言。

在这里再一次感谢师父救了我的公公和婆婆,让我们又一次见证了大法的神奇。我要把我们家的经历告诉世人的目地是:法轮大法是正法,是救人的高德大法,中共对大法的污蔑和对大法弟子的打压永远不可能实现的。

在日常生活中,自己有什么执着心时,比如心里为一件事过不去刚要发火时,公公婆婆或丈夫就开始“表演”了,不知什么原因就吵起来。我想到师父讲的“相由心生”[4]的法理,赶紧归正自己,我这边一好,那边也不吵了。

要过年时,公公婆婆给师父发了新年问候说:“没有师父救我们,就没有我们的今天,我们都这把年纪了,还能听到这么好的大法,真是太幸运了,把我们的心愿告诉师父,我们谢谢师父!谢谢大法了!”

修炼是严肃的,我们的每一思一念师父都看得清清楚楚,所以我们更要真修自己,不辜负师父的殷切希望。虽然我们在家伺候老人救人讲真相的事做的少了,但是在哪里都能够证实法,我们就多配合整体多发正念,长时间发正念。

真心希望看到我们故事的人,还被中共欺骗的人能认真想一想为什么只念九字真言就能救命;奉劝那些还在为中共卖命的人,不要继续迫害无辜,善恶有报,不要给自己和家人带来灾难。善待大法就是善待自己,给自己与家人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希望世人多了解法轮功真相,都能有美好的未来。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实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法解》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大圆满法》〈一、功法特点〉
[4]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在大纪元会议上讲法〉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